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1.html


听完神秘人的话,在场的十名特战队员无不感到十分的惊讶,他们相互的注视着对方,尤其是比亚尔,他的眼睛早已经盯住对方手里的枪械了,其中除了两支他没有见过以外,其他的枪都和子夔总参谋长使用的一模一样。


“怎么,还不放下枪吗?我的人可比你们对呀,你看看那些枪口都是对准你们要害的,怎么?想尝尝我们子弹的味道?”神秘人笑呵呵的对他们说道。


听了神秘人的话,比亚尔举起右手示意大家放下枪,见比亚尔下了命令,士兵们纷纷的把自己手中的枪扔到了下面,比亚尔最后也把枪用力的摔到了神秘人同伴的面前。然后举起手来说道:“好了,你们赢了,但是我作为一名你们的战俘,有一个问题,希望你们能够回答一下。(汉语)”


见比亚尔他们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神秘人的同伴急忙走过来帮他解开了身上的绳子,神秘人这个时候伸展了一下筋骨,径直的走到对方扔掉的一支毛瑟枪旁边,弯腰捡了起来,他拿在手里把玩了半天,然后微笑的对自己的同伴说道:“接着,这可是好东西呀,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能够见到。”


同伴接过手枪看了半天,然后端起枪来,上膛,射击,他的动作非常的娴熟,所有的程序都是一气呵成,清脆的枪声穿过了深林。并且从很远处传来了回音。然后他笑了笑,没有说话,把枪又递给了其他的同伴。


神秘人这个时候说道:“这些枪你们是怎么搞到的?据我所知你们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枪的?”


“哈哈,我成为了你们的俘虏,你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想从我这里掏出什么情报,呵呵,那我只能告诉你,没门!”


“小子,有种呀。”说着,神秘人就是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了比亚尔的脸上,接着他的膝盖又光顾到了比亚尔的腹部,打得比亚尔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双手捂着独自,蹲在地下呻吟。他的同伴见比亚尔被打了,纷纷打算前去帮忙,但是神秘人的同伴也不是吃素的,用枪口顶着他们,让他们原地呆着,放老实点。


接着比亚尔艰难的又站了起来,他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恶狠狠的问道:“你们不是英国人,也不是法国人。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们新军作对?”


“哈哈,有一点你要记清了,现在你是我的俘虏,而不是我是你的俘虏,所以现在你们有任何权利向我问任何的问题。”神秘人笑着对比亚尔说道,然后他又问,“告诉我,这些枪是怎么来的?”


比亚尔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毫不把人放在眼里的神秘人,然后闭紧了双眼,就好像告诉对方,让我说,没门,想打你就打吧。看着比亚尔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神秘人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接着说道“好,是条汉子,那好吧,我不为难你了,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说我们汉语,还有就是为什么你看到我们的枪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反应,包括你的手下。是不是你们见到过拿着和我们一样武器的人?”


对方的问题也是比亚尔现在最想知道的,现在不等自己说,对方到先说出来了,他睁开眼睛又一次上下大量起对方,之间他长的非常的结实,有一米七五的样子,鼻子比较小,虽然有些差别,但是和自己的也差不多。他脖子的皮肤是一种淡淡的古铜色。而稍微往下一点就便的比较白皙了,显然前者是被太阳晒黑的。他里面穿着的背心这个时候也隐约的可以看到,和自己司令曾经穿着的一模一样。看着这些,他的心一惊。莫非是……


那是比亚尔跟着高戈有三四个月的时候,高戈曾经和自己说去过自己的来历,他们是从遥远的未来来到这里的,来的时候,他们不幸失踪了十几位弟兄,甚至高戈还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死是活,是在现在还是遥远的未来,想到这里比亚尔惊恐而又喜悦的说道:“我说一个人,你们一定会认识的。他叫高戈,这个人你们一定认识吧。”


他的话音一落,神秘人的同伴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几步,双手不由自主的颤动几下,手里的枪都差一点掉了下来,只有神秘人并不显得惊慌,他笑呵呵的拍了拍比亚尔的肩膀说道:“我说呢,你怎么会有如此好的身手呀,原来是高戈那小子交给你们的,不错不错,还是有老子一点遗风。”


“不许你侮辱我们高司令。不然即便是死,我也要和你们一拼到底。”见对方竟然认识自己的司令,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羞辱自己的长官,比亚尔感到非常的气氛。


“孜孜,不错嘛,高戈看来还是没有白交你们,死到临头了,你还知道维护他的尊严,不错不错,对了,你刚才说什么?高戈那小子当了司令了?”


“那又怎么着?”


“想知道我们是谁吗?”神秘人不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他直爽的问道。


其实比亚尔早就猜出了对方是何许人是,但是还是不敢肯定,但是他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怎么不知道呀,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你们当中一定有一个叫田文杰的。”


“哈哈,看来高戈那小子跟你说了不少东西呀。不错。”神秘人笑着答道。


比亚尔接着说道“如果我再猜的不错的话,站在我面前的这位一定就是田文杰了吧。”


没有想到比亚尔会这么聪明,竟然一下子知道,自己就是田文杰,他一下子来了精神,哈哈大笑的说道:“有意思,你说说,为什么说我就是田文杰呀,怎么不是他们中的一个?”


“理由很简单,我们司令说过,你是他们的副组长,也就是说,在高司令他们失踪的那些战友中,田文杰就像我们总参谋长那样,所有人都得听田文杰的指挥,而现在那些人不是正是听你指挥吗?”


“哈哈,不错,不错。算你猜中了。你告诉我,高戈那小子现在在哪?还有其他人是不是也和他在一起?我们的中队长王子夔是不是和高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