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猪来了 .冤枉了好猪 !

龙魂名将 收藏 3 62
导读:北美猪流感一个最可笑的谬误就是,让天下闻猪色变的病毒原来没有在猪只身上发现。这一两天,各地媒体密集引述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总干事瓦莱特的话说,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只攻击人类,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墨西哥的感染者,就包括一些与动物没有直接接触的城市人。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多梅内奇的声明更简朴有力。他说:“没有证据显示食物链受到威胁,目前这是一场人类危机而非动物危机。”  倒霉的猪之所以被拖下水,从这些专家的解释看来似乎是因为这种新型病毒“成分复杂”,它集中猪流感病毒、人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美猪流感一个最可笑的谬误就是,让天下闻猪色变的病毒原来没有在猪只身上发现。这一两天,各地媒体密集引述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总干事瓦莱特的话说,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只攻击人类,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墨西哥的感染者,就包括一些与动物没有直接接触的城市人。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多梅内奇的声明更简朴有力。他说:“没有证据显示食物链受到威胁,目前这是一场人类危机而非动物危机。”


倒霉的猪之所以被拖下水,从这些专家的解释看来似乎是因为这种新型病毒“成分复杂”,它集中猪流感病毒、人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的基因片段。再者,由于这种病毒过去从未出现,因此在流感暴发初期,被人们称为猪流感病毒,一直沿用至今。


这个解释听来十分自然却又牵强,一种新流感出现,尚无名字,因病毒中有猪流感病毒的成分,就冠之以猪的名义,这很符合大众传播学里讲究的“好记”、“方便”原则。然而,这种方便是有代价的,只不过代价的承担者不是命名者,而是部分与猪一样倒霉的弱势群体:世界各地猪农以及相关业者。


墨西哥猪农首当其冲,由于猪流感疫情在全球蔓延,一些国家已暂停进口墨西哥猪肉,墨西哥猪肉出口大受打击。在中国大陆这个全球最大的猪肉消费市场,当北美“猪流感”占据各大媒体版面时,原本跌到谷底的猪肉价格再受下行压力。本报采访的猪农就在赶紧清仓以免赔本。


另一方面,不准确的流感命名法,倒是可以成为限制贸易的理由,像中国几天前禁止从墨西哥和美国三个发生猪流感疫情的州进口猪及其产品。


随着猪的委屈越来越大,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两天前赶紧建议,应该沿用以瘟疫起源地命名的方式,将流感称做“北美流感”,而美国与台湾官员考虑的名字则是“H1N1新型流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警告,因猪流感而禁止美国猪肉及或任何美国出产的肉制品,都没有科学依据,可能导致严重的贸易纠纷。


不过,随着疫情发展,只要恐慌不消除,关于流感说法及贸易的纠纷大概还会增加,谁都可能像猪一样成为倒霉的受害者。几前天,有外电引述世卫官员说,中国正在调查几宗病例,但没有“疑似病例”。该信息经翻译转手后,我在其他媒体上看到的说法成了中国出现“疑似病例”。之后还有报道将本身没有发现病例的中国说成是病毒源头,结果官员气呼呼出面辟谣,痛批媒体蓄意编造谣言,“企图诋毁中国形象”,


事实上,上述情况似乎都可以预见。当谣言与恐慌蔓延时,总有些矛头要射向弱者身上。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在经济实力上已经不弱,但是背负着2003年沙斯事件中隐瞒疫情的“历史罪名”,加上连续发生的食品安全丑闻,中国在公共卫生安全形象上仍是弱者。因此每当发生公共卫生安全危机时,它的不良记录总要被拿出来公示一下。


改变这局面,需要时间。同时,中国必须一再地以行动力证自己在公共卫生事务上的坦荡公开,并承受吹毛求疵式的严格检验。


至于当前的瘟疫,世卫已将警告级别从原本的四级提高到五级,意味着大规模流感疫情“正在逼近”。好消息是,除了墨西哥以外,这个“H1N1”在其他地方的致命程度不如想象中严重。很多国家都如临大敌布置了防控预案,流感成了世界经济面临的另外一个不确定因素,如今只能期盼在充分准备以后,各地最终能冷静、理性地渡过这场危机。



诗人余光中说,不见狼而叫“狼来了”,是自扰,见狼而不叫“狼来了”,是胆怯。那么见到狼影子,又还未见到狼本尊,该怎么叫呢?


本文内容于 2009-5-3 8:53:57 被龙魂名将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