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零一章

nickhand 收藏 12 10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26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零一章

刘野和张重走在部队的最后,他们这个连是团里的断后连队,一路的提心吊胆害怕山上的积雪崩下,好在一路都是有惊无险,出山口时刘野刚刚松下一口气,就听到前面的枪声,马上下意识的向两旁高耸的山梁上看去,枪声刚停,他和张重两人就看到山顶那一线急卷而下雪锋!

雪锋从一开始的无声无息泻下的浪漫、潇洒到那夺人心魄,席卷天地间一却的气势,仅是短短的一两分钟!两人惊慌的狂喝声中胯下的战马根本不用催促,拔蹄就开始狂奔,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到让人心尖儿都提起来时‘轰隆’一声巨响,震得耳朵‘嗡’的一下子都失聪了!后面一股庞大锐寒的气流卷过大伙,犹如赤身陷入了冰窖之中!迫人的气流只是一下子就过去了,漫天的雪粉将断后的人群、马匹裹成一片绒白,好几个猝不及防的战士落马摔伤!

江教导员焦急的呼喊声传来,张重他们犹在梦中。回首望去,近在马后十多米处就是雪崩的尾端,险峻的山上崩下的积雪将刚刚经过的谷道掩埋的严严实实,山谷口倾泻出来的积雪在他们面前拉出一个长达500多米的缓坡!


三月26日,胖子率领171、172骑兵团和第三坦克团兵出漠河,过江后直指日军第7师团据守的莫戈恰。

同时三师157、158、160步兵团和151、152、153骑兵团兵分两路,一路在纵队直属独立团的配合下一举截断白-阿铁路,将日军驻守阿尔山到乌兰浩特的四个步兵大队一举歼灭,截断鬼子白-阿线,另一路(三师160团、157团)在坦克第五团的协助下兵进牙克石,160团向东南沿铁路线一路扫荡到日军扎兰屯-碾子山要塞工事区!157团、直属团和坦克团击破牙克石西部一个日军中队防守的堡垒群,直迫呼伦贝尔!

日军关东军总部大惊,独立纵队的打击突如其来,驻白城的日军紧急出动,却发现出白城后铁路已经不翼而飞,枕木什么的孤零零的一堆堆呆在路旁,倒是被八路堆成一间间避风的小木屋,严寒下的鬼子有人忍不住彻骨的寒风,躲进木屋中暂避,眼见士兵疲惫的28师团长石黑贞藏在山上看到进入木屋避风的士兵没有异常,默许了部下在木屋内休息的举动。

但是马上石黑贞藏就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错误,进入木屋的士兵越来越多,直觉觉得不对的石黑贞藏刚要命令禁止士兵再进入木屋,四周的山顶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八路。石黑贞藏急令士兵迎战,山腰的日军警戒部队拼命上冲,以掩护石黑贞藏和师团部。

这一带的山势都很平缓,鬼子的速度很快,但是迎头的机枪火力给鬼子狠狠地打击破灭了鬼子占据山梁的美梦。158团团长杨占军指挥部队根本不跟鬼子纠缠,火箭筒手马上对着山下延绵的枕木木屋发射了火箭弹,拼命想从木屋中钻出的鬼子这才发现这些枕木垒成的木屋不但进出口小,还垒的太不‘牢固’了,简直就是豆腐渣工程,火箭弹一炸,不光炸死炸伤好多鬼子,还有好多鬼子被枕木压住了!

石黑贞藏一连串的命令发出,这一段跟随师团部行动的联队士兵依令展开反击,意图拖住这可恶的八路,前后的两个步兵联队已经展开队形,正向这边包抄过来。

杨占军望着望远镜里‘呼哧、呼哧’的往上爬得日军士兵,鬼子似乎想和他来一场决战,心痒痒的他下令收兵,现在还不是和鬼子决战的时侯,纵队司令陈东说了,这次不能将鬼子28师团灭了,必须等到鬼子将白-阿铁路再次铺上铁轨修通,那时候才是大规模行动的时机!

