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第六幕 进退为难

“青天照白日。”窗外传来一句暗语。

郑寅吓了一跳,难道那家伙跟我到了南京?别是我杀了蓝玉一家,蓝玉阴魂不散,又来闹鬼吧?要不是我的耳朵有问题?他没有说话,而是支起耳朵,听着动静。

“青天照白日。”窗棂一轻两重又响了三声,果然是他。

“玉箭射九霄。”郑寅回答,来人果然有连敲三声。

郑寅知道,神秘太监真的来了,他只得悄悄打开了窗户。

蓦地,那个蒙面人就进了屋,站在了郑寅身后:“关上窗户。”

郑寅听了,听话的关上了窗户,不关上怎么办?难道叫那些仆役听见?

“主人要我问你,朱棣谋反,你为什么不杀了他?”蒙面太监开口道。

一句话好悬没把郑寅吓死,他的后脊梁一阵阵发紧,嗫嚅问道:“他,他,蓝大哥他不是死了吗?”

“别问这么多。主人要你在燕王起义之时,就杀了他,你为什么不杀?”蒙面太监显然很严肃。

“这个问题嘛,我怎么回答呢?”

“你是不是背叛主人?”

“不会,我的秘密都在你的手里,我哪敢背叛?”

“知道这一点就好,你的秘密,就连平宁公主和你的事儿,我都知道,如果你敢背叛,我就公诸于世,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郑寅心里更加发毛,道:“你还知道什么?”

“你救殷芳芳的事,燕王知道了,你还有活路吗?”蒙面太监轻轻一点即止。

郑寅心说:这人是神是鬼?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朱棣曾经说过让我除了丐帮,结果我却救了殷芳芳,当然是不能说出去了。

“主人交代了新的命令。”

“他,他真的还活着?”

蒙面人似是而非的点点头,道:“限你三月之内,杀了燕王朱棣,否则的话,我就把所有的事都宣扬出去。还有我告诉你一件你很不想听的事儿。”

“什么事情?”郑寅心说,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爱听。

“真的马三宝,根本没有死,我随时可以叫他出来和你当面对证。”蒙面人呵呵冷笑了一声。

“什么?他没死?”郑寅扑通跌坐在椅子上。他倒不是怕被公布,而是对自己又产生怀疑,对自己的大明之旅产生了怀疑,如果真郑和没死,那么自己是假郑和,两个郑和存在于一个时空,也就是说,这段历史真的是我在演绎?那么今后的历史呢?是我还是他?

“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他还活的非常好。我走了,三月为期,你要好自为之啊。”蒙面太监悠忽间竟又真的不见了踪迹。

他走了半天,郑寅还没缓过神来,他不知道这个蒙面人究竟是谁,到现在又加上了好几个疑问,蓝玉真的没死吗?还有就是那个郑和,究竟死没死?没死的话,他在哪里?要我杀了朱棣?我怎么去杀?……

这个蒙面人真的脑袋不灵光,刚才逼问郑寅为什么不杀朱棣,现在又忘了,而是沿着郑寅的话改变了方向,忽略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郑寅笑了,为这个傻瓜傻的可爱。可是突然间他又嗡得一下子害怕起来,这样的人做卧底才最可怕。他一根筋,看什么问题只有一个结果,也就是说他永远不会背叛!越简单越复杂,这个人武艺如此之高,自己连他来去的影子都看不到,别说自己不知道他是谁了,就算知道,就算他就在面前,想杀了他,都十分不容易!

杀了朱棣,谈何容易?倒不是我郑寅没有能力杀他,以老子目前的神力还有冲锋枪,随时可以结束他的性命。可是如果真结束了他,那么谁来代替永乐大帝?谁来派自己出使西洋?而去不了西洋,就不可能到达中美洲,那么玛雅文字的秘密就无法破解,玛雅文字破解不了,老子就回不了二十一世纪,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可是如果自己就是不杀朱棣,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太监会告密,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而且自己和朱柠的事儿更会大白于天下。而救殷芳芳的事情,也绝对会为朱棣所怪罪,无论是哪一条,都够灭九族的。

郑寅为难起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来回在屋子里打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接关慧琳的林子宣和王景宏已经走了快半个月了,估计还要一个月才能回来,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呀,总不能找朱柠商量啊,这么问朱柠:你说我是该杀你哥哥啊还是不该杀呢?不给她一刀捅了才怪。

这时已经是三更天了,蟋蟀的鸣声真让人心烦,就连蚊子那么细小的声音,在郑寅耳朵里,都能激起极大地反感。他心烦的用力拍打着扇子,谁知越浮躁越烦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天明。

辗转反侧中东方露出鱼肚白,郑寅方才勉强睡去。

公主睡在太监府上,这可是天下第一新闻,不过这新闻就像煤窑里死了矿工一样,被郑寅压住了。第二天上午,他叫齐了三十个仆人,对他们说:“公主千尊之体,来到咱们郑府,实在是咱们的荣耀。可是对公主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儿,我可告诉你们,无论谁给我走漏了风声,都是灭三族的罪,公主要杀人和皇帝要杀人,没什么太大区别,只是多一句话的事儿。你们听清了没有?”

“听清楚了。”仆人们当然知道其中利害,齐声应道。

“今儿咱们府上算是收拾好了,你们辛苦了,一人给你们五十两银子,算是乔迁的喜银。来来来,一人拿一张。”说完手中拿着银票,等着众人领取。

仆人们的心激动地扑通扑通直跳,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主子舍得这么赏赐呢,五十两等于给别人抗三年的活了。一个个笑逐颜开的领了银子,拜谢郑寅。

“哈哈,这算什么,前两年一班兄弟跟我贩马,不到一年时间,人人都成了大富翁。你们只要贴心办事儿,你们的好处那是大大滴。”郑寅弄了一个无限美好的愿景,摆在了众人面前,这就叫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表着忠心,其中一个道:“老爷尽管放心,有什么事您就吩咐,小的们就算赴汤蹈火,也是万死不辞。”看来这个文化高一点儿。

郑寅微微一笑道:“那就散了吧,各干各的事儿去吧。”

众人满心欢喜的散去。恰在此时,门房又急匆匆转回来,急急忙忙道:“大事不好,老爷,外面来了一个好大的官儿,还带着许多兵,骂骂咧咧的要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