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为成龙喝彩?

血鹰凌飞 收藏 1 268

华人在全球最具影响的影视明星、向来以坦诚、直言而著称的成龙,在参加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之际,再出惊人之语,表示他现在对于到底自由好,还是不自由好感到很矛盾,因为太自由了,就会像台湾和香港一样,变得很混乱。所以他慢慢觉得:“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的” 。此语一出,不仅震动海内外华人社会,更引起西方的关注。美国福克斯电视新闻台在其网页上以“成龙失控”为题,报道了他这番言论。无论是香港的“民主派”还是台湾的民进党以及大陆本土的自由派人士均大加挞伐。然而,成龙的话真的错了吗?或者真的就没有任何真理成份?恐怕绝非如此。而实际是,成龙的观点实际代表了一代人在现实面前对自由和民主等西方价值观的反思和总结。

大家应该还记得二十年前的成龙对这个话题的立场和态度。然而,二十年过去了,完全接受西方价值观的东欧和俄罗斯的混乱、落后与坚持走自己道路的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台湾,做为华人社会唯一一个民主试验区,其二十年的演进更是令人无法恭维。台湾民主化之前,和大陆完全隔绝,独力实现了经济起飞,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并以此傲视大陆。而自从民主化之后,却居然和大陆存在巨额贸易顺差的情况下,经济持续下滑,已沦为四小龙之末,现在经济更是全力依赖大陆。而在这二十年间,民粹主义盛行,族群割裂,社会严重对立。政治暴力不绝于耳。2008年,台湾曾评选以十个字来形容过去的一年,高居前两位的是乱和骗。台湾成为全球民主的负面典型。 而这次公开指责成龙的民进党议员们又是如何形象呢?2008年,海基会副会长张铭清以学术名义访问台南被民进党台南县议员追打,特别是当陈铭清坐车准备离开时,一位脚穿皮鞋的深绿人士居然跃上车顶,狂跺不已!其癫狂状态令人愤怒、恐惧和难以置信。当然面对这一幕,不少民主基本教义派做如下解释:这些后起的民主社会,百姓素质较低,易冲动。然而,台南带头打人的陈定南是台南县议员,而且正要竞选县长。这样的人也是素质低吗?首开台湾民主历史暴力先河的“立法委员”朱高正,是留学德国的哲学博士,而且他的博士论文居然是关于康德,这样的人也是素质低吗?

至于这次公开反对成龙的香港立法会议员绰号“长毛”梁国雄又是何种面目呢?2008年,他和其他三位民主派议员香港立法会公然上演了这样一幕:在立法会疯狂(或者极度激动)地以粗口辱骂曾钰成,并以“投掷香蕉”之一粤文化最粗鲁、低俗的方式对之进行污辱。而就是这样的人,居然批评成龙说:“他侮辱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不是宠物。中国社会需要一个能保障人权和法制的民主制度。”请问,他的言行是不是对香港民主制度的侮辱?他本身是不是用“自由的暴力”在反对“自由”?

其实关于自由,中国的政治精英都有着务实的认识和处理方式。中国自由主义始于严复。1903年他翻译了《论自由》一书。然而书名几易其稿,先是译为《自繇释义》,哪个时代,“由”和“繇”通用,但“繇”是指“约束”。即使如此,到最后出版时,严复最后却再次进行改动,从直译变为意译,定名为《群已权界论》,意为强调自由作为权利的界限。因为他清醒的意识到“国人两极,要则一任奴役而无自由,反之则放任一切而无节度。”到了中华民国时代,1912年底举行第一次全国性的议会选举,而主张革命和共和的国民党人却制订出这样一部否定普选的选举法:女性没有投票权(占人口一半),文盲没有投票权(占人口近80%),年纳直接税2元以下、不动产低于500元的没有投票权。而当时中国一方面普遍贫困,很少有人拥有500元的不动产财产。而另一方面,当时中国所谓的直接税只有土地税,从而造成大量商人失去投票权。而这些共和的创立者之所以制订这样一部剥夺大多数人投票权利的选举法,显然是认为哪些人没有投票能力,需要被管,需要被教育。难道说这些中华民国的开国之父们是在“侮辱中国人民?”就是被尊称为国父的孙中山,在二次革命失败后,他自己认为:中国人不行,只有我一个人行,我是中国的救星,服从我者请来。主张革命成功之后,实行以党治国,独揽政权,贯彻革命方略。后来成立中华革命党,不也是要求党员必须“愿牺牲一已之生命、自由、权利,附从孙先生”吗?难道他也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就是在当今中国,再热烈拥抱西方价值的人士也主张渐进式民主道路.且不管渐进式民主道路是否行的通,而其主张渐进式的原因和理由和成龙有什么区别吗?难道在他们看来,中国人民现在还不配民主和自由?为什么成龙就是侮辱中国人民,他们就不是?

关于自由,西方先贤均有清醒的认识。卢梭一向主张激进的和理想的直接民主,高唱人民主权。然而,当波兰政府希望委托他起草一部共和宪法时,他却建议对方实行君主制。显然,对于理想与现实这位先哲还是有着理智的分寸。法国大革命期间,最激进而主导大革命的雅各宾派最著名的口号就是“人民如果不自由,我们就强迫他自由”。这种“自由暴政”理念与他们要推翻的“人民不服从,我们就强迫他们服从”的封建专政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吗?也难怪,法国大革命后,面对惨痛的代价和教训,总结出一条发人深思而震撼心灵深处的名言:自由如果交给一个没有准备好的民族,带来的只能是灾难。请问,这是对法国人民的侮辱吗?

然而,冷战后,西方出于主导全球国际秩序、更便于谋取自身利益的需要,把自由等包装成普世价值,并神圣化,图腾化,成了谁都不可以触碰的禁忌。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知识精英都无形中接受了这一套价值观。并无视哪么多国家失败甚至惨败的教训,成为基本教义派。并以自由的暴力对待任何质疑者,致使人人对之噤若寒蝉。台湾独派重地高雄市有一位教师以文革式的语言“举着自由反自由”(举着红旗反红旗)指责成龙就是令人啼笑皆非而倍感恐怖的一例。然而,成龙就是成龙,他尽管只是一个演艺人士,尽管二十年前自己也曾接受了西方的价值观,尽管他身为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仍然无法避免自己的部分电影上映受限,但是仍然以无比的勇气讲出了不亚于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事实。尽管五年前,由于他批评台湾的民主选举是闹剧,而被信仰自由等普世价值的台湾当局全面封杀!从而上演了一场因言获罪一幕。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为成龙喝彩!为成龙的良心和勇气喝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