独立营 正文 第四章

庄威 收藏 1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6.html[/size][/URL] 当然,近在咫尺,在屋里做饭的小怡也听到肖锋的述说,并且听着听着,就已泪流满面,也就是从那一晚开始,在她的心里,对这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男孩儿莫明其妙地就生出了太多的心疼和怜惜,至于个中原因,就连小怡自己都无法说得清楚。 肖锋的祖籍是山东,在他两岁的那年老家闹了水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6.html


当然,近在咫尺,在屋里做饭的小怡也听到肖锋的述说,并且听着听着,就已泪流满面,也就是从那一晚开始,在她的心里,对这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男孩儿莫明其妙地就生出了太多的心疼和怜惜,至于个中原因,就连小怡自己都无法说得清楚。

肖锋的祖籍是山东,在他两岁的那年老家闹了水灾,据后来成为他的武术师傅的五伯肖青山讲那一年的庄稼几乎颗粒未收,饿死了很多人,余下的人为了活命不得不背井离乡,四处讨荒,肖锋就是那一年跟着父母开始走上了流浪生涯,后来在距河北廊坊东北一百里处的一个小山村落户,这个小山村因为大多数是从山东讨荒过来的,所以就叫做山东村。

在肖锋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得病因无钱就医去世了,剩下他跟母亲孤儿寡母地过日子,本来就穷得叮当着响的家,接下来情景可想而知,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肖锋再也读不起书了,从村东头的那间私塾里退了学,开始跟着他一个本家的五伯四处练场,所谓练场就是到方圆几十里处的集市上卖艺,在集市上人多的地方圈一片地,摆了家伙,然后就抡了衣服开始练上几套拳法,以招揽看客,每次都是肖锋练,练了拳脚,练兵器, 肖锋练完了,他五伯就端着一个破帽子,嘴里喊着那句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的江湖套语绕着场子转着收钱。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要是哪个哥们看了拍拍屁股屁不放一个,一个子不给就走了, 肖锋他五伯也是个烦。

其实所有围过来看的人不管掏多掏少,都会留个钱,因为肖锋的那身功夫在那摆着呢,既然演得漂亮,那还有谁再好意思光看不掏呢, 肖锋的五伯是个练家子,曾师从当时山东著名的武师王文广学习太祖拳法,深得真传,所以肖锋跟他五伯一年四季风里来雨里去的苦练,几年下来功夫可想而知,所以年纪轻轻的就练得了一身硬功,再加上小伙子一表人才,中上等个,短发,一双剑眉,眉宇间透着的那股练武之人应有的英武之气,给人一种看上去是那样的利索、干练的舒坦之感。这一切综合起来,那注定了这小子是个令所有女孩心动的主儿,同村的那个叫小凤的姑娘就在给她爹和长工们送饭的那天黄昏看上了肖锋的。

肖锋那天跟五伯又赶了趟集市,回来在村东头山垭里洗澡,一不留神被小凤看见了裸体,从此两个人就多了接触的机会,小凤她爹刘炳田是村里有名的能人,靠着勤快与智慧,攒下了几十亩田地,置了十几间瓦房,成为村里屈指可数的富人,刘炳田家虽然有钱,可跟乡里乡亲为得很好,小凤看上肖锋这事,刘炳田对肖家真的丝毫没有瞧不起的意思,相反他却很看好肖锋,他觉得小孩子眼里有种跟村里其他后生不一样的东西,早晚会出落成一个人物,他曾跟肖锋五伯讲,只要肖锋愿意娶俺家小凤,一辈子对她好,我心甘情愿把半拉家业送给肖家。

在村人们眼里,这一切对肖锋来说是怎样一种值得庆贺的上天的恩赐。其实在肖锋自己眼里,小伙子也是偷着高兴的,他的高兴其实也不是因为有刘炳田的那些话,而是他的确很爱小凤,小凤姑娘长得漂亮自不待言,关键是她人的性格,在为人处事上表现出来的那种温柔善良让肖锋为之心动。

可就在所有人都为这对恋人羡慕祝福的时候,一件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不幸的事发生了,那就是“七七事变“,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关东军那罪恶的铁蹄从踏进关内的那一天起就不仅失无数个无辜的中国人失去了生命,也同样无情辗碎了无数个中国年轻人原本美丽的爱情,而对肖锋来说,对日本鬼子的那种憎恶与仇恨较之别人更甚。

