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一甘愿为妓的皇太后

陈氏太极 收藏 7 1569
导读:[size=16] 饮食男女,向来与五谷杂粮为伴,故“难以免俗”。但及时行乐的饮食态度法国皇帝路易十五,似乎玩过了头。这家伙最亡国败家的一句名言,是相当经典:“管它呢,我死之后,哪怕将洪水滔天!” 为此,我们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亦自慰之:“食色,性也。”换言之,男女之间有无大防,皆在一念尔。今人复感之今人,古人亦念之古人。古今之别,惟服饰之鉴而已! 就男人而言,“女人总是别人的好”,猎奇求鲜者,古今亦然。 君不见,有史以来,蓄美人的多寡,一直是当权者作为炫耀权势和财产的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饮食男女,向来与五谷杂粮为伴,故“难以免俗”。但及时行乐的饮食态度法国皇帝路易十五,似乎玩过了头。这家伙最亡国败家的一句名言,是相当经典:“管它呢,我死之后,哪怕将洪水滔天!”


为此,我们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亦自慰之:“食色,性也。”换言之,男女之间有无大防,皆在一念尔。今人复感之今人,古人亦念之古人。古今之别,惟服饰之鉴而已!


就男人而言,“女人总是别人的好”,猎奇求鲜者,古今亦然。


君不见,有史以来,蓄美人的多寡,一直是当权者作为炫耀权势和财产的一个重要标志,乃至“春风雨露、红颜欢笑”。古代妓女职业的问世,可管中窥豹焉。


始为“家妓”,然后有“巫妓” 次第之“宫妓”、“官妓”、“市妓”或‘私妓’。 史书记载,“夏桀蓄女乐,倡优达数万”,并殷勤唤之:“侍姬、小妾兼声妓”。


青春卖笑,及时行乐。《东周策》说:“齐桓公宫中女市七,女闾七百”,乃官妓之发端。


为女子之美色,众“英雄”可兵戎相向。春秋时期陈国大臣夏御叔的老婆,就有这样的魔力。史书记载,该女子在老公死后,便纵行出击别人的丈夫,先姘孔宁,后引仪行父,再后来与这两男人同宿同眠,乃至陈国国君陈灵公闻香识女人,亦加盟夜游。有一个叫泄冶的大臣实在看不过去就用周礼把陈灵公批了一顿(大概是说搞这个东西要注意场合之类),结果陈灵公当面只能给大臣写检讨,背地里却叫人把泄冶给做了!


不过,夏御叔的老婆,算起来还是寻常女子,比她更厉害的是秦始皇生母。这位秦王朝第一朝皇太后居然以母仪之尊,苟且人生之典,姑且不提她与情人吕不韦之间的历史公案,就她与假太监的偷情史一事,居然给始皇生下同母异父弟弟!刘邦的发妻吕雉更牛气,把女权主义更往前推了一步。刘邦活着的饿时候,她已经与审食其或明或暗,老公死后,她索性包养起这个审二爷。当然这两个最有名的二爷下场都很凄惨,前者被秦始皇灭族;后者被刘氏宗亲诛杀。


出身娼妓的女人,差一点坐上皇后宝座的是曹操的老婆卞氏。《三国志》云:“(卞氏)本娼家,年二十。太祖纳后为妾。”“本娼家”,意思是原本是妓女,卞氏是倡不假,但是她是那种卖艺不卖身的那种,不能算二手。事实上,卞氏品德很好,曹操立她为王后,曹丕即位后正式尊她为皇太后。


唐朝的武则天面首也不少,譬如薛怀义,譬如张易之兄弟……


以上几个女同志,荒淫者有之,早年与娼妓打擦边球者有之,但终没有公然乐意做妓女。


史上明确记载的真正乐意做妓女的皇太后,应该说南北朝时期北齐胡太后。乃至在世界历史上,亦实属罕见。俄罗斯最为荒淫的叶卡特琳娜女王与之对比,亦甘拜下风。


可以说,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具体,我们以史书内容来加以解读:


