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宜昌谈美国军工战略

记:前不久,关国国会曾要求政府制定从伊拉克撤军的时间表,但被布什否决。美军被拖在中东数年无所作为,失去了咄咄逼人的全球性扩张势头,美军的发展出现了什么问题?

宋宜昌:总的感觉,美军现状是:虽有一些新概念新装备亮点,但整体上讲装备不断老化,同时又供养着越来越昂贵的少数几个军火企业。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框架越来越清晰。美军装备的结构是争夺和维持全球性霸权,比如从空军来讲,它有各种航程的运输机、各型战略战役战术运输机,各型预警机、反潜巡逻机和电子战机,各类直升机等,这些装备全部更新是不可能的。因此它只能更新军备中处于“刀尖”的那部分,如战斗机,但“刀背”、“刀柄”等部分就只能局部升级以减缓老化度。像KC一135空中加油机已经用了40年了.预计还要再用30年。上世纪80年代生产的A一10可能服役到2030年以后。

阿富汗和

伊拉克战争中,美国议会通过的预算是5600亿美元,而预算外开支,按经济学家斯蒂格里茨的计算是14000亿-16000亿美元。战争的巨大消耗影响了美国新武器的研制和更新,它的许多装备已经很陈旧了。比如说它的退役核弹头、潜艇、舰艇反应堆的核废料,加上核电站的乏燃料,几十年积累下来达上万吨,这些核废料本应该处理.但美国已经没钱全部处理了。除了汉福特厂外,大部分处理厂都关闭了。它只好把一座山挖空,把这些废料封装后堆在大山里面。但像法国、日本等国都是把核废料处理后重新提纯,再充当反应堆的燃料。美国把这么重要的核后处理步骤都省略了,可想捉襟见肘到了什么程度。再如老B一52,最后的型号已服役50年了。“俄亥俄”级核潜艇中有10艘也已服役20年左右了。一般美国的“洛杉矶”级也就服役18-20年,按这个标准美国大约有22艘攻击型核潜艇也该退役了。核潜艇跟常规潜艇不一样,反应堆里很强的原子辐射造成钢结构件的老化和变脆。管道、泵、阀就容易泄漏,必须定期维护反应堆和其它系统。英国“特拉法加”级核潜艇的泄漏案就是一例。

高中低端

宋:以上是从平面角度来看美军装备。如果垂直地看,我认为它有三个层面:最高层面是针对俄罗斯,中间层面针对中国,最低层面比较模糊,主要针对那些“流氓国家”,最典型的就是使它深陷其中的伊拉克。

这三个层面对装备的研制要求是不同的。在最高层面上,美国不敢稍微放松新概念新装备的研制,因为俄罗斯随时有可能玩出某种绝活超越美国。从美国自身讲也不能不供养这些军工机构,在核方面,如洛斯阿拉莫斯和劳伦斯·利弗莫实验室。美国一旦放弃核武器的研发,再重新组织人力就十分困难,它只能不停地推出研制小型核弹、钻地核弹等项目或种种新概念,让这些核研究机构的人员有饭吃。再如雷锡恩公司,战略预警雷达是它搞的,像位于格棱兰图勒的“丹麦眼镜蛇”雷达系统,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到今天,就已更新几次了。从里根到布什一直不敢放弃更新战略预警雷达,TMD和NMD计划实质上就是用国家预算给雷锡恩拨款。雷锡恩公司90%都是军品,它在民品方面竞争力不强。雷锡恩是个电子企业.按说其应该在IT和手机数码产品两方面参与市场竞争,但它这两方面都没竞争力,所以没利润。雷锡恩曾兼并了一个叫“比奇”的生产小型商务飞机的公司,这个利润也不高。因此雷锡恩还是靠军品,只要军品订货一减.它立刻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很多怪事:这些地基远程反导雷达先是卖给日本.接着又卖给台湾,现在又卖给捷克.最后都是送给雷锡恩的订单。雷锡恩还是“爱国者”导弹和“标准”导弹的生产厂商,美国还要靠台湾和盟国的订货来供养它。

在高端层面,由于伊拉克战争对国防经费的巨大消耗,美国的研发力量已经不足。

在中端层面.美国面临的问题是找不到明确的对策。因为在高端,俄罗斯和美国的游戏规则基本是一样的:就是你有轰炸机我也有轰炸机,你有分导多弹头我也有分导多弹头,你有一定数量某个武器系统我也有一定数量的该系统,顶多是你有航母那我加强导弹,基本上和你形成一个大致平衡。而中国不是跟它搞军备竞赛,中国到底要发展什么它看不清,所以在中端这块它不敢放松。美国对付中国和俄罗斯的招数中除反导以外很难共用,它又总在恐吓中国,比如“不许攻击其卫星,若攻击等于宣战.美国还要多发射许多卫星和航天武器”等,其实真要做到并不容易。

美国这个庞大而陈旧的军事系统实际上很像它的航天飞机。它的航天飞机已经20多年了还在用,发射一次肝颤一次,很可能它的国际空间站最后像苏联的“和平”号空间站一样成为鸡肋。美国的思维还延续旧的,在新的方面它还不知道怎么干,钱也不够。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美国的民用船生产量已经为零,它就保留五个大的和几个中小型的海军船厂,专门生产军舰。

记:它的民用船需求靠什么?