石黑贞藏看着士兵努力的在雪地里,借着树木的掩护一步一步艰难的逼上去,离成功就一部之遥时突然一阵炮弹的啸叫传来,山坡上、铁路旁,铺天盖地的炮弹炸的一阵惊天动地!三分钟,短短的三分钟,石黑贞藏却有如渡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遍地的残肢断臂,充耳的痛叫惨呼,战场上满是日军士兵被炮击后的一片地狱般的惨景!山梁上的八路已经无影无踪。‘这是帝国75MM、105MM两种精良的山炮杰作’!石黑贞藏一阵咬牙切齿,却也是只有派出侦察人员搜寻八路的踪迹而已。

鬼子的工兵联队在28师团的护卫下开始沿着老铁路修复白-阿线。关东军最终决定28师团驻守阿尔山,铁道独立第三十一守备队进驻白-阿线巡守。大队的鬼子工兵联队冒着严寒开始修复工程,这条关键的铁路和通往满洲里的铁路一样重要,是赤塔日军的后勤、后路保障!

关东军打通牙克石一线的行动开展的很艰难,胖子的计划是攻下日军内蒙、黑龙江两省交界处的碾子山要塞,全部截断满洲里-齐齐哈尔的铁路,但是关东军驻守在碾子山的兵力竟然大到惊人的5000,胖子盘算之下命令160团和157团将铁轨搞走就撤出了牙克石一线,但是157团在鬼子海拉尔的空军飞机冒险起飞追击下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伤亡战士上升到800多。

胖子得到情报后马上命令157团团长扬杰派出小部队,想法破坏掉海拉尔日军机场,现在胖子率领的171、172、第三坦克团刚刚到达莫戈恰外围,一旦开始进攻,海拉尔的机场再冒险出(机场跑道结冰很快)动飞机就会对坦克团造成很大的威胁!

扬杰接到命令,直接将炮营和侦察连负责人找来,合计了一下,破坏机场的任务不难完成,难就难在接近飞机场一事上,海拉尔的机场曾经被胖子单枪匹马破坏过,现在对于禁入区放得很大,直接就放到了五公里多远!周围的山上巡逻队和哨卡还不少,如果出动大部队就达不到胖子‘悄悄’的要求,但是小部队的渗透破坏就难了,谁也没有把握在鬼子警戒极严的情况下能摸进去,完成任务。

搞到后来,还是侦察连长马大胆出了个主意,侦察连中挑选身手高明,武术功底好,作战精明的‘高手’(相对于纵队的一流高手来说很菜),组成小部队,携带射程达到4000米精度也很高火箭筒潜入鬼子防御圈,炮营则携带两门日制94式75mm山炮,爆破弹和铝热剂纵火弹,潜入到距鬼子机场7公里左右的山上,由侦察连前出一个二人小组,指导校准两队的远程攻击。

扬杰马上命令炮营准备,跟着马大胆到侦察连挑选好出征人员,将计划一再推敲之后才放破击队伍出发。

江龙背着火箭筒和两颗火箭弹,打头担任尖兵,近六十公斤的作战物资他感觉还是满轻松的,手上的半自动他自己改的几乎无枪托了(纵队对于一些精锐战士截短枪托的行为没有禁止,改枪对于很多特别编制中的战士来说可以更好的发挥出他们的战斗力,执行特别任务时可以很大的提高他们的生存几率),对于江龙来说,根本就不需要用枪托来肉搏和稳定射击!

轻轻滑过山嘴,前面就开始进入海拉尔鬼子机场的外围警戒地带了。鬼子在机场周围远处的险峻、近处的平缓山上设立了连串的警戒哨位,到内部还不时有驻守关键山口、通道的中队规模的鬼子!

细细的搜索一会,江龙捅捅嚼着烟丝的庞虎,“老虎,你看那个山脚下是不是个地窝子哨位?”

庞虎吐出嘴中的烟丝,他是个老烟民,出任务是养成一个嚼烟丝解馋的习惯,将吐出的烟丝用雪掩了,庞虎接过军用高倍望远镜,仔细看去,“不是吧,好像是一只野兽的窝,旁边是啥树?小龙,是熊瞎子的窝!”

