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观看了《南京南京》后,虽然震惊日本鬼子的残忍,但是,对中国军人也很震惊,过去一些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电影人所拍,基本都完全忽视了中国军民的抵抗,尤其是中国军人顽强抵抗,这是不应该。所有活着的、参与过南京大屠杀的鬼子兵回忆中都说,南京守军的抵抗太惊人,即使鬼子们攻入了南京城,中国残余部队的反抗也让他们心有余悸,到处都是冷枪,随时还有炸弹袭击,南京是一座抵抗之城,所以日本军队要以血腥的大屠杀来报复、来镇压!“抵抗”完全就是陆川这部电影核心主题,他想要观众看到中国人的勇敢和坚强,而不是以往我们所了解的那般坐以待毙,在《南京!南京!》中,中国军民的抵抗是贯穿始终的,无论是在行动上,还是在精神上,我们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向日本人认输过。陆剑雄是刘烨扮演的一个国民党军官,在他身上有着鲜明的军人特色:永不退缩。在南京沦陷后,陆剑雄带领着仅剩的部下英勇还击,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直至打光最后一颗子弹。陆剑雄在《南京!南京》中的出现,甚至可以说是对所有反映南京大屠杀影片的一种突破,他代表的是中国军人的反抗。

但是事实上,当时的中国的国民党军人是什么样子呢?1988年罗冠群导演的《屠城血证》,是中国第一部表现南京大屠杀的影片,罗冠群在国内的史料中找到的“几乎都是被动的受难者”。为了表现中国人的气节,他虚构了照相馆老板一家奋勇反抗日本士兵的故事;1995年,吴子牛执导《南京1937》时,他已意识到不能“从血腥到血腥,从悲凉到悲凉”,为了顾及中日关系,要将“日本人民和嗜杀的日本士兵”区分开,他把主人公的妻子设计为一位日本人,让她和中国丈夫共同经历了7周的屠城,并生下一个叫“南京”的中日混血儿。在南京沦陷后,滞留城内的几十万市民和数以万计的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这些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也有反抗的,集体被俘的中国军人会有濒临死亡的觉醒,少数也进行了反抗或试图逃跑。据一些资料记载,在乌龙山边日军第十三师团山田支队的屠杀场,就曾发生过万余名被围中国人在日军机枪开火一刹那集体冲击敌军的行为,但是最后他们仍为外围日军部队全部杀害。12月17 日(一说是18 日)晚上,在幕府山附近,也有被押的数千名俘虏进行反抗,并袭击了押送的士兵,约一千余名(一说数千)俘虏被打死,其余全部逃跑。25日深夜,一伙中国士兵袭击了日军军官宿舍,杀伤了12名正在睡觉的军官。在草鞋峡大规模的屠杀过程中,被关押军民冒着密集的弹雨,高喊:“夺枪!夺枪!”赤手冲向敌人,遭到了日军的无情屠杀。在城-内,也有一批中国士兵,被日军围困在司法院四楼顶层,他们自知不是被推下楼摔死,就是被日军纵火烧死,因此都奋不顾身地去夺日军手中的武器,他们虽然全部牺牲了,但也当场拼死了多名日军。一些当时滞留城内的外国人所记载:13 日之后,城内只剩零星的对日军暴行的反抗,巷战则近乎绝迹,也没有其他形式的有组织抵抗活动发生,这是历史事实。据此,我们可以认为:在城陷之后几周,南京城内基本上没有发生巷战。南京沦陷时大约有9万多士兵都滞留在南京城内外地区。我们不否认,一些官兵迫于形势暂时藏起武器,希望等状况好转再重新归队,也有人怀着强烈的抗日热情,辗转逃出南京继续抗战。但因为种种原因,大多数士兵在南京沦陷后丧失了战斗的意志,在混乱中各自逃散。为了求生,许多士兵脱下军装、卸下武器,换上老百姓的服饰,躲人难民区或者潜人民间,还有一些部队并未丧失战斗能力,然而却向兵力远少于自己的日军缴械投降。这9万名左右的军人被俘或潜人民间,最后绝大部分遭到日军屠杀,是30 万遇难同胞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南京城陷之后,日军从进人城市的第一刻起,就开始了长达六周甚至更长时间对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及普通市民的大规模屠杀、抢掠、纵火及对妇女的大规模的**。面对日军惨无人道的暴虐行为,滞留城内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及市民,表现出了大祸来临时的无助、恐慌和不知所措,他们基本上都采取了“走”与“躲”的策略,士兵们丢掉武器换上便装,进人难民区躲藏或混人难民流中,准备向北向西出城;而普通市民则躲在家中关紧大门,祈祷能躲避灾祸的降临,几乎没有人想到要主动地去抵抗日军的侵人。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中,有相当数量是放下武器的军人。中方研究结论认为,放下武器后遭到日军屠杀的中国军人数在八万到九万之间,不超过十万,占到了被屠杀人口的约三分之一。数目如此众多放弃了武装的军人,面对凶残的敌人,为求一线生机而放下武器,换来的却只是无情的杀戮。在接到撤退命令之后,他们临战的紧张心情随之即被退却求生的心态左右,大多丧失了拼死一搏的勇气。往下关出城到江边的路上,遍布了中国军人丢弃的枪支、弹药、皮带、军装。在匆忙慌乱中,除了第六十六、八十三军有组织的进行了突围之外,多数官兵放弃了需要与敌战斗的“突围”,而选择了看似生存机率较高的“渡江”。撤退令一下,带来一个重要后果,就是使军队丧失斗志,没有了与日军拼命的勇气,有的甚至不战而降,向兵力远比自己少的日军缴械。相关内容在日军官兵的日记和书信等材料中比比皆是。日军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其12月13日日记里记载:“但由于是以100人、500人、1000人计的群体,连武装都不能及时解除。不过他们已完全丧失了斗志,只是一群群地走来,他们现在对我军是安全的。虽然安全,但一旦发生骚乱,将难以处理。”“我们还没有发动攻击,敌军已无心恋战,过来投降。我们未费一枪一弹便解除了几千人的武装。傍晚把俘虏押往南京的一个兵营,不料竟有一万多人。”“敌人斗志全无,我们俘虏了450名敌兵,还缴获了大量武器。傍晚时分,又抓获了四百余名俘虏。”“一路前进,上午8时左右,碰到了一批敌人的投降部队,我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们被解除武装,真是战败者的悲哀。又有几批前来投降,共计300人。’,

