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争风——西汉王朝与罗马帝国 下卷;第六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三节:古中国军事艺术的奇芭——中华兵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秦汉、先秦时代是古中国的兵阵艺术的高速发展时期。古中国兵阵以阵法丰富、机动灵活、作战原理高超而闻名于世。与同时代的西方兵阵艺术相比,古中国的兵阵艺术显得无比高超,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在战国时期古中国的军事家就总结、完善了科学的兵阵布置规则和作战理论。《孙膑兵法.势备》一篇生动的讲述了兵阵的锋,本,卫,翼的布置要领,并提出兵阵的作战之道:“阵,势,变,权”和其应用!(注《孙膑兵法.势备》一篇中的:“阵,势,变,权”不光是对兵阵作战的要求,这里只取它在兵阵学上的意义。)还早在春秋后期中国的军事家们就达到了兵阵艺术的最高境界————“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境界。(“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含义很广,这里只取它在兵阵学上的意义。)

水流是没有固定形状的,它既不是直的、也不是弯的、既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流水在江河中流动时,总是能顺应江河的地形、地貌,河道向左拐、水流就向左拐、水流向右拐,它就向右拐,河中有礁石它就绕开它,河中有坑洼它就填满它。因此无论河道的地形、地貌多么复杂,水流都能畅通无阻,这就是所谓的;水无常形。而所谓的兵无常势则是指:高级的兵阵艺术是没有定型的,它是灵活的、千变万化的,它能够像水流顺应河道一样,不断变化极好地适应各种客观战场情况,这就是军事学上的圆滑。

如果水流有固定的形状,那不管它是直的、还是弯的,不管它是圆的、还是方的,那它在许多河段之中都将无法流转。同样一种兵阵艺术若是有定型,那不管它是方阵、还是圆阵,不管它是马其顿人布置的、还是罗马人布置的,那在许多战场情况下它都不能很好地适应战场要求。”!这就是;《孙膑兵法.奇正》一篇中所阐的作战原则:“故圣人以万物之胜胜万物,故其胜不屈。战者,以形相胜者也.......以一形之胜胜万形,不可!”

所以在兵阵艺术的高级时代,那种哪个兵阵威力无比、天下无敌的说法,极为荒谬、滑稽。而仅仅只看某一种兵阵,就将一支军队的兵阵艺术吹得天花乱坠,同样是荒唐致极!死的东西无法适应活的事物!

《孙膑兵法》中“十阵”与“官篇”两就表达了兵阵的布置、使用原则是随机而动,即兵阵是根据实际战争情况来布置、变化的,而不能死板的、单一的用某种固定兵阵作战。

二;古中国兵阵与古西方兵阵有着本质的差别。古西方兵阵是以直线战术为主的方阵,虽然在古中国兵阵学的“方、圆、锐、直、曲”五阵中也有方阵。但古中国军队所置的方阵与传统的西方方阵有着本质的区别,古中国军队所布置的方阵仅仅只是按兵阵的宏观形状来命名的,它起源于一种古老的车阵。古中国的兵阵完全是纵深突击式兵式,有史以来古中国从来也没有、也不可能使用西方式的方阵作战。古西方军队作战,军队的主力步兵总是迈着整齐的步伐,一横一横的向敌阵投入兵阵。请问大家印象中的古中国军队是像古西方军队这样作战的吗?

当然不是!古中国军队作战时,当两军靠近到一定距离之后双方先要展开箭战,接着双方士兵会以纵队为单位成群、成群的向敌阵猛冲,哪会迈着什么整齐的步伐一列一列的向敌军发动进攻。

古中国军队的兵力投入方式,也不知要比古西方军队的兵力投入方式高明多少倍。古中国军队在双方交战初期首先想的不是消灭敌军,而是如何冲破敌阵、

冲入敌阵腹部,在敌军兵阵腹地投入重兵。然后从各个方向对敌阵发动突击、冲锋,彻底打乱敌阵,分割、包围敌军。这样不断地冲杀,不断地投入兵力,彻底打乱敌阵,并最终追求一种用己方几部分兵力将处于混乱、惊恐、逃窜、没有反抗能力的敌军一部分一部分的消灭的状态,或者是用几个士兵将敌军士兵一个一个的消灭的状态!。这样就能够在双方兵力相当,甚至己方兵力比敌方兵力少的情况下,人为的创造出兵力上的巨大优势!如抗倭名将戚继光创立的鸳鸯阵的战法就是:无论敌我参战兵力比是多少,我方始终用12个打一个人,将敌人一个一个的消灭!

