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我兜里的硬币散落了一地

秋萍 收藏 1 52
导读: 我的18周岁生日应该在2004年过,可是那一年我却没有吃到以往过生日时候能够吃到的两个煮鸡蛋。 那年我读高二,总是感觉高二的时间过得最快!在这个高考最大省的教育最落后城市的成绩最差的一所县城中学(但它是这个县城里唯一的一所省重点中学)的教室里,我就坐在最前排。 夏日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进教室里,可是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这是高二下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也是例行交学费的日子。今天班主任要宣布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分数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我只是恐惧自己在全年级里的排名。因为只有

我的18周岁生日应该在2004年过,可是那一年我却没有吃到以往过生日时候能够吃到的两个煮鸡蛋。


那年我读高二,总是感觉高二的时间过得最快!在这个高考最大省的教育最落后城市的成绩最差的一所县城中学(但它是这个县城里唯一的一所省重点中学)的教室里,我就坐在最前排。


夏日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进教室里,可是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这是高二下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也是例行交学费的日子。今天班主任要宣布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分数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我只是恐惧自己在全年级里的排名。因为只有排名在前五十名才能免除800块钱的学费,而排名在100名之内才能免除一半学费也就是400元人民币。


我听见了有节奏的“噔噔”声,那应该就是女班主任的高跟鞋撞击地面所发出的声音吧。如果在平时,我很享受这种声音,它是我心灵的一种抚慰。只有伴随着这样的声音,我才有机会看到美丽的女班主任那甜美的微笑,这是我从早上六点到晚上12点浸泡在茫茫题海里,偶然出来露头时得到的最大收获和最好礼物。“噔噔”声过去了,可是班主任还没有出现,我渐渐陷入沉思......


2003年的年三十晚上,父亲让我去邻居家给班主任打个电话,说是给老师拜个年,主要是问问期末考试的成绩和排名。因为过完年还要开学,还要拿学费,父母得提前做好准备。我不愿意去,也不敢去,我知道那将意味着什么,我一直在犹豫着。


躺在床上刚做完手术还不到一个月的母亲指挥着三弟和父亲把剩下的饺子面放到缸盆里,坐在灶火旁边烧火的二弟依然专注地把大颗的棉花柴往灶火膛里送。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又来了,趁它们还没有掉下来,我赶紧离开家去邻居家打电话。


如我所料,这次竟然排在全校280多名,而在我们这个排名最靠后的重点班里也只排在了20多名。象我们这样的班能考上七、八个本科就非常非常不错了,虽然班里有80多个人(我们是最后一届实行初中四年制的学生,和初中三年制的赶在一块儿了)。班主任安慰我在家好好学习,又给我布置了一些作业,还说我主要是受母亲手术影响,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她还说了些什么,当时只是想着尽早回家跟他们说出我的决定。


“我不上了,再念也没有用了,反正也考不上,就留着钱让他俩上吧,我打工去,主要是我也读够了,不是说这两天天津陶瓷厂来招工嘛”,我恳求父亲道。这时母亲翻过身去,朝向床里了,母亲在揩泪。两个弟弟已经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到了桌子上,谁也没有再说话,都只是默默地吃饺子,父亲说饺子太热了,你们先吃着吧,我去喂上牛,可是我分明见他去了西屋!那是我是有生以来过得最难忘的一个年!


后来,我还是没能去成打工,因为市劳动局招工要求必须有身份证,而那时我还没有身份证。正月十六那天,我又揣着父亲从亲戚们那里讨来的学费、住宿费和杂费,登上了去县城的公交车。接下来的半年,我发了疯般地学习,一遍一遍地问老师题,不去管同学们异样的眼神,不去想身上的衣服已经穿了多少天,只知道我要做题,我要做题……..


不知何时,班主任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了,可能今天她没有穿高跟鞋吧,还是那么甜美的微笑,“刘春凯你出来一下”,是叫我吗?可是她冲着我微笑呢!


“你考的不错,进步很快啊,这次考了全校第七,学费全免了,只用交杂费和住宿费就行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那是酸楚的泪,那是幸福的泪啊!


我双手颤抖着,努力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其中还有十几个一元的硬币,可是那时候我的手却不听使唤,那么一大把硬币“哗啦”一声全都掉在了水泥台阶上,金属与碳酸钙的撞击声音震耳欲聋。我慌忙地一颗一颗捡起来,递到班主任的手里。还有一部分未交上的住宿费,则成了班主任和学校领导交涉的结果。


一年之后的夏天,我成为了那七、八个当中的第四个;老天并没有让我成为天津陶瓷厂里的一员。


如今,5年过去了,我已经23周岁,已经不再是那个一和女生说话就脸红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悲观和宿命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自卑的我。因为卡西莫多教我学会,外表的丑陋遮挡不住心灵的真善美;孙少平使我懂得,贫穷不是罪过,寒酸并不低贱,落魄依然纯真;陶潜让我明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还有不到两个月,我就要离开伴我成长了四年的大学校园;而再过三个月,我就开始踏上工作的征程。今天看到新浪博客征文“关于18岁的文章”,才勾起了我对我的18周岁的回忆,相信这种回忆将伴我一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