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刀当战,有酒且醉-----祭真田幸村

小早川隆景 收藏 0 854
导读: 初登场的源次郎爷实在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可以...不是指他这个人,而是他干的事...大庭广众之下在大路边的茶寮里调戏良家妇女(magazine家的特色,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还提着酒壶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和武士们乱开玩笑(那时武士杀了百姓可是不算犯法的-,-)说什么:“我喝醉酒的时候也会把一个看作四个人!”对那些以在战阵上砍了多少敌人的脑袋挂在马后计算功名的武士来说,的确是很大的侮辱啊。之后又假装无意,成功地封住了kyo的长刀。在不经意间显示不凡的实力,九度山的韬光养诲养成了幸村用灿烂缱绻的笑容



初登场的源次郎爷实在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可以...不是指他这个人,而是他干的事...大庭广众之下在大路边的茶寮里调戏良家妇女(magazine家的特色,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还提着酒壶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和武士们乱开玩笑(那时武士杀了百姓可是不算犯法的-,-)说什么:“我喝醉酒的时候也会把一个看作四个人!”对那些以在战阵上砍了多少敌人的脑袋挂在马后计算功名的武士来说,的确是很大的侮辱啊。之后又假装无意,成功地封住了kyo的长刀。在不经意间显示不凡的实力,九度山的韬光养诲养成了幸村用灿烂缱绻的笑容来掩饰他的实力,他的智谋,他的野心,他真正的欲望...


历史上的幸村确实有个幼名就叫源次郎,奇怪的是他哥真田信幸却叫源三郎,这似乎让人感到有点可笑。哥哥叫源三郎、弟弟却叫源次郎。对于这个有趣的插曲,历史上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说法是:实际上幸村乃是真田昌幸(幸村的爸爸)的长子,而但为什么他先出生反而是次子呢?原因在于幸村的生母身份低微,生下了幸村一年后,正室山之手殿生下了信幸,于是信幸成为嫡子,而早一年出生的幸村反而成了次子。

第二种说法是,真田家的长子不幸夭折,由于担心第二个孩子再次夭折,于是按照习俗将第二个孩子海称三郎,而幸村仍按照原来的习惯称为次郎。


以前有一个叫做丰臣信繁的男人,那个男人本来出身于微不足道的地方豪族,但是其功绩受到承认时,被太阁丰臣秀吉公赐予丰臣之姓......


元服后的真田幸村被叫做源次郎*信繁,信繁之名来源于武田信玄的弟弟武田信繁。武田信繁是真田昌幸最为尊敬的武人。他辅佐兄长信玄,是当世名将,据说,信繁的身材和相貌都与信玄颇为相似,在合战中常充当信玄的影武者,并以替哥哥战死沙场为平身的夙愿。昌幸感慨于信玄和信繁之间深厚的兄弟感情,于是将出生的次子取名为信繁。


幸村踩着小池塘边的石块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着,对kyo说出自己为什么要替丰臣家如此的效忠:

以前有一个叫做丰臣信繁的男人,那个男人本来出身于微不足道的地方豪族,但是其功绩受到承认时,被太阁丰臣秀吉公赐予丰臣之姓......当然在关原之战时,他在丰臣这边发挥了他的力量!可是西军完全战败......他那一族被追杀,而勉勉强强地逃到纪州的九度山开始过日子......虽然那是很平静的生活,但他也不会觉得不好.不过另一方面,他却也这样想着.....冠着丰臣之姓的我,可以眼睁睁地允许德川得到天下吗?既然如此...那道不如砍下家康的脑袋-来取得天下吧!

但是,事实上那个男人,一点也不认为属于丰臣势力的西军,在关原之战会得到胜利!那为何他要死忠到那个地步,报效丰臣秀吉呢?或许只是因为喜欢吧...那种无法去除的乡土味...对人和蔼可亲,始终以像是小孩子的笑容来看人的秀吉......或许我真的是太喜欢了吧..


