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团长我的团》,远在制作期间,便已经炒作的沸沸扬扬:3000万元的大手笔投入、“《士兵突击》的原版人马”、“敬业到殉职程度的烟火师”……这些都给我们带来极大的期盼。进入播放阶段,几家电视台仅仅因为一个“首播”就绞尽脑汁、口水漫天。以至于首开先河的出现了“零点播放”。颇有前一段购房热期间,人们排队领号的场景。但该剧真的让观众的期望、电台的赌注都得到了回报么?我看未必。

反观《潜伏》则没有这样的“运气”,捉襟见肘的制作经费使得剧组连一个摄影棚都搭不起来。于是我们看到在租借的场地内,拍摄走廊镜头时,导演只能无奈的让所有的房门都打开以补充光线的不足。除孙红雷、姚晨外,其余演员全部是生面孔。紧张的演员档期一共也只给了姜伟63天的时间---两天拍一集。就在这样的制作条件下,《潜伏》完成了。没有炒作、没有绯闻、没有噱头,悄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但《潜伏》一出现,它便“潜伏”不下去了。紧张紧凑、跌宕起伏的谍战剧情牢牢的拴住了观众。30集剧情不仅不感觉冗长,反倒是意犹未尽。很多人不惜给该剧冠以“谍战的巅峰之作”。是否巅峰我们无法定论,但《潜伏》确实的到了观众的极大认可,说它是2009的年度热剧并不过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两部描写相同年代、相同背景,同是讲述信仰故事的作品,为什么简陋的《潜伏》会后来者居上呢?

首先,《团》剧在主题上的表达上就很模糊。到底是一部战争剧?还是人性剧?作为战争剧,中间的20级完全可以删掉。而作为人性剧,那么高额的战争场面制作又显得过于奢侈。也许康导是想通过战争来体现人性。但由于二者的均衡存在,使得这部剧的性质就很难确定了。仔细品味后,我感觉康洪雷要传递的还是人性方面内涵多一些:根本内容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远征军、或者说国民党部队的军官、士兵有作战目标,但没有人生信仰。他们殊死作战,不过是为了发泄属于自己的仇恨,而并非是出于民族大义。而帮派林立、个人利益至上的国民党政府又总是在制造、增加这种仇恨。这就是龙文章团长为什么反复说:“我想让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他能觉出事情不对劲,但却找不出根源。所以他一直在找,一直在努力。受害的代表人物就是主人公孟烦了和他的“炮灰团”。

孟烦了是一个弃笔从戎的“学生兵”,他入伍的时候一定是满腔热血,就像后来的“小赤化分子”一样。迷龙则是一个从东北沦陷区撤出来的老兵油子了。即使是作为一群溃兵中的“首富”的他,闻到猪肉炖粉条白菜的味道,也不禁潸然泪下,连忙用烟呛的做掩饰。我们不难想象他对老家的怀念,更不难想象他对日本人的憎恨。但是当他们经历过从中原到边陲的一路退却后,太多的死亡和失败已经让他们变得麻木。失去了存在意义的军人也只是一副躯壳。这也是虞啸卿为什么说“中国的军人都该死”的原因。于是我们看到孟烦了除了说一些刻薄的话、就是做一些“无厘头”的事情以发泄自己的失落。迷龙则没有孟烦了那样的家庭和教育,自然也不受礼义廉耻的束缚。自己的“小日子”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敛死人物品、做黑市交易、当“街头霸王”……,他成为了那些溃兵中最会生活的人。

但这个苟活的群体却有着一个明确的目标:杀鬼子。因为他们只看到了是日本鬼子让自己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国民党那个腐败的政府在其中的责任。所以我们并不奇怪的看到这群懒散的不能再懒散的“垃圾”,在收容站里听到有机会去前线和敌人重新较量,全体欣然前往。迷龙更是不惜抛弃自己一个中产阶级的所有财产而去做一个“炮灰”。但他们不是去报国,而仅仅是去报仇。打鬼子,这几乎是他们的私事。武器装备要自己搞,粮食弹药要求人发放。即使是几个幸存的英雄回来后,迷龙依然去“讹”乡绅的宅子。不是他们没有荣誉感(被认出后也知道躲),而是被生活逼的。一群被官僚利用完所抛弃的人,只能自我寻求生存方式。所以,在他们眼中:国家是长官们的、民族也离他们太遥远--除了那个上海来的副团座阿译。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他能保持一个军人的仪容仪表的原因,因为只有他还能迂腐的把当时社会的军人和国家、民族联系在一起。包括那个绰号“死啦死啦”的龙文章团长都没有么高的境界,他只不过是尽力做到了一个合格的军人而已。我想这就是导演之所以让“炮灰团”一直都是蓬头垢面所要传达给我们的东西。同时,考虑周全的康洪雷导演由于担心观众不能理解该剧的内涵,还有意识的出现了“小赤化分子”和游击队,好让观众能够更好的对比出什么是有民族意识的个体、队伍。

