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三卷 第二十章 弹片如蝗

李伟新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size][/URL] 感觉鬼子狙击手的枪口冒出一缕青烟,孙晶英的身子一缩,只听头顶嗖地飞过一颗子弹。 孙晶英心里道了声“好险”,若不是她闪得快,这颗子弹就吃定她的额头了。 生死在须臾。 她真是深切地体会到了。 鬼子狙击手如果不是被她飘逸迷人的身影迷惑,看着她的一头飘扬的乌发,就像晶亮的玫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感觉鬼子狙击手的枪口冒出一缕青烟,孙晶英的身子一缩,只听头顶嗖地飞过一颗子弹。

孙晶英心里道了声“好险”,若不是她闪得快,这颗子弹就吃定她的额头了。

生死在须臾。

她真是深切地体会到了。

鬼子狙击手如果不是被她飘逸迷人的身影迷惑,看着她的一头飘扬的乌发,就像晶亮的玫瑰花瓣,看得呆了。又被她不逃反迎的反常行动所懵,鬼子狙击手瞄准孙晶英的时候,就不会去注意她绝色的脸容,而是专心致志地进行狙击的话,子弹钻入脑门的就不是他,而是她孙晶英。因为就是这么须臾的功夫,相差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孙晶英已经勾下了扳机。

按说,鬼子狙击手的动作也是够快的了,从看到孙晶英嘴角的讥嘲,到他瞄准孙晶英开枪射击,也就百分之一秒的时间。

也许正是这快,在这百分之一的时间里,鬼子狙击手立马恢复他的专业精神,一心一意地对着目标勾下扳机,才没注意到孙晶英是什么时候开的枪。

子弹钻入他井田脑门的时候,他的头是昂了一下的。在这一昂的瞬间,他看到天空飞过一群呱呱叫的乌鸦。

继而脸贴到地上,双眼仍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在他井田侵华的几年里,虽然说不上身经百战,但几十战是有的。不管是东北军的狙击手,杂牌军的狙击手,还是中国正规军的狙击手,在他的面前都不堪一击。

当然,当中也有几个顶级的中国狙击手,仅仅比他慢了百分之一秒。

就是这百分之一秒,使他井田成为谷山师团的神枪狙击手。

谷山师团长还亲自将一枚军功章戴到他的胸前。

末了谷山还对他说了一句,“希望你继续多杀中国猪。”

井田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谷山眼里,中国人竟然是猪。与过去灌输的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意识完全不同。病夫还算是人吧,猪就连人都不是了。

杀人——杀猪。

这个意识一旦深入他井田的灵魂,他顿时听到灵魂“咔”的一声响,变得像鹅卵石一样硬。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灵魂形同鹅卵石的他,竟然会被孙晶英迷人的身影呆住了。

她是血火中的玫瑰?还是飘动在生与死之间的美神?

井田自己也搞不清楚。

当灵魂从他身上脱离的时候,他才猛然醒悟,谷山的“猪”之说,是站不住脚的。

然而,一切都迟了。

百分之一秒是他的荣光,也是他的宿命。

他死不瞑目,是因为赢他百分之一秒的竟然是一个中国女人。

孙晶英并不知道井田会有那么多的感慨。身子往下缩回之后,她想到的就是马上撤离。

天空艳阳高照。

本是秋高气爽的,可她怎么看空中的阳光,都艳艳的像血。仿佛一只巨大的仙鹤飞在空中,一滴一滴的血,从洁白的羽毛滴出来。受伤的仙鹤在啁啁凄鸣。

凄鸣之秋……

孙晶英的身子往上一跃,如跃入秋天的一片苍茫。

仿佛看到日军第一大队的岗上一夫大队长刚刚放下望远镜,声嘶力歇地冲几个掷弹筒手吼,“放炮,快放炮,给我炸死那个死婆娘。”

几个掷弹筒手立马半跪着身子,竖起了掷弹筒,以最快的速度瞄准孙晶英,迅速地填入榴弹。

这日本鬼子的掷弹筒别名又叫超轻型迫击炮,单兵携带,十分方便。掷弹筒口径50毫米,有两种型号,主要区别在于抛射筒长度,侵华日军主要装备抛射筒为254毫米的掷弹筒,每个步兵小队装备一挺歪把子和一具掷弹筒,因为发射准备时间短,还被广泛用作指挥部自卫火器。弹头重800克左右,射程300米,射速30发/分,杀伤半径5米左右。

日本掷弹筒除了发射专用榴弹外,还可以发射制式手榴弹,但要加装发射药盂,且因为手榴弹作为炮弹使用闭气型不好,此时的射程大约在200米左右。在实战中,日军往往把毒气弹和榴弹混合使用,给中国抗日军民造成很大的杀伤。

岗上一夫这么暴跳如雷,是有他的道理的。他手下的两个狙击手,可以说是他第一大队的宝贝。在华北战场的几场战斗里,就是他俩弹无虚发干掉中国军队的指挥官,使中国军队刹时群龙无首,乱作一团之际,他们第一大队乘势出击,一举击溃中国军队的一个团。

岗上就常说,一个好的狙击手,顶得上一个中队。

眨眼间,孙晶英就在他岗上的眼皮底下,干掉了他的两个“中队”,他岂能不怒?不暴跳如雷?

榴弹纷纷升空。

孙晶英听着半空传来的“啾啾”之声,原来直线飞跑着的身子,马上左一转右一折,跑出之字形来。

“轰隆”几声大响,榴弹就落在她跑过的地方。

弹片四散飞射。

像漫天的蝗虫追着她。

一块弹片“嗤”的一声划破她的衣袖。

弹片落在她的身前,她一脚踏在弹片上,一甩长长的乌发,迅速来了个前滚翻。

翻入一个单兵掩体。

喘了一口气,孙晶英晶亮的双眸顿然闪出一股杀气。

但这股杀气只是一闪而过。

在杀气闪出的瞬间,张立仁的俊脸已自呈现。

“小英子——”

是张立仁的喊。

这喊立时提醒她,一连的命运就寄托在她的身上,她不能凭一时之气,再停下来杀敌。

身子猛地一跃,她就跃出了单兵掩体,双脚就像装了风火轮一样,飞快地朝团部疾驰。

榴弹的“啾啾”之声,就像催命鬼的尖叫声,紧紧地追着她。

跑,快跑。

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快跑。

只要跑出榴弹抛射的范围,他岗上一夫怎么暴跳如雷都无济于事,只能吃他娘的西北风去。

孙晶英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骂人。

在她的记忆里,她从小到大,都没有骂过一个人。

但日本鬼子是人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