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厕所文化还是所谓让前辈英雄形象更加血肉丰满?

江上齐锋 收藏 2 201
导读:港台的片子,再黄色不堪,再淫秽不入眼对人体打屁也是一个闪镜头.对所有人来说讲脱裤子放屁的事是一个很大的糗事.要是一个人正常的话,要打屁也得到没人的地方或厕所去,既使憋不住也要强忍下,找个适当的地方排放掉.当众放屁,一是污染环境,二是禽兽之举,根本不是人所为!在新疆,当地的老乡就有这样乡规,不准在人面前或家里放屁,否则动刀子,杀无赦!当然对素质低愚昧的人来说,也许把放屁当成无聊的把戏.但在今天文明的世界就大不一样了.在一些国家比如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就收这方面的"屁税",北大有个教授就提出中国也要增收这方面

港台的片子,再黄色不堪,再淫秽不入眼对人体打屁也是一个闪镜头.对所有人来说讲脱裤子放屁的事是一个很大的糗事.要是一个人正常的话,要打屁也得到没人的地方或厕所去,既使憋不住也要强忍下,找个适当的地方排放掉.当众放屁,一是污染环境,二是禽兽之举,根本不是人所为!在新疆,当地的老乡就有这样乡规,不准在人面前或家里放屁,否则动刀子,杀无赦!当然对素质低愚昧的人来说,也许把放屁当成无聊的把戏.但在今天文明的世界就大不一样了.在一些国家比如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就收这方面的"屁税",北大有个教授就提出中国也要增收这方面的税,结果被骂得一头疱,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虽经济发展取得长足的进步,但两极分化也十分严重,处于贫困边缘化的工人农民自然不乐意了,惹众怒是可以想到的,但问题看远点,也并不是全没道理.很多人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无独有偶,有个化名为"预备役海军上校"的网友就凑热闹发出了关于延安时代中央警卫班众人打屁的陈年往事当成革命历史来渲染的贴子,现在奇文共欣赏,题目是:


警卫员的笑话。ZT



岳父是个老革命,在延安曾做过毛泽东的警卫员。他讲过许多关于自己和别人的笑话。绝对真传。不过,这大有颠覆“神圣”的意味。我却以为,这才是本原,这才是真人。这里略捡一二共赏。




延安的窑洞冬天是很冷的。警卫班的战士谁也不愿意爬起来去吹放在窗台上的油灯。于是班长便想出了一个“屁嘣灯”的主意,并说:谁的屁把灯嘣灭了,今后他就再也不用爬起来吹灯了。于是,班里的小战士们个个脱下裤头,屁股对着灯嘣起来,岳父是第一个,卟的一声,那灯苗竟纹丝不动。班长此时却跑到厨房去吃了一把黄豆,喝了一碗凉水。大家说:班长该你嘣了。他说:别急,我待一会儿的。稍许,他大喊:有了!于是便掉转身去脱下裤头,只听卟哧一声。喷出一股稀屎,那灯果真灭了。





看了这个贴子后,真是笑不起来,中央警卫班的战士,因为谁也不愿意吹灯,就集体"脱下裤头,屁股对着灯嘣起来",而且班长还"跑到厨房去吃了一把黄豆,喝了一碗凉水....去脱下裤头,只听卟哧一声。喷出一股稀屎,那灯果真灭了",有头脑的人都会想,有这个功夫和时间不知能吹熄多少回油灯?何必一个班的警卫员搞那么长时间脱裤子放屁的事?真是匪夷所思!这个贴子发出后还被某个版主推荐到铁血的首页,不知到底图个啥,真让人苦笑不得?




网友们看后,当然没有好评了,面对指责,他就强行辩解"那时候的战士,年纪都很小,十五六岁,自己搞些小把戏,无伤大雅。反倒衬托出那些小战士活泼、天真。",这就奇了怪了,中央警卫班怎么都是"童子军"啊?难道成人男子全没了?,还是说说篇"屁文章"吧,放屁也要有个场合,你一家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你冷不防打个屁,你老婆难道会夸你吗,你岳父难道还夸你学得象,后继有人吗? 放屁最好到厕所或没人的地方放,跑到人多的地方放,不但污染环境还要惹众人怒,而且会被认为是一个心理不健康的人! 你把一钱不值的"屁"贴子放到历史区来,还编造了一个中央警卫班一起脱裤子,光了下身去吹油灯这样的傻事?按上校颂扬意思,这莫非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成?其实这不仅是拿人开涮,而且是对革命先辈的亵渎,会让所有热爱铁血的网友所不耻!!!