《潜伏》在主题上则简单明了的多。就是描写余则成,一个怀着报国热忱参加“国民党革命”的年轻人,在认清谁是中国的未来后,毅然弃暗投明。为我党做卧底,并“奋斗终生”的故事。剧中把国民党政府高官的腐化、贪婪述说的一目了然。

老奸巨猾的军统天津站站长吴敬中,早就看穿,至少是怀疑余则成已经被策反。但吴敬中看重的并非是党国利益,而是个人如何的收敛财产,然后能够全身而退。为此他无视余则成的共党身份委以重任,提升余为副站长,就是要使用余则成的个人能力来为自己谋利。情报处处长路桥山,依靠自己上层裙带关系,考虑的是在成为副站长的道路上有谁是绊脚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那个头上顶一个绿帽子、还算敬业、满天津卫转悠的行动队队长马奎就是国民党内耗的牺牲品。视财如命,只有生意没有主义的谢若林,对金钱赤裸裸的朝拜,已经到了让人感到可爱的程度。什么“军统”、“中统”、“中共”,在他眼里不过都是货源而已。交易面前,人人平等。由这几个小小的点,我们不难想象出来由这样个体组成的国民党政府会是什么样子的。对比下:左蓝、吕中方、秋掌柜等共产党人,为了保护自己同志,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两个由不同追求、不同信仰的人组成的不同政体,谁胜谁败,不需要到1949年,答案就已经能够得出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次,《团》剧在人物的塑造上似乎也有欠缺。当龙文章这个“伪劣假冒”的团长第一次出现在川军团的几个人面前,回敬孟烦了那句“当时我们只有裤衩”时说:“那就用裤衩弄死他们(几个日本兵)。”这句话听起来很慷慨激昂,对一些新兵很有鼓舞士气的作用。但他面对的是几个百战余生的老兵,这样一句话在他们听来那就是在吹牛,“站着说话不腰痛”。这个“死啦死啦”也知道自己这个冒牌的没有威信,所以他努力着,“有种权利叫感染力”。但我们在他做出的感染方面,除了听到了他喊的那几句“回家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以外,就是他睡着了,然后旁白告诉我们--那是累的。贯穿全剧,“炮灰团”的士兵都心甘情愿的听从龙文章的指挥,包括为他去死,无论他的决定是否正确。但我们并没有感觉到“知己”者就在我们的面前,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士”呢?可以说,人物的表演并没有从内在体现出凝聚力来,很脱节。孟烦了,玩世不恭的称自己为“小太爷”。但也只有这个戏称体现出了他的性格,其余时间他的语言和行动都很让人琢磨不透。大家都清楚,失意者的逆反通常都是针对失意的来源。这位“小太爷”的命运明显是“上面”造成的,他理应对他的长官嗤之以鼻,而不是对下属和同仁。而我们看到的“烦了烦了”确实对那个假团长表现的异常服从,包括执行去枪毙迷龙的命令。但10分钟后却在教迷龙的老婆怎样使用武器来射杀龙文章。这简直是可笑。“失忆”都不能等于“傻子”,难道仅仅是“失意”就变成了白痴?都不懂得“自相残杀”了?炮兵“克虏伯”,通过打听“川军团”的时候说的“劳动一下金口,问一下这里有川军团么?”和“家父原本是要送我去德国学习机械的”这两句话,我们能知道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很好的家庭环境。不过他从始至终的喊饿,似乎在立志让自己成为一个饭桶。此外没有任何塑造。“不辣”也算一个大配角了,台词却似乎只有一句“王八盖子的”。“蛇屁股”比“不辣”还糟糕--恐怕没观众会记得他说过什么。而且,我至今也不能明白,那个风尘女子“小醉”在该剧中究竟起到什么作用……不谈这些了,累。