老实说古中国军队的这种作战方式,不知要比古罗马那种剥洋葱似的作战方式先高明多少。古西方军队总是摆着方阵,向阅兵队列那样挺进、进攻,因而给人一种强大的视觉震撼力,事实上这是一种笨拙的、落后的作战方式。军队不能像阅兵方阵那样死呆的、机械的一队一队的投入兵力,一步一步的挺进。军队打仗要像快刀切黄油那样,迅速插入敌阵,不断的、反复的绞杀,将敌阵彻底粉碎。

三;古中国兵阵不仅作战方式要远比古西方兵阵的作战方式高超,古中国兵阵的机动能力也要远经古西方兵阵的机动能力强,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1、古中国兵阵除个别兵阵外,兵阵的布置远比古西方兵阵稀松。秦始皇兵马俑就是一个布置严密的方阵,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在整个兵马俑中除四周的弩兵外,其余兵种无论是车兵、骑兵,还是各类步兵一律是以纵队为单位布置的。仔细研究秦始皇兵马俑可发现:在俑阵中相邻纵队间都隔着有相当大的间距,这间距的宽度往往大于各个纵队的宽度。

2、古西方兵阵总是要求横队标齐,以每一横列为单位缓慢的进行机动,而古中国兵阵在进行机动时从来就不会管横队是否标齐,而是以纵队为单位让整个机动部队同时向前冲锋。

造成古中国兵阵的作战方式和机动方式比古西方兵阵的作战方式和机动方式高超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因为古中国人在智力上要优于古西方人,也不是因为古中国人对行军打仗有天赋,完全是因为古中国的生产方式不同于古西方社会。军事渊源于政治,是政治的继续,在上古时期,一个国家的生产方式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生产方式。在中国上古时期,东夷各部是狩猎民族,他们擅长制造、使用弓箭,因此东夷人总是拿着弓箭打仗,游牧民族以放牧马匹为生,所以他们总是拥有强大的骑兵组织,而古代西方各族都是纯正的农耕民族,所以他们总是组织步兵大队、摆着方阵作战。上面我们已经讲道古中国不仅是一个农业国家,还是一个畜牧国家和狩猎国家。正是由于畜牧业和狩猎业的发达,使古中国建立了庞大的车兵组织和弓箭手组织,中国人从一开始就是用战车和弓箭作战的。由于古中国人是用战车和战马作战,这就导致了古中国军队一定会采用纵深突击式作战战术。我们知道冲击力就是骑兵和车兵在战场上的生命,因此骑兵和车兵总是在距敌军很远的地方就成群、成群的向敌军冲锋。骑兵、车兵冲锋只会考虑自己的冲锋速度是否不够快,是否会影响后面的战马、战车冲锋,骑兵、车兵冲锋时哪会考虑自己的横队是否标齐的。而西方军队用长矛和大盾为主要作战武器,长矛和大盾的作战特点导致了古西方军必须得以密集的横队为单位,采用直线战术作战。所以古中国军队从来没有使用于传统意义的方阵战术。其实西方骑兵也是像古中国军队那样采用纵深突击式战术作战,只不过骑兵从来也不是古西方军队的主力。

当车兵衰落之后,骑兵又成为了汉军的主力部队。同时箭矢的密集打击又有力的支持了军队的突击,这也使古中国军队选择突击战术而不选择直线战术或方阵战术。虽然古中国一直都拥有庞大的步兵组织,但在战国中期以前步兵一直隶从于车兵。虽然有一段时期古中国的车兵走向了衰落而骑兵也没有发展到足够的规模,但是在这段时期以步兵为主体的军队,受大量的步兵弓弩手的影响也一直保持着纵深突击战术。

