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市中投资,我们每天要与各种各样的数据打交道,这些数据包括宏观经济数据、微观经济数据、上市公司财务报表数据、股票交易成交数据等等。对于这些数据的理解与分析,我们必须要用辨证的眼光来对待,任何照本宣科机械化的理解都可能使我们迷失方向,因为数据有的时候仅仅是一种“数字游戏”。

对于股票成交的数据,很多投资人都知道其中“猫腻”很多,包括那些“自拉自唱”地对倒交易。但对于宏观经济数据以及上市公司数据中的“蹊跷”之处,大家就未必留意了。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们可以根据“同比”和“环比”的关系,现有宏观经济数据的情况,大致推导出将来的经济增长情况。


比如说,去年11月7日政府推出了“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推出这一经济刺激计划的根本目的无非是希望通过增加财政投入的方式来刺激经济增长,并以此来弥补金融危机造成我国出口萎缩的损失。但是,从已经公布的数据情况来看,去年四季度GDP增长仅仅只有6.6%,这是十几年来十分罕见的。于是乎,许多专家开始担忧,许多研究机构开始推出各种各样的悲观分析报告。但是,这些观点仅仅出自于一种静态的分析法。

我们可以这样考虑。“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是于去年11月推出的,当年投入的比例十分有限,那么12月GDP增长幅度由于外贸出口大幅萎缩而快速回落也是可以预见的。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考虑到,该刺激方案将在09年具体落实,特别是宏观经济最困难的一季度。那么,如果我们用辨证的眼光,用动态的思维方式来看待这些数据,很容易就会联想到09年一季度宏观经济环比很可能会出现增长,即使环比还没有能够及时增长的话,同比的降幅也必然是会收窄的。事实证明,今年前3个月多项宏观经济先行指标出现了见底回升的迹象,经济增长的环比数据也在逐月递增,而同比降幅也在逐步收窄。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5月1日发布公告称,今年4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3.5%,比3月上升1.1个百分点。这是自去年12月份以来,中国制造业PMI连续5个月回升。该指数今年3月上升至50%以上,且连续两月突破50%,这意味着中国经济有望持续回升。

那么这里我们还需要清楚一点,去年GDP增幅是在6月以后开始下降的,那也意味着今年6月以后的同比基数已经开始降低,特别是去年四季度GDP增长仅仅只有6.6%,那也说明中国经济很可能在去年四季度已经见底。如果综合考虑今年下半年金融危机被有效遏制、美国经济触底成功这些因素,那么今年下半年我国宏观经济数据同比和环比增幅双双回升完全是值得期待的。

除了GDP数据需要动态理解以外,金融运行数据也需要辨证、动态地理解。比如去年11月M1增幅仅仅只有6.8%,相信很多专家一定会认为股市不会上涨了,因为M1增速已经低于GDP增速。但是,如果我们用动态的思维方式去考虑这个问题,那答案却是截然不同的。

去年9月央行进行了第一次“双降”(有差别地进行),10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11月“金融30条”中又明确指出,09年全年M2增速争取达到17%。如果我们将这些因素综合起来看的话,那就能判断出去年11月的M1增速已经见底,并即将迎来持续而大幅的上升。事实证明确实如此,股市也在去年10月底见到了最低点1664点。

宏观层面的经济数据需要辨证看待,微观层面的经济数据同样需要辨证看待。比如很多看空者对于处在金融危机中的上市公司业绩非常不看好,因此得出了股市必跌的结论。从现实情况来看,那些看空观点仅仅是通过“依葫芦画瓢”的方式得出的结论,并没有将同比和环比情况进行通盘考虑。

从已经公布的2008年年报和2009年一季度报表情况来看,同比出现下降,而环比大幅上升。一季度沪深上市公司共实现盈利约为2040亿元,平均每股收益为0.084元。虽然同比下降25%,但环比增长了6.3倍。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典型的数字游戏。

我们知道,过去很多ST类公司会利用“一次亏个够”的方式,将所有的历史“包袱”丢在重组前的一个会计年度,这样就可以使它们在重组时轻装上阵。同样道理,去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突然爆发,那么我们的上市公司完全可以将所有或者大部分“包袱”丢在08年,这样就可以使09年业绩出现好转,当时的情况也确实给上市公司提供了这种机会。

比如去年底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下跌就给了有色金属加工类企业大量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机会,当今年一季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快速反弹时,又给了这些企业回冲“存货跌价准备”的机会。这么一来一去,业绩就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又比如去年一些企业在参与套期保值交易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浮亏,而今年又由于这些套保的损失得以部分弥补,这样在帐面上就表现为今年一季度利润得以好转。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式可以对上市公司数据进行有效调节,这就形成了去年四季度上市公司盈利仅仅只有300亿不到,而今年一季度却达到了2040亿的现象,这就是一种“数字游戏”。

因此,无论是宏观经济还是微观经济,它们都存在一种“数字游戏”的现象。而作为投资者的我们,也必须懂得这种“游戏规则”,懂得股市仅仅是反映未来经济状况的,是对未来利多或者利空信息做出的一种提前反映。

但是很可惜,那些长期而持续的“空空大师”们并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依然在无限唱空中国经济、唱空中国股市,依然在留恋着1664点,依然不相信道指6470点已经探底成功。并不时哼唱着“如果再回到从前,所有一切重现....”。但本人却认为他们的“美好”愿望仅仅停留在张镐哲的歌词中,现实中的股市很可能已经探底成功,1664点很可能成为中国股市中长期的一个重要低点。

这些“空空大师”们的错误症结就在于,他们仅仅是采用静态的分析方法来解读当前的经济和股市,并试图用自己的主观观点来扭转市场的运行方向。当然,这些都将是徒劳的,股市永远是反映将来的经济情况,永远是一种“将来时”。

因此,对于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中的数据,我们要用辨证的眼光、动态的思维方式去客观理解,并充分适应这种奇妙的“数字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