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野战师长观摩北约军事演习深受震撼

sqzr7858 收藏 2 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05-01 14:13:19 来源: 中国青年报(北京) 跟贴 212 条 手机看新闻

核心提示:记者在沈阳军区某师反复“打量”这位极富特点和特色的高师长:这样一位温文尔雅的白面书生,能把一支常规建设部队带成一支“有困难,一定要攻克,沙场上,一定要打赢”的北疆雄师?




资料图:北约演习中战斗小组准备发起进攻



资料图:解放军战士在演习中进攻



照片:高光辉(左)和师政委在一起研究工作。

中国青年报5月1日报道 初见高光辉,跟想象中的师长怎么也对不上号:太白晰,脸上没有风吹日晒留下的沧桑;太文气,举手投足缺少影视剧里的师长那股威风凛凛的霸气。


记者在沈阳军区某师反复“打量”这位高师长:这样一位温文尔雅的白面书生,能把一支常规建设部队带成一支“有困难,一定要攻克,沙场上,一定要打赢”的北疆雄师?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必须要有忧患意识


“高师长说,不要说我们不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对于军人来说,任务都一样,就是守卫好国土。”


“高师长说,军人为国家民族生产和平,但军人不能安享和平,军人要时刻准备为和平而战。”


在该师采访,无论是师领导,还是普通参谋、干事,时不时都会冒出几句“高师长语录”来。


1963年出生的高光辉是吉林省人,1983年从大连陆军学院毕业后,就一直在沈阳战区工作。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一路当过来,他既切身体会过国际局势紧张时,部队官兵一致,认真训练,保卫祖国的责任感,也敏锐细微地体察到,随着近年来国际局势发生变化,邻国友好,边境安宁,“松口气”的苗头在个别官兵思想上体现。


“虽然只是个别官兵的情绪,但它的危害非常大。军人决不能因环境一安宁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环境是随时可能变化的,因此军人在任何环境下都必须保持强烈的忧患意识。”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高光辉经常敲打部属的话就是:“最大的清醒就是随时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作为军人,打仗是我们的天职,时刻准备打仗是我们的本职。”


忧患意识”是不够的,还要把这种“忧患意识”贯穿于日常工作。


“手中有拳头,打仗才能有底数。”高光辉对毛主席这句话的体会特别深刻。长期带兵的他认为,无论是应对战争行动还是非战争行动,无论是处置突发事件还是执行多样化任务,都必须有一支快速反应、具有控势能力的拳头部队。因此,2006年,任师长之后,他很快提出建设快反部队的设想,制定了《师快反部队三年建设规划》。随后,全师每个团都建立起一个快反拳头营。


快反拳头营按特种部队进行训练,从快速集结、远程机动,到防化洗消、应急处突等,一样都不能少。“从去年的抗冰雪到汶川抗震救灾都证明,有一支快速反应部队有多重要。”高光辉说。


今年2月18日,第24届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在哈尔滨召开。在一场盛大圆满的青春派对背后,该师所有拳头部队不动声色地进入备勤状态。


目前,该师这一被军区领导称为“很有远见”的举动已在全战区推广。


一位将军对此评价说:“忧患意识实际上体现出的是一种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感。”


打不赢,不变质就是一句空话


“军队过去是为打仗而存在,今天是为不打仗而存在”是高光辉在采访中屡屡强调的观点,“可要想不打仗,你就必须拥有遏制战争的能力,拥有让对手不敢贸然发动战争的能力。”


这种能力从哪里来?训练!像打仗一样地训练!


所以,不管在哪个岗位上,“我都死死咬住战斗力建设不放。”高师长说。


作训科送来师建制连比武科目成绩单,高光辉看到一个抽考连队3项全是100%优秀的成绩却笑不出来。他怀疑有人搞“假把式”。


当天下午,他带队来到这个连队,实地重考。


作训参谋仔细核对该连花名册,发现有6人与上次考核时的名字对不上,同时队伍里还多了8人。原来,上次考核时该连在人员上做了手脚,素质一般的战士都没让参加抽考,还请了几个“外援”,同时还开了几个住院证明,以减少考核人数。


有一个团,从全团各连队抽调精兵组成“应考队”,专门应对各种考核比武,几乎次次都能拿奖杯,在一次军区组织的抽考中,成绩还名列前茅。而该团在师里组织的全面考核中,除了“应考队”,其他连队表现非常一般。


“和平时期,训练就是打仗。训练搞假把式,可以糊弄自己,但糊弄不了敌人啊!”对训练中的弄虚做假行为,高光辉深恶痛绝,“部队可以区别为几类,但未来打仗是不会区别的,敌人是不会区分的,他不会因为你是常规部队就不打你。常规部队的训练要超常规!”


