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越南古代才女的文章!!

铁血丹心ecust 收藏 3 5857
导读:琉香记序 诗岂易言哉?盖吟咏之余,能发乎情,止乎礼义。是以动天地,感鬼神,美教化,厚人伦。故夫子美关睢之诗,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良以此道也。自关睢而后无闻焉。 昔班太姬从兄班固以续汉史, 苏小妹益父兄以成大家。 此二子者,吾所谓女史也。 我粤号称文献, 而妇人多不知学。 黎朝中间有红霞女子所著传奇,而其词涉于嘲谑,惟吾潘眉英独擅词名,为前辈诸君所称。眉英不喜述着。往见于才子文人之所诵读者,皆能发乎情,止乎礼义。然不得见全集,每每深以为恨。 丁卯春,余之升龙城,与居亭史话及古

琉香记序

诗岂易言哉?盖吟咏之余,能发乎情,止乎礼义。是以动天地,感鬼神,美教化,厚人伦。故夫子美关睢之诗,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良以此道也。自关睢而后无闻焉。

昔班太姬从兄班固以续汉史, 苏小妹益父兄以成大家。 此二子者,吾所谓女史也。

我粤号称文献, 而妇人多不知学。 黎朝中间有红霞女子所著传奇,而其词涉于嘲谑,惟吾潘眉英独擅词名,为前辈诸君所称。眉英不喜述着。往见于才子文人之所诵读者,皆能发乎情,止乎礼义。然不得见全集,每每深以为恨。

丁卯春,余之升龙城,与居亭史话及古今才女,因谓余同郡女子古月堂春香氏者,学富而纯,文贫而丽,思奇而艳,诗法而葩,真所谓才女也。余因访焉。叩其姓名,乃琼瑠完厚黄甲胡相公之妹也。邂逅一遇,遂成莫逆。觞咏之日,唱予和汝,洋洋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困而不忧,穷而不迫,得乎情性之正。歌之咏之,曾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辰予南北驰骋,不能朝夕赓酬。春香亦以亲老家贫,不遑启处。至甲戌春,余访旧寓,悲苦交集。春香乃取《瑠香》示余,因访余曰:「此我平生履历所著作也,君其序焉」。余展而观之,六七诗歌赋词,编成卷帙。可惊可骇之状,不觉悠悠然令人快乐也。

尝传驩演之人,纯秀好学,钟乎男之英杰者,则有黄榜诸先公;钟乎女之精秀者,则有潘眉英、胡春香是也。所谓山水之高深,人才之俊杰,盖不诬也。故瑠香之记,系出于风云月露之余,而其发乎中心,而表诸文字,亦故表而出之,以他时之采风焉,是为序。

龙飞甲戌仲春

同郡岩觉夫巽风氏书于教学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