宋:就靠国际市场,具体说就是买日本、韩国、中国的船。由于人工太贵,它自己造的民船肯定卖不出去。美国的民船制造业早就丧失竞争力了。而军船完全是靠军费来养着,所以它再笨也不可能停止造航母。如果纽波特纽斯船厂造航母的这些高级焊工一散,美国就再也没法恢复航母的生产能力了。这次普京在八国峰会上提议共用阿塞拜疆的俄罗斯雷达,美国不可能接受,表面是战略原因,现实中更多的是商业原因。美国在捷克部署自己的雷达最起码可以保证自己企业的收益。当年雷锡恩曾欠了1亿多美元的债务,运转有些困难。在反导拦截弹还未试验成功的情况下,布什就迫不及待地部署反导系统,因为这个钱再拨不下去雷锡恩就得关门(美国国会、政府、军队、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极复杂,一个公司中标背后有很多原因)。至于是否真要同俄对抗不是美国的首要问题,反正军工大企业得养。总之美国在面对中国这样一个新兴的资金充足而又富有智慧的国家时,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对抗.可是从心理上、习惯上讲它又不得不对抗。美俄像食肉动物,它们之间无非是你的牙尖一些而我的爪利一些,但思维和习性是相通的。而中国就像食草动物或杂食性动物,美国到底是用牙还是用什么对付中国,自己也想不清楚。

反过来也可设想中国对它的影响。比如中国长期放弃了民用大飞机领域,从现在开始发展,如果10年后我们能造一部分民用大飞机,再加上欧洲空客和其它国家的生产量,会大大挤压波音的市场。波音的利润被压缩后,生产军机和军品的能力也就受到制约。

记:但国产大飞机即使搞出来,安全信誉度问题也非短期能解决。

宋:这是中国人的心理问题。中国人把大飞机当成一个整体。其实它是分成几部分的.飞机出事主要是在

发动机,而这方面可以外购,这样故障率就要下降很多。我举一个例子,运10当时研制很顺利,因为它用了波音707的发动机,当时中国买了很多台备用。中国人对喷气飞机的理解还停留在螺旋桨飞机上,因为喷气飞机是后掠机翼,后掠机翼在空气中的颤动与平直机翼完全不同,它受力点的分布很奇怪,对翼身结合部的强度要求不像想像的那么高,因此这部分结构比想像的要简单,也就是说只要按要求做出来就能保证安全。当年我们组装MD82和MD90时,发现MD82的翼身结合部很轻,MD90的更轻,但是它安全没问题。到目前为止,还很少有翼身结合部出问题导致飞机出事的。中国造的大飞机一定很安全。如果中国造的民用大飞机型号和数量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中国的民机制造业就会大大地促进军机制造业,军事实力就会得到实质提升,美国再想遏制中国,它的成本将高得难以承受。美国养的四个大军火商中,洛克希德·马丁和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民品也很少,民品越少军品的成本就会越高。美军的负担就会更重,投向科研的经费就更少了。

记:它为什么不能实行中国军工企业军转民的做法?

宋:咱们和俄罗斯都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军转民过程,但美国现在的高工资情况导致它任何军转民做法都将是失败的。比如让洛克希德去生产汽车是不可能的,它的三大汽车公司自己都经常亏损.还要负担工人的养老金和

医疗保险。美军现在是用极高昂的装备去养着每个公司。其实像它海军的作战任务,传统的“伯克”级、“佩里”级等完全能完成,但光靠“伯克”、“佩里”养不起这些企业了,于是启动LCS滨海战斗舰,滨海战斗舰属于新概念舰艇,价钱比传统的“佩里”级贵很多。看美国政府的战略其实很简单,哪个公司告急了,就上哪个项目。

现在再讲讲低端层次,美国为对付

伊拉克路边炸弹,请了雷锡恩公司来研制对付遥控器的干扰装备。伊拉克的特点是沙漠多树很少,很远就能看见军用运输车队,伊拉克的抵抗分子是用各种简易遥控器、手机和洗衣机上的定时器来遥控和定时炸弹的。原来美军伤亡的30%是由简易炸弹、路边炸弹造成的,现在布什增兵后,简易炸弹和路边炸弹的杀伤率达到50%。美国先用电子干扰手段破坏简易炸弹的遥控部分;抵抗分子于是改用红外遥控,美国又改用扫频式干扰。在伊拉克的美军用了很多悬挂气球和无人机来实时监控公路和战区,同时又用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提前干扰引爆炸弹,掩护军用运输车队。抵抗分子的策略是:看到美军监视干扰机群到来时,将炸弹上的遥控系统关机以避免被干扰起爆;等监视机群过去后,再去人为接通接收系统,这样就可以炸掉车队。它还可以计算车队到达的间隔时间,用洗衣机上的定时器来定时起爆或定时启动遥控装置。美国习惯干请远离战场的大公司、研究机构和大学来解决战区的实际问题。它宁愿花大价钱采用高新技术手段来减少人员的伤亡。美国原来的军车队屡屡被炸,现在改成了V型底盘的军车和装甲车以减轻路边炸弹爆炸冲击波。V型底盘车一订就是几十亿美金。现在伊拉克抵抗分子又改进了地雷战斗部,使高速飞行的金属片能穿透V型底盘车辆。这几万辆车是否又要重新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