江龙;“老虎你再看看四周,我就发现山腰的那个哨卡,大家还等着过去呢。”

庞虎慢条斯理的说道;“急啥,有咱们龙虎双雄出马,一却搞掂!只有山腰的卡子,不过可以判断出另一面肯定有一个!”指了指哨卡对面的山包。

“还有半个小时天黑,炮营那两门炮不知道弄上去没有?”江龙从背包中扯出一根香肠,就着积雪啃着。

庞虎扯过他背包,“我说,你小子的好东西怎么就吃不完似的?”从背包中翻出一包香喷喷的烧烤山鸡,还有点热都快冷了,“靠!江龙,你是不是跟司令学过一手,包里的东西都吃不完!”

江龙,“嘘!”做了个手势,’有人!

庞虎轻轻扯出军刺,幽冷的寒光在军刺表面上浮动,江龙瞪了他手中的军刺一眼,瘪了瘪嘴,拨出自己暗哑无光的黝黑军刺,军刺上的杀气在黄昏中若隐若现。庞虎看了一眼自己山上发光的军刺,忙将它插进雪层里。

鼻息声传来,江龙看着眼前的野猪有点愕然,这家伙怎么冲着他们两人来了,哼哼的野猪警觉的看着两人,晶亮晶亮的两只小眼珠子盯着江龙看了一会,突然一头冲着江龙杀来,两颗獠牙直对这蹲坐着的江龙,江龙怒意勃发,这家伙还真不知死活了!右手倒转枪刺,左手急速一拳,打在野猪耳后,一声‘噗’的轻响,野猪一个翻倒,四肢一阵抖动,翻着白眼,口吐白沫栽在雪地里。

庞虎吐吐舌头,“我说,小龙你这着炮捶功力还真到家了,这么大一头野猪给你一拳就放翻了。”

江龙看看已经快要黑下来的天,“烧鸡呢?给我一半,吃了好干活。”

两人吃完东西,天色已经全黑,天地间只有微微一丝光芒。庞虎两人就是借着这微微的一丝亮光潜往目的地,前导的江龙手持半自动,山腰的鬼子哨位已经有战友摸上去解决了,他们两个接下来的任务还要潜入到机场近处,龙虎双雄的任务还有校正炮弹落点。鬼子的防御圈还真是哨卡密布,潜入一段,小分队不再对鬼子的哨卡进行剿灭,而是避开这些鬼子,无声的向机场渗透。

马大胆率领的突击分队在距鬼子机场三公里远处停了下来,开始寻找良好的射击地点,而江龙两人则继续向前,因为不要再为小分队寻找潜入路线,两人的速度十分快,在日军内围的防御圈内头迅速移动潜行,鬼子的机场附近埋设了不少地雷,两人怕在夜里触动雪下的地雷,干脆凭着扎实的功底快速移动,沿着鬼子通往机场的公路闪过沿途的两个路卡,接近到鬼子机场的附近。

江龙看着眼前的大门有点傻眼,两人好容易才混到这里,才发现机场附近根本就看不到机场内面的情况,四周的地形都低,机场四周又是高耸的围墙和木栅!看着远远的木栅,江龙不用想也知道木栅四周平坦的空地上绝对是地雷密布!

庞虎拿着带红外夜视功能的军用望远镜看着日军大门前的两个地堡,和一个高耸的岗楼,轻轻的口气中带着兴奋,“我说,小龙,咱们上那个岗楼咋样?上面只有四个鬼子哈!”

江龙眼睛一亮,“找找其它地方,提防鬼子有潜伏哨!”

庞虎仔细看了一会;“走!”

两人一阵急跑,鬼子哨楼前的两个岗哨抱着枪,游荡到尽头回转时两人已经缩进岗楼的门槛,两鬼子被两人带起的寒风激得一缩脖子,嘟囔着走到一起吸烟去了。

江龙两人一进岗楼,发现一层一个人也没有,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室,江龙持枪警戒,庞虎呲牙咧嘴的赶紧扒下脚上的袜子,匆匆套上干袜军靴,持枪在手指指江龙,江龙将满是冰渣的袜子换下,好在一直活动,脚底的袜子还没和脚板冻到一块,但就是这一会,脚板都冻得几乎僵了,仅仅穿着袜子在结冰的路面上跑动,确实没有惊动鬼子,但两只脚丫子可真受不了!

