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将领中谁最像三国周瑜?

小早川隆景 收藏 0 437

解放军将领中有许多杰出的将领,有的像猛张飞,虎眼吊睛;有的像关羽,义气当先;有的智谋似诸葛亮,有的狡猾如孙权,还有霸气如曹操,但谁最像周瑜呢?那就是第41军军长吴克华。


吴克华是江西红军出身,是方志敏的部下,但他抗战开始就一直统帅千军万马,从山东杀到东北,又从东北一直杀到南海之滨,屡战屡胜。在许多人心目中,这位王牌军的军长(纵队司令员)是位浓眉大眼、膀粗腰圆的虎将,甚至有人说:“这样的将军,肯定是位一跺脚,连地都发颤的壮汉子。”然而,他并不是人们想像的那样。最近中央文献出版社的《猛将:中国人民解放军传奇将领纪实》一书,对他有较为详细的介绍。本文摘录部分如下:


吴克华身材清秀,气宇轩昂,白净的面孔有些瘦削,却风度翩翩,语言儒雅,完全一副儒将模样,但他又不完全像一位“学者”,气质颇如三国时羽扇纶巾的吴国大将周瑜。因此被人称为“军中周瑜”。


他的老部下郑戈令在东北战场时有一首小诗,生动地描述了吴克华的“周瑜”气质,现录如下:


筹幄胜算掌指中,

武略文韬儒将风;

将军叱咤山河动,

谈笑轻取辽鞍营。


作为我军的一位杰出将领,吴克华戎马生涯,征战四方,有着高超的带兵打仗艺术,这些带兵打仗艺术又有着鲜明的他个人特色。

(1)

吴克华刚到胶东任5旅旅长时,用兵如神,一场伏击战,全歼了县城出来的鬼子,并缴获了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几仗下来,他就成为一位传奇的人物。在某连,连长经常讲“旅长的故事”,说他能掐会算,百步穿杨,战士们听了,个个崇拜不已,更是以为旅长是个威武剽悍、力大无穷的虎将,不是梁山好汉,也是位猛张飞。但后来一见面,他们大吃一惊。他,身材清秀,白净的面孔有些瘦削,穿着十分合体的褪色军衣,乍一看,倒像个穷教员。小战士肖玉参军不久,一见到旅长吴克华就愣住了!


“怎么了,小鬼?”旅长见他那股呆相儿,轻轻地问道。


小战士讷讷了半天,才说:


“你,就是我们的旅长么?”

“不像吗?”

小战士肖玉把自己听到的传说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吴克华听罢,爽朗的大笑起来,说:


“能掐会算,那不成了神仙?我可没有那个本领。我也和你一样,是个受苦的孩子,参加了红军,跟着党为人民打天下,在战火的锻炼中,学会了一点指挥而已哦。”


(2)

吴克华带兵,对下属严格要求,但多是耐心教育,并以表扬奖励为主,即使是批评,也让人心服口服。抗战时14团发生打莽撞仗一事的处理,颇能体现他的这一独特风格。


1942年是胶东地区抗战最艰苦、最困难的一年,不仅战事频繁,人员伤亡也较大。为此,1943年春,八路军总部专门下发了通知,强调部队不打无把握之仗,在战术上要避免莽撞,不跟敌人硬拼。


2营4连是14团的主力连。一次,4连完成护送军衣装备任务后,返回根据地,在招(远)、莱(阳)边的游击区,突然遇到日伪军混合的抢粮队,共有200多的人马。这时敌人人多势众,来势非常凶猛,通常应避其锋芒。可4连连长却是位“一见鬼子就眼红,一贯作战勇敢,战斗积极性相当高,时有莽撞”的指挥员,4连硬是同敌人打了起来,战士抢占有利地形后,虽经过一番苦战,终于战胜了鬼子,重创鬼子和伪军,最后残敌也不得不拖着尸体狼狈而逃。本应避免的一仗,4连却莽撞地打胜了,但伤亡甚大,也付出了相当代价。


吴克华时任胶东军区副司令员,他听说了14团这一战后,亲自来到了4连,参加这次战斗的总结座谈会。会上,他高度赞扬了这位连长的战斗积极性和勇敢精神,在全连战士面前给这位连长以极大的鼓励。然后,他又亲切地说:


“作为基层指挥员,也要注意掌握中央的指示精神,改进战术指挥,不跟敌人硬拼,要学会以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指挥艺术。”


他这表扬里“含”批评的一席话,给那位连长很大的“启示”。


最后,吴克华告诉大家说:“战略反攻即将到来,那时,我军将要扩大多少倍,需要大批有勇有谋的指挥员,以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


在座的人听了这一消息之后,深受鼓舞。大家欣喜若狂,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这就是吴克华对一次莽撞仗的处理和教育,即使是批评,也有表扬,还有“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让人在寓教于“乐”中接受批评,改正错误。


