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武汉杨泗港支工的经历[蓝剑军团]

一九七四年四月初,我刚从应山三里河军教导队结业,回到原部队十几天,由于批林批孔运动深入,地方各行业忙于抓革命,忽略了促生产,特别是运输行业火车、轮船滞留在车站码头不能及时装卸,严重影响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正常流通,湖北省委与武汉军区协商决定派部队去突击疏通运输枢纽恢复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正常流通,决定把任务交给空降兵15军45师135团。我们团接到支工命令的第二天就要出发了,出发前新上任的空降兵15军武**军长(名字记不清了)45师师长何林亲自为我们团送行,武军长在动员会上作了重要讲话,武军长指示我们这次的任务只是支援疏通交通枢纽,不介入地方运动。短暂的动员会结束后我们就立即蹬车启程,我们一行五十多辆汽车经滠口过岱家山浩浩荡荡开赴武汉。我们团一营去了汉口江岸车站负责装卸火车,二营在汉口武汉关的十五号码头负责装卸生活资料,我们三营经解放大道过汉水桥被派到汉阳的杨泗港,因为从文革开始我们营就在武汉参加“三支两军”所以武汉人对黄陂的空降师都比较熟悉,我们的车队一驶入杨泗港作业区,就受到干部职工敲锣打鼓的欢迎,欢迎人群里有两种心理,大多数人是因为解放军来支援港区生产建设而欢迎的,另有少数运动积极分子认为解放军又来支左了,他们可以在解放军的支持下可以轰轰烈烈的闹革命了,这部分人是“狗咬尿泡空欢喜”,我们来以前已经接到指示,只支援生产不介入运动。

到港区的第二天就开工了,当我们来到作业区看到,到处是堆积如山的生产资料,停在铁路线待装卸的车皮,一艘艘待装卸的货船停靠在码头上,一些工人围坐在货堆旁打扑克,经过动员,这些工人很快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因为这些工人里面有吊机司机,有汽车驾驶员,电瓶运输车操作员,输送机操作员等技术工人,没有他们的参与我们也无法干活。

我们在这些老工人的指导和配合下,立即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工作中,经过分工有的连装卸火车,有的连装卸轮船,因为码头的装卸是需要大家互相配合的,从火车或者轮船上卸下的物资要先装到兜网或托盘上(托盘有金属或木制两种),用吊机将兜网或托盘吊到电瓶运输车上,(现在这种电瓶运输车可能已经淘汰了)由电瓶运输车运到船坞上,再由吊车将物资吊到轮船舱里,有些物资还需要人工,将物资从托盘上搬下堆码在船舱里,卸船与卸火车工序是一样的,只不过与卸火车工序颠倒一下。有些物资因为不马上运走从轮船或火车上卸下后就暂时堆放在港口货场里,装卸的物资包括水泥、化肥、农药、食用盐或工业用盐、铁矿渣、毛铁、焦炭等。最苦的就算在船舱里卸水泥了,从外地运来的水泥一般都是堆码在船舱里,我们必须将水泥一包一包的搬到托盘上,每个托盘40包,再由吊机吊到船坞上的电瓶运输车上,在运到码头的货场,4月中下旬的武汉气温已经27-28℃中午前后有时可达30℃,船舱经阳光一晒温度更高,在船舱里不要说搬运水泥,就是站一会儿就浑身出汗,过去的水泥袋都是牛皮纸袋,在装卸过程中难免破损,所以在装卸水泥时散落的水泥粉尘飞扬,虽然大家都戴着口罩,但是耳朵鼻子里还是会有很多水泥,飞到脸上的水泥经汗水一冲刷大家都变成了黑脸张飞,由于船舱里温度高脱下上衣都能拧的出水来,工作虽然比较苦但是我们的战士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的。

我们的干部战士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继承了上甘岭部队敢打敢拼善打硬仗的光荣传统,夜以继日的突击,在我们英雄部队的影响下,绝大部分码头干部职工都复工,参加到了突击装卸的行列里,经过部队指战员和港口干部职工的共同突击,仅用了二十几天,码头堆积如山的物资就基本恢复正常运行。武汉长江航运局为感谢和慰问部队指战员,在位于武汉关的长江航运局礼堂,请我们看了一场豫剧“沙家浜”,还组织了一场我们团与武汉长江航运局职工的篮球赛。五一放假一天港口作业区还派车拉我们到武昌参观了,毛泽东主办的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我坚信不管是艰苦战斗还是艰苦工作只要有解放军出现就会迅速得以解决,还是那句口号“首战用我、用我必胜”。附图片一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1974年“五一”在武昌参观毛泽东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时和战友们的合影

本文内容于 2009-4-27 15:26:46 被空降兵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