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长官的作战是“玉碎”


谋杀山本五十六是不是符合西洋文化中最讲究的“FAIR PLAY”的精神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作战上是极大的成功。据说在尼米茨下不了杀死山本五十六决心的时候,有部下参谋进言说:“日本海军失去了山本将军就向美国海军失去了将军您一样”,这样尼米茨才下定了决心。这句话完全可以理解为很不失时机的马屁,不必当真。但实际上山本五十六对于日本海军比尼米茨对于美国海军要重要的多。


这种重要性并不意味着山本五十六是一个伟大的统帅,实际上像已经进行了一年半左右的战争所已经证明了的,甚至可以说山本是一个有点无能无策,而又没有自觉到这一点的统帅。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日本军部,特别是海军已经把山本五十六打造成了一尊偶像,一尊全日本国民的主心骨,起码是大部分海军中下层军官和绝大部分士兵,老百姓都很认真地相信,日本肯定能胜利,因为他们有山本五十六大将,山本大将肯定会和东乡元帅带领他们赢得日俄战争一样赢得这场战争。


本来应负战争指导责任的军令部在被指导对象的联合舰队面前抬不起头来这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了。至于具体到下层士兵呢?对于一介士兵来说,本来“长官”这个字是个泛指,所有的上官都是他的长官,就算是专指的话,他所属的舰队老大的官衔也是“XX舰队司令长官”,可是在海军下层,“我们的长官”就是专指山本五十六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每个士兵都是一半崇敬,一半自豪地在议论,“我们的长官”又在怎么怎么了。


现在,“我们的长官”不在了,是一个多么大的精神打击?


日本海军,日本人,日本国,能受得了这么大的精神打击?


受不了,而且山本被击落的这一天还正好是杜立特空袭的一周年纪念日。


事实上从相当多的日本人的回忆中可以知道,他们第一次联想到“败战”这个字是在听到山本五十六死亡的消息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战争”对于他们还仅仅只是因为不让鬼畜们掌握情报,所以广播里的天气预报没有了;因为要造武器打鬼畜,所以日用品短缺了;因为皇军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多;所以越来越多认识的人应征入伍;因为皇军勇士英勇善战,所以送回来的骨灰盒多了,仅此而已,但是没了山本五十六就能使日本人开始怀疑战争的前景,而尼米茨将军如果殉职,不管美国人是多么富有想象力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会怀疑战争是不是要失败了。


山本的死亡是20日被确认的,这天午后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进宫上奏天皇,海相岛田繁太郎晋见伏见宫博恭王商量对策和联合舰队的后任人事。最后决定为了不至动摇人心,先将此事封起来,对内使用“海军甲事件”的代码来处理这件事。至于人事方面,则由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古贺峰一大将接任,4月21日,古贺峰一亲补(天皇任命)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根据日本海军的《军令承行令》,在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出现空缺又还没有亲补时由第二舰队司令自动代理,从山本五十六失事到古贺峰一亲补这三天中,代理这个位置的是第二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中将。


4月25日到任的古贺峰一在特鲁克环礁的联合舰队旗舰武藏号战列舰上升起了将旗,但是外人都还以为这面将旗是山本五十六大将的,其实山本也在舰上,准确地说山本的棺木就在长官室和新任司令长官在作伴。


留给新长官古贺的,不仅仅是一付前任长官的棺材,还有一个残缺不全的司令部,和山本五十六同时遇难的司令部人员有副官福崎升中佐,军医长高田六郎少将,航空(甲)参谋樋端久利雄中佐,通讯参谋今中熏中佐,同时参谋长宇垣缠中将,主计长北村元治少将身负重伤。可以说联合舰队不仅没了司令长官,就连司令部也只剩下了半个。


因为“密不发丧”,现在古贺就只能先将就着使用这半个司令部。




(古贺峰一海军大将)


古贺峰一是海兵34期,吊床号14号;海大15期的第四名毕业。如果海大的“军刀组”像陆大一样的话,古贺峰一也能算进军刀组,可是海大军刀组就只有首席和次席两名。和曾经是舰队派的山本五十六不一样,两次担任驻法海军武官的古贺倒是首尾一贯的条约派,也反对对美开战,在海军中有一定人望。


古贺长期在军令系统,担任过不少舰长,舰队司令,对作战不是外行,也没有什么被贴过特别醒目的巨舰大炮派的标签,相反因为在舰政本部做过造兵监督官和监督官,对军舰建造比较熟悉的原因,是出生于明治中期(1885年)那一代人中对主张航空主兵的青年军官表示一定理解的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个。


1937年底,决定开始建造战列舰大和号的时候,最激进的航空主兵主义者横须贺航空队副长大西泷治郎大佐冲进了军令部要和人拼命,他对军令部次长古贺峰一说:“造大和是一个时代的错误,造一艘大和号的钱能造3000架飞机,你给我3000架飞机,我能把所有的舰队都炸沉”。


古贺峰一也没有训斥大西泷治郎,而是很困难地寻找着词汇来想法子说服他:“大西,我不反对航空兵,但是你要知道,天皇出巡必须坐八匹马拉的马车,一个国家也一样,必须有战列舰。别人有的,我们也要有,这就叫做国家的面子,叫海军的面子你知道吗”


大西泷治郎还在绝望地挣扎:“那少几匹马行不行,咱不用八匹马,只用四匹马,四匹马拉的马车也挺气派了。”


“不行大西,这不是我古贺次长能够决定的。”


这段对话在评论大和号时经常被人引用,以说明建造大和号的愚蠢和古贺峰一的开明。


5月8日,古贺在旗舰上召开南洋方面战备会议,有关的舰队,战队,根据地和守备队的参谋们云集联合舰队旗舰参加。


开会了,与会的参谋们都觉得气氛不对,从不迟到的山本长官还没到会,但可能是视察路过顺便参加会议的横须贺镇守府长官古贺大将倒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着在,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换长官了?怎么没听说呢?


开会了,古贺大将一字一句地缓慢地但是很清晰地说: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大将已于昭和18年(1943年)4月18日壮烈战死,现在是本官亲补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之职,请诸君协力,以报君恩。”


这一句话把出席会议的参谋们都被这个噩耗震昏了,满场是死一样的寂静,人人都咬着嘴唇,似乎在拼命控制着颤抖。什么?我们的长官死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既然“我们的长官”都已经战死,那我们除了战死还能有什么别的出路?会场气氛突然古怪地变得有点悲壮了起来。


古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现在本官来说明联合舰队司令部对目前战争形势的观测和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