卸下顽皮的笑脸,难得看到幸村有那种眼神,没有伪装,也许在探求这自己的内心要不要把真相说给这个人听。没有了那种乱来的笑容的掩饰,这样把心情自然流露的幸村实在是让人心疼阿(一脚被斑竹T飞,你是来发HC的吗?),也许是因为让人觉得此时的他没有防卫,就像个单纯的小孩;也因为故事并不单纯,让他这样的再次想起,实在于心不忍。


出生于清和源氏的真田家,到幸隆时代,依附于同属清和源氏的武田氏。当时的武田家家督乃是号称甲斐之虎,有雄霸天下之心的武田信玄。

名门武田家灭亡后, 失去了主家的真田家,从此不得不为自身的生存而奋斗。昌幸在武田家灭亡后频繁地更换主家,幼年的幸村曾经在上杉家和丰臣家有过漫长的人质生涯。


秀吉为了对付北条家的小田原征伐,是幸村的初阵。

真田军中的信幸队首先与与良与左卫门为首的800名北条家士兵突前部队展开了遭遇战。以后,真田军又与大道寺军发生遭遇,双方展开乱战,初阵的幸村勇敢地突入大道寺军中,表现极其活跃。 对于幸村的初阵*时的样子,《长国寺殿御事迹稿》中这样描写道:......时ニ源次郎信繁、自身ニ働キ、手ヲ砕キテ高名アリ、敌ヲ追ヒ崩サル。


关原合战(德川家康与丰臣家的决战)前,昌幸和幸村参加了西军、信幸军参加东军,也许这是为真田家未来考虑的最好选择。

第二次上田城和战,昌幸和幸村将取道中山道前往关ヶ原的德川别动队3万8千人的德川秀忠(家康的三男·后嗣将军)军3万8千人引诱到上田城战场。昌幸先是假称投降,然后在数天之后突然拒绝了秀忠的劝降。(这段动画里也有写到)被激怒的秀忠发誓夺取上田,正中昌幸下怀。攻城时日越拖越长。在老臣们的不断说服下,秀忠才勉强放弃攻打上田城,转而开往关原战场,但是,等他们到达关原的时候,已经是这场大战结束的四天后了。 虽然最后东军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秀忠的举动令父亲家康大为恼火。

真田昌幸、幸村虽拼力为关原合战做出了重大贡献,但由于西军的失败,他们的胜利也就成了一场悲剧。


在信幸的哀求下,幸村父子被流放到九度山。

日复一日的平静生活里,或者在草席上微笑着听猿飞佐助没好声气的呼呼喝喝;或者跑到不知名的地方钓鱼,让那个直冒傻气的忠心耿耿的才藏一阵好找;或者跑到朔夜小姐那里去喝茶吃丸子;或者猛喝酒,直到才藏担心的说“幸村爷,喝酒过量对身体不好”,然后再对他嘲笑到“你是我老婆吗?”没想到,他会说“如果你这样希望的话,细听尊便” 哈,那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插花:这个才藏绝对的对幸村有非分之想!!没错,笔者握拳,神情兴奋,被pia飞~~)

其实,也就是这句话,让我被幸村彻底吸引,指挥时的冷静机智,一瞬间就被洒脱不羁(我还是喜欢叫他做乱来^^)所代替,意想不到的回答,幸村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冷静头脑和风一样性格的男子阿......


当看到这个幸村说出“砍下家康的脑袋-来取得天下吧!”带着恶狠狠的表情,才明白原来在如风的个性,如水的笑脸下,他有那么一颗坚硬冷酷的心,要不顾一切,要不择手段,要利用能利用的人(比如,kyo),要杀死阻碍自己的人,即使是前一刻还并肩战斗的人,即使不惜欺骗自己人,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怀着死的觉悟,否则就不能推翻德川家康。带着切齿的表情对那个要留他一命的德川家康说:“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然而幸村的恨终究是无处发泄的,也终究一直是件痛苦的事吧,所以当说出自己为什么要对秀吉效忠如是时的背影才会如此无奈。或许只是因为喜欢吧...那种无法去除的乡土味...对人和蔼可亲,始终以像是小孩子的笑容来看人的秀吉......或许我真的是太喜欢了吧...但是自己始终都还不能改变现状,或许现状也永远都不会改变,那么这份心情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只是自己的这种心情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他是真田幸村,是十勇士的幸村爷,是...