胡太后,出生于宁夏固原,武成皇帝高湛皇后。尽管胡氏貌美如画,但高湛心里最恋的是前皇后兼皇嫂李祖娥。在高湛软硬兼施下,最终逼奸了嫂子。而生性喜欢ML的胡皇后耐不住寂寞竟然与宫中“诸阉人亵狎”。尤以给事中和士开帅哥,最得胡皇后亲爱。 “(和士开)每与后握槊,因此与后奸通。”……


史书又载:偏偏这个美男子不满足仅做胡皇后“枕头”,偏偏高湛对他老婆的奸情睁一只眼闭者一只眼。当情敌和士开劝武成皇帝传位给胡太后的儿子高纬时,高湛居然愿意做一个耳根清静的太上皇,这样便可以与和士开*销魂。没想到不足三年,这位犯大头症皇帝高湛终因酒色过度而崩殂!


太子高纬继承皇位后,便升格母亲胡皇后为皇太后。大臣立即上书请诛和士。《资治通鉴》载,569年,胡太后在前殿宴请朝臣。赵郡王高睿依仗自己是皇室宗亲,竟当场弹劾道:“士开,先帝弄臣。城狐社鼠,受纳货赂,秽乱宫掖……”但和士开自以为有了胡太后这张王牌便可以横行天下,畅通无阻,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张谋杀他的大网正悄悄朝他撒来。原来,皇帝高纬的弟弟、琅琊王高俨早就恨透了和士开。高俨知道胡太后的妹夫冯子琮与和士开一向不和,遂与冯密谋,派心腹擒杀和士开。顺便提及一点:冯子琮这家伙,不仅是胡太后的妹夫,也是胡太后的面首!


和士开死后,悲痛寂寞的胡太后借拜佛之名,经常出入寺院,很快又与寺院里的昙献和尚成为“野鸳鸯”。史书云:“置百僧于内殿,托以听讲,日夜与昙献寝处”。意识是说,胡太后竟然以“讲经”为名将昙献和尚请到武成皇帝生前经常居住的内殿里,日夜寝乐。只有她儿子高纬还蒙在鼓里。


我们看文献材料记载的接下来发生的事儿。 《北齐书》之《武成皇后胡氏列传》载:


自武成崩后,数出诣佛寺,又与沙门昙献通。布金钱于献席下,又挂宝装胡床于献屋壁,武成平生之所御也。乃置百僧于内殿,托以听讲,日夜与昙寝处。以献为昭玄统。僧徒遥指太后以弄昙献,乃至谓之为太上者。帝闻太后不谨而未之信,后朝太后,见二少尼,悦而召之,乃男子也。于是昙献事亦发,皆伏法,并杀元山王三郡君,皆太后之所昵也。


原来这两名冒牌“宫女”是昙献手下的小和尚,因为眉清目秀为胡太后垂涎。胡太后掩人耳目遂将两名小和尚乔装打扮成女尼姑的模样带进宫中。高纬不明就里,强行将他们带回自己的寝宫,从而奸情曝光。


事情真相大白后,高纬下令将昙献和尚和两名小僧全部斩首,将母亲胡太后迁居北宫,幽禁起来,并下令“内外侍者一律不得与太后相见”。追查过程中,高纬还发现元山王等朝廷大臣“皆太后之所昵也,遂下令一并诛杀”……


不久(公元577年),北周一举灭了北齐,胡太后重新获得了自由后,在北周“关照”下,与儿媳一起流落长安。当时,胡太后年龄不过40岁,胡娘半老,风韵犹存。她居然看中了前朝皇后与皇太后的金字招牌,认为这是一笔巨大的社会资源,她劝说儿媳要与她一起利用这笔资源做妓女,她感慨曰: “为后不如为娼更有乐趣。”北齐的太后和皇后双双沦落为娼,全长安城万人空巷,无数好色男人如过江之鲫,纷纷前往风月一番。


关于胡太后婆媳的这段窘语,正史《北齐书》只心酸地地点了一笔:“(胡太后)齐亡入周,恣行青楼奸秽。隋开皇中殂。”即:胡太后和她的儿媳做起了这桩买卖。于隋文帝开皇年间(公元518年——600年),胡太后病死在长安,享年83岁。


想必,胡太后临死也深悟法国皇帝路易十五那处世句名言:“管它呢,我死之后,哪怕将洪水滔天!”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