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峰文集 律诗词曲 背着老婆写情书[八首]

南峰居士 收藏 0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4.html[/size][/URL] 在网路,偶识一女友。乃大学语文先生也,前几日,嘱予文章。不忍拂其意,遂写《水调歌头》。 北国尽才俊,有女正风华。 似曾梦里相识,真是可人家! 学贯古今中外,技擅琴棋书画,梦笔更生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4.html


在网路,偶识一女友。乃大学语文先生也,前几日,嘱予文章。不忍拂其意,遂填《水调歌头》。

北国尽才俊,有女正风华。

似曾梦里相识,真是可人家!

学贯古今中外,技擅琴棋书画,梦笔更生花。

兰若本芊蔚,白玉自无瑕。


* * *


望窗外,雨又骤,风又斜。

茫茫芗水,一江黄练淘尽沙!

古有高山流水,今看渔歌晚唱,此景惹思遐。

相悦两长久,无论是天涯?


(北国尽才俊,有女正风华。与君网上偶遇,却是可人家!学尽古今中外,通晓琴棋书画,落笔更生花!兰若本芊蔚,白玉自无瑕。


望帘外,雨正骤,风又斜。茫茫芗水,一江黄练淘尽沙!古有高山流水,今听渔舟晚唱,此景惹思遐!两情若长久,何况在天涯?)


(二)

心恨不如水,平地起波澜。

团团砌就惘怅,滴滴化心酸。

纵任凄风吹去,难去心头悲愤,何况已深潜。

唯有对明月,独自倚栏杆。


* * *


说男儿,纵有泪,不轻弹。

伤心未到,无语消黯伴啼猿。

便是金心坚固,唯恐东风遗误,蒿目对时艰。

天地有时尽,惟有恨缠绵。


(三)

南国种红豆,冬尽发青枝。

临风沐雨敲霜,依旧吐芳菲。

伫立娉婷幽雅,婀娜多姿夭冶,最是沁心脾。

不似水中月,落日遣余晖。


* * *


纵浓妆,或淡抹,总相宜。

为人吐尽,枝俏红艳满生机。

长劝君行敏捷,但愿君多采撷,惜取少年时。

堪折直须折,此物最相思。


(四)

愤恨向谁说,心事问谁知?

胸中热血,无端日日起涟漪。

历尽生离死别,赏尽酸甜苦辣,依旧在心扉。

心有万千结,何日中穷期?


* * *


却只看,天边月,影参差。

波光清辙,空有云彩伴天涯。

夏尽清秋红叶,冬至阳春白雪,苦恨无芳菲。

不想正凄切,孤雁又长啼。



摸鱼儿


(三)我终于哭了

九一年四月十七,有几回,自诩坚强,先君逝时,仍是不轻易掉泪。已经快一年过去了,却凄惨凄落泪,只为读了自己的“父亲之爱”,乃作“我终于哭了”、、、


念平生,几回忧郁,为先君早离卒。

想当初一腔悲痛,终不向牛山滴。

自落魄!独沉默,谁知无语孤坟夕;

山林孤客?

习习晚风吹,遣人归去,不解我衰蹙。


* * *


经年过,几度相逢梦域。

分明曾见清晰。

谁知纹皱如丝织,鬓角更加霜白。

长叹息。恨去昔,竟然装强无悲泣。

若留今日。

定是向墙隅,斑斑泪滴,更伴血丝迹。



(四)

偶然抽签,再加人算。言某人今生必不会永落魄,奴婢尽归吾使唤,公候万世?虚也!虚也!苍天何曾寄人怀?


看长空,淡云辽阔,澄明轮月飞彩。

一河中断长空莽,唯有两边星摆。

长暮霭。只堪是,月华倾泻韶光黛。

魁星叆叇。

独散放清芒,争辉比月,流万里开外。


* * *


春秋错,旧恨新愁俱在。

何曾和梦同罢!

纵天有意能何用,千古留人愤慨。

犹不解。恨如海,堪堪只记流年改。

落红霜改。

笑我太多情,志高才浅,回首又何奈?


(五)莫言。九二、九月、八日

望天边,烟波渺邈,茫茫天水相接。

须臾异彩猗曦现,曙托一轮新月。

光似雪。影如湿,星河寥落银河辙。

天低野阔。

这世界幽清,晚风过拂,浪骇更波迭。


* * *


拈帽出。谁念胸中血热?

浮夸终怪长舌。

毛生自许人传诵,赵子谈兵谁遏?

功与节。名和利,看天如此成豪杰!

风吹草葛。

杀杀作声音,哑然长叹,心恨向谁说。


(六)看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总是难免一阵牢骚,心中总是愤愤不平。时于九三年三月二十八日。

问苍天,奈何无语,一轮红日空挂。

平畴微缥长空碧,千幅素帘难架。

光漫射;驻足处,临江放眼哀鸿野。

琼台玉榭。

漠漠水田茫,遥山苒苒,说不尽妖冶。


* * *


谁能为,千古风流作价?

分清真实虚假?

一天还有晨和晚,四季更分冬夏!

霄九下,魂魄散,宛如雨后烟云化。

心马意猿。

此刻更相询,上天着地,还有什么话?



眉妩(百宜娇)

(一)

正天垂帘幕,莽莽长空,明月正清泻。

照彻层台上,凭栏处,山狐声震幽嶰。

数声万籁。看水流,汹涌澎湃。

带归去,点点愁如海,纵天也无奈。


* * *


何况枝零红败!

彻就清秋道,千里开外。

何奈凄风风快,花期促,匆匆难付情债。

子虚所在。恨几多,杯酒难解除。

叹千古依然,留待后人愤慨。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