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舰队出击 第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丛林中的战道上有支长长的队伍跑过,工兵临时开辟的道路直通向敌人的防线,几列纵队从路上向西急速飞奔,阮文山坐在指挥车上看着潮水一般过去的队伍,“海军自己不敢出战,也只能由我们这些步兵替他们出口气了,吴庭和说:“现在炮兵正在向缺口两侧射击,等部队抵达后他们已经向纵深目标打击,火箭炮会在树林里炸开一条宽阔的道路,加强团很快会沿着炮弹开出的道路抵达敌防线后的高地,我们可以凭险拒守,然后与敌人展开近战,他们刚登陆时也是依靠一座高地牵制我军的。”

“阮绍光,这次这个加强团就由你指挥,这四个营都是从历史悠久的王牌师里抽掉出来的,你有信心指挥他们拿下敌后的制高点么,只要能守住它就有办法,我们就能扭转战局。”

“我带一个团上去,至少需要三个卫生连随军前进,另外还需要一个人力运输团,丛林里的道路很难用车辆运输,另外被炸出来的道路上也全是倒下的大树,车辆不能把弹药送到阵地上,所以成败全在补给线上,另外需要三个步兵营,以及独立迫击炮营,我出发后请让上述部队跟进,否则士兵身上的三百多发子弹打完,我们就只能被打了。”

“我已经想到这些,你的部队一接上火他们就往前推进,我会源源不断的给你补充人员和弹药,我将和参谋长亲自上前线,阻止敌人恢复防线,我要亲自保证敌防线上的缺口一直存在,弹药和人员会安全的经过这里补给到你那,我们距离十公里,随时可以联系,一定要站住脚跟。” 阮文山叮嘱完了阮绍光拍了拍摩托车驾驶员的肩膀,一辆越野摩托车飞一般的沿着树林前进,长长的行军队伍被摩托车甩到了后边,丛林不适合车辆机动,只能依靠小型的摩托车快速机动。

火箭炮的袭击还在进行中,战线上的缺口已经被打开,坐在摩托车上的阮绍光来到了开阔地,通过这里就可以抵达敌人的阵地,他们脚下的地图曾经是敌人的第一道防线的最后边,敌人为了节约兵力把防线撤后十公里,只要向前冲十公里,轻型火箭炮就可以把炮弹打进敌人的机场,没有机场支撑敌人的防线就会全面崩溃,阮绍光用无线电命令各营:“加速穿过敌军防线,留出部分部队警戒两侧。”

几百个刚行军十公里的士兵立即就地寻找弹坑就地隐蔽,现在他们将守卫缺口到大部队到来,阮绍光继续乘摩托车跟随部队前进。

“该死的,敌人从无人守卫的地雷区穿了过去,他们没从我们的正面过去,现在他们正源源不断的从我们旁边向我们后方行进。” 李志刚向陈仕隆报告,陈仕隆站在指挥所的侧面观察窗前,看见无数的敌人向自己后方开去,他亲自拿起对讲机命令身后的坦克连,“坦克连,立即投入战斗,步兵的防线遭到突破,立即把口子给我堵住,用机枪给敌人点颜色,我会抄了敌人的后路。” 陈仕隆下完命令亲自将一挺机枪架在观察窗前,他对李志刚说:“立即下达命令,让部队封闭缺口,有掩体的都在掩体内开火,没掩体的立即构筑临时掩体向敌人射击,用所有的火力开火。”

“是。”李志刚马上拿电话向各连下大命令。

战场上的枪声终于响起,正蜂拥通过防线的安南国步兵忽然听到三个奇怪的声音,随后无数发子弹密集的射向成群的步兵,侦察营的三挺M134型六管机枪率先开火,M134惊人的射击速度一直是夷州陆军最信任的武器,只有优秀的连队才有一挺,三挺机枪几秒内倾泻出上百发子弹,这种枪声是敌人从未听到过的,听到它响的步兵已经全部死去,侦察营火器连的士兵架起迫击炮和无作力炮,在机枪把敌人吓的全不卧倒的时候,火炮开始向敌人隐蔽的地方倾斜炮弹,夷州陆军最自豪的就是弹药储备,他们把几十年弹药库存都用船拉到前线,甚至一个班都有自己的弹药库,每个班至少有五万发子弹的库存,他们从不吝惜弹药。

“封闭缺口,把他们全炸死。”火器连的军官在阵地里指挥无坐力炮、迫击炮、重机枪进行射击,M2大口径机枪上增加了瞄准镜,连长亲自站在机枪后边用曳光弹射击,子弹飞行时炮手们能看到一个个白点落在敌人阵地上,“所有火炮机枪向我射击的区域开火,全速射击,全速射击。”