一摆头,江龙当先向地下室而去,地下室里充溢这一股臭气,三个鬼子正在那里睡觉,庞虎守着门口,江龙迅速解决睡觉中的三个鬼子,上到一层,深深的换了一口气,小声;“上去!”两人上到二层,没有鬼子,三楼有四个鬼子正在值勤。

江龙身子一闪,急冲进三楼,手中军刺脱手飞出,正钉在一个鬼子喉颈上,右手拳狠狠格开鬼子招架的双手,膝盖重撞在鬼子小腹,左手闪电般掐住鬼子面颊,摘下这个鬼子的下巴,反手一巴掌,掌缘斩在闻声回头(对外警戒)的鬼子喉间,庞虎已经冲进,一个上边腿重重砸倒一个鬼子,这个鬼子是个军官,竟然有一把不错的指挥刀,江龙冲进去时正在抹刀,只是一愣眼,江龙已经突击杀了他三个手下,巴嘎声未出,提刀准备偷袭的鬼子就被随后杀进的庞虎一脚重击在头顶的百会要害上,也只怪这小鬼子长的太矮,庞虎第一眼的直接反应就是一腿下砸!

江龙急速喘了几口气,“靠!这活儿真他妈的累人,老虎,赶紧联系,我去下面守着。”将火箭筒和两颗炮弹解下,’蹬、蹬、蹬‘下楼去了。

庞虎迅速将背上的步话机卸下,调好频率,开始联系马连长和炮营小分队,时间一点点过去,步话机里面还没有回应,只是滋滋的响,庞虎以为步话机出毛病了,急得满头大汗时里面又有了回应,“操!”,庞虎心情一松,狠狠地吐了一口沫。

“老虎呼叫老马、炮头,双雄到位!准备行动!”老虎总觉得这些暗语特别别扭,就像土匪行话,炮头、双雄什么的。

听筒里明显传来两声放下心思的舒气声,马大胆;“你两个小子搞什么名堂?现在半夜都过两小时了,我们马上试射,注意!”

庞虎将步话机搬到哨楼靠机场的一面,好在这哨楼四面都有不少射击孔可以观察,鬼子机场夜里的灯光肯定是管制了,只有寥寥几个灯泡发着亮光,巡逻的鬼子小队一队队在寒夜里巡守。口令声连庞虎都隐约能听到!

火箭弹在夜空里拉出一道美丽的焰火,伴随着炮营发射的炮弹炸在鬼子机场的门口内侧,差点将哨楼炸飞,吓得庞虎连忙呼叫,报上校正数据。

试射后的炮火惊动了机场的鬼子,一队队的鬼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满机场乱串,机场四周的哨楼马上亮起一盏盏探照灯,得!这要是有飞机在上空,这不是找炸么!庞虎一边腹诽,一边忙着将探照灯打开,也趁着机会满世界乱照,间不时往机场内面扫上一下,第二批火箭弹和炮弹的打击来临之前庞虎就发现了鬼子机库和疑似弹药临时存放地的仓库,抱着试试看的心思,庞虎报上弹药库和机库的修正数据,第三批火箭弹来的极快,放弃跑道上的几架飞机,冲着弹药库就去了,火箭弹三公里外的发射有点偏差,但是不大,大体都炸在仓库上了。

庞虎没有看到预期中的殉爆,有点失望的呼叫马连长他们打击飞机库。刚刚喊完,临时弹药库那边‘轰隆’一下炸的半空都是红光,跑道上的油车也燃起来了,庞虎急忙把着探照灯射向外面荒野。将步话机背上,耳机里就听到马连长呼唤两人撤退的呼喊。庞虎匆匆应了。跑到一层,火光下守在门口的江龙正将一具鬼子尸体放倒。“穿上!”江龙扔过一件鬼子大衣和一个鬼子行军帆布袋,从容的将地上的背包背起,跑到楼上提下庞虎忘了的火箭弹。待庞虎穿上鬼子大衣,说道;“现在鬼子机场里的兵还没有出外搜索,咱们很难混出去,只有一个办法,反其道而行,咱们先进去!”

庞虎背上日军行军帆布袋装上的步话机,原地跳了两下,“你得背包怎么办?”

江龙将一些子弹拿出,装到日式子弹盒里塞给庞虎,“注意啊!咱们的半自动步枪枪声和鬼子三八的不一样,不到紧急关头不要开枪。走!”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