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27.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王东镇 收藏 1 59
导读:1927.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2009.5.3 当《探索集》的序号进入二十世纪的时候可写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但决不是没有了。是带带拉拉写过2000篇,还是探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是摆在我面前的两种选择。《论改革(1—22)》似乎已经回答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基本问题,但还不够,特别是后六篇写的不透,也很勉强,因为社会还没有发展到迫切需要讨论那些问题的时候,过早的探讨那些问题总会面对两难。最近我的一个同学从国外回来探亲,提到了中国共产党改为社会民主党和社会主义这面大旗还要不要扛着的问题,吴邦国委员长也一再强调中国

1927.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2009.5.3

当《探索集》的序号进入二十世纪的时候可写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但决不是没有了。是带带拉拉写过2000篇,还是探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是摆在我面前的两种选择。《论改革(1—22)》似乎已经回答了中国社会发展的基本问题,但还不够,特别是后六篇写的不透,也很勉强,因为社会还没有发展到迫切需要讨论那些问题的时候,过早的探讨那些问题总会面对两难。最近我的一个同学从国外回来探亲,提到了中国共产党改为社会民主党和社会主义这面大旗还要不要扛着的问题,吴邦国委员长也一再强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和我们现行政治制度的必要性,却没有说透,看来还得由我来完成这些是是而非的两难问题。于是,我想到了本文这个题目,这个应该由国家基金扶持,我却没有勇气申领的重大理论问题。

一、 什么是中国特色?

中国特色应该是中国的民族性、地域性、历史性、时代性决定的当代中国的基本特点,是在世界范围看中国,从历史发展看中国,立足当代看中国。舍此,中国特色就是虚无缥缈的空话和托辞。

首先,中国是拥有七千多年文明史的古国,文化发展上一脉相承,没有重大中断,而保留下来的主要是封建社会高度发达的专制阶段的社会意识和社会形态。

纵观世界文明史,可分为发祥较早的东方文明和相对较晚的西方文明。前者已经进入封建专制阶段,后者尚在封建社会初期就被世界科技的进步带入了资本主义时代。因此,专制成为东方文明的标志,而民主成为西方文明的特点。当然,即便是西方民主与人类原始社会的民主相比也有逊色,与奴隶社会的民主相比各有千秋,但终究是与现代商品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相适应的政治制度,也代表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方向。

西方文明发展的相对落后保留了奴隶社会和初期封建社会较多的民主传统,因此比较容易与发源于商品经济的资本主义制度接轨,产生了现代西方文明和西方社会发展的后来居上。而视工商业为社会之末、视发明创造为机巧和不务正业的封建农耕意识则必然导致社会发展进入家长制的封建专制时代。

农耕经济具有不断重复的简单再生产的稳定性。伴随着社会生产的发展也总是产生人口的增加,从而使土地不堪重负,战争、瘟疫和灾祸就成为新的平衡的媒介,周而复始的动乱和改朝换代不可避免。政治清明,社会就相对稳定;政治腐败,就改朝换代,从而使社会生产总是摆脱不了周期性的灾难和小农经济的特征。而小农经济产生家长制,产生专制独裁和以家长制和专制独裁为主要特征的东方文明。

控制人口是一切发展相对落后国家的头等大事,即便是以不文明和看起来残忍的方式也比战争和灾祸的惩罚好的多!没有当代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就没有当代中国的相对安定。当然,也要有其他政策的正确。

中国特色还有其他许多方面,例如地域广阔、民族众多等等,农耕经济产生的家长制和专制独裁的社会意识和政治形态应是主要特点,也是东方文明区别于西方文明的主要方面,看不到这一点和回避这一点都是愚蠢的。而家长制和专制独裁又是维系封建大家庭所必需的,舍此就难免纷争和动乱。当然,伴随家长制和专制独裁的也有一定程度的民主,家长制和专制独裁需要民主补充与民主制度需要家长制和专制独裁作为补充具有相同的意义。

在典型的家长制和专制独裁与典型的民主政治制度之间存在许多过渡形态,表明了社会生产发展的不平衡与许多中间阶段。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存在决定意识,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社会生产发展到一定程度,必有相应的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产生,这是任何主观意识所不能改变的。拔苗助长和固步自封都是可悲、可笑,注定受到惩罚的。

二、 关于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既是一种理论,也是一种发展趋势,更是一种社会制度。作为理论,是关于社会主义制度产生、发展的一般阐述;作为发展趋势,表明了人类生产发展的社会化过程;作为社会制度,展示了人类社会主义实践的一个过程。

社会主义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影响了人类社会近百年的社会实践。虽然以改革收场显示了它的不成熟的一面,仍然不失为伟大的科学贡献。不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理论,就无法了解人类社会发展的现代历史。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论科学的一面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分析指出了其基本矛盾是生产的社会性与占有的私人性必然导致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而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解决这一矛盾的必然选择。资本主义生产不但提供了实现这种转变的可能,还提供了完成这一任务的社会力量——工人阶级,而完成这一转变必须通过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论不足的一面是对社会形态的划分过于机械,忽视了生活资料也是生产资料的组成部分,并且是决定社会意识的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只要社会生产没有消灭家庭和生活资料的私有,就不能把社会主义认定为共产主义阶段。