(3)


吴克华带兵很有远见。

胶东部队开赴东北组成4纵后,扩编组建不久,原有的武器装备不足,而新的枪炮又尚未补充下来,纵队机关干部缺编,一天,吴克华把纵队警卫团政委周绍明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坐下后,他就对周绍明说:


“现在我们同国民党军队作战,跟当年同日本鬼子作战,双方的条件都有所不同了,只有大力加强炮兵的力量,才能有效地打击敌人。现在各种大炮都可派上用场,据说总部和兄弟部队都掌握着一些大炮,你代表机关去一趟总部,要些大炮回来,先配备在你们警卫团。”


周绍明接受任务后,翌日一早,就带上一个参谋和纵队司令部写的介绍信,登上了运煤的火车,冒着零下的严寒来到沈阳找到总部。


这时正值总部忙于准备撤出沈阳和选派干部下乡发动群众,无暇接洽他们。在总部招待所等了几天后,作战部的同志才通知他们,说总部首长已经研究过了,枪支大炮会发给你们的,你们先回去。


果然没过多久,总部就给4纵下拨了一批山炮,并装备到警卫团炮兵营。后来随着火炮的不断增加,纵队便组成了一个装备充实的炮兵团。


周绍明后来说:“这虽是一件小事,却体现吴司令是位善于思考、颇有远见的军事指挥员和组织领导者,他带兵打仗想得很细,很远。”


吴克华打仗,不慌不乱,即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也是镇定自如,他指挥作战没有大脾气,也没有火爆性子,说话如平常,但是下决心果决、坚定,并且很及时。因此,他的部下说:“吴司令的‘和气’,丝毫不影响他对战斗的掌控和有效指挥。”


1947年10月处,在秋季攻势作战中,4纵为了配合北满10纵夺取吉林城,4个师发起对沈阳抚顺东、以营盘为中心之敌207师的进攻。


207师称学生军,怯于野战长于固守。这一仗也是打得上下冒“烟”。


对营盘之敌发起总攻时,组建不久的4纵炮兵团,因匆促中选择的炮阵地相距营盘守地的外围屏障213高地过远,约有10华里距离,且射界极不开阔;当步兵急呼炮兵支援时,多次射击,都支援不上。大批敌机又飞来扫射投弹。炸得炮兵阵地烈焰飞腾,硝烟弥漫。


指挥作战的团政委郑戈令和刘参谋长正着急时,纵队指挥所打电话,要两人去指挥所见首长。


他们急跑而去,在东山顶的几株大树旁边看见吴司令。他手执望远镜正对前方213高地观望。一见两人来了,放下望远镜说:


“王一萍团长开会还未回来吗?指挥的任务落到你俩身上了。”


接着,他又说:“为什么你们的炮准确率差,不是打偏便是打近?”


郑政委回答:“首长,这是由于天黑进入阵地,射击目标距离过远,所以打不准。”


吴司令点点头,又举起望远镜对南望望,说:“现阵地距离目标多远?”


刘参谋长答:“5000米。”


吴司令点头“喔”的一声道:“是太远了。那你们如何满足攻击的要求呢?要前进多远才行?”


郑政委立即回答:“前进3000米至1000米,距离目标1000多米保险打得准。”


这当儿,10多架敌机在指挥所及炮兵阵地上空盘旋扫射骚扰。吴克华对着敌机挥挥手,说:


“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能运动吗?会有损失吧。”


郑戈令说:“请首长放心,可以向前运动,受损失也不怕,支援步兵第一。”


刘参谋长说:“我们有12挺高射火器,可以梯次组成两个射击组,掩护各炮前进选择新阵地,支援步兵尽快拿下213高地。”


“好!我在这个山头观察你们的行动。”

吴司令下达命令后,郑戈令和刘参谋长返身急跑回阵地。经与原主任和作战参谋研究后,立即下令把阵地前移2000米至1500米。这段运动距离要前移3000米。各炮连及高射火器连迅速察看前进道路及运动路线,作了阵前动员,要求大家在强大敌机火力覆盖下,不畏险阻牺牲,迅速完成转移阵地任务。高射火器连分成两组以1里距离为阵地,轮流实施对空射击,以保障各炮运动安全。各连各炮只携带前车,相互50米距离,以最快速度依次向前推进。敌机聚集上空,向他们俯冲、投弹、扫射,高射火器连发挥了威力,把一架敌机打冒了烟,向西栽了下去,其他敌机见状,立即骤然升高,乱炸乱打。但是前后不过20分钟,各炮就完成了运动任务,倏然进入阵地,铺上伪装网,就一齐向213目标射击,发发命中。不到5分钟光景,步兵28团8、9连跟踪炮火突破敌工事,完全占领213阵地。


这一切吴司令都看在眼里,高兴地说:


“炮团有进步,打得好,打得好!”