几门迫击炮承担起火力打击的重任务,迫击炮的射手不停的往炮管里塞炮弹,不少炮班成员忙着往炮弹上拧引信,其他的炮手忙着从自己班的弹药库里往出取炮弹,阵地上的弹药箱子堆积如山。

侦察营的其他三个连也集中火力支援排的武器向防线缺口处射击,刚才的炮击中所有人员都在加强掩体里呆着,平时部署迫击炮和无坐力炮的阵地空无一人,枪炮都藏在掩体里,密集的火箭弹摧毁了不少目标,可人员和装备多数完好,他们利用库存的弹药跟敌人拼起消耗。

阮绍光还以为自己的炮兵打的很不错呢,但是现在敌人的机枪火炮响成一片了他才明白,敌人的工事远比他们想的要坚固,现在召唤火箭炮支援太晚了,自己军队的火炮射击精度有问题,所以炮兵射击时步兵在远处,现在炮兵忙于向纵深目标射击,那还有火箭炮支援自己,要叫榴弹炮群支援也难以奏效,现在战斗成胶着装是最难指挥的,阮绍光丢下摩托车亲自用电台呼叫指挥部,现在是缺口要合拢炮兵不支援,“指挥部,我是阮绍光,缺口没有打开,正在合拢,请从速用榴弹炮支援,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

“收到,收到。” 吴庭和回答完了失望的看着阮文山。

十七辆M24坦克慢慢的从防线后开了过来,车上的前机枪和并列机枪持续的向步兵扫射,主炮不时向扛着火箭筒的敌步兵开炮,披挂满反应装甲的M24还是慢慢的前进,生怕敌人的RPG把自己打穿,坦克里的车长把自己的车看成宝贝似的,远远的躲在RPG火箭筒的射程外,坦克上的机枪像有打不完的子弹似的不停的发出单调的射击声,75毫米榴弹把安南国陆军炸的东倒西歪,阮绍光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又一个倒下,心里就明白这次战斗已经输了。


下午的时候舰队已经抵达另一沿海城市孟州,这里可比中午用炮轰击的那个港口要大的多,无数渔船在此躲避,还有不少敢于冒险的民用船只在此港进进出出,虽然都是些小船但是依然处于未封锁状态,苏剑坐在指挥位上刚开始准备下达命令,宇文陵过来跟他告别,“你不打算回家,就住军舰上,我可没你轻松,还是感觉一个人自由,可又不向那样。”

“你有专机,随时可以抵达前线,你恐怕是历史上少有的参谋长,你在前线呆的时间远比办公室里多,这里你白天轰炸的那个港口更大,城区面积也大,我会好好教训他们,舰队随时欢迎你来。” 苏剑起身相送,他立即准备舰载机送参谋总长回机场。

“我也很喜欢这里,明天如果陈长官不召见我,我肯定来前线,我会申请水上飞机直接飞到舰队这里,早日封锁敌人南部最大的贡港才能早日结束海上的战争,如果你愿意我海运乘坐成功级护卫舰用副炮向敌人的港口射击。” 宇文陵戴好自己的军帽向后甲板走去。

苏剑一直目送他乘飞机离开后才回到指挥室,此时敌港口已经进入火箭炮船的射击区,另外舰队的127毫米炮也做好了对敌城市周围的野战工事射击的准备,济阳级护卫舰的主炮瞄准了海滩的滩头阵地,全舰队就等他下令射击,“报告司令,各舰已经准备完毕,是否射击请您下令。”

“现在开火,成功级康定级护卫舰加速抵近敌人港口,等火箭炮打击过后用主炮向残留目标射击。” 苏剑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屏幕,数据链方便的让他查看各舰的情况,随着太阳的落下灾难也开始降临。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舰队减速前进,127毫米炮向敌军防御阵地开始猛烈轰击,打击是为了吓唬敌人的地面部队,真正的火力打击区还在港口,有数千艘渔船和小型货船的孟州港此时还有船支进出,他们认为战火烧不到这里,很多都是从战区附近的港口躲到此处的渔船,火箭炮几百发炮弹在空中爆炸,港口里的平民以及渔船遭受了空前的打击。

没有防空警报,没有军队告诉这里的渔船很危险,火箭弹扑天盖地的打了过来,火箭弹并未落入水下爆炸只是在渔船上空爆炸,巨大的冲击波推着单薄的渔船直摇晃,成群的水手倒下血泊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