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自发火烧《南方周末》是对自由派最好的评价

五湖故人居 收藏 4 5442
导读:作者:宋鲁郑 从《南方周末》看自由派何以没有进步? 《南方周末》虽然是中国众多党报之一,却意外的成为国内自由派最主要的阵地和象征。当然《南方周末》面世之初,更象一个左派报纸,关注弱小群体、揭发时弊。但是发展到现在,与中国体制越来越远,与西方体制却越来越近。甚至中国传统的“一方有难(汶川地震),八方伸手”也被《南方周末》解读为来自西方的“普世价值”。俨然已是二十年前中国残存的自由派大本营,而其自我定位也是高的出奇:“在这里,读懂中国”。前几天,看完《南方周末》1311期(4月2日),不由大

作者:宋鲁郑


从《南方周末》看自由派何以没有进步?


《南方周末》虽然是中国众多党报之一,却意外的成为国内自由派最主要的阵地和象征。当然《南方周末》面世之初,更象一个左派报纸,关注弱小群体、揭发时弊。但是发展到现在,与中国体制越来越远,与西方体制却越来越近。甚至中国传统的“一方有难(汶川地震),八方伸手”也被《南方周末》解读为来自西方的“普世价值”。俨然已是二十年前中国残存的自由派大本营,而其自我定位也是高的出奇:“在这里,读懂中国”。前几天,看完《南方周末》1311期(4月2日),不由大为惊叹中国新闻开放之程度,更令人震惊的是《南方周末》所代表的自由派何以二十年来不仅没有多少进步,反而大幅倒退?


《南方周末》首先对准的是中国的爱国主义。这从它谈论兔首、鼠首拍卖的压题文章《谁在操盘百倍暴利?》中表现的清清楚楚。众所周知,二十年前自由派人士大爆发的时候,是打着爱国主义旗帜、而且特别强调爱国主义特征的。何以二十年过去了,自由派要抛弃这面大旗呢?就是自由派人士要向西方看齐,难道看不到西方哪一个政党都是国家利益至上吗?他们在竞选的时候,无不比拼谁更爱这个国家。而且总是攻击对方不够爱国?小布什打着反恐和爱国主义打下阿富汗和伊拉克,尽管深陷泥潭,但在告别演说里一再强调是为了国家利益。一切按照国家利益为准则。就是想要接替布什来自同党的麦凯恩,更是把“国家至上”做为竞选主题口号,广告处处体现自己参加过越战为国流血的历史。奥巴马大选获胜后的就职演说,对民主一字不提,张口闭口就是“美国,美国利益”。华人社会第一个民主试验地台湾,选举时更是拼命表白自己爱台湾。马英九甚至一再高呼:我是台湾人,我是台湾人,我烧成灰也是台湾人。就是这样,民进党还要质疑他对台湾的忠诚。显然,无论是从自由派二十年前的传统还是现在他们要看齐的西方,无不把爱国主义奉为至上,何以现在的自由派就倒退的如此不堪?


下面,就要一篇篇的分析,何以自由派人士抛弃传统、抛弃西方的爱国主义。《南方周末》是这样描述二十年来关于兽首的历史:“以回归为背景,以国宝为噱头,以爱国为包装,一场关于兽首的狂欢大戏却已上演二十年”。短短几句话,就把它的立场清晰的表达出来。而整个文章也由此展开。


文物是不是国宝有很多因素,比如一流大师的一流艺术品。但有的并不是艺术品,甚至本身物理价值几乎是零,但由于历史因素,仍然可能是国宝。比如印度国父甘地用过的眼镜等物品(就在兔首鼠首拍卖几天后,美国不顾印度的反对,还是将之拍卖,后被印度买回)。而兔首、鼠首就是这一类文物。不错,正如用《南方周末》借文物学者谢辰生之口所说的:兽首不过是有点漂亮的皇家沙龙头。而且设计和监制都是外国人。本来,这类文物在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根本算不了什么,如果不是哪场屈辱的大火和屈辱的被入侵,这些兽首真的可能一钱不值,更别说成为国宝。很遗憾的是,信奉普世价值的英法联军不仅打进北京而且还放火烧了万园之园。自此,园明园的一切都与这段历史铭刻在一起,与民族情感融和在一起。兔首和鼠首也由此“有幸”进入国宝行列。可以说这段历史及其凝结的民族情感是兽首成为国宝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其价值和卖点所在。任何人要打兽首的主意,就必须从这个方面下手,根本不存在炒做民族感情之说,更不是他人操作的筹码(就如同3G手机,它的新功能就是它的价值,高价也是因为它的新功能,怎么能说是炒作?如果把一个没有的功能进行包装恐怕才是炒作吧)。这也是为什么每一件园明园文物的失而复得都被打上浓浓的回归情节。外国人未必理解其中真味,但《南方周末》应该是懂得的吧。其实,这次如果拍卖的不是园明园文物,也许中国不会这么关注。甚至就是园有园文物,只要不在法国或者英国拍卖,也同样产生不了这样大的轰动效应。


