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外电17日消息:有报道称,印度和中国都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尽快出售403吨黄金,从而提高IMF的资金流动性,真正帮助到贫困国家。

同时,印度正努力倡议IMF抛售其所有黄金储备,因为印度认为这些黄金对IMF来说是闲置资产。

IMF出售的黄金可能大部分会流向各大央行和一些私人投资者。既然大部分黄金不会进入零售市场,预计金价应该不会受到明显影响。

国际金价目前在870-950美元/盎司的区间内。作为传统的黄金购买大国,印度和土耳其近期国内需求相当疲软,因此并没有购买多少黄金。

印度的黄金报价目前在每10克1.45-1.50万卢比区间内。专家预计,到6月底,价格可能会跌至1.3万盎司。

IMF建立黄金储备已逾40年。据资产负债表显示,原始价值为93亿美元。

[时事点评]我们知道,伦敦金融峰会上,在要求中国等国家向IMF注资一万亿美元的同时,IMF也公开承诺"准备出售403吨黄金",说是"以提高IMF的资金流动性,真正帮助到贫困国家"。

然而,正如我们所担心的那样,任何一个没有"明确时间表"之硬性约束的承诺,都有个"兑现门"的问题。

显然,既然IMF可以打着"帮助贫困国家"的旗号,根据"中国的承诺",要求中国"尽快兑现"400亿美元的注资,那么,中国等国家同样可以将"帮助贫困国家"的旗帜举得更高,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兑现诺言,尽快出售403吨黄金。

●用400亿美元中的一部分部分换取403顿黄金,是个值得考虑的方案

非常清楚,对中国等南方国家而言,在IMF有关投票权的改革被推迟至"明年之后",如果欧盟担任掌门人的IMF急于淘换资金、帮助"他们愿意帮助的贫困国家"的话,那么,以中国为例,用400亿美元中的一部分部分换取403顿黄金,是个值得考虑的方案,可问题是,IMF愿意吗?

通过这则新闻,我们不难看出,表面上至少筹措到一万亿美元资金的伦敦G20国际金融峰会,其所谓的"成功"早已被一扇"兑现门"挤扁了头!

至于欧盟担任掌门人的IMF"愿意帮助的贫困国家"又是哪些?中国的态度对俄罗斯的"重中这重"又是何等重要?我们不妨再来阅读一则资料片段。

IMF官员访问基辅:建议向乌克兰发放第二笔贷款

[基辅消息] 据乌克兰媒体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赴乌克兰代表团团长帕扎尔巴舍奥卢17日在基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该代表团将建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批准向乌克兰发放总额为28亿美元的第二笔贷款。

帕扎尔巴舍奥卢说,乌克兰经济受到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但对此适应很快,这主要得益于外汇政策的调整,使经常账户赤字大幅缩减。

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乌方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团的谈判取得重要成果,双方不仅就合作纲要达成一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团还同意提高向乌发放第二笔贷款的数额。她说,乌政府打算用第二笔贷款的50%来弥补财政预算赤字。

帕扎尔巴舍奥卢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团已与乌政府就财政预算赤字等问题达成一致,乌政府下一步要做的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交最终批准的经济政策备忘录。她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可能会在5月中旬以前作出是否继续向乌发放贷款的决定。

[时事点评] 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乌方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团的谈判取得重要成果,双方不仅就合作纲要达成一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团还同意提高向乌发放第二笔贷款的数额。她说,乌政府打算用第二笔贷款的50%来弥补财政预算赤字。

前面说了,面对北约的挑衅行为,俄罗斯"绝对有动机"对格鲁吉亚采取军事行动,但是,由于"中俄"之间战略互信、或者说上合的"团结度"仍然没能恢复到"新星号事件"之前的水平,关键时刻很可能缺少来自上合(中国)的"理解",一旦如此,我们也认为"俄罗斯不敢对格鲁吉亚发起新的军事进攻",根据也很简单,那就是"在格鲁吉亚(乌克兰)问题上,失去上合(中国)理解的俄罗斯,必然会因欧美格鲁吉亚(乌克兰)政策的重新靠近、而与欧美各方陷入对抗",其后果就是:在欧美的共同运作下,乌克兰亲西方势力将重新联合起来并正式申请加入北约,从而直接测试俄罗斯的"战略红线"。

