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型反潜机的使用方法是由其所承担的任务决定的,而它的任务又取决于我国海军的需要,因此在分析我军大型陆基反潜巡逻机的任务之前,有必要先把我国海军承担的的任务和面对的作战环境分析清楚。分析我国海军的任务有两个基本出发点,那就是保护经济发展和维护国家安全:从保护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海军需要发展远洋护航和海外兵力投送能力;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讲,需要提供可靠的海基核反击能力、增强近海海域控制能力、发展远洋打击能力。执行这些任务的基本手段则包括战略弹道导弹核潜艇、航母战斗群、两栖攻击战斗群、岸基航空兵、巡逻舰艇等。


简单的说,我国海军在2010-2020年间的主要任务可以大体分成以下几个方面:1、保护己方战略弹道导弹核潜艇,确保我国海基战略核反击力量的威慑能力;2、增强对第一岛链内海域的控制能力,制止敌人从这一海域对我国发动的攻击;3、获取并增强远洋战役打击和兵力投送能力,牵制其他国家兵力部署与调动,增强我国军事博弈实力;4、支持海警海监等部门维护我国海上权益;5、搜集积累相关海域、相关地区的各种资料,为今后的发展打下基础。


在这一时间段内,我国海军的主要任务海区将集中在黄海、东海、南海和西太平洋,围绕第一岛链附近海域的控制权展开活动,同时在日本海、孟加拉湾的活动也将逐步增加。黄海和东海夹在我国与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台湾岛之间,海区宽300-600千米,水深25-2700米,属于典型的陆间海。由日本列岛和台湾岛组成的第一岛链隔在东海与西太平洋之间,岛架宽2-50海里(1海里=1.875千米),海底地形复杂水文条件多变。第1、2岛链之间的西太平洋区域宽约1-2千千米,南北长2千多千米,海域面积广大便于大型舰艇编队机动。这些海区的自然地理特征特征对我国海军的作战使用有着巨大的影响,例如东海海域面积狭小,陆基航空兵和轻型水面舰艇编队足以进行侦察监视,不适合大型舰艇编队隐蔽活动,而西太平洋海域则恰恰相反。


上述海军总体任务可以细分为各具体任务,具体任务决定武器装备的运用方式和性能要求;在上述5大类任务中有4类与大型反潜机直接相关,对反潜机运用起决定作用。在保护战略核潜艇的任务中,反潜机需承担海域侦察监视、对不明目标抵近识别、跟踪驱逐别国水面舰艇、应召反潜等任务;控制第一岛链的任务中,反潜机除上述4点外还需承担压制别国潜艇活动、对水面目标进行补充打击、海上搜索救援任务;支持海警维权任务中需承担海域侦察监视、对不明目标抵近识别、引导海警拦截的任务;搜集海域资料的任务中承担搜集气象、水文资料的任务。


以上各任务互相交叉,按照任务类型来分就是侦察\监视\目标识别、巡逻与应召反潜、海上打击、搜索救援4大类;但由于各个任务的具体情况不同,因此不能一概而论,需结合具体情况分别进行说明。


我军潜艇部队近年来不断装备改进新型潜艇,逐步从过去的以近海反侦察和破交为主发展到承担起战役侦察、对地攻击、远海破交等攻击性任务,对日韩两国海军构成巨大的压力。同时由于战后世界政治格局的制约,日韩两国海上力量都是作为美国太平洋舰队反潜分队的地位存在,这一定位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根本性变化;因此这里将首先分析日韩两国的海上反潜体系及反潜机运用。


日韩两国在90年代初期对反潜活动的战略需求较为简单,那就是保护自己的海上航运线,避免由于我军潜艇的频繁出没导致航道安全性评价降低,进而导致保险等航运附加费增加,从而影响本国的进出口贸易。由于战略需求单一,因此日韩反潜力量只要能够压制我军潜艇活动,使其无法高速航渡拦截商船队即可完成任务,其难度较低。在我军常规潜艇装备可执行战役打击任务的巡航导弹后,日韩两国海军如果不能将我军潜艇主动歼灭就会遭到惨痛打击,因此其过去的压制性反潜任务须改为歼灭性反潜,这就导致任务难度有数量级的提高。