《南方周末》的第二刀是针对兽首“离奇的高价”。并将之归结为炒做,是高价盛宴,是为了利益。并引用不知何处何人的“西方收藏者”之口认为他们收藏中国文物的目的就是再高价卖给中国人,不惜暴露他们心仪的西方本质。而事实如何呢?众所周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发达国家的文物才真正能够卖到天价,牢牢占据文物高端市场。这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象征。而中国文物开始被追捧,只是这几年的事。原因自然与《南方周末》看不惯而冷嘲热讽的中国模式的成功有着直接干系。兽首1985年代首次被交易时,仅值1500美元。4年后公开拍卖也才十几万英镑。这和西方文物动辙上亿、数千万美元相比简直什么也不是。直到中国崛起之后,2000年被拍卖时便一下升到700万港币,随后更是上升到兔首、鼠首拍卖前的六千万港币。直至这一次的突破一亿元人民币。这个身价的变化也与中国国力上升的曲线相一致。然而,尽管如此,与西方文物相比仍然差距甚大。就是这次拍卖,兔首和鼠首的拍卖价都进入不了前五名。所以,中国文物不是价格太高,而是仍然太低。随着中国的发展,西方不过才刚刚开始注意到中国文物而已。如果这点价格就是别有用心的炒做,请问,西方为何要把西方的文物炒到天价?而且购买者主体也是西方。难道他们也要对自己别有用心?就在看到这期报纸一刻,我在法国的旧书市场买到一本法文版的《西厢记》,仅售0.5欧元。而一本旧版儿童画册就买到2欧元。我固然心喜,但也同样内心艰涩。《西厢记》的价值恐怕要远超一本儿童画册,但由于中崛起完成还有相当的距离,也导致文化仍然在西方得不到其应得的价值和地位。所以才会出现一本法文版《西厢记》居然不敌儿童画册。如果这是一本莎士比亚的作品集,恐怕不知价格要高到多少倍。《南方周末》做为自由派知识群体的代表,这样的眼光应该不会没有吧?但却何以糊涂至此?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南方周末》对蔡铭超的否定态度,在题头醒目之处称之为“拍了不给钱的肥皂剧”。它以采访谢辰生为籍口,得出蔡铭超根本不是爱国,是骗人家的结论,并强调“这是一种很不诚信的做法,这一次你耍一下,伤害的只是你自己”。众所周知,中国不是不希望通过合法的方式要回文物。然而,面对西方制订的规则,制订的保护他们利益的规则,中国是根本不可能要回来的。要的结果只能是自寻其辱。当兔首和鼠首被拍卖成功时,全场响起了持续几天的拍卖过程中唯一一次掌声!这就是西方的逻辑。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和西方做君子之争,是不是太书呆子气了?当然,还有不少自由派的人士说,由于时代久远,已经找不到证据来证明这是被英法联军抢走的。这个说法恐怕更是书呆子气,更是缺乏对西方足够清醒的认识。就在巴黎密特朗图书馆,收藏着韩国珍贵文物“皇家祭祀”文本。这是当年法国出于报复朝鲜人杀死几名传教士而出兵一直打到朝鲜王宫抢掠而走造成的。就在展室中,详细的介绍了这个文物的前因后果,是哪一个法国统帅所为,清清楚楚,证据确凿。韩国为此也多此据理要求归还,却都被法国一口回绝。不仅韩国的文物,许多国家的文物都证据确凿,也仍然要不回来。这就是西方列强一以贯之的本性。直到今天,也仍然如此。哪些试图为西方缓颊的自由派知识群体,要么是无知,要么只能是真正的别有用心。