面对着网友的谴责,发这个贴子的预备役海军上校不得不说"我是有点搞标题党了,既然玩贴子么,就得混分啊" ,好一个标题党,好一个混分,你是不是觉得你太放肆了也太庸俗不堪了吗,你"坦白"的真可爱?





为了吹熄灯,还班长大冬天爬起来抹黑"跑到厨房去吃了一把黄豆,喝了一碗凉水。大家说:班长该你嘣了。他说:别急,我待一会儿的。稍许,他大喊:有了!于是便掉转身去脱下裤头,只听卟哧一声。喷出一股稀屎,那灯果真灭了。"?这是什么奇文,有网友说这是拉级文章,是精神污染,而我认为根本不是对英雄的颂扬,而是属于低级趣味的厕所文化的一种.





前几天我看了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是怎么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去解放西藏和让西藏百万奴隶翻身解放历史的央视台节目,其中有这样一个镜头,拉萨布达拉宫有一座粪山,已三百多年没有清任何人去清理,但就是解放军硬是全部人工一筐筐抬着背着清理出去的,让整个拉萨清洁了,让整个西藏面貌焕然一新!"预备役海军上校"恐怕这个没有看到,就是看到了他也是麻木不仁的.因为他只对精神拉圾感兴趣! 但西藏人民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世代将永远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





"预备役海军上校"不但对中央警卫班近七十年前的那一点"屁"事念念不忘,在当下对"中国不高兴"一题热议时,他也发出了这样一个贴子"中国不高兴,之寂寞啊".该贴中他又无厘头地把大便排泄的事同毛主席为国家大事操劳联系在一起了,并幸灾乐祸地说"自康熙之后中国没有那个人能有这样的感觉了,即使是大战胜利之后才能顺利排泄的毛泽东到走时也忧心忡忡,还有不少对手没击败"?你看他多恶毒多损人啊?他不但对厕所文化念念不忘,还忘不了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损一把.其实人老了,器官老化,或人得了重病卧床不起时都有大小便不好处理的问题,这与什么大战胜利不胜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试问如果美国人对华盛顿,日本人对天皇,英国人对女王,伊朗人对霍姆尼也这样说他们的领袖"使是大战胜利之后才能顺利排泄的***到走时也忧心忡忡,还有不少对手没击败",我们可以想想,这些国家的人会怎么想?这个上校居然把这个稿子投到乌有之乡网站,这不是明摆着是挑衅吗,他还抱怨乌有之乡网站为啥不发表他这篇文章?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




在铁血的争论中,对陈永贵这个新中国农民的代表,大多数人都深深怀念和敬仰.但对陈永贵当付总理一事,这个预备役海军上校心理特别不平衡,并叫到要"BS之","坚决"BS之",不知他那来的那么大仇恨,别忘了陈永贵所创造的大寨精神是中国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如果这个所谓的上校懂点历史的话,知道农民出身的"刘邦"和"朱元璋"是怎么成为开国皇帝的,你就不会对陈永贵当众多付总理之一感到奇怪了,就不会破口大骂了!




随地吐痰,大小便,乱扔拉圾,或人多场所放屁,也许在那时习以为常,但随着文明社会的发展和近代公共卫生理念的引进之后,那种习性就被做为愚昧落后被否定.台独分子在台湾竞选台湾领导人时,就放出这样一个镜头,在公园里,有三个大陆人站在某处小便,他们就是通过这样糟蹋大陆人以达到分裂国家的目的.但这样害群之马的的举动很让人反感,会给别人很坏形象的,不得不谴责,不得不想法杜绝. 其实上校说得这个事更丑陋,何况是七十年前无法考证的事!





这个自封的"上校,对此类极不文明的事却津津乐道,可以说在下意识里他还没有公共卫生和文明的概念,尽管他很喜欢写,但都是对别人看的. 如果他在家里或宿舍里有这个动作,他决不会说出去的,因为他非常再乎他的面子,打死他也不会说出去的,那么请问你能不能维护中央警卫战士的尊严呢???




