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争风——西汉王朝与罗马帝国 下卷;第六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二节:方阵战术的巅峰之作——罗马方阵(二)

linfeng1988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URL] 虽然罗马方阵是西方方阵战术的巅峰之作,但在古代,罗马方阵依然是一种非常落后的兵阵。对上面这句论述大家也许会感到矛盾,我打个形象的比方。 假设有兄弟二人,哥哥是一位研究生,学术成绩一般,弟弟是一位中学生,成绩非常非常好,他是省三好学生,他在全校、全市都能够算得上成绩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虽然罗马方阵是西方方阵战术的巅峰之作,但在古代,罗马方阵依然是一种非常落后的兵阵。对上面这句论述大家也许会感到矛盾,我打个形象的比方。

假设有兄弟二人,哥哥是一位研究生,学术成绩一般,弟弟是一位中学生,成绩非常非常好,他是省三好学生,他在全校、全市都能够算得上成绩最好、品德最优秀的学生。对于兄弟二人,在我们心目中一定是弟弟比哥哥更优秀。但无论弟弟再优秀,他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初中学生,弟弟所掌握的科学文化知识与哥哥相比总是显得太肤浅、太简单。

同样无论在方阵战术中罗马方阵再先进、再厉害,方阵本身就是一种原始的、低级的兵阵,罗马方阵也不可能先进、厉害到何种程度!罗马方阵与其它方阵一样,具有方阵所普遍具有的弊端,无论罗马方阵怎样布置,它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弊端!

方阵是直线战术的高级形式,是落后时代大兵团作战的必然产物。具体的讲方阵是由以格斗步兵为主体的军队布置而成的密集的直线战术兵阵。所谓的直线战术是指参战士兵列成单个和若干个直线阵列,在这个直线阵列上对敌实施进攻或封锁。

兵器与兵种的落后、密集的布置,呆板的直线战术这三点注定了方阵战术的落后!在冷兵器时代,只有在兵器与兵种落后的时期人们才会使用方阵作战,冷兵器时代中、高级时代人们根本就不会使用方阵作战。在古代西方世界,方阵一度曾被所有西方军队所使用的。但是进入骑士时代后,试问你还听说过哪个西方国家还在使用方阵战术作战?我们知道先进、适用的东西总是会被人们所保留,只有落后、过时的东西才会被人们所淘汰。很显然在中古世纪,方阵就已经是一种落后、过时、笨拙的兵阵。

一;方阵的落后首先表现在兵器与兵种的落后,一般只有铠甲防护能力差、严重缺乏突击兵种和先进的抛射投掷类武器的军队才会使用方阵战术。纵观西方方阵的布置者,有哪一支军队拥有精良的铠甲装备?有哪一支军队建立有强大的骑兵、车兵、战象部队,又有哪一支军队拥有庞大的训练有素的弓箭手?由于兵器和兵种都相当落后,所以方阵不管怎样布置,都不可能拥有强大的突击力与反突击力。

二、方阵是密集型兵阵。而兵阵过于密集的后果是什么呢?在现代战争中某一方军队布置得越密集,当遭受敌方炮火、轰炸机、二炮部队打击时,这方军队的人员伤亡就越大。同样的道理,方阵布置得过于密集,那么当它遭受敌军大量的抛射投掷类武器打击时,布置方阵的军队就可能会蒙受惊人的损失,甚至整支军队都将会被敌军消灭。如果布置方阵的军队的防护战具可以抵挡敌军的抛射投掷类武器的攻击,那么上述这情况还不会发生。关键是使用方阵战术军队,根本就不可能拥有多么先进、高效的防护战具。

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有奇才之称的乔治·韦尔斯在他的宏篇巨著《世界史纲》中,曾对罗马方阵的密集缺陷有这样一段论述:“直到帝国末年,罗马士兵依旧是老一套训练出来的刀剑丁当的步兵大队,一旦被骑兵的射箭手包围,就很容易被射得四散溃逃。”!

三;方阵的战场机动能力非常差,其原因除开方阵过于密集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任何方阵的主力步兵总是迈着整齐的步伐,一列一列的对敌军发动进攻。我们也知道,古中国军队、西方骑士、亚洲其它国家的军队在作战时,军队的主力总是呈纵队向敌阵发动冲锋,这些国家的军队从来就不会迈着整齐的步伐一列一列的投入战斗。由体操知识可知:如果一个方阵要保证横队标齐,不管是一横队、一横队的冲锋、挺进,还是整个方阵同时冲锋、挺进,方阵的行进速度和机动能力都极差。如果不要求横队标齐,整个方阵以纵队为单位,一纵队、一纵队的同时向前冲锋,那此时方阵不仅行进速度快,机动能力也非常强。所以说不管方阵怎么布置,只要它呈直线式进攻,那么它的行进速度和机动能力都非常低,方阵的兵力展开非常缓慢。