另据一些材料显示,此时在中国军队官兵之间已失去彼此信任与团结力,他们在危难之际各自逃生。据时任教导总队桂永清部工兵团团副兼营长的钮先铭回忆,在率领部队撤退时就不断有下属不顾命令各自逃散。在抱江门前,他指派一名军官掌握住剩下的三四十人,“千叮万嘱不许他们离开”,自己带领三名部下探查撤退路径,而当他好不容易挤回到部队停留的地方时,他的部下已经全没了踪影。钮营长为此叹到:“人与人之间早已失去信任,他们当然不会等我回来,也想象我们一定不会回来。”日军第十六师团士兵东史郎在其战地日记中也有相应的记载:“大约七千俘虏被解除了武装,正坐在田里。他们的长官扔下他们逃跑了,只留下一个大尉军医。”“如此之多的兵力一定有相当数量的军官,但他们却一个也没留下,全狡猾地溜掉了,这实在不得不令人佩服。”在南京防空部队工作的幸存军人周绍定也回忆到,当他在战斗的间隙派传令兵与友军、司令部联系请示,却毫无音讯,在百般无奈之时,只得通知全队官兵拆散武器埋藏,各自遣散。

军人的天职本来就应该是服从命令,各级官员对于所属士兵的控制,体现在军队命令能够由上而下通畅地传达,这也体现一支部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在混乱的战时状态更是如此。但是,当时中国军队的官兵却各自分散,“守南京的十多万大军,就这样像尘土一般一阵风吹散了”。这些情况虽然不能够代表当时中国军队的全部状况,但却也十分普遍,不能不预示着崩溃的结局。大批军人毫无目标可循,更不用说自发组织抵抗活动。这些军人也因此成为最没有威胁性、最容易被集中“处置”的群体。往往在他们被集中关押之时,谁也没料到自己马上就会被处死,直到被分批分组拉出去的士兵随着有规律的枪声而再不见回来,剩余的人才逐渐意识到可能要被杀了,但即使如此,他们一般也只有想到要设法逃走而不是集体反抗,甚或有人仍然天真地想:“或许不会杀我”,以及“要轮到我也是天黑以后了”。这种心态,表面看来颇为费解,甚至可视为木呐、愚蠢,但分析起来,这里是有探刻原因的。简单言之,第一,以中国人的善良错信日军到最后一刻;第二,对日军的残暴性估计严重不足,并为他们残忍暴行所造成的超恐怖环境气氛所震慑,一时无法反应过来;第三,大多数来自农村与社会底层的士兵知识贫乏,见识极为有限,不会分析形势和寻求保护自己的最佳方法。面对日军的集中关押和屠杀的行为,他们往往缺乏正常的自我保护和反抗意识,也毫无临危时的机智和应变能力,只能任由日军摆弄,他们是南京大屠杀暴行的主要受害群体。被俘虏的军民确实存在少数相约逃亡的例子,还有些难民及中国军人明知道日军将要杀害他们了,却还是坐以待毙,并无拼死一搏的勇气,这使得旁观的日人也感到不可思议。日本军人井手纯二对此回忆到:“他们象一群被赶进屠宰场的羔羊,顺从地被驱赶着,对此我感到不可思议,或许是由于饥饿而无力抵抗,这是我的想象,而至今这仍是一个难解的谜。”“俘虏都老老实实地坐在地上,一个接一个地被砍死”。日本《朝日新闻》从军记者今井正刚目睹了在《朝日新闻》南京支局附近一块空地上的屠杀场面:“那里满是蹲着的男人,面对墙壁排好,日军从后面开枪射击。一批杀完再拉一批。’日军的兵力仅仅是“有三四个兵开枪,有五六个士兵上着刺刀负责警卫”。而且用的只是普通的三八式步枪,“一发一发地填充子弹”。面临屠杀的中国男子也“根本没有”被捆着手,但他们是默默地等死,没有反抗。今井说:“我想如果一齐动手,就是踩也把这几个兵踩烂了。可是他们一动也不动,那种时候的心理,我实在不能理解。”有一个参加进攻南京的日本人老兵回忆“我们接受了一支支那军人的投降,他们大约五千多人,我们只有一个联队,不到二百人,要是他们反抗,后果是不堪想象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反抗,顺从的走着”。日军利用中国士兵希望被遣散的心理,骗他们说放他们回老家,在不疑有他的情况下,中国士兵顺从地按照日方的指示行动,进人日方准备的重机枪射击区后,大多有去无回了。