19世纪70年代初,旅沪杭州士人葛元煦有记载:1872年月11日一位来自广东的男人在男女行人往来众多之时,在美国公馆口小便,并脱去下衣,意将出恭.路过洋人以为殊无廉耻,大不雅观,指交巡捕,送究公堂会审,此人以东洋到埠,未从知此租界之规矩,即求从宽.在场国人颇为感慨的是"既叹恨华人之时常犯事取辱,又怜若辈之无知("作践租界荷枷"申报:1872年月11月8日),不知上校看了有何感想?





在鲁迅笔下体现国民劣根性的众多人物,多有不洁的躯体,如阿Q头上的瘌痢,身上抓不完的虱子,站着喝酒的孔乙已,穿的虽然是长衫,却又脏又破,似乎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这些细致入微的描述无不反衬出这个社会或文明的颓败和没落.




陈独秀也讥笑嘲弄了当时知识精英的笨拙和愚顽.1897年他参加科举考试,感到最难受的就是解大手,他这样说"不但我的大哥,就是我们那位老夫子,本来就是个道学先生,开口孔孟,闭口程朱,这位博学的老夫子,也是天天那样在路旁空地上解大手,有时妇女在路过时,只好当没看见.同寓的几个荒唐鬼,在高声朗读那礼义廉耻,正心修身的八股文章之余暇,时到门前探望,远远发现有年青女子姗姗而来,他便扯下裤子,好象急于献宝的,虽然他并无大手可解".见"后期陈独秀及其文章选编".



十九世纪之前欧美各城市居民也随地扔垃圾和大小便,乱放屁更不讲场所.一六六六年的巴黎才有了第一辆洒水车.直到十八世纪该市家庭主妇处理排泄物还只是每天清楚打开窗户高叫一声"看水",遂将尿水从窗口倾倒而下.卢浮宫每天晚上有专人打扫门后阳台上的粪便.伦敦一八一零年才有水冲洗的厕所,阴沟将臭水排到城里的河道,致使河道之水臭不可闻.甚至到了十八世纪中叶,马德里的家庭还将垃圾,粪便由窗户扔到街上,虽然政府颁发政令,要求在家修建厕所,却遭到医生们的普遍反对.理由是扔在街上的垃圾和排泄物会将空气中的有害气体吸收,否则这此气体将危害人的身体.随着工业化革命的展开,尤其是一八四八,一八五三年遍及欧洲的霍乱流行,当局颁布一系列公共卫生法令,不遵守公共卫生条例从此就是犯罪.


随意大小便和公共场所乱放屁是与人类近代公共卫生的理论和发展是格格不入的,预备役海军上校的这个"屁"贴子实际上是反映当时人们身上一种旧的固有的原始愚昧的旧陋习,与现代文明公共卫生是相抵触的,这种不健康,滋生疾病的儿戏是根本不值得宣扬的!



斯时斯地斯人很难说不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但回到当时那个历史场景,既愚昧又无知,而且很不文明,没有一点健康向上的内容,而且是我们过去的旧陋习不值得象上校这样如此的炫耀,就跟挖掘到宝贝那样欣喜若狂!是不是思想境界也太低了?不良的习性让人窒息.我们要的是改变历史,创造历史的勇气.要在革命前辈和历史英雄的身上找到激情和理想.而不是关注他们身上或许曾发生的"屁"事,更不要把厕所文化之类低级庸俗的事到处宣传,更不要说是七十年前的事了,你想自我矮化就自己糟蹋自己吧,不要用这样无聊的事来贬低革命的先辈从而来慰藉你那空虚的心灵.




希望这个自封的"上校"不要再把这类只属于厕所文化之类既不文明又不卫很容易传染疾病的极无聊和颓废的陋习当成一种时髦来渲染了,看看前不久发生的"非典"和今天全世界都在防范的H1N1,更说明人类讲卫生防止疾病的重要性,就请你再不要为宣扬这种缺德事而沾沾自喜了.






本文内容于 5/3/2009 2:26:57 PM 被江上齐锋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