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舰队 第十一章 南京谜案 第五幕 来者何人

龙步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URL] 第五幕 来者何人 朱高煦回来后,悄悄告诉了父王,建文帝朱允炆极有可能没有在这场大火中烧死,而是逃走了。朱棣十分恼怒,也不言语,只叫去抓捕齐泰、黄子澄以及南明重臣。 等到半月之后,竟全部抓到,索至庭前,朱棣挨个亲自审问,愿意投降的,他厚加礼遇,但是有无数忠于建文的,如兵部尚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第五幕 来者何人

朱高煦回来后,悄悄告诉了父王,建文帝朱允炆极有可能没有在这场大火中烧死,而是逃走了。朱棣十分恼怒,也不言语,只叫去抓捕齐泰、黄子澄以及南明重臣。

等到半月之后,竟全部抓到,索至庭前,朱棣挨个亲自审问,愿意投降的,他厚加礼遇,但是有无数忠于建文的,如兵部尚书铁铉,文学博士方孝孺、户部侍郎卓敬、大理寺丞邹公瑾等数百大臣,有的被燕王折磨而死,有的自杀而死,总之,一月之内,应天城内,处处是出殡敛尸的人。尤其是方孝孺这个混蛋,谁做他的亲戚算是到了八辈子大霉,你自己死也就罢了,还和燕王赌什么鸟气?燕王说不投降就杀你九族,他楞说你就是杀我十族,我也不投降,没来由方孝孺的学生被算是第十族,杀死无数。所谓:

一朝天子一朝臣,何苦沽名忠建文?

孝儒一死何足惧,倒叫十族成亡魂。

放下血腥的朱棣不说,咱们再说朱棣好的一面。

登基大典之后,朱棣开始封赏众臣子。张玉早在一年多以前战死在营救燕王的沙场上,列为首席,封为荣国公,世袭爵位,其子张辅以功封信安伯,并承袭荣国公爵位;朱能,封为成国公,后来累封至东平武烈王,倍享尊荣;邱福,为人稳重,战功也是非常卓著,加封淇国公;姚广孝,命其还俗,赐原姓姚名广孝,授资善大夫,及太子少师。陈亨、火真、房宽等人俱都受赏,加官进爵。

郑寅因为贡献实在太大,又因为是宦官,不能封外臣的名号,燕王便单独叫郑寅来到上书房,问道:“三宝,你说我赏你什么啊?”

“呵呵,大王赏什么,我就要什么。”郑寅笑道。

“好,好一个三宝太监,你果是我的宝贝。朕就封你为四品中官,与外臣一等公同俸禄,你出外时喜欢用郑姓,而今朕就赐你姓郑名和,以勉你功劳,又取你能带来天下安定大和之意。并择美宅赐府第一座,仆役三十人,另赏黄金千两。你觉得怎样?”

“谢陛下,吾皇之圣明,胜过那尧舜禹汤,日后定会彪炳史册,寿与天齐!”郑寅乱七八糟狠拍马屁,同时大感吃惊,原来朱棣竟真的赐了马三宝姓名,还真叫郑和。如果自己没有来到明朝,那会不会那个真马三宝,也会被封做郑和呢?而此刻,自己却成了郑和。难道历史会有两种?想到这儿,郑寅愣住了。

“哈哈哈,春风你去办吧。”

“诺。”春风在一边早已是满面春风,走到郑寅跟前媚笑道:“三宝啊,你这一步就登上天,可要好好请哀家一顿酒呢。”

“酒还不好说,贵州茅台如何?”郑寅笑道。

…………

郑寅的府第,最终选择了原来蓝玉的宅子,郑寅把燕王赐给的所有仆役明确分工,各司其职,很快蓝府就变成了郑府,上下一片井然。

这日郑寅正在招呼仆人收拾卧房,门房来人通禀,说是平宁公主驾临。郑寅连忙跑了出去,生怕这小蹄子再露了馅儿。来在门前,磕头请安高声喊道:“奴才给公主请安喽。”

柳儿在车上看着郑寅郑重其事的样子,扑哧笑了,回身对车内道:“公主,三宝给您磕头呢。”

公主听了撩开车子前面的帘子,果然看见郑寅还跪在那儿,心说:“这回我可报报仇了,你要什么平等,我这次也要平等平等。”便装作没有听见,不理他。

郑寅跪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公主的回音,只好又叩头道:“三宝恭迎公主驾到。”说完看着柳儿,柳儿右手执马鞭,左手掩面,但是看她的大眼就知道她是在笑。

郑寅心说:好你朱柠,耍我啊。可是此刻敢怒不敢言。只好再叩首,喊道:“府中杂乱,若公主没话儿说,三宝请公主回銮。”

后面门房听了,吓得汗毛倒竖,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和公主叫板?

公主知道耍够了,在车辇内道:“柳儿,进去。”

柳儿知道公主心思,下车和先下来的丹儿扶着公主下轿,然后把马鞭交给前来旁边等着牵马的仆役,对他道:“把马卸了,公主今日不走了。”

郑寅听了心中叫苦:我靠,满院子的男人,你留下干什么?要是让朱棣知道了,我就是有十八个脑袋也不够砍啊。不过这话现在不能说,一会儿再见机行事吧。公主来到跪在地上的郑寅面前道:“哟,三宝啊,跪累了吧?刚才本宫睡着了,没有听见,不好意思啊。起来吧,带本宫看看你的新府邸。”

“诺。”郑寅爬起来,狠狠地瞪了朱柠一眼,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朱柠掩面笑了,也不理他,先往院里走去。

院落已经整饬一新,郑寅把迎门的那个荷花池拆了,在那里做了一个假山,这样既可以做影壁,又可以赏景色。假山上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古代工匠就是比现代的做的细致,非常好看。

转过假山,才是第一进正房,早有八个仆役手拿扫帚,跪在地上等着迎驾,公主连理都没理,径直进了大房,这间是郑寅准备办公用的,有一张八仙桌,还有一个大书柜。郑寅倒不是很喜欢看书,书柜上有那么多书真正有用的只有一本,就是从蓝玉这里拿的那本春宫图。

公主看看,穿厅堂,风一样往后院而去。郑寅知道,这小蹄子肯定是在找卧室。

便叫家丁散去,自己随着公主和柳儿丹儿,往北屋走去。家丁仆役看着马三宝和公主的背影,都不知道这究竟算是唱的哪一出?公主看太监?不过主人的事儿,自己当仆人的也不能打听,只好闷在肚子里,接着干活。

郑寅领着公主,进了里宅,再也没有家丁了。这才回身恶狠狠地道:“好你个小蹄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挺胸对着郑寅道:“来呀,我就等你收拾呢。”

丹儿笑道:“快别闹了,这里人多眼杂。”

郑寅喜欢的看看丹儿,说:“差点中了朱柠的鬼计。柳儿你帮着她捉弄我,今儿爷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说完抱起丹儿,留下柳儿和公主,往内堂走去。公主和柳儿哪肯放过,笑着跟了进去……

…………

夜幕来临,晚饭已毕,很热,那个时侯又没有空调,只好狠命扇扇子。六月的南京蚊虫很厉害,人们都缩在蚊帐里,不出来。郑寅没有和三个女人在一起睡,而是独自在书房侧面的卧室睡觉。刚要睡着,就听窗棂响了三声。

“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