我们充分肯定在当时严酷、复杂的环境之下中国军民做出的一切不畏强权、不屈反抗的斗争行为,并对在大屠杀期间不惜付出生命代价、坚决抗敌的中国军民致以崇高的敬意!这是历史的主流,也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繁荣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灵魂所在!

然而,在仔细分析这些反抗行为的同时,我们无法漠视这些反抗斗争行为所具有的分散和无组织性的特点,以及在某些场合南京军民表现出来的妥协和软弱,这在某种层面上这也造成了日军暴行的扩大,因为没有遭到有效的反抗,使得日军在南京城内更加为所欲为。当然,我们不苛求前人尽善尽美,毕竟这也是受到特定的历史环境与条件所制约的。日军对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和毫无敌意的普通百姓也进行灭绝人性的屠杀,以血腥暴力作为其掩盖脆弱本质的手段,这不仅暴露了日本侵略者极其无耻及扭曲的心态,更反应了中国军民抵抗侵略的正义立场。对大屠杀期间南京军民反抗问题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不仅是为了对当时军民应对状态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梳理,更主要的也是借此揭露日本侵略者野蛮屠杀放下武器不具反抗能力南京军民的丑恶凶残的嘴脸,并为后世敲响警钟。

枪是什么?枪对于军人意味着什么?军人放下武器那又意味着什么?“气节重如泰山,利欲轻如鸿毛”,这句话对于军人来说,是道德箴言,也是人生真理。所谓气节,就是志气和节操,外在指形象,内在指品质。气节对于个人来说就是人格,对于国家来说就是国格。军人的气节,不仅关系到个人的人格,也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尊严,是人格与国格的统一。戚继光、郑成功、林则徐、邓世昌、杨靖宇等人都是因忠贞爱国、气节坚贞而载入史册。尤其是关键时刻、生死关头的考验,更能检验出一个军人的气节是否坚贞,这也就是古人所说的“时穷节乃见”。《亮剑》中李云龙说得好“军人好比古代剑客,与敌相逢,明知不敌,也要逢敌比亮剑.决不退缩”,“军人守土有责”,“要与守土共存亡”和“以一死为报国家”“血染沙场,马革尸还”这些不仅仅是军人的口号,是誓言,是军人的准则,为保卫所守卫的疆土而捐躯在所不惜,军人的职业就是征战,在战火中体现价值,是兵就必须面对战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作为一名军人,在祖国的的尊严受到挑衅,领土受到践踏的时候拿起钢枪义无返顾地去与敌人撕杀,视死如归,英勇作战,浴血搏击,在纷飞的战火中展现军人的忠诚,今天,倭寇又想举狼烟,又想实现他祖宗的“要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的梦,幼稚之极,现在的中国不是任你们任意践踏,任意蹂躏的旧中国了,再不赶快收起你那些把戏和那愚蠢的想法,你就会知道什么“新仇旧恨”,什么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那里是你“真正的祖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