●乌克兰就是IMF急于筹措资金"愿意帮助的贫困国家"

显然,与乌克兰总统相比,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就是个"亲欧"分子,而国际货币基金是由欧洲人出任掌门的,乌克兰就是IMF急于筹措资金"愿意帮助的贫困国家"。至于如何帮助?季莫申科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乌政府打算用第二笔贷款的50%来弥补财政预算赤字;

我们知道,在格鲁吉亚战争之后,在欧盟与美国的格鲁吉亚(乌克兰政策)保持距离的那段日子里,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与乌克兰"亲俄"势力一道反对"立刻加入北约"的两个武器就是:俄罗斯的天然气价格问题,向俄罗斯寻求贷款弥补财政预算赤字问题,说白了,天然气价格不是问题,实质还是个"钱"的问题。

●时过境迁,乌克兰也就不必要去找俄罗斯要钱了,由IMF掏了

有意思的是,那时的欧盟,是一个子儿都不给乌克兰政府,逼着乌克兰去找俄罗斯要贷款,"必须找俄罗斯要钱"也就成了乌克兰总理反对立刻加入北约的重要理由。

然而,时过境迁,在欧盟借助两篇《思考》迫使美国暂时妥协、无法向俄罗斯交割"东欧利益"之后,乌克兰也就不必要去找俄罗斯要钱了,由欧洲人管理、美国具否决权的IMF自己掏了。

●要想真正帮助贫困国家,中国等国家就必须掌握IMF的决策权

显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愿意帮助的就是乌克兰这样的贫困国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准备用来帮助这种贫困国家的一万亿美元资金、却是向诸如中国之类的国家讨要来的。

通过这一点,我们也就不难看出,要想真正帮助贫困国家,中国等国家就必须掌握IMF的决策权,就必须有权确定哪个国家才是最需要帮助的、需要帮助多少。否则,中国等国家就成了"出钱帮对方挤压自己战略空间"的傻子了!

●要求IMF尽快出售403顿黄金的要求不仅合理、而且必须

因此,中国在兑现400亿美元之前,要求IMF尽快出售403顿黄金的要求不仅合理、而且必须:你IMF没有流动性,那好办!作为帮忙,我就用"流动性(美元)"置换你的"非流动性(黄金储备)",而且要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去置换。要知道,自开动印钞机之后,为了防止美元快速贬值,拼命压低美元标价的黄金价格,恰恰"欧美资本"正在起劲做的一件事情。实际上放言"准备出售403顿黄金"也是IMF帮助压低黄金市价、暂时防止"欧美金融妥协"不被"兑现门"挤破头的手段之一。

如此一来,要求IMF尽快出售403顿黄金、明着是"帮美",实际上是在伸手扯"欧美金融妥协"的内裤。显然,对黄金价格的控制而言,"准备出售403顿黄金"与"已经出售403顿黄金"有本质区别:"准备出售......"是利空,"已经出售....."则是利空出尽、是利多!

在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是,我们不认为黄金会成为"新的世界货币",但是,以美元标价的黄金,其价格无疑是"美元本位制"走向坟墓的"计时器"。

在黄金的问题上,中国等国家需要做的,是即不要轻易抛售手上的黄金储备,也不要盲目抢购,就象对待美国国债一样:在维持住现货规模的基础上,可以逢低吸纳,必要时,同样可以用来"引导"国际黄金价格。

●对俄罗斯的乌克兰政策有着现实意义

通过IMF急于筹资资助乌克兰等东欧国家的例子,我们不难看出,在中国没有否决权的情况下,中国是否出资IMF?出资多少?以什么方式出资?在什么时间出资?对俄罗斯的乌克兰政策有着现实意义。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运用得好,这即可以成为是中国敦促俄罗斯以"切实方式"重建中俄战略互信的手段,也能成为俄罗斯重新搞好"上合团结"的动力。

其实,中国真正能影响"俄罗斯乌克兰政策"是科索沃这个点。

前面说过,在大国的夹逢中,"塞尔维亚永远不会承认科索沃的独立"不过是把筹码,一旦"大国(中欧俄美)"中的"大多数"最终决定"是塞尔维亚承认科索沃独立的时候了",塞尔维亚领导人将会"立刻忘记"这句话。

