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在前面11节的内容中我们介绍、比较了6场古东西方经典名战,并对另外两场古中国著名战役作了简单介绍。当我们将前面11节所介绍的5场古中国经典名战综合在一起,与前面11节所介绍的3场古西方名战作比较时,我们很容易发现好多点差异。

一、前面11节所介绍的3场古西方名战的战役历程主要是;作战双方如何排兵布阵,又如何用兵阵对敌发动进攻,而前面11节所介绍的5场古中国名战的战役历程却是;在战和艾陵之战外,没有任何一场战役我们介绍了战役中两军是如何排兵、布阵、两军又是如何用兵阵发动进攻的,事实上城濮之战以后的绝大多数战役,史书都没有记载这些战役中交战双方如何排兵、布阵、如何去用兵阵进攻敌人。

二、前面11节所介绍的3场古西方名战的战役历程都只有一场战斗,即在3场战役中得胜的一方只通过一场战斗就取得了胜利,而除城濮之战外,前面11节所介绍的另外4场古中国名战的战役历程都有好几场战斗。

三、前面11节所介绍的3场古西方名战都只有一个作战战场,在战役中交战双方的军事力量所波及、覆盖的区域几乎始终是那个狭小的战场。说简单点,除扎马战役中大西庇阿和汉尼拔的骑兵曾离开过战场外,在这3场西方战役中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曾离开过战场向战场之外的其它地区机动、迂回、进攻、转移。而在前面11节所介绍的5场古中国名战中除城濮之战外,另外4场战役的作战战场都不只一个,在另4场战役中交战双方军队的军事力量的波及、覆盖区域都不只是单个或多个狭小的战场。简单点这4场战役是在一个有较大地域面积的战区内进行的,交战双方的军队在交战战区的各个战场之间进行过多次机动、迂回、进攻、转移。

四、在前面11节所介绍的3场古西方各战中,交战双方的军队都集中在一个战场上,交战双方的军队都是集中在一起、共同战场,而没有任何一场战役是交战双方的军队分兵几路作战。而前面11节所介绍的5场古中国名战除城濮之战外,另外4场战役中交战双方军队或交战某一方军队都是分兵几路作战。

五、前面11节所介绍的3场古西方战的战役历时都非常短,这3场战役都是在短短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之内就结束了战斗。但是从前面章节的介绍可知,除城濮之战和艾陵之战外,长平之战前后打了9个月,桂陵之战的作战历时不详,但也至少不止几个小时、几天,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的那场战役也整整历时3个月。

..............................

以上几点差异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在罗马时代,古西方的战争都是战术性的战争,而从城濮之战开始,古中国的战争已经基本是战略性、战役性的战争。说明了:在罗马时代西方战争基本是靠实力与兵阵来取胜,作战双方通过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交战战场上硬拼硬打一场,用这种简单的方式就决定了胜负。而从城濮之战后,古中国的战争则基本是靠智慧与谋略取胜,在一战场战役中,交战双方要在多个战场上经过反复多次较量,不断斗智斗勇才能最终决定胜负。在本章第一部分我们对古中国兵阵的介绍时已经讲到;从先秦时代(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孙子兵法》成书之后)开始兵阵对于中国将领而言已经是低级的、常识的、入门的军事艺术,在这里我们就对这一说法的根据作简单分析。

一; 在高级军事艺术时代,兵阵艺术仅仅只是一门技术型军事艺术,没有什么智慧、谋略成份可言,兵阵艺术是高级将领必须掌握的经验性的东西、入门的东西,而军事艺术本身却主要是一门高级的、智慧性的社会科学。在军事艺术的高级时代,经过前代军事理论家的总结、归纳,兵阵艺术早已是成型的、齐全的理论条文,你选定了一种兵阵,要使用它只需照本宣科式的照搬照抄就行了。兵阵艺术唯一的智慧成份是;它要求操作、实施者要能够根据战场实际情况去灵活地选择兵阵、变化兵阵,但这对那些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高级指挥官而言,这依然是纯技术、纯经验的东西。

二;兵阵取胜是一种笨拙的制胜方式!

1、兵阵只能有效地发达军队的实力,但却不能创造己方军队的对敌实力。一支军队的实力,由支军队的武器装备、军队规模、兵种情况和作战战场的客观情况即战场的地理、气候情况所综合决定,不管你的布阵艺术再高超,你都不可能无中生有的去提高自己军队的实力,兵阵的作用仅仅是把自己军队的作战实力充分发挥出来,兵阵艺术的高低只能显示一个将领能够将他所统帅的军队的实力发挥到何种程度。

2;兵阵艺术是一种仅仅只作用于己方军队的军事艺术,而不能作用于敌方军队。具体点讲,你布什么阵只能决定你的军队能够发挥出多少实力,但是敌军的兵阵完全是根据敌军将领的意识来布置的,你布你的阵,他布他的阵,你布阵艺术再高也不能左右敌军将领能够将敌军实力发挥到何种程度。所以兵阵艺术完全是一种靠实力来取胜的军事艺术(注:这里所讲的实力是指实战中的两军所发挥出的实力)。

真正的高级军事艺术是能够统观全局、出奇无穷、变幻莫测,需要极强的军事思维能力,需要反复、周密策划的战略决策、军事谋略。故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

