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陆军的冲锋分两种

江南为枳 收藏 23 14115
导读:对于出席这次会议的参谋们来说,古贺新长官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锤子在敲打着会议室,会议室的空气被这种敲打震荡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古贺峰一头一句就是这么说的:“日本海军的兵力对美比率已经低于了一半”。 接下来的一句是:“而且,拉包儿陆上航空战(指い号作战)的结果导致了决战兵力的大量损失,现在即使我们所希望的迎击舰队决战能够进行,我们的胜算也明显低下,应该说不到三成”。 这是作为海军三巨头之一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在甲午战争以后五十年来第一次公开宣称对正在进行的战争没有胜利信心。 古贺

对于出席这次会议的参谋们来说,古贺新长官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锤子在敲打着会议室,会议室的空气被这种敲打震荡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古贺峰一头一句就是这么说的:“日本海军的兵力对美比率已经低于了一半”。


接下来的一句是:“而且,拉包儿陆上航空战(指い号作战)的结果导致了决战兵力的大量损失,现在即使我们所希望的迎击舰队决战能够进行,我们的胜算也明显低下,应该说不到三成”。


这是作为海军三巨头之一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在甲午战争以后五十年来第一次公开宣称对正在进行的战争没有胜利信心。


古贺还在继续:“胜算虽然很低,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如果能够在战略上和地理上对我有利的马绍尔群岛在早期和美军进行决战的话,哪怕是玉碎战斗,也是我们唯一能够取得最大战果的机会。”


虽然还有点视差,但无论如何,这是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次睁开眼睛看现实。


古贺是接受了一个烂摊子上任,但有趣的是不认为这是个烂摊子的日本海军军官还不少,所以古贺峰一下车伊始,就让大家“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这个崭新“玉碎战法”的名词,更是让与会的参谋们心惊肉跳。


所谓“玉碎战法”就是:“在马绍尔群岛一带寻找敌舰队主力进行决战,为此舍弃所有的海岛守备队,从此之后联合舰队不支援,不解救海岛守备队”。


这个意思就是:大家本是同林鸟,大限到头各自飞,现在谁也管不了谁了。现在几乎败局已定,只有能捕捉到敌舰队主力进行决战还要争取到那30%的胜算才能说话,否则,联合舰队已经无法照看自己所属的所有单位了。


担任马绍尔群岛守备任务的第六根据地先任参谋林幸市中佐举起了右手,他要确认联合舰队司令部的计划,知道他们需要坚守几天:“在敌人向马绍尔群岛,吉尔伯特群岛进攻的时候,联合舰队要多久才能赶到?”


先任参谋黑岛龟人大佐说话了:“一般情况下三天,最坏的情况下七天,联合舰队肯定会赶到,请等着我们,现在战况对我们确实很不利,只能辛苦你们了。请把这个意思转达给部队,希望你们能够坚持到最后”。


说到这里,黑岛的眼里闪着泪光:“晚上,联合舰队司令部设宴,请大家开怀畅饮”。


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告别酒了。这里在场的都是江田岛的海军兵学校出身的同学,仅仅是时间跨度从34期到58期而已,可是现在一切都快结束了,这支七十几年历史的海军眼看走到了尽头,而江田岛的同学们剩下来做能做也就是跟着“我们的长官”陆续上路罢了。


两天后林中佐回到了马绍尔群岛的夸贾林环礁,向全体官兵传达了新任长官的训示。传达完毕以后也是满场静寂,什么“玉碎”之类的用词根本就没有引起什么震动,引起震动的是那句“我们的长官已经战死了”的那句话,既然长官都已经战死了,大家都玉碎不是很自然的结局吗?