方阵之所以要布置那么密,完全是直线战术本身所决定的。拿罗马方阵来讲,罗马方阵长矛兵阵列相邻两横队之间的间隔,恰恰等于罗马方盾的长度,这个距离刚好能使罗马士兵能够布置起龟甲阵。也许我们会认为罗马方阵之所以要布置那么密,那完全是为了方便罗马士兵布置龟甲阵。事实上马其顿人的圆盾根本就无法布置什么龟甲阵,但马其顿方阵比罗马方阵还要密。有些历史、军事读物认为:之所以马其顿方阵要布置得那么密集,是因为马其顿方阵总是以整个方阵为单位进行机械的格斗、撕杀,在战斗中后排的长予兵会将长矛从前排长矛兵阵列中的缝隙间伸出作战,这样在进攻时,整个方阵统一行动,密集的长矛会产生排山倒海的冲击力。而罗马三列阵之所以要呈一定间距的梯队布置,则是为了在战斗中方便后一阵列的士兵替挨前一阵列的士兵,以轮番作战、轮番休息。我个人认为这些说法并不可信,并不符合逻辑常理。打过仗、参过军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在冷兵器时代,还是热兵器时代,无论采取何种方式作战,当双方直面撕杀时、只要战斗进行到一定程度,战场必定是高度混乱的。军队布置是有一定纵深的,两军直面撕杀其本质始终是将己方兵阵渗入敌方兵阵,当双方混战到一定程度之后,战场就像两块长年隔置在一起的铅锭与金锭,它们早已互相渗透为一块高度混杂的“混合体”。因此在高度混乱的战场上,马其顿军队不可能再以整齐的马其顿小方阵为单位进行团体撕杀、格斗,如果非要这样作,后排马其顿士兵只会刺死自己前排的战友,而不会刺死敌人。同样的道理在高度混乱的战场上,罗马军队也难以用后面梯队的士兵替换前面梯队的士兵,轮番作战、轮番休息。

方阵是用直线战术作战的,方阵的兵力总是一列列的投入战斗的,后列士兵的作战战场是前列士兵在消灭了与它对阵的敌军、沿着它攻击的方向向前挺进之后形成的,这个战场就是己方前列士兵先前所站的位置。但这个战场并不是只为己方士兵开辟的,敌军其它方向上的士兵,也完全可以冲至这个位置或其附近区域。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己方前列士兵就会腹背受敌,而己方后面各列士兵的进攻也将会被狙截。所以方阵各横列之间需要布置得非常密,当前面横列的士兵为后面横列的士兵开辟出战场之后,后面横列的士兵必须要抢在敌军之前占领这一战场,然后在合适的方向上展开进攻。同时当前面横列的士兵在与敌交战出现伤亡的时候,需要后面横列的士兵立即投入兵员补充,这也致使了方阵各横列之间的间隔必须非常小。

至于方阵各横列的士兵之所以要人挨人的布置,其原因就更简单了。方阵的主力步后总是用长矛,大盾机械的进行刺、击、挡这三种格斗动作。如果某一方方阵的横列不是人挨人的布置,而敌军方阵的横列则是人挨人的布置的。那当两队士兵交战时,己方的盾牌防护就会出现空洞,更危险的是,在这种情况会出现两名敌军士兵同时攻击、刺杀己方一名士兵的事情。

四;罗马方阵的战区机动能力差即行军速度慢。罗马军队主要由步兵组成,行军速度自然不会有多快。同时罗马方阵那种死板的多兵种复合布置,也限制了罗马某些兵种的机动能力。兵家历来强调兵贵神速,按《孙子兵法.军争》篇的观点;行军速度慢就不会取得克敌制胜的先机。另外行军速度慢了,闪击、长途奔袭、快速兵力转移等先进的战术都难以实施。

五;方阵不仅机动能力差,应变和反应也非常迟缓。机械的、呆板的方阵,在布置时会用去相当长的时间,而兵贵神速,在某些情况下敌军是不可能给你太多的反应时间让你布阵。所以罗马方阵的反奇袭能力极差。

与汉军兵阵相比,罗马方阵具体有以下几大弱点。

一、罗马方阵的行军速度和反应速度很慢,因为这一点如果罗马军队与拥有庞大的骑兵部队的汉军作战,那就非常危险。罗马主阵布置的长矛阵挡不住骑兵或车兵,当然骑兵、车兵也不可能够在人山人海的方阵中冲锋,除非罗马军队军纪败坏、一触即溃。所以说光从战术上看;骑兵或车兵,都不可能有能力单独击溃罗马方阵。但我们要好好想一想,骑兵、车兵都属于机动能力强,行军速度快的兵种。前文我们已经介绍了那么多骑兵奇袭战术,假如你是骑兵长官,你会等到罗马军队把方阵布置完毕之后才去攻打它吗?假如你军的骑兵力量远比罗马军队的骑兵力量强,试问你会怎样对付罗马步兵?

