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位官权怎容倒置?[蓝剑军团]

湘雨阁 收藏 16 253
导读:“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孟子提出的一个重要思想。意思是说:要把国民放在第一位置上;其次才是国家,因为没有人民的安居乐业就没有国家的兴旺;很明显没有民众的扶持和国家的发达,帝位那就是无从谈起,因此君必须放置在最后。换之说:有了人民,才需要建立国家;有了国家,才需要有个“君”。国家是为民众建立的,“君”的位置是为国家而设立的。这里,轻重主次的关系是很清楚的,国家政治,一切以民为本。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孟子提出的一个重要思想。意思是说:要把国民放在第一位置上;其次才是国家,因为没有人民的安居乐业就没有国家的兴旺;很明显没有民众的扶持和国家的发达,帝位那就是无从谈起,因此君必须放置在最后。换之说:有了人民,才需要建立国家;有了国家,才需要有个“君”。国家是为民众建立的,“君”的位置是为国家而设立的。这里,轻重主次的关系是很清楚的,国家政治,一切以民为本。

孟子的“民为贵”,“君为轻”学说,是前人所不曾说,后人也不敢说的。和同代各家相比,法家主张君权至上,纵横家宣传贵士,孟子的民贵君轻思想,在当时独树一帜。他根据战国时期的经验,总结各国治乱兴亡的规律,提出了一个富有民主性精华的著名命题:“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认为如何对待人民这一问题,对于国家的治乱兴亡,具有极端的重要性。孟子十分重视民心的向背,通过大量历史事例反复阐述这是关乎得天下与失天下的关键问题。

历史上的明朝有一位忠臣于谦,在河南当巡抚时,为一位流民领袖平反昭雪,并从这位流民领袖遗书中得到“民为重”的为官之道。在他当了兵部尚书和首辅大臣后,将这三个字敬献给了“瓦岗”事变而推举的崇祯皇帝。后被这个称帝的皇帝当作了勤政治国的佐佑名,从而涌现了明代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

民为重,这是治国的首要纲领,也是国安民富的最终目的,历史上许多帝王将相都以此为已任。新中国的主席毛泽东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党的宗旨,邓小平也多次对民生问题作过专著,时下的总书记也提出:“和谐社会”其实质就是人性化治理,为民众做实事。

民众最尊贵,社稷第二,君主最轻。因此得到民众拥戴的人可做天子;得到天子信任的人可做诸侯;得到诸侯信任的人可做大夫。诸侯危害社稷,则更换。对社神谷神恭敬备至,该牺牲牺牲,该奉干净的粢盛就奉干净,该祭祀便祭祀,却仍然水旱不时,则变换社神。

“民为重”其实仅是一种儒家对君主专政的“训政”,要求君主体恤民情,关心民瘼,为老百姓谋福利,这种思想在专制时代固然“民本”,也很了不起,但说到底仍只是一种教化君主采用什么手段以更好地维护自己的统治而已,而绝不是让君主把权力交给人民。而“主权在君”,那还叫民主吗?如果说民主还包括民治、民权、民生等观念,“民为贵……”顶多就是其中的“民生”一项,而没有“民治”、“民权”的“民生”岂会长久?碰巧,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专门有一章“论国君制”说到这些:“国王总是想使自己成为绝对的,人们遥遥地在向他呼吁:作一个绝对的国王的最好办法,就是使自己受人民爱戴。这条准则是非常之美好的,在某些方面甚至还是非常之真实的。然而不幸,它却是不稳定而有条件的,君主们永远不会以此为满足,因为他们很明白这些都不是真话,国王的私人利益首先就在于人民是软弱的、贫困的,永远不能抗拒他……”难道不是吗?我们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只看到过短暂的“贞观之治”、“康乾盛世”,而后者在“君主的体恤”下还恩威并施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家法”,大兴文字狱。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所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那“君主之轻”很有当时的时代意义。

那么,当今社会上到底有多少官是以“民为重”的?如果有大部分官能做到,社会上怎么又会有那么多的民怨?

官员渎职是社会的最大“常见病”,其危害远远高过于贪官。为什么要这么说,首先,在改革开放以来,全国有多少大的工程因质量而发生了事故,死了不少人,国家的钱财损失到了无法估量地步。第二,在大力发展城市建设中,一条路修好了不久又从水泥改成沥青,由国产的改成进口的材料;电讯、煤气、自来水等部门又三番五次地再挖;一座造价上亿的楼房刚建几年,有的甚至还未被用上的就得炸掉为修路或重点工程而牺牲。第三,时下又出现了很多政府部门叫嚣为房地产亏本埋单等等之类。为什么设计、规划部门没有超前发展意识?那怕上十年也好呀!国家的钱是来自人民的纳税,随意性的决定得到过人民的许可吗?很多官员整天叫着“造福于民”,可他们是否想过有多少成分是在危害于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