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你在哪里?[图]

明珠济南 收藏 0 131
导读: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2009年04月23日14:01   ,由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制作的电视调查报道“黑砖窑事件”,一举揭开了山西等地普遍存在的不法工厂主通过拐卖绑架、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迫童工从事非法劳动的骇人黑幕。一条血迹斑斑的罪恶产业链也由此大白于天下。然而,两年过去了,还有很多可怜的父母,孤苦无靠地奔走在寻找失踪儿子的道路上。 那些还没有回家的孩子,在某个遥远的角落吗?或者,早已消失在人世间……父母们两年的追寻,只有徒劳无望和无限的疲倦。母亲胡小娇祈祷说:“神啊,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2009年04月23日14:01

,由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制作的电视调查报道“黑砖窑事件”,一举揭开了山西等地普遍存在的不法工厂主通过拐卖绑架、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迫童工从事非法劳动的骇人黑幕。一条血迹斑斑的罪恶产业链也由此大白于天下。然而,两年过去了,还有很多可怜的父母,孤苦无靠地奔走在寻找失踪儿子的道路上。

那些还没有回家的孩子,在某个遥远的角落吗?或者,早已消失在人世间……父母们两年的追寻,只有徒劳无望和无限的疲倦。母亲胡小娇祈祷说:“神啊,他也是您的孩子,他像羔羊一样,你把他带回来吧。”但,神,终没有把孩子送回来。

袁成(老袁), 农民,41岁,家住河北省丰宁县凤山镇西官营乡西窝铺村七道梁。寻找袁学宇(小宇),现年 17岁,2007年3月28日在河南郑州丢失

本刊记者 发自河北、河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寻找黑砖窑“遗失”的孩子

燕赵的群山挡不住来自内蒙古刺骨的寒风,山里的风,真像刀子一样割人,无数的蒿草还是冬天枯黄的颜色,翻滚的蒿草下,露出干涩的土地。山坳里,一棵塔松的枝叶不停摇摆着。这样的风,松树总是不怕的。

祭奠先人,袁成都要到这棵塔松下面。从前,留着长辫子的祖辈爷爷说,这棵高大俊秀的塔松,还是先人在300多年前栽下的。

作为袁家的长子,这两年每次面对先祖,袁成都羞愧难当。躺在塔松下早已作古的祖先,他们大约不想看到,在这么多代之后,袁成的老大袁学宇丢了,袁家的历史终于在这里断了。

“没有酒,我怎么熬过去”

清朝初年,正是乱世,袁家的先人从河北保定来到了丰宁县这个叫七道梁的地方。他们在村口栽下随身带来的一棵塔松。他们世代为农,和这棵松树一起,在山里扎下了根。尽管流窜的土匪飞贼也常常光顾这个偏僻的山坳,抢劫秋收的粮食和育肥的牲口,但这么多年过去,当年只有他们家的小山坳,今天已经是有了二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子。

28年前,1981年,袁成16岁,村里才通了电,有了电灯。17岁,袁成走出了大山,到河北廊坊一家砖窑拉车,一天几块钱。

2007年2月,他的儿子,15岁的小宇去了河南郑州一家建筑工地。除了上学和放牛,他还从没出过远门,老袁不放心,让他和20多个孩子搭伙一起去北京坐火车。

这也许是小宇这一生中去过的最远的地方,15天后,住的吃的用的还都在宿舍里,新衣服也在新买的箱子里,人却在找一个扳手的时候失踪了。

“他还说,等发工资,我们一起去买手机,他看了好多日子看中一个。”袁志刚是小宇儿时的伙伴,袁学宇盼着跟大几岁的袁志刚出去打工,已经盼了好几年。

孩子丢失后同乡报案,派出所的人说:“哎,你们再找找,有可能拐到黑砖窑、黑窑厂,这种情况在这挺多,不稀奇。你们的儿子可能被别人绑架走了。”

两天后,小宇的同事去买药,经过一辆面包车时,在路边被两个人套住脑袋,用刀子顶着腰,拖到了车上。一直到郑州火车站,人贩子交易的空隙,他才趁下车的机会逃脱,脸色吓得煞白。

老袁弟弟想起,前几年这附近的村子也有一个砖窑,雇了远地的工人,给吃给住,就是不给钱,好几年这人也走不了,这附近的人都知道,也没人说。

“那没有人帮他吗?”

“那我们怎么帮他?”

“没有人告诉……”

“谁敢说啊?能开砖窑的,那都是上头有关系的,我们说了,以后人家报复我们怎么办?”

