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秦天喜不敢说自己进驼峰山了,但又一下子编不出个合适的谎来,想了想,忽地想起了妹子的枣骝马,哈哈一声说道:“老罗,我虽然没把你家的小黑驴骑回来,但我骑回一匹马来。这样吧,你先把那匹马拉回去用着,等我找到了你家的小黑驴,我拿你的小黑驴去换我的马,要是找不回你家的小黑驴,就拿我那匹马赔你的小黑驴了。说实话,那可真是匹好马呀,论价钱,值你三五头小黑驴的。”

罗成相不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的好事,“真的?天喜呀!那你快带我去看看你的马吧。”

秦天喜把罗成相带到拴马的柴房,罗成相看着那枣骝马眼睛便是一亮,失声叫道:“好马,真是匹好马呀!”

秦天喜微笑着问:“老罗,你看出这是匹好马了?”

罗成相连连点头道:“我年轻的时候走过后草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不过,天喜呀,你这匹马是从哪儿弄来的?”

“老罗,你这叫啥话?啥叫从哪儿弄来的?”秦天喜哈哈一笑,“你放心,我这马绝不是偷来的,更不是抢来的。”

罗成相解释说:“天喜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匹马不是拉犁种地的马,这是匹好骑马呀!”

秦天喜笑了,“嗯,老罗,你还真的识货呀!”

“这太简单了,其实呀,看马的皮毛就能看出来,你看这马的皮毛,屁股上没有一处被绳线磨过,那肯定是匹骑马了。”罗成相见逮了便宜,也顾不得秦天喜的马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了,边解缰绳边怀疑地看着秦天喜问,“天喜呀,这匹马我可真牵走了啊!”

“牵走吧!要是找回你家的小黑驴,我就牵着小黑驴去换马,要是找不回你家的小黑驴,这匹马就归你了。”秦天喜大大方方地挥挥手,他知道,如果朱玉祥不出事,罗成相的小黑驴一准儿能找回来,如果朱玉祥出了事,也只能便宜罗成相了。

秦天喜几天没休息好,吃过饭便睡了。睡得正香的时候,枣花推醒他说:“天喜,你醒醒吧,冷哥来看你了。”

秦天喜睁开眼一看,天色已经是日暮黄昏了。他和冷强打个招呼对枣花说:“枣花,你带孩子们到娘那屋坐会儿去,我和冷哥有些话说。”

冷强比秦天喜大几岁,生得国字脸,络腮胡子,颇是威武。他是和朱玉祥一道当兵的,一次战斗中为了救朱玉祥被子弹打断了左腿。朱玉祥感激冷强的救命之恩,蒙面夜入豪宅,冒险勒索了一个财主二百块大洋送给冷强。冷强有了这些钱,才得以回花村老家买了房,置了地,娶了老婆,生了儿女。

冷强是秦天喜在花村最信得过的人,这不仅因为冷强和朱玉祥是过命的兄弟,还因为朱玉祥和冷强给两家的孩子订了娃娃亲,把画眉许配给了冷强的儿子冷长生。

冷强待枣花出去了,忙把门掩上,神色凝重地问秦天喜说:“天喜,你去马蹄沟了?”

秦天喜“嗯”了一声,不解地问冷强说:“冷哥,你是咋知道的?”

“昨天灵秀过生日,我炸了些油糕给你送过来,是枣花告诉我的。”

秦天喜看看屋门,蹙起眉头说:“这娘们儿,嘴上就没个把门的,我看是有些日子没修整她了。”

冷强现出些不高兴来,“天喜,你把我也当外人了?”

秦天喜解释道:“冷哥,瞧你说的,你咋能是外人呢?我是怕她说走了嘴,让村里人知道了咱的底细。”

冷强“哦”了一声,“天喜,听说红柳受伤了?伤的重吗?”

秦天喜苦着脸摇摇头,“唉!冷哥, 红柳没了。”

冷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啥?没了?”

秦天喜长长地叹了口气,“是没了,伤的太重,再加上请了个庸医。唉!”

“我只听说朱司令前几天在油坊镇和小鬼子干了一仗,没想到红柳她竟然……唉!朱司令没事吧。”

“玉祥倒是没事,不过,早晨我和画眉出来的时候,鬼子摸到马蹄沟了。”

冷强听说鬼子摸到马蹄沟了,急忙说:“天喜,你慢慢说,给我讲详细点。”

秦天喜把他知道的情况向冷强大致讲了一遍,冷强听后惊慌地说:“哎呀!从哪儿一下子冒出那么多的鬼子?这回朱司令可是遇到危险了。天喜,我腿脚不便,明天你进城打听一下吧,也不知道朱司令他们现在咋样了。”

秦天喜点点头,“我也担心着呢,明天一早我就进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