但是美国人的行动比古贺预想的还要快,而且也和古贺预想的方向截然不同。


美国人这次的行动是阿留申群岛,美国人要收回被占领的领土了。


古贺在做了最初的训示以后,率领旗舰武藏返回国内,无论如何前任长官的遗骨要处理,在长官室里和一具棺材作邻居办公总不是一回事,古贺决定先把山本五十六送回去。


就在古贺还在路上的5月12日,美国人跳过被日军占领的基斯卡加岛,向同样被日军占领的阿图岛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中的首次“蛙跳攻击”。


山本五十六在策划攻击中途岛,诱出美国太平洋舰队与之决战的AF作战时,为了对美军加大所受打击的力度,同时为了切断美苏联系,也为了获得一个向美国本土阿拉斯加进攻的前进基地,同时向阿留申群岛发动了攻击,这就是AO作战,结果由于AF作战大败,所以不得不中止了AO作战,但当时第五舰队实在吞不下这口气,吵着闹着让联合舰队收回了这条作战中止命令,占领了基斯卡和阿图这两个岛屿。


阿图岛上没有美军,基斯卡岛上有大约十人左右的美军气象,通讯兵。占领本身没有花什么力气,占领以后问题如雨后春笋,全出来了。


本来想在基斯卡岛上建一个机场,但是首先是不好施工,那地方实在太远,离最近的日本前进基地,千岛列岛的幌筵还有几乎两千公里,修机场所需器材和资料很难运输,再就是建好了机场也不能用,那倒霉地方成天浓雾笼罩,飞机也无法起飞。占领以后就一直有放弃的言论出现,但是奇怪的是每次海军要放弃时,参谋本部要坚守,过些时候参本不要了,可是军令部态度又强硬了起来,于是就一直没放弃。


但美国人虽然听任日本人占了岛,也一直没有实际动手抢回来,但是用这两个岛把日本人给折腾得不轻,本来荷兰港就有美军机场,从那儿起飞的远程轰炸机B-17,B-24就成天来轰炸,后来干脆在基斯卡岛眼面前的埃达克岛,甚至在阿姆齐特克岛上修了机场来欺负日本人,只要天气一好,B-25,B-26就来轰炸,连P-38,P-40都来扫射,而日本人只能弄几架水上战斗,水上侦察机来应付,而那地方风急浪大,水上飞机经常无法起飞,反正就成了美国空中飞贼的一统天下。


美国人5月12日的进攻跳过了由北海守备队司令官峰木十一郎少将以下陆海军共五千人守备的基斯卡岛而出动了美军第七师12,000人的兵力直扑守备兵力只有2,500陆军兵力的阿图岛,由在日本人偷袭珍珠港时受到重创的内华达号和宾夕法尼亚号再加上爱荷华号这三艘战列舰首先进行舰炮射击,护航空母拿骚号上起飞的战斗机也在空中乘机捣乱。


阿图岛守备队在司令官山崎保代大佐的指挥下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死后两级特进为陆军中将的山崎保代大佐)


中国人应该熟悉这位山崎大佐,在1928年北伐战争时发生的由当时驻济南武官,后来的香港总督,1946年9月30日在南京雨花台被枪决的乙级战犯酒井隆挑起的济南五三惨案中,当时山崎保代是参加大屠杀的第15联队的少佐大队长。




(香港进城式中的酒井隆)


可是当时的中华没有力量为被惨杀的蔡公时公使等上万名中华子民伸冤,而现在是美国人让山崎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但是山崎们还是坚持了18天,到5月29日还剩一千余人的守岛日军绝望地进行了“玉碎冲锋”。


一般说来日本陆军的冲锋分两种,一种是通常的冲锋,一种是万岁冲锋。通常冲锋时一般不乱喊乱叫,而是以轻机枪为中心,七八个人的集团,用手势,眼神配合往前冲,万岁冲锋就是像旅顺口203高地那样的破罐子破摔式的人海战术。从阿图岛之后,又多了一种新的“玉碎冲锋”形式。


借用一位美军连长的回忆来说明这种“玉碎冲锋”是怎么回事:


“队伍最前头的可能就是山崎部队长,右手拿着一把日本刀,左手拿着一面太阳旗,他们没有奔跑,是大踏步地在朝我们走来,嘴里吼着一些不连贯的音节,我一枪击中了部队长,他倒了下去,一会儿又爬了起来,这时另一颗子弹击中了部队长的左腕,左腕垂了下来,部队长改用右手握着日本刀和太阳旗,……”。


战后日本人收拾遗骨时也确认了山崎保代确实是冲在了第一个。


谷荻那华雄大佐的“大本营发表”是:“山崎大佐自始自终没有请求过一兵一卒的增援”。


但是大本营为什么不增援呢?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