处理完了“兔首鼠首”,《南方周末》下一个目标则是在中国引起轰动的《中国不高兴》。应该说,《中国不高兴》做为一本由五位学者对话组成的、非理论性著作,他们追求的不是严谨的理论建构,而更多的是感性的诉求。理解这本书的关键是中国崛起的时代背景与西方面对中国崛起而施加的越来越大的遏制。然而,《南方周末》都故意忽视这两点,而它否定的方式却相当的出人意料,颇有创意。一是通过采访作者之一刘仰,用突出刘仰接受采访时的温和与克制来达到否定文章观点的效果。并借作者之口,把观点的尖锐与鲜明归于“写文章的时候,难免一些激动”。然而,《南方周末》就自己出来发表立场了:“但是坦率的讲,我宁愿相信这本书里的激烈观点不过是一种书商对书的策划与包装,用情绪化的民族主义言论吸引最大量的读者;或者,这种激烈的姿态,出自作者对于要解决的书中诸多问题‘矫枉必须过正’的思维”。并以这样的句子结论:“也许最开心的是策划本书的书商。北京另一家出版社的人在和我聊天时感叹:‘我们动手晚了’!”。归结起来,《南方周末》无非是想说这本书的观点是作者们的一时冲动之语,或者干脆就是出版社的策划与包装。从而也就达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而已。可惜的是,我也和这本书的作者之一王小东先生有过深谈,而且有一次谈到凌晨两点。我知道《南方周末》得出的这两个结论是站不住脚的。而最为绝妙的是这篇采访引用一位网友留言做为结尾:“‘我没有心思去考虑什么大目标,忙着找工作呢。’一位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在网上留言说。在文字后面,她留下一个长长的叹息的符号。”《南方周末》的立场不就是昭然若揭了吗?


当然,对于《南方周末》来讲,一篇采访还不足够,出手的还有他们的王牌评论员之一长平。对于长平,相信没有多少人不知道其立场和背景。在其凤凰博客,自我介绍中赫然写着的是美国访问学者。这也难怪他对中国央视春晚的假唱极尽冷嘲热讽,而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假演则沉默不语。其实,在海外,各种人士这种前后矛盾的表演并不少见。一向主张非暴力的达赖,当面对罗马教皇都指责的美国入侵伊拉克行径,他却保持沉默。当他寄居篱下的印度进行核试验,美国都强烈谴责时,他又保持了沉默。在这一点上,长平只不过是一个效仿者而已。不过,这次他又是先拿美国说事。在不长的评论文章中,用了近一半的篇幅进行“美国”铺垫,大谈美国电视剧优良(有些对现实政治进行无情嘲弄,调子十分昏暗,甚至令人绝望。),是一位美国朋友(也就暗指全体美国人民)爱国的原因。而不是因为这些电视剧宣扬了爱国主义。绕了一圈之后,才开始谈到正题《中国不高兴》。上来就是“基于对《中国可以说不》的了解,我没有读这本书的任何兴趣。”然后,承认,由于网络上到处都是书摘,所以也被动的看了不少介绍和段落。于是他就有了发言权:“首先,我不清楚抽象的‘中国’如何表情,这里是中国政府呢,还是中国人,抑或是中国政府代表的中国人?我知道很多中国人的确不那么高兴,孩子喝奶唱出了肾结石,吃猪肉吃到了含毒瘦肉精,丈夫被挖煤被活埋在地底下,官员抽的烟上千元一条,去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买本书一看逻辑混乱,他能高兴得起来吗?”这段文字,我不妨做如下点评。第一你没有看完这本书,你就没有发言权。第二,这本书是针对中国面临的国外的挑战和问题。第三,对国内问题的不高兴谁都有权去讲,但和这本书的主题无关。而长平把这些拉进来,其要想表达的意图是什么不就很清楚了吗?我在此,不妨效仿一下长平先生的模式来谈一谈他心仪的美国:首先,我不清楚抽象的‘美国’如何表情,这里是美国政府呢,还是美国人,抑或是美国政府代表的美国人?我知道很多美国人的确不那么高兴,制定的美国宪法居然是一群没有合法性的代表自做的主张----而且哪个时候还没有美国呢,更别说美国人民,他们就居然先制订了美国宪法,而且还要把黑奴制用宪法的形式保护和固定下来。美国二百多年的历史,黑奴制实行了一百年,种族隔离也实行了一百年,美国人民自然不高兴。大学生在校园里反战,美国政府派坦克和武装人员去镇压,美国人民自然不高兴。卡特琳娜飓风一来,布什总统忙着度假,“黑人的女儿”赖斯忙着打球、看戏、豪华购物,几天之后才想起这些灾民,灾区凄惨程度胜过伊拉克,美国人民自然不高兴。给布什总统捐钱甚多的安然公司由于造假账倒闭了,无数的人倾家荡产,经济危机中大财团一方面接受政府的巨额捐助,一方面继续大把的分红,而美国破产的百姓频频自杀或者成群结队的住到大街上,美国人民能高兴得起来吗?”最后,为了增加长平先生的国际视野,我再不烦要言另举一例。去年奥运会结束后,法国电视台组织一个辩论,恰逢三鹿奶粉事件爆发。主持人别有含义的请教一位印度记者的看法。不料这位印度记者的回答令所有人瞠目:这种事情在印度几乎天天发生。