真正的智慧、谋略型军事艺术在于创造己方军队的对敌实力,改变交战双方的实力对比,在于创造一种必胜的兵势。创势学说是由大军事理论家孙武提出来的。《孙子兵法·兵势》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鸳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势如扩,节如发机。”孙子所阐述的理论,可以用这样一段话来概括:凡军队作战贵在创造一种必胜的形势即兵势。所谓的兵势就是一种必胜的作战形势,就是用绝对的实力去打击处于绝对不利地位的敌军,如果再说形象点那就是,所谓的兵势就是创造出绝对的对敌实力。

中国有一句成语叫:“高屋建瓴”,“高屋建瓴”其本意是反应了水在高处拥有巨大的重力势能。拿水来言它在不同的相对高度具有不同的相对势能,水所在的相对高度越低,则水的相对势能越低,水所在的相对高度越高,则水的相对势能就越高。“夫兵形象水”,同样的道理己方军队在不同的形势上有着不同的对敌实力,有利的形势可以使己方军队的对敌实力成倍的增加,不利的形势则会使己方军队的对敌实力成倍的下降。在战役对持中,作战双方的实力绝不是固定不变,在战役对持中许许多多的主观、客观因素都能使军队的实力大幅下降。当我方通过一系列策略、谋划让敌军的实力严重下降,而我们仍然保持有原有的军事实力时,我方军队就拥有了巨大的对敌实力,那我方军队就取得了绝对有利的作战形势,而这种形势就是兵势!

所以高级的军事艺术是一种改变敌我双方相对实力,创造己方军队的绝对对敌实力、创造打败敌军的绝对有利形势的军事艺术,是一种能够以弱胜强创造军事奇迹,能够很轻松地、用很小的伤亡就能够消灭敌军的军事艺术,是一种需要智慧、谋略,需要综合敌我各方面因素、反复周密谋划的军事艺术,是需要创新,需要出奇的军事艺术!

《孙膑兵法》一书记载了数十种兵阵,可以说《孙膑兵法》算得上一部兵阵大全。但在《孙膑兵法·威王问》一篇的后半部分,将军田忌一连多次向孙膑问到什么是军事艺术中最重要的环节,田忌自己一连列出了“赏罚、权力、威势、谋略、诡诈、治军这七种军事艺术,但惟独没有兵阵艺术。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经过长期战争实践,在田忌、孙膑时代中国的高级将领已经完全达到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境界,他们都能够根据实战情况布置出相应的兵阵,兵阵艺术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属于常识性的、入门性的军事艺术。

《将苑》有一篇关于兵阵艺术的论文叫《不阵》,《不阵》一篇讲到:“古之善理者不师,善师者不陈(阵),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亡。”所以将兵阵艺术放在首位的将领,只能算不善师了。

在古中国以《孙子兵法》成书为标志、以兵以诈立的观点被提出为标志,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兵阵艺术仅仅只能保证己方军队不被敌军打败,而从来也没有用哪种兵阵就一定能够打败敌军的说法。《孙摈膑兵法》记载了很多兵阵,但该书从来也没有提到过哪一种兵阵威力巨大很容易击败敌方,《孙膑兵法》只强调了在各种战场情况下应该用哪一种兵阵对敌。从城濮之战开始你也几乎找不到哪一场双方实力基本相当或相差不大的战役,得胜的一方是用兵阵来打败敌军的。事实上从城濮之战开始没有哪一个将领会在双方实力基本相当的情况下,计划着用兵阵通过一场硬打硬拼的蛮力较量就打败敌军,在他们眼里通过兵阵取胜是在没有任何取胜把握之下盲目、冒险作战,他们所考虑的是怎样通过巧妙的谋划、部署改变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然后以绝对的实力、十足的把握轻松地消灭敌军。可见从城濮之战开始,中国的军事艺术已经达到了一个比兵阵时代的军事艺术高超得多的阶段,而在数百年之后的罗马和平时代的罗马帝国在军事艺术上,还完没有完全走出兵阵艺术阶段,并且它的军事艺术还没有达到“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兵阵艺术最高阶段。事实上以机械的、呆板的直线进攻为主要进攻方式的西方方阵,是永远也不可能达到“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境界的。如不信可以去查一查沙隆之战的相关简介,从这可知;直到西罗马灭亡前不久,面对实力明显比自己强大的匈奴军队,西欧联军依然不知道构筑壁垒、死守固防,先与匈奴骑兵对持,然后用奇谋妙计打败匈奴联军,还要把军队开到沙隆平原与匈奴骑兵硬拼硬碰、以图侥幸取胜!

造成同时代的西方军事艺术比同时代的东方军事艺术落后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先秦、秦汉——罗马时代,古西方的社会发展水平和军事装备比古中国落后。当代美国著名军事理论学者T·N·杜普伊大校的名著《武器与战争的演变》一书的核心理论就是军事装备的先进与落后决定军事艺术水平的高级与低级。如果没有先进的生产工具和机械设备,却要去做那些高科技的事情,那只能是空想,同样的道理如果没先进、齐全的作战装备却要去创造、使用那些高级的军事艺术一样像是痴人作梦。关于这点以在本章第四节作了介绍,故不再重复,这里着重分析一下古中国的军事艺术率先步入智慧、谋略取胜时代的另一原因!

著名军事学者、国防大学马骏大校精研《孙子兵法》,并卓有成就,他提出;《孙子兵法》是一部农民军事家写给农业民族的军事著作,受其生产方式所控制,对战争农耕民族存在着先天性的矛盾!他们即需要战争,又害怕战争,因此《孙子兵法》一再强调智慧、谋略取胜,强调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样以《孙子兵法》为代表的东方兵学也必然会率先步入智慧、谋略取胜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