日本反潜体系个人认为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水下潜艇部队在东海大陆架边缘海槽通道处的巡逻警戒。日本海上自卫队共有常规潜艇16艘,假定其在航率为33%(美军攻击核潜艇任务周期为18个月,其中6个月执行海上巡逻任务,但此时并非总在海上;日本常规潜艇一次巡航时间短,艇员需要的休息时间就少,因此可以有更高的在航率,这里从宽估计),那就是有5艘潜艇随时在海上执行任务。需要分清楚的是,和平时期海军活动需要考虑军费的制约,各国海军潜艇部队不会以最大出航率活动,因此那种3分之1正在巡逻,3分之1航渡轮替的情况不会出现,日本海自即使距离任务区近也不会有更多的潜艇可随时巡逻。


日本海上自卫队任务区北起日本海,南至马六甲海峡,在每个任务区都需要保持存在,因此估计其至少需要在日本海部署1-2艘监视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在东海部署1-2艘监视我军东海舰队,在南海和苏拉威西海区域部署1艘保持对南海诸多航道的监视;再加上1艘轮换航渡途中的潜艇,海自平时在东海的最大可用兵力不会超过2艘。前出东海大陆架巡逻的潜艇有2个任务,一个是搜索我军出航潜艇并进行跟踪,适时呼叫其他反潜兵力接手进行压制;另一个是侦察我军水面舰艇活动情况,在舰艇编队出港后进行接触,为后方舰队出港拦截提供早期情报。


2、部署在大陆架边缘和琉球岛架的水下监听系统(SOSUS)提供早期预警。水下监听系统的主体是部署在海底的固定声纳,用于发现某个海区内的潜艇活动以提供早期预警,以便于其他反潜兵力的展开。虽然相比潜艇而言水下监听系统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工费用(这对人工费高昂的日本海自而言很重要),但是其架设维护都需要大笔资金;水下电缆容易遭到鱼群的攻击,而渔船用拖网紧贴海底扫过更会损坏电缆,因此只能部署在己方严密控制的水域。日本部署在东海的水下监听系统可能位于琉球岛架以西附近海域,主要用于监视靠近第一岛链的我军潜艇;在其发现可疑目标之后,指挥部调动P-3C反潜机、反潜舰艇前往发现海域进行压制与搜索。


3、水面舰艇部队为潜艇提供活动支援并进行应召反潜活动。日本海自常规潜艇在东海大陆架边缘进行反潜巡逻势必要遭到我军的压制,如果没有水面舰艇和航空兵的支援,单靠潜艇是难以与对方反潜体系对抗,即使没有被迫上浮,也容易被压制在海底不敢动弹,从而导致丢失目标。水面舰艇可以引导己方战斗机、反潜巡逻机对对方航空兵力进行拦截,也能够与对方水面舰艇对峙迫使其停止对潜艇的搜索,可以大大提高己方潜艇的生存能力。


4、大型反潜机执行大范围压制和应召反潜任务。在反潜活动中,大型反潜机首先执行的是大范围压制任务,虽然反潜机上装备的对海搜索雷达探测距离不如潜艇上雷达告警机作用距离远,难以靠它来发现通气管航行状态的潜艇,但是这一海域有反潜机巡逻这一事件本身就足以迫使对方潜艇必须谨慎行事。


在己方潜艇、水下监听系统发出潜艇活动早期预警后,只有反潜机能够迅速赶到发现海域,水面舰艇则往往要等待几个小时才能抵达,即使对方潜艇以5节速度航行都能跑出几十海里,如果不能在对方前出/返航航道上拦截则根本没有再次发现的希望。大型陆基反潜机可以依靠其续航时间长、携带探测器材多的优势在赶到目标发现海域后迅速展开搜索活动,对方潜艇听到声纳浮标入水的声音后首先会判断双方的距离,如果可能被声纳浮标发现就只能关机坐底,等待反潜机离开;即使潜艇选择慢速逃跑,它的转移速度也会保持在3节左右的最低航速,以便降低自己的噪音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