当然,长平先生的重点在后面,“这本书的伦理基础是爱国,但是它不是通过指出国家的问题、帮助国家进步来实现这个目标,而是通过恨别人的国家,恨爱别人国家的人”。还是哪句话,长平先生仅仅看过这本书的片段,就下了结论。这本书主要是谈中国和西方关系的,不是谈国内事务的。至于恨别人的国家,我们要想想为什么恨。抗战的时候,我们不就是通过恨日本来表达我们的爱国之情吗?现在有国家想干预我们的内政,支持想分裂我们国家的势力,我们不恨难道还要爱吗?至于长平先生所说的“恨爱别人国家的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有所指,我想爱国应该是独一的吧。我们不可能对两个国家都有爱国主义情感。如果说爱中国,喜欢别的国家,还是能让人接受的。至于说爱中国,也爱其他国家,我想至使法国人也做不到。我从没有听到过一个法国人讲他爱法国,也爱美国或者英国,或者德国。一向只是爱法国,嘲笑或批评其他国家。显然长平先生在爱国这一方面,已经超过西方了。当然,令人奇怪的是,刚指责了“恨爱别人国家的人”的人,他马上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了:“如今我们能叫的上名的演艺明星,大多数都移民到了国外。显然这些爱国教育,并没有让他们高兴起来。”显然对哪些移民到国外爱其他国家的人,长平先生是不满的。不知这和《中国不高兴》“恨爱别人国家的人”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不过,如果说《南方周末》一点不爱国,恐怕也有扣帽子之嫌。不过,在我看来,它爱的国必须与普世价值联系起来--就如同汶川地震,中国传统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被它包装成普世价值,它才会正确肯定。尽管它对现在“极端”的爱国主义行为大加嘲讽,但如果这些极端的行为是为了普世价值,甚至表现的更为极端,哪怕成了暴民,犯了杀、烧,打,砸行为,南方周末恐怕也还是要大唱赞歌的。


这一期《南方周末》,还有两篇谈到全球经济危机下中国受影响的两个群体。一个是谈海外华商的大举“撤退”。一个是谈制作提琴小镇的“金融危机”。这里,关于该报的视角,我就随手举几个例子吧。一是说海外华商资产缩水约三分之一。不错,这是一个很大的经济问题。可是如果和美国通用缩水97%、花旗银行缩水96%相比,我们华人实大令人骄傲啊。当然,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居然又和北京奥运会联系起来了:相当于蒸发掉近三十场奥运会。当然,最为不可思方的是,这篇文章刚说了由于俄罗斯等国货币大幅度贬值,对中国华商造成重大损失,不得不大举撤退。另一篇文章则又说,由于人民币升值(这个时候美国还在指责人民币汇率不合理,要升值),造成提琴制作小镇的农民利润大减,难以为继。真不明白《南方周末》想表达什么,是期待人民币象俄罗斯一样大贬值,还是要俄罗斯卢布大升值?


《南方周末》近年来对社会的影响日趋萎缩,日益被冷落甚至反感。2008年地震灾区大学生自发火烧《南方周末》,已是对《南方周末》最好的评价。其实,《南方周末》的命运就是中国自由派命运的写照。想想二十年前,自由派人士在大学、社会、海外一呼百应,而现在却应者廖廖。我想,原因还是在自由派自己身上。二十年过去了,如此的没有进步,还不值的认真反思吗?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很可惜,就算在屡屡被压制,经常被整顿以后,左粪们做梦都弄不出一份象南都,南方周末这么有影响力的报纸。更不用说各个网络门户网站的编辑多半出自南方报业,实在让在乌鸦之乡和中华网(外资控股)上串下跳,互相抚摸到高潮的左粪们不爽。

南方周末是非常不错的报纸,有自己的态度,在言论自由方面,广东地区比内地的一些省市好太多了,广州电视台的每晚新闻(以前的G4)还是比较敢说真相的,再看下其他的省市台,TMD的就一直在模仿CCAV,一片和谐,领导都很忙,开会都很爽,都是官调。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