傍晚,作战科长又给郑戈令打来电话,说:“吴、彭首长说,你们在强敌火力下,以勇敢无畏精神进入阵地支援步兵的行动,反映出人民炮兵的英雄本色,值得永远发扬光大。”


(5)


吴克华统率千军万马征战四方,很爱护自己的部下们。

1948年12月,在康庄、怀来追歼战中,一天午夜,41军362团发现被围的蒋军已向南口方向逃逸,团政委刘玲见情况紧急,没等师部命令,便带领3营沿公路追击。刘玲自己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身边只带几个参谋干事。在公路上,他们发现了敌人,便放开嗓子喊话,要敌人赶快缴枪投降。开始蒋军被吓懵了,一个个把枪扔在地上,当看见他们只有几个人时,就重新操起武器抵抗。幸亏后面的部队及时赶到,才把这股垂死挣扎的蒋军消灭,避免了一场重大伤亡。


事后,吴克华在全纵队团以上干部大会上表扬刘玲,说:“这种英勇顽强、灵活机动的战斗精神,实在是可嘉!”但他又带着半赞赏半责备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

“以后可不要把自己当班长使用啊!”


吴克华要别人“不要把自己当班长使用”,是出于关心爱护干部的思想;而他自己就经常“把自己当班长使用”。早几天一个清晨,吴克华和政委莫文骅以及参谋长李福泽,带着电台、参谋人员和一个警卫排向新的指挥所前进。此时战斗还没完全结束,枪声不断,部队正在展开抓俘虏竞赛。在战场上行走随时都可能遭到残敌的暗算。但吴克华却根本没有考虑这些。当他们牵着马翻过长城,正向山下走去时,看见一个班在路边休息,旁边还架着机枪。莫政委问:“哪一部分的?”


“报告长官,是军部的。”


那个班还全体起立正站在路旁。吴克华一听他们的答话不对,细细一看:原来是一伙敌兵!装作没事一样,说:“坐下。”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电台工作人员和警卫班没有跟上。吴克华掏出手枪,悄悄地从蒋军眼皮下走过,然后,莫文骅才小声交待身边的参谋:“回去缴这些蒋军的枪。”


沿途三三两两的散兵还不少,他们一边走一边抓俘虏,抓多了就怕管不住了,于是,叫俘虏把枪栓拿下来给他们自己拿,让俘虏扛着空枪走,后来,枪栓他们也拿不下了,只好叫俘虏把武器扔下,空手跟着他们走。就这样,走了20多里,吴克华等人才把俘虏交给押送俘虏的连队。


吴军长这么“把自己当班长用”,41军将士是大有意见的。这时他批评刘玲,刘政委则在台下大喊:“司令员,你的批评我接受,你也‘以后可不要把自己当班长使用啊’!”


众人哄堂大笑,随即掌声四起。


(6)

吴克华爱兵如子,对自己的部下很有感情。


他在5旅工作时,有位叫梁海波的红军干部牺牲了。1952年,这位烈士的遗孀和女儿住在东北的一个城市,生活十分困难,多次给政府写信反映都没有得到回音。时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的吴克华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派人到东北找到这母女俩,然后把她们接到济南,“住”在了自己的家里。他嘱咐家里人说:


“我的女儿有什么,烈士的女儿就要有什么。”


结果,烈士女儿用的毛巾、牙刷都和吴克华的女儿“一样”,就更别说其他吃的穿的和玩的了。


后来,他根据这位遗孀的要求,通过组织将她安排在青岛工作。多年来,他一直关怀着这母女俩,抚助烈士的女儿考上大学。


(7)


在解放之初,吴克华在广州工作期间,衣着整洁,言行举止表现的更加有涵养。在出门时,他总不忘了带上一叠裁成“巴掌大”的旧报纸。


警卫员很奇怪,首长带上这旧报纸干什么?


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叠裁成巴掌般大小的旧报纸,首长是做卫生纸用的。除了上厕所外,他要吐痰,往往不动声色,从口袋里掏出来,把痰吐在上面,然后包裹好,扔进垃圾箱。


解放了,条件好了,吴克华仍保持着战争年代艰苦奋斗的作风,但颇有他的儒将风度。


吴克华虽然身为我军高级指挥员,但有着一些很好的待人习惯,他要求身边工作人员替他找下属时,不管是什么人一定要说:“吴司令员请××……”他每次下部队视察时,不许列队欢迎;而离开部队之前,必先向炊事员和服务人员致谢告别,与在场的战士们握手,一人不漏,有时和战士们握手,“握”得人数太多,把手都“握”痛了,他仍亲切从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