老袁也说:“那……这事谁敢说?谁说谁倒霉,开砖窑的人不得报复你啊?我们去山西和河南的村子找孩子,问这有砖窑没,那村子里的人也没人敢说,有也说不知道,都一样的。平头老百姓,人都怕惹事。”

老袁住的村子没有医生,头疼感冒也要去十几里以外的卫生所。村里原来的兽医,给牛啊马啊骡子啊吃药打针的,现在也给孩子扎个针拿点药。袁成的眼里,很多年了,村子里都是这个样子,看不到变好,也看不到更坏。路还是那条烂路,孩子不上学只有先去山里放牛,大一点再出门打工。

小宇的妹妹袁雪静(小静)今年8岁,已经在西窝铺小学上一年级。去学校的路远,冬天冻得脸都是紫的,肿得老高,到春天紫色都消退不下去。夏天,山间的洪水常把牛、猪、巨大的柴禾垛也卷走。放学的时候,老师先给家里打电话,父亲或者母亲去河边等着,把小静背过来。

哥哥丢了,小静写了一篇作文《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走时候告诉我,妹妹,哥哥回来给你买衣服,还给你买鞋子。

妹妹告诉哥哥一路顺风,在河南要平安。

我做梦,梦再(见)哥哥回来了,我说哥哥一(你)到哪里去了,哥哥说我到河南去大(打)工,有一个人把我片( 骗)走了。

哥哥你还记的(得)我们一起去掏鸟蛋(吗)

哥哥我们一起还能掏小鸟(吗)

要还能,(我)跟你再去玩吧。也能跟你去玩一次吧。要还能,我就高兴了。

哥哥,谢谢你给我这(么多)的幸福。

要是哥哥回来了,小静想要和哥哥一起玩,要让哥哥也睡在旁边,让妈妈给他做好多好吃的:鸡肉,鱼,鸡蛋,红烧肉,奶粉,鹅蛋,豆奶粉。

小静到时想要给山神烧香,挂红布,到集上买红布,挂在树枝上感谢山神。

要是哥哥回来了,小静再也不想让哥哥出去了,她想让他在家跟她玩,还和哥哥上山放牛、捡松蘑、爬树、掏鸟蛋。收玉米的时候,再和哥哥去干活,捡玉米,她张着口袋,哥哥往里捡。

小时候小静总和哥哥一起喂猪,两个人一起把食切好,倒猪食槽里。

干完家里的活,小静和哥哥常去后山玩,因为那里有山神庙,站在山顶就能看到整个的营子,还能看见他们上学的路,还能看到他们上学路过的营子。营子里每天早晨有大汽车,能通往更远的地方。

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小静想等哥哥,问问哥哥就知道了。爸爸总很严肃,每次从很远的地方回来脸色都很吓人,小静不敢问。

山里的山神庙有两个,村头的已经破烂不堪,只有一些碎石头围成一个小小的方形“口”。袁成和村里人常去的,是后山上一个小小的新庙。山神是新“请”来的一尊瓷像,道长的模样,披着红绸子,在一尺多高的小房子里。小静说,山神可灵验了,村里人来许愿,有钱的,就把钱压在碗下面,没有钱的,就烧香,要不也磕几个头,“要是哥哥回来了,我就给山神烧香,给他磕头。”

每次老袁出门找小宇,都要到山神那里烧香磕头才走,他走了,媳妇再来,小静想哥哥了,一个人也来。这个小小的不到50厘米高的山神庙,旁边是一棵孤零零的松树。

老袁印象里,小宇的一次大哭还是夏天,两口子都上山干活,回来见兄妹两人都坐在门口哭。从山里逮来的两只兔子被他放出来玩,结果被狗咬死了。“哭得那叫伤心啊!……”

再也没有那样的哭声了。

老袁到山里去放牛的时候,山里的风呼呼的,以前小宇爬过的那些树,那些树上的鸟窝,好多还都在。什么样的鸟窝,小宇也要想办法把蛋掏下来,和小静烧着吃。

老袁每每想着,就冲着牛吼几声,冲着山里喊几声,眼泪流一脸。牛不说话,山也没有回声,再喊叫,只有自己听见。

小宇还活着吗?要是他活着,他在哪里?要是他死了……老袁不敢想,也不敢给媳妇说。

晚上,老袁喝白酒,媳妇也喝,56度的东北白酒,他喝一斤,她喝半斤。“酒真是好东西啊”,老袁说,“喝下去真暖和,什么都不想了,只想倒头睡觉。要是没有酒,晚上怎么过啊?”小静睡了,老袁和媳妇两个对着小宇的照片,说什么呢?跟谁去说呢?

“酒真是好东西啊。”老袁又说,“没有酒,我怎么熬过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