显然,得到中国的策应,是俄罗斯继续对欧盟打科索沃牌的基础,也是"大国(中欧俄美)"中的"大多数"最终决定塞尔维亚领导人是否"立刻忘记"那句话的关键,同样,得到俄罗斯的策应,也是中国继续对"欧美"打科索沃牌的基础,因此,在决定"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的方向与过程的问题上,"中俄"的最大利益在于"最充分的协调",但"协调"的基础在于保持"上合团结",由于俄罗斯在"新星号事件"中损害中俄战略互信在先,因此,俄罗斯"首先得拿出诚意"来恢复这种互信。

●俄罗斯对中哈之间的两笔"极具国家战略意义"的商业投资暂时持"默认态度"

令人欣慰的是,俄罗斯方面最近通过了最终建设远东油管中国支线的决定;更令人欣慰的是,中国准备向哈萨克斯坦提供100亿美元的贷款,以换取哈西部油田和东南部铀矿的开采权,中石油还打算购买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石油天然气公司近47%的股份,期间,并没有传来俄罗斯"重新考虑中国石油管线"的消息,这就是说,俄罗斯对中哈之间的两笔"极具国家战略意义"的商业投资暂时持"默认态度"。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默认"就好,希望这是中俄恢复战略互信,重建"上合团结",在科索沃问题、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富汗问题上,特别是巴基斯坦问题上保持"最充分的协调"的开始。

值得强调的是,中亚的这点"商业变化",肯定会激起"欧美"对其阿富汗、巴基斯坦政策的战略再考虑,从而激起"欧美"对伊核问题、及围绕伊核问题的中东和平等问题的战略再考虑、还将激起"欧美日"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其实也是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战略再考虑!

我们注意到,有消息说,近日,美国科考船与台湾达成了协议,在中国东沙200里专属经济水域进行所谓"科考",但遭到中国船只的驱赶。

显然,一旦中俄恢复战略互信,从而迫使"欧美"对其围绕伊核问题的阿富汗、巴基斯坦政策、乌克兰政策、科索沃政策进行战略再考虑,那么,美国科考船非法进行科考并遭到中国船只的驱赶也就很正常了,这首先就意味着美国正在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其实也是东亚经济一体化)进行战略再考虑!

有意思的是,就在美国科考船再次遭到中国船只驱赶的同时,法国(欧盟)开始大声嚷嚷"中法关系近来取得巨大进展,不正常关系已经过去"!

●对美国而言,回到"格鲁吉亚战争时期的格局"意味着它的处境将更加艰难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这些变化来看,一旦俄罗斯面对现实,放下对中国经济主导中亚的抵触,从而重建上合团结,那么,"中欧俄美"之间的格局就可能重新回到格鲁吉亚战争期间的那种状态,值得强调的是,那个时候的欧盟主要领导人,包括美国、日本领导人,可都在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或者闭幕式,欧盟与俄罗斯之间主要谈的不是格鲁吉亚战争、而是准备为"地中海计划"做战略支撑的"俄欧新关系"。即便是那个刻意降低"与中国关系"地位的韩国总统,也是"违心"一趟趟地往北京跑!

而与格鲁吉亚战争时不同的是,格鲁吉亚战争的实质是美国对俄罗斯主动攻击"石油美元体制"的反击,是美国"捂住"次贷脓胞的最后一招。

因此,在次贷脓胞已经被挤破的今天,对美国而言,回到"格鲁吉亚战争时期的格局"意味着它的处境将更加艰难,在北京的《思考》中,在欧盟加快处理"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的紧逼下,在俄罗斯的索要下,在日本的敲竹杠中,在南美国家的"必须拿出行动"的怀疑中,总之,在科索沃、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东和平等层面问题的全面互动中,意味着奥巴马政府必须收起目前这套"尽可能与过去的敌人全方位缓和关系、以争取更多时间与更广大空间"的花招,在"战争动员"或者"逐渐放弃美元本位制"之间尽快做出选择。

至于局势将如何发展,我们将与大家一起密切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