家庭是最容易被人忽视的社会单位,却是一切社会的基础,甚至可以说家庭形态决定社会形态。恩格斯有一篇著名的文章《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说明家庭、私有制和国家是联系在一起的阶级社会的基石。家庭必然导致私有制,私有制必然产生国家,国家是维护局部利益、阶级利益、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特殊形式,也是过渡到无阶级、无剥削社会的必然过程。因此,我们不能单以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判断社会形态的性质,还必须结合生活资料和家庭的所有制形式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当代一切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不同程度的私有制国家,即便实行了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也改变不了其相对的私有意义,更不用说所有的劳动者都是私有的个人,激励其从事社会生产的动力除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之外,经常发挥作用的还是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需要。而国家和集体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不过充当了资本家的作用,即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起作用的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资本——利润,劳动者——工资),主体生产方式仍然是雇佣劳动,即生产的资本主义方式,可见文化大革命中我们批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多么的幼稚和无知。因为我们批判的不过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种,并且是效率相对来说比较高的那种,而维护的却是效率最低的“大锅饭”那种。而“大锅饭”确实源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理论,因为马克思和列宁都还没有来得及对何种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更为优越做出深入的研究就去世了,以后教条主义就成为了社会主义实践的主流,直到我们的改革开放成为基本国策,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才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

“大锅饭”实际上是小农经济家庭内部分配方式的理想形式,是共产主义分配方式与小农经济分配方式的某种契合,因此能够在我们这个东方农业大国受到普遍的拥护,并一度成为主流的分配方式。但无论是共产主义分配方式,还是小农经济家庭内部的分配方式,都不是私有制社会最具有激励作用的分配方式,因此注定要被淘汰,包括产生他们的所有制形式。承认差别、利用差别就比限制差别更为重要,多种所有制形式和分配方式并存就成为自然的选择。而效率最高的生产方式是生产资料与劳动者的直接结合,但规模上存在一定的困难,改组后的国有经济就承担了共和国脊梁的重任。而社会主义色彩越少生产效率越高,不过反映了人类社会仍然处于私有制阶段这一基本事实,生产的社会化是当代社会发展的另一显著特征。

纵观当代世界,无论社会生产的规模还是资本构成都在走向社会化,因此从社会发展的趋势建立社会主义理论也未尝不可。至于社会主义如何向共产主义过渡那是以后的事,非我们当代的凡夫俗子所能想象的,最好回避。而建设共产主义必须发展资本主义,消灭差别必须承认差别、利用差别,已是人们的共识。写到这里就需要对社会主义的外壳,即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进行探讨了。

以往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基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产生的,专制独裁的色彩浓厚,舍此也无法维护高度集中统一的生产方式。市场经济则要求较大程度的自由和民主,反映到政治制度上就是社会的民主化进程,对此人们的分歧较大。“民主派”要求彻底西化;“集权派”维护现状;“文革派”态度暧昧,抓住国有资产流失和腐败现象大做文章,鼓吹今不如昔;“***”只要打倒共产党。其实民主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没有政治上的民主长期落后于经济上的民主,也没有政治上的民主超越经济上的民主发展阶段。

中国取消帝制还不到一百年,取消帝制的结果是数十年的军阀混战和各种所谓的形式上的民主、实际上的专制制度,盖因为中国社会的发展程度和主体意识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统一和安定都需要强势政府,人们的民主化意识还很薄弱。当中国的城市人口也占到全部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九时,谁还会对西方式民主制度产生疑义呢?而现在就实行西方式民主制度又无异于对私有权(包括统治权)的剥夺和把中国引入内乱。

所以,社会主义大旗不能丢,党的领导不能没,因为社会主义还有积极的一面,而我们的党是坚持改革开放的党,强大而又拥有广泛社会基础的党。至于形式上的民主、实际的专制,只要有利于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中国发展进步的长远利益,未尝不可!当然,固步自封、不求进取,也终有被历史淘汰的一天。相信我们的党还不至于这样。

三、 共产党,还是社会民主党?

在第一和第二国际时期各国共产党曾经普遍称为社会民主党,列宁领导前苏联社会主义革命之后共产党的称号才逐步普及。共产党的称呼更适合社会主义阶段的历史任务,社会民主党的称呼比较适合民主革命时期的历史任务,所以不同时期共产党的称呼有所变化。

其实称呼什么并不重要,德国法西斯还称自己是国家社会主义民主党呢,不过是为了团结社会的底层群众加入法西斯运动。而共产党的称号既然已经在中国深入人心,就没有必要为了表明自己推进民主进程的决心而改变称呼。

人们任何时候看重的都是一个党的行动,而不是他的口号和称呼。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必须从历史看中国,从世界看中国,从历史发展看社会主义,才能摆脱教条主义的束缚又不为激进的口号所迷惑。所幸的是我既通读过马恩列斯和毛主席的主要著作,又通读过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国际共运史,目睹和参加过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投身过改革开放大业。既有理论基础,又有社会实践,还有了无牵挂的孑然一身,所以在有文字狱传统的中国敢为人之先,少了许多顾忌。至于本文是鲜花,还是毒草,人们自有评说。在我,不过是为《探索集》又增加了一篇,属于序号第1927的一篇,属于中国走哪条路的一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