那天,肖锋跟五伯在集市上正练着场,突然从天空传来几声沉闷的炸雷似的声响,接着就是连天价的此起彼伏,响声不断,那时的肖锋还没见过枪炮,可凭感觉,他预感到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果不其然,一会,集市上的人群开始出现骚动与混乱,很多人已经听到风声,那声响不是来自天上,而是来自东北方向,有人开始高喊着,“快跑啊,小鬼子杀过来了。”

肖锋的头当时嗡的一声,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母亲和小凤两个人的安全,再听那枪炮声不偏不倚正是来自己村的方向,稍一愣神, 肖锋旋即就变得疯狂起来,来不及收拾东西,他就撒丫子朝着自己的村一路狂奔。

可还是晚了,等他和五伯两个人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家的时候,眼前的情景立刻把两个人惊得目瞪口呆,原来的村庄已变得面全非,以前原本这个时间正袅袅升腾的炊烟变成了滚滚浓烟,村里几乎所有人家的房屋都被炮火轰塌而起火,那些坍塌的残垣、梁椽都因为起火而变得焦黑如炭。村里那条原本平坦的东西大街几乎被炸成了鸿沟,而自己家的那两间小屋连影子都不见了,现在却变成了几个两米见方的土坑,这时的天空又下起了暴雨,那几个土坑,瞬间又变成了盛了黄色泥水的水坑,肖锋跟五伯是在一堆废墟中找到母亲和小凤尸体的,那一刻肖锋的心都碎了。

村里唯一幸存的是看护山坡上那片杨树林的郭水旺,郭老头一辈子没有娶上媳妇,村里人可怜这个老光棍就派他去看了山上那片杨树林,这片树林救了他的命,他告诉肖锋和五伯,鬼子进村的时候,他正在山坡的那间小草屋里睡觉,他先被一声炮响给震醒了,起初他还以为是天上打雷,可等他隔着那扇小窗向外一看,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村口处的官道上,停着十几辆三轮摩托车,还有几辆灰色的卡车,车上站满了穿着米黄色军服的扛着长枪的士兵,车后边架了几门火炮,十几个炮手不停地在装填,一枚枚炮弹在被瞄准手击发的同时,带着劈开空气的声响呼啸着飞进村里,村里的人为了活命,就蜂拥着向外冲,可一批批的人往往还没有冲过村口那座石桥,就被那些在车上架着的机枪给射出的暴豆似的子弹给打倒,直到看着全村人的鲜血把村口那条小河染成了血水,那个一直挥着指挥刀的日军少佐才终于动了动那撮仁丹胡,下令停止射击,然后命各小队士兵收拾枪炮上车开走,

郭水旺的对全村人的遇难过程叙述完了,肖锋的大脑却开始出现一阵阵的空白,呼吸也变得急促,好几次都险些晕倒,肖青山慌乱中一手擦着自己脸上的泪水,一手把肖锋扶住,肖锋在五伯的怀里哭死去活来,没了人声,太阳西斜的时候,肖锋才好不容易止住哭声,用袖口抹了眼泪,说,“郭伯,你看见那些狗日的往哪个方向走了吗?”

郭水旺用手指指了指向南边的山坡,说,“朝南开走了,估计去黄店镇上了。”

肖锋说,“郭伯,你回山上吧,没事了,我跟我五伯要去镇上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以后小心点,啊!”

郭水旺那张核桃皮似的脸上泛着匪夷所思的表情,“锋子,你咋了,那帮小鬼子就是去镇上了,你去哪不是送死吗,听伯的话,你跟你五伯还是远走高飞,赶快逃吧,逃的越远越好,你两个人斗不过那些小鬼子的,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鳖孙,再说,他们一个个手里都端着长枪,别去跟他们硬碰硬了,啊!”

肖青山说,“旺哥,你先回吧,我跟锋子去看看,要不我俩这心里不是个味,活着还不如死了呢,在死之前别管怎样得弄那些狗日的一下,要不我跟肖锋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咱这么多惨死的乡亲。走吧,锋子。”肖青山说完拉了肖锋就一路急奔朝着黄店镇跑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