在高光辉的心目中,“超常规”不仅仅是纠正“假把式”,更要把全师官兵锤炼成“真把式”,把常规师锻造成为谋打赢、能打赢、善打赢的野战雄师。


部队要进行复杂电磁环境下训练,但作为师一级单位,自己又很难从大环境上构造一个“复杂电磁环境”,所以在训练上要么将就,要么就总是红军胜,“因为没有复杂电磁来干扰”。


这样空对空的训练以后要吃亏!高光辉决定,师里自己组建一个蓝军模拟分队,取名“蓝砺”,意为磨砺红军之意,训练时专门对红军实施电磁干扰。“因为他们的干扰水平还不高,训练时红军就把自己的频道告诉他们,让他们公开干扰,尽情干扰,以提高红军的抗干扰能力。”高光辉告诉记者。


没想到,这“蓝砺”分队还真把高光辉害苦了。在去年上级对该师组织的一次实兵演习中,“蓝砺”分队被导调组调用并成了导调组的王牌。“平时都在一块训练,他们对我们使用的频道全熟悉啊,一干扰一个准儿。”最后红军还是胜了,“胜得很辛苦”,“这个胜利含金量比较高”。


乘胜追击。在信息化条件下,部队的指挥控制是作战训练的重点难点课题,现在的通联方式在复杂电磁环境下无法做到安全畅通。“不解决这个问题,信息战的前提都不存在了。”高光辉说。


“遇到难题等上级”不是高光辉的性格,他带着一帮人自己干开了。查阅资料,请教专家,反复试验,反正“该吃的苦都吃遍了”,终于组建完成了全军师旅级单位独有的海事“M4站”卫星通信指挥控制系统,实现了有限干扰条件下对方圆数百平方公里范围内部队的实时指挥控制,提高了战备常态化建设标准。


沈阳军区刘副司令是一位训练专家,他来组织演习考核,参演部队都怕他,因为“他懂行,设置情况刁钻,还都在关节点上,而且从不提前告诉机关”。在对高光辉所在师进行万人千车百连千公里机动后的实兵实弹演习考核结束后,刘副司令说:“这个部队演习看出一点打仗的味道了。”


讲评会上,高光辉给官兵们留下的话是:实战的要求很高,我们的差距很大;战争距我们很近,我们离打赢还远。而打不赢,不变质就是一句空话。


真正的爱兵,是要让他们从战场上活着回来


从军29年,高光辉六进各级军事院校学习,从初级到高级,从陆军到海军。2002年,还去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合成学院(即原伏龙芝军事学院)留过学,又当过师以下各级军事主官,“觉得自己抓训练一直都很紧,部队训练也不错”,可2007年3月,当他作为团长,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赴挪威观摩北约多国部队组织的“寒冷反应-2007”联合演习时,高光辉被深深地震撼了。


18个国家联合演习,指挥有条不紊,迅捷畅通;利用雪洞藏身,既隐蔽还不冷;战车轮胎带钉子,防滑,速度还快;演习区域内,无论哪个部队都要保证能喝上热咖啡;参演官兵素质高,技术、战术都很过硬……“他们的寒区作战经验太值得我们学习了”。事过两年,高光辉给记者聊起来还感慨不已。


眼看着冰天雪地中热气腾腾的参演部队,当时身还在挪威的高光辉,思绪却跳回到两个月前自己部队的那次演练,跳回到林海雪原上那些揪心的场景。


那是一次师战备拉动演练,高光辉要求人员、装备都要拉动。结果,演练不断,问题不断:15台车“趴窝”;4部电台无法正常作业;几十名病员被抬进收容车;反坦克地雷埋设比规定时间多了8分钟;笔记本电脑和照相机都“不好使”了……


调研结果显示,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是部分官兵有“猫冬”思想,还有人出于爱兵,怕在恶劣气候下训练不安全而降低训练标准。


一位将军曾说,真正的爱兵,是要让他们从战场上活着回来。高光辉对这一观点深以为然。


“演练场就是战场。不努力训练,提高官兵的能力素质,在真正的战场上出现这些问题,我们还能让我们的兵活着回来吗?这算是真正的爱兵吗?”


“我们部队地处祖国最北疆,冬季长达5个月,寒区就是我们的战场,而作为驻守寒区的部队居然还和老百姓一样想着‘猫冬’,如果未来战争就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爆发了,‘猫冬’的部队还能打得赢吗?”


在随后召开的冬季适应性训练工作会上,师里决定,从当年开始,每年全师都要在严寒季节严格按标准进行各项训练,而且“必须是人员、装备都出动”,“真正训练、检验部队在严寒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现在,看着多国部队官兵因训练有素而体现出来的超强战斗力,高光辉越发觉得自己来挪威之前做出的“仗要在寒区打、兵就要在寒区练”的决定是正确的。“只要我们多训练,并善于学习先进国家的做法,我们也能达到他们的水平。”高光辉显得挺有信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