还是因为古中国人用弓箭作战,这就导致了古中国军队不能够布置得过密,并且军队需要有很快的冲锋速度和机动速度,只有这样才能减小敌方箭矢对己方人员的杀伤。

四、古中国兵阵的突击能力和防御能力,都要远比同时代的古西方军队强。

和罗马方阵一样,古中国兵阵同样是使用有火力准备式突击战术。不过古中国军队的突击部队和火力准备武器,却要比同时代古西方军队的突击部队和火力准备武器厉害得多。

不少人都吹嘘罗马方阵无坚不摧,好!罗马重装步兵不是擅长抵角战吗?试问罗马重装甲兵撞不撞得过全重达300多千克、以十几米/秒的速度冲驰的战马?他撞得赢四马拉驾的战车吗?他敢不敢向外厢插满剑刃、尖刀的武冲、武翼、行马大战车上撞。

古罗马军队在进攻时是以投石器、弩炮和投枪来完成火力准备的。投石器、弩炮这些笨重武器只适合于城市、要塞攻防,根本就不适合于野战。古中国弩炮的威力比西方弩炮大得多,但古中国军队却从不会用投石器和弩炮打野战。而罗马投枪的威力有多大,这里就不需要再重复介绍了。古中国军队在对敌阵突击时,是用杀伤力比投石手和投枪手大得多的弓弩手和射马弩手来完成火力准备。射马驽的射程达600米以上,其射程远在投石器和罗马弩炮之上,并且射马弩体积轻小,其布置密度远比投石器和弩炮大,发射速度也不知道比投石器和弩炮快多少。而数万、十数万名弓弩手在一分钟之内就能够将几十万、上百万发箭矢抛射到敌方阵地,对于防护能力差、布置又非常密集的罗马方阵而言,这几十万、上百万发箭矢已经足以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古中国军队在防御敌军进攻时,布置的兵阵总是用质量近1.5吨的重型战车环绕兵阵四周,而且这些战车往往是车厢相连、车轮埋地!汉军用于布置环车阵的战车——武刚车的后厢还插满了尖刀、剑刃。再布置完环车阵后,古中国军队又会在环车阵后布置起密集的弩阵,用来射杀敌军冲锋的士兵,在弩阵之后往往还布置有大量的射马弩,用于对付敌军远射兵器。而罗马军队面置的防御性兵阵,则是人人扛着一幅方盾或圆盾的龟甲阵或罗马圆阵。古中国军队所布置的防御性兵阵与罗马龟甲阵、罗马圆阵谁更坚固?

五、古中国兵阵与古西方兵阵相比变化无穷,适应能力极强!为后人所知的古中国兵阵的总数要比为后世所知的所有古西方方阵的总和还要多。古中国军队能够布置的基本兵阵有“方、圆、锐、直、曲”五种。五阵之变不可胜数,古中国的基本兵阵虽然只有五种,但由五阵衍变而来的兵阵却多得无法计数。仅《孙膑法》“官篇”与“十阵”两篇都记载了20多种兵阵。其中有;用于正面对敌作战的方阵,用于防御的圆阵,用于掩护部队撤退的篷(通逢)错阵即错列式弓弩阵,用于迷惑敌军的玄襄阵,用于显示军威的奋国阵,有机动灵活的云阵……。

与古西方兵阵相比,古中国兵阵有一个显著的特色——古中国兵阵千变万化,奥妙无穷!一提到千变万化的兵阵,大家首先就会想到诸葛亮所布置的八卦阵,其实除诸葛八卦阵外很多古中国兵阵都是变化无穷的。古中国兵阵之所以变化无穷,原因有以下两点。

