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战争中的中日间谍战

拓石 收藏 2 2099
导读:甲午战争爆发后,日本间谍的活动更加频繁、猖獗,“凡我之动静彼皆洞悉无遗,甚或暗中为之接应,为之向导,故彼攻击调度每合机宜,我仅多受其制。”在丰岛海战,进攻辽东半岛、威海卫等一系列军事行动中,日本间谋都起了重要作用。 丰岛海战是中日海军的首次交锋,它拉开了甲午战争的序幕,这次海战,是日本“不宣而战”下搞的一次突袭行动。许多中国近代史或甲午战争史著作,在谈到这次海战的爆发时,都提到日本间谍贿赂中国电报生、泄露高升号开船日期一事。这种说法的依据主要是1896年10月吏科给事中余联沅的一份奏折和姚锡光的《东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甲午战争中的日本间谍活动

甲午战争爆发后,日本间谍的活动更加频繁、猖獗,“凡我之动静彼皆洞悉无遗,甚或暗中为之接应,为之向导,故彼攻击调度每合机宜,我仅多受其制。”在丰岛海战,进攻辽东半岛、威海卫等一系列军事行动中,日本间谋都起了重要作用。


丰岛海战是中日海军的首次交锋,它拉开了甲午战争的序幕,这次海战,是日本“不宣而战”下搞的一次突袭行动。许多中国近代史或甲午战争史著作,在谈到这次海战的爆发时,都提到日本间谍贿赂中国电报生、泄露高升号开船日期一事。这种说法的依据主要是1896年10月吏科给事中余联沅的一份奏折和姚锡光的《东方兵事记略》中的记载。余折是这样说的:“天津电报局内倭寇买通一人,每月予以六百金。所以中国军情纤悉皆知,以致高升之覆及大东沟之战,倭人皆先得信。’,姚也认为:“倭人间谍时在津,贿我电报学生某,得我师期,(高升号)适为所截。’,其实,高升号开船日期并不是从天津电报局获得的,而是石川伍一从天津军械局得知的,这是甲午战争中日本最为成功的谍报活动之一。


石川伍一(1866-1894)是日本著名间谍,幼入私塾,后入兴亚学校专攻中文,19岁时来华为日本海军搜集情报。在一本日本出版的《名人录》中,石川伍一名下这样写道:“石川伍一,间谍。……受命赴中国活动,到过蒙古边境一带。中日战争中在华积极活动。”在石川伍一的间谍生涯中,侦察到高升号开船日期是他对日本海军的一个重大贡献。当时,他“冒广东人、薙发,穿中国衣服”,隐藏在天津军械局一个书吏家中。丰岛海战后,日本组织撤退其在华侨民。石川伍一奉命随日本侨民乘船离开天津。但夜深船开之后,石川伍一决定继续潜伏下来。于是,他化装成中国人从船上跳下,又回到天津,“以一洋元酬薙工,为天津县李振鹏踪迹破案”,在客栈被捕。随后,在书吏家中搜出炸药及有关文件,据记载,“搜出和信一函,所有高升轮船兵若干,带兵官姓名并所带物件以及青菜若干斤,均详信内。”被捕后,石川伍一对其间谍活动也供认不讳。他供认:自1883年以来,他一直在京、津等地往来,后住在军械所刘树芬家中。有一些中国人为他提供情报,刘树芬“将各军营枪炮、刀矛、火药、子弹数目清册,及军械局东局海光寺每天造子弹数量,照抄一份。’,他还“供出日本截我高升、操江二船,皆其先期电闻。”可见,高升号开船日期确是石川伍一从天津军械局书吏处打听到并电告日军的。


石川伍一间谍案影响很大,牵涉到很多人以至清廷大吏。天津军械所书吏因“为窝主,传递消息”与石川伍一同被斩首,李鸿章的外甥、天津军械局总办侯补道张士瑜因“于其所用书办家擒获日本奸细”也受到舆论指责。后来一些大臣纷纷上奏弹骇李鸿章,分析开战以来的种种失误,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即“调发军情又为奸细侦探,遂致高升船所载劲旅,悉为敌击沉。”丰岛海战后,口本切断了中国至牙山的海路,控制了朝鲜海域。


10月下旬,日军分两路向中国大举进犯,一路以山县有朋为司令官,由朝鲜义州附近渡过鸭绿江。另一路以大山岩为司令官,进攻辽东半岛。进攻辽东半岛的作战计划,是由藤崎秀、宗方小太郎等十几名间谍共同商议制订的。他们提出,“先取大连湾附近之大窑口,再进而攻略大和尚山、石门村,占领金州,以绝旅顺后路。”10月24日深夜,大山岩率军到达辽东半岛金川以东海面,“饵居民4人登船,购乡民衣服”,然后派6名问谍秘密登陆,以进一步确定进攻方针。这6人是:藤崎秀、大熊鹏、猪田正吉、向野坚一、山崎羔三郎、钟崎三郎,他们乘水雷艇登陆,分3组活动,后来仅向野坚一一人生还。向野坚一登陆后,混在民工中为清军修筑工事,在普兰店、复州、金州一带刺探军情,有一天被清军发现逮捕。为了销毁藏在鞋里的地图,他故意踩在泥水中,将鞋里的地图弄湿踏烂,然后用2个银元收买押解的士兵为他松开绑绳,深夜跳崖逃走。大山岩部队根据他提供的最新情报,一举攻占金州。


前面已经提到,选择荣成湾作为登陆点以及采取包抄后路的战术,也是由间谍提出的。1888年以后,日本问谍多次到威海、荣成一带进行侦察,潜入威海驻军防区和炮台重地。进攻前夕,日军派8名间谍乘船到成山头右侧龙须岛侦察军情,他们在“近村购食物并鸦片烟。与村民押,得威海,成山兵防状以去。”1895年1月20日,日本陆军在联合舰队的掩护下在荣成湾龙须岛成山头登陆时采取的就是“远势登陆,抄我炮台后路”的战术。10天后,日军占领了威海卫南、北两岸炮台,封锁了港口,轰击刘公岛及港内的北洋舰队。2月17日,威海卫完全陷落,北洋舰队全军覆没。


由此可见,甲午战争中,日本间谍的确成为军事行动的先锋。根据间谍提供的情报,日军“尽知我军情,先发以制我,致倭人着着领先,而我则处处落后。”不仅如此,日本间谍还为日军私递军火,接济米粮,并多次进行破坏活动。据载:“上海吴淞口五万斤之巨炝毁于药水矣,湖北制造局机器及枪炮子药皆毁于火矣。”抓获石川伍一的同时,还缴获炸药地雷8箱,石川伍一供认,“欲用地雷炸药轰海光寺军火器械积聚之所。此寺一毁,则天津毁矣,海防废矣。”此外,战争爆发后,白本的外交人员利用合法身份作掩护也致力于谍报活动,譬如,“驻津倭领事及武随员二人……日派奸细二三十分赴各营各处侦察。’丰岛海战后,德国人满德在致李鸿章的一封信中就提醒说:“中国之驻倭使臣未归,倭国之驻京使臣未归,楼国之驻京使臣未返,非计也。何以故?中使在倭未能探听倭国军情,而倭人在中竞能洞悉中国军事。”


本文内容于 2009-5-3 7:25:31 被拓石编辑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