二、罗马方阵过于密集、机动能力差,这造成的弊端有三点。

一,某些巨型兵器和兵种对罗马方阵有可怕的杀伤力,这里所讲的巨型兵器和兵种,指的是巨型战车和战象。事实在古代上,巨型战车和战象对任何步兵都有相当强的杀伤力,只不过罗马方阵过于密集、疏散能力差,所以巨型战车和战象对罗马方阵的杀伤力格外的大。

这时也许有人会说;战象容易受到惊吓,好对付!假如某支战象部队,受过长期的各种惊吓训练,并不害怕惊吓那么事情又将会怎样呢?大家不是说大象生性怯弱,怕惊吓、好对付。好!假如敌军施一种高明战术,反其道而行之——给罗马军队来一剂火牛阵,故意用一些恐怖手段,让战象处于极度惊恐状态,驱赶着一大群发疯的巨兽,向罗马方阵冲锋,试问会出现什么灾难性的结果。

要知道古中国不仅拥有巨型战车,也曾经拥有专业的战象部队,并不是只有古印度、古波斯和古西方国家才懂得使用象作战。我国长江、黄河流域一度盛产大象,早在3000、4000年前中国先民就开始驯化大象,作为运输工具和作战兵种。夏、商两代都是象战盛行的时代,商王武丁讨伐犬戎就动用了百多只战象。西汉王朝时期,中国中原地区仍然比较盛产大象,一直到唐代、甚至五代十国时期长江流域还有相当一部分野生象。南唐政权抵御北宋进攻时,就曾经使用过大量的战象!大家应该记得“曹冲称象”的故事吧,可大家知道那头大象是谁送给曹操的呢?那头象并非是什么西域、西南番国送的贡品,而是孙权送给曹操的。可见至少三国时期,长江流域还出产大象。从西周开始古中国一般不再使用象作战,因为大象对灵活的车兵、骑兵根本就够不成威胁,而且各式各样的火攻手段总是令大象恐惧不安,更重要的是战象不适合后来的战争形式,因为从春秋时代后期开始,古中国军队都是依靠战壕、沟垒作战!不过要用大象去对付以步兵为主体的罗马军队,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更重要的是如果西汉王朝要组建战象部队,其规模不是像波斯军队、皮洛士的希腊军队和迦太基军队那样以“十”为单位来作计算,至少都要以以“百”为单位来作计算。

二,和其它方阵一样,弓弩、箭矢可以对罗马方阵造成致命的杀伤。大量的历史史实证明龟甲阵是挡不住箭矢的,这谓是铁证如山的事实! 汉军所使用的普遍弓都足以射穿罗马军队的龟甲阵,何况汉军还装备有大量的强弓劲弩。

安息军队只拥有一两万射手骑兵,安息人根本就不会布置什么弓弩阵,安息军队射杀罗马军队的战术极为落后。由于安息骑兵是骑裸马的,在与罗马军队作战时,安息人总是在距罗马军队很远的地方将箭上在弦上,然后再纵马冲驰到距罗马军队不远处停下来拉弓射箭,射完箭矢之后安息骑兵立即掉头撤离,跑到远处准备第二次向罗马军队射箭。好笑的是安息骑兵的射箭战术如此落后,居然还常常打败罗马军队。在卡雷战役中1万余名安息射手这样跑来跑去的射箭,居然也射杀了2万多名罗马士兵。

汉军共拥有职业弓弩手20万—30万人,这个规模要比罗马和平时代大多数时期的罗马军队总数还要多,而汉军弓弩的装备规模则更高。罗马方阵布置起龟甲阵时行动速度极为缓慢,如果罗马方阵不布置龟甲阵,那么罗马军队对箭矢的防护能力极差,箭矢对罗马军队的有效射程非常远。如果罗马军队与汉军弓弩手遭遇,汉军弓弩手以骑兵弓弩手为先锋,能够在短时间内将罗马军队重重包围。