德川家康唯一害怕的男人,战国第一智将(历史上应该没有这个称号,智将还可以,第一就不用了= =)——真田幸村——


战国时期,上层武士的一门众,特别是继承者,几代人之间一般都在名字中使用同一个字(一字を付けたがる风潮),作为家族世代相传的标志。例如丰臣家的秀字、伊达家的政字等等。而真田家世代相传的则是“幸”字。在昌幸死后,由于兄长信幸违背了父亲的意志,投靠德川家康,所以信繁认为他不能再作为真田家的家督。而恰好信幸又改名信之,抛弃了“幸”字,所以信繁就改名幸村,表示他是真田家的真正继承者。


真田兄弟一战是我相当喜欢的,背负着振兴真田家重任的幸村手中的剑是“不能败的剑”,无法跨出求胜的一步的幸村是战胜不了信之的。

也想和kyo决一胜负,也想只追求最强而不去管其他,什么天下,什么王权,但是不能随意冒险,不能随意舍弃自己的生命,因为自己并不仅仅是幸村,还是真田幸村,还是丰臣信繁。这样的幸村也是很无奈阿,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包袱,从出生就是,没法做自己想做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过为了战场上的胜利,为了斗争中的生存,到了什么时候需要孤注一掷的关键时刻,都决不能犹豫不决,不能为了安全感而不敢放手一搏。信之真正教会幸村的恐怕是这份气魄吧.....


动画中的信之说了要幸村凭自己的信念而活,幸村到底是凭着什么样的信念来到大阪,为丰臣家尽最后的忠诚,也许是一个武士的尊严,也许是为了振兴真田家,我无从得知了。在之前与壬生一族的战斗中,明明已经从前猿飞佐助(好怪的关系,说的幸村像长生不老)的口中知道了最后的结局,还是义无反顾,是信念还是命运的无奈......


庆长16年,与德川家的决战在所难免,大阪方想起了关原合战时名噪一时的真田幸村,当时后者正在九度山中无所事事,大坂方的使者向幸村表明来意,希望幸村能够前往帮助大坂方一臂之力,并当场赠送黄金200枚、银30贯。 幸村承诺,10月9日他将带着家属逃出九度山,前往大坂。


大阪冬之阵,如果说在大阪城南建造真田丸很好的体现了幸村的战略眼光的话,那么在德川军的夜袭的混乱中很快的恢复并反客为主克敌制胜更说明了真田部队的良好训练和军事素养.家康清楚的认识到了幸村的守城能力和大阪城的难攻不落,不得已之下开始了所谓的"和谈" 。

于是一夜之间被德川军队填平的大坂城外的护城河以及被拆毁的真田丸宣告着大坂城成了一座无设防的裸城。从这一刻起,大概幸村也已经有了死的觉悟了吧......


大阪夏之阵,烈火中的四天王寺,精疲力尽的幸村坐在台阶上,四周都是散落的箭支,丢弃的枪剑,“不行了吗?身体已经不能动了。”望着台阶下奔跑过来的德川军,“好吧,就做你的战功吧。”耳畔回响的是德川军“干掉真田幸村了!!”的呼声。终究还是没有让谁后悔,家康,还有选择了灭亡方式的自己......


因为数次的冲锋而受伤的幸村,在天神附近的田埂疗伤,结果被越前军西尾宗次枪刺, 终其一生。


妖龙离水,最终还是回复了平静的水中,天下也许就是不属于丰臣或者真田家,几百年就这样过去了,天下一天天地在改变,而他的时间却也只是死后的数百年,伴随一把黄沙一把土的过去…天守阁仍然伫立,当年的武士刀和鲜血已经化为尘土,真田家的兴衰,幸村的起起伏伏...没有人去追忆。如果要我,倒是宁愿幸村能过那快意恩仇,逍遥自在的江湖生活,有刀当战,有酒且醉。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