一、古中国兵阵布置稀疏,机动能力强,军队可以在兵阵展开前在兵阵内部机动,这是古西方兵阵所无法做到的。

二、古中国兵阵的阵列远多于古西方兵阵。在古西方兵阵中阵列最多的当属罗马新三列阵。但罗马新三列阵也不过仅仅只有5个阵列,即前锋、主力、后卫和两翼。而古中国兵阵则通常有9个阵列,后世常说的“九军阵法”、“阵数有九”都来源于此,某个别兵阵则多达10多个阵列或20多个阵列,如莲花阵就有十六个阵列。阵列越多整个兵阵的变化自然也就越丰富。

六;古中国兵阵对战场的适应能力也非常强。《孙膑法》“官管”“十阵”中讲到的大多数兵阵,都有各自的特殊的布置战场。《六韬》“鸟云山兵”与“鸟云泽兵”两篇还专门强调了在山峦沼泽、沼泽这些复杂、恶劣的战场环境下应该怎样布阵。更难能可贵的是“鸟云泽兵”一篇还正确的提出了山峦、沼泽环境下的布阵原则,即“鸟散而云合”,其大意是讲山峦 、沼泽等处布阵兵阵要能分能合。

总体上讲古西方兵阵对战场的适应能力极差,因为古西方兵阵密集而单一,作战武器也极为简单、原始。古西方军队总是选择战场去适应自己的兵阵,而古中国军队则是选择兵阵去适应战场。自然古中国兵阵对战场的适应能力就要远强于古西方兵阵。

在所有古西方军队中,帝国时代的罗马军队的战场适应能力最强,但罗马方阵对战场适应能力却极差。罗马方阵属于大兵团布置起的密集兵阵,罗马方阵只能布置在开阔、较平坦的地域。

也许我们会问;为什么在马其顿战争中,罗马军队是在山地打败了马其顿军队呢?原因很简单,我们千万别要认为‘罗马军队只会用罗马方阵作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知道布置方阵作战。至少我们知道罗马军队的轻装步兵和投枪兵还会布置圆阵作战,邪支城战役中,汉军所见到的夹门鱼鳞阵就是罗马圆阵。罗马军队作为一支身经百战的强大陆军,绝不可能就仅仅只会使用一两种兵阵。

在山峦、丛林、沼泽、村落、城镇等战场,军队不可能以大兵团来展开作战,只能分散为小单位、小建制进行作战。同时军队作战兵器越丰富对上述那些战场的适应能力也就越强。罗马军队的编制比马其顿军队的缺编细致得多,军队编制主要是为了指挥军队作战,罗马军队的编制小到十人组,罗马人就能以十人组为单位进行作战。而马其顿军队的最小编制为80人—120人的马其顿小方阵,这就说明马其顿军队的最小作战单位多达80人—120人。这样多的士兵,在丛林、城镇、村落这些小战场上,实在显得太庞大、太拥挤了。同时马其顿军队的作战兵器基本都是马其顿长矛,马其顿长矛长达6米有余,在房屋挨房屋,树挨树的城镇、村落、丛林中它实在难以施展。所以说罗马军队对战场的适应能力要比马其顿军队强。

同样我们可以推出编制远比罗马军队细致,武器远比罗马军队齐全的汉军对战场的适应能力又要远比罗马军队强。

关于古中国兵阵还有很多值得介绍的东西,但由于兵阵属于低级的、常识性的军事艺术,这里就没有过多介绍的必要了!以下面节我们将专门介绍、比较两国的军队所达到的军事谋略与军事智慧。在春秋战国时代之前中国的军事艺术较为落后,直到春秋早期各诸侯国军队还死板的按照滑稽、可笑的军礼模式来作战。打仗要事先约好时间、地点,开战之前双方要先行礼问候,战斗中不准使用诡计、要征求、考虑敌军意图,战斗胜利后不准追击、围歼敌军!但进入春秋战国时代之后,中国的军事艺术呈狂飙式发展,从春秋时代中期开始率先走出了兵阵取胜时代,以《孙子兵法》成书为标志,此中国军事艺术又率先进入了智慧、谋略取胜时代,从此以后古中国的军事艺术就比世界其他国家、地区的军事艺术有本质的巨大优势!若不信或欲见其详情,请见下面几节的分析、阐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