汉军弓弩手绝不会像安息射手那样作战,一旦汉军弓弩手发现了罗马龟甲阵的缺陷,他们就会逼近罗马军队,然后布置起密集的弓弩阵。汉军与安息军队都是使用角弓,但汉军使用的反曲型弯弓,而安息军队使用的是原始的普通直弓,其射程远不如汉军军弓。汉军弓弩手能够布置起有相当大的纵深厚度的弓弩阵射杀罗马军队。一旦罗马步兵被汉军弓弩手包围,那差不多汉军弓弩阵每发射一发箭矢,就能够射杀其覆盖区域内的大片罗马军队,不消发射几发箭矢,汉军弓弩阵攻击区域内的绝大部分罗马士兵都将被消灭!屠杀!汉军弓弩阵这样一批一批的射杀罗马士兵,不消多少时间就能够将10多万罗马步兵消灭殆尽。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大家只要简短估算一下就可以知道在30分钟内,数万名弓弩手,甚至是数万名职业弩手要消灭10多万名几乎是人挨人布置的罗马士兵,其时间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三、在罗马方阵的长矛兵阵列中,由于士兵与士兵之间的间隙过小,加之长矛又过长。所以在罗马方阵没有展开前,罗马长矛兵阵列中的士兵在阵中是没有任何作战、格斗能力,长矛在密集的方阵中无法施展。假如有一支持短柄兵器的军队能够在罗马方阵展开前,冲入密集的长矛兵阵列中,凭借短柄兵器近身格斗的优势,就能够很轻易的消灭罗马长矛兵。罗马轻装步兵对敌阵发动突袭时,之所以能够击溃敌阵前锋,其作战原理正是和这里介绍的持短柄兵器的军队对罗马长矛兵阵列的作战原理是完全相同的。当然能够出色的完成这一任务的应该是持短柄兵器的步兵,而不是骑兵、车兵,因为骑兵和车兵一旦陷入密集的方阵中就会彻底丧失其机动能力。

如果罗马方阵已经展开到了一定程度并处于被牵制或混乱状态,那一旦敌军骑兵、车兵冲入罗马方阵步兵阵,那后果便不堪想象,骑兵、车兵会像校场砍草靶一样屠杀罗马士兵!此时骑兵、车兵对步兵巨大的突击能力就会充分的凸现出来。同样的道理,假设罗马军队在休息、行军等没有战斗准备的状况下,突然遭到了骑兵、车兵的袭击,后果同样不堪想像!

西方方阵总会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力,人山人海的布置、密如城墙的方盾、排列整齐的、杀气逼人的矛锋,总是让人感到牢不可破、无坚不摧。其实这是一种相当笨重的作战方式,按常规的古西方战争模式,古中国军队的步兵大队要硬碰硬的去直面西方阵,自然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但自春秋后期开始,有哪个古中国将领会让自己的步兵去直面敌人密集的方阵,古东方军队的进攻都是建立在强大的火力准确之上的。密集的方阵布置,只能让己方士兵成为敌军的活箭靶,安息弓箭手就是用这种办法打败罗马军队的。纵使东方军队的弓箭手不足以杀伤、破坏西方军队,古东方军队也不会去直面古西方方阵。“兵以诈立”,在罗马军队赶到战场之前,古中国军队很可能就会用骑兵、车兵对古西方军队发动闪击、偷袭、突袭。即使这轮奇袭不成功,古中国军队仍然不会用兵阵与古西方军队直面撕杀,从春秋后期开始,古中国的战争都是建立在牢固、庞大的军事工事之上的。军事是一门高级的、智慧的学科,打仗不等于打仗,不是看谁力大汉子粗、谁会冲锋陷阵、谁会硬碰硬打,而是看谁会统观全局以制定出周密的战略决策,而是看谁的谋略更高、谁更会出奇招、谁更会玩阴谋、诡诈,谁的知识更丰富、全面,谁能够临机应变,战争主要是智力的较量而不是体力的较量。若古中国军队估计通过兵阵较量自己不能够很容易地消灭敌方,古中国军队就会构筑大量的防御性军事工程变野战为攻坚战,而先秦、秦汉时代各个乡村、城镇都遍布着大、小各异的防御壁垒。在对持中古中国军队会不断的出奇兵、施奇计、玩尽阴谋、施尽三十六计,偷袭、伏、,迂回包抄、切断补给、动摇军心、擒杀敌将、分割包围、各个击破,都早已是常规战术。纵使西方方阵再厉害又有何用,从春秋时代后期开始有哪一支古中国军队会在己方没有绝对对敌优势时,像古西方军队一样和敌方约定个作战时间、作战地点、将军队布置成一个怪模怪样的兵阵和敌方硬拼硬打一场,就以此来决一雌雄。在中国只有在上古军礼时代才会这样作战,到西汉时期此种战术早已过时了数百年,在西汉时期有哪位将军还会用此种战争模式作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