《团》剧里面有两个人物是可圈可点的。一个是唐基,一个就迷龙。唐基的戏并不多,开始时恐怕每一个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牌位,虞师的当家人自然是虞啸卿。直到最后我们才发现,这个师长不过是一个木偶,而唐基才是表演者。既是是面对怒气冲冲,提枪要杀他的虞啸卿,唐基也可以几句话消除紧张并占据主动。我们看后都会说:“这可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不错,这就是表演到位了。最简单的检验方法,就是看是否能让大家品出来这是一个什么人。迷龙,作为一个失去了家乡的汉子,四处闯荡必然要用自己的凶猛来获得生存空间,所以他总和人打架。但打完后依然可以是朋友,没事喜欢唱二人转、说话大声直爽……这些都很符合东北人的性情。当他去缅甸后,心中的怒火有了发泄的对象,使得他与战友们的关系开始融洽。张国强表演最好的地方,就是要过江时,这边是新讨的老婆,那边是要打鬼子的战友,那种犹豫和选择拿捏得太准确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潜伏》的热播得益于两点:紧凑、连贯的剧情和演员的高超演技。《潜》剧当中,不仅孙红雷突破自己的转型发挥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誉。更鲜见的是,里面的反派人物也都异常丰满,附有灵魂。无论是吴敬中的老谋深算,还是谢若林的视财如命,全部可圈可点。也正是因为艺人们有此了得的功力,才使得该剧成为百看不厌的经典之作。

特务头子吴敬中,作为一个长官,他有着领导者的体恤。能够替手下人想到生活的一切,甚至包括室内家具。作为丈夫,他爱家庭,对自己那个“蠢的能进博物馆”的太太有爱,有骂。作为一个要退休、失去前途的人,他敛财,也就是我们现在一些领导的“59情节”。李涯,一个极其敬业的国民党愚忠者。他心胸坦荡:“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监视。”当挨过余则成的一记耳光后,他流泪了。使我们能够中立的看到一个反派人物的无奈、委屈……这就是演员把握人性的精髓之处。谢若林作为一个视财如命的特工,依然保持着高度的敏感。他从王翠平为穆婉秋的包扎伤口看出了门道。但贪婪使他采取了另一个做法。谢若林的唯利是图只需要一句台词就已经表达的淋漓尽致:“你一枪没打死我,我活.…过来了,咱俩还...能交易”。一个为了金条奋斗终生,不,是可以预知来生的人。他这个贪婪虽说是人的本性,但却也有着理论根据:“这两根金条你…能告诉我哪…根是高尚的,哪根是…龌龊的?”有了理论,谢若林坦率的让我们感到惊讶、感到可爱。“等仗打完了,就…没有主义了,只有钱”,你能说他没有前瞻性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后,《团》剧在剧情上也存在一些不符合逻辑和客观规律的内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龙文章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大家那么信任他、离不开他,谁会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一个滑稽的家伙呢?开场的吹牛到“断子绝孙”的战法,都是些让人敬而远之的东西啊。他到底何德何能,能把虞啸卿的坐车都给要来?要知道虞啸卿那样傲气的人不把这个欺上骗下的家伙枪毙,已经很是照顾他了。论人才,虞师里还少么?日本人挖的地道都是有守卫的,龙文章是怎么都摸清的?坚守了38天,这些人的弹药是哪里来的?日式弹药和德式与美军的都是不同的。饮水哪里来的?

《我的团长我的团》最让我欣赏的就是战争场景的制作,比起以前的作品有了质量上的跨越。漂亮的曳光弹道、爆炸掀起的泥土、飞溅的鲜血,无不充满了战场上的残酷。中国军人的血性也表现的很充分,尤其“豆饼”用身体做枪架的镜头,我想无人不被动容。剧的结尾那句模糊的“让我们记住他们”。也许导演就是要给观众一个自我思考的空间。我们到底是该记住谁?是“炮灰团”、“远征军”、还是全体抗日将士?我想应该是后者。人民英雄纪念碑也筑有着这些国民党抗日烈士的英魂。

本文内容于 4/26/2009 8:04:22 AM 被铁血管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