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8年兵的从军往事8 副业地里暗流涌[蓝剑军团]

所谓的副业地其实就是菜地,并不生产其它的农副产品,纯粹就是配合养猪场达到自给自足的主要生活来源。当时部队人均伙食费是0.51元,还得月月有节余。因此,连队从连长、指导员到每个干部、班长对抓种养业是相当重视的。

记得我们新兵到连队不久就是老兵复原阶段,因是根据不同省份分批次送,在送最后一批3个老兵时,欢送队伍里是锣鼓喧天,哭声一片,却只发现两个戴着大红花的老兵站在那里,缺的是那个饲养员,司务长急忙领着炊事班的人四处寻找,在猪圈里才把那个仍在打扫卫生的退伍老兵拉回到欢送队伍里。后来我们班长对我们说到这事还泪水涟漪:这个是从广东韶关深山里走出来的农家孩子,21岁那年才历经了三年的体检才当上兵,新兵连队结束后,他就被分配到炊事班当饲养员,那种苦干精神非常让人佩服,当了五年兵就等于养了五年猪,因名额问题加上不是战斗班排,退伍时没能入党,当知道要离开部队时,他把唯一的心愿透露给了副连长,就是想坐一次连队的炮车,然而,炮车是封存的,要启用必须报请一级一级批准又谈何容易。于是,这个五年守候在猪圈的战士带着战友们的嘱咐,带着未能实现的遗撼,带着他那节省下来的几套崭新的军装,离开了他并不想离开的连队。后来不记得是那位战友把在车库拍到的炮车照片寄给了那个想坐车的公社社员。

连队的副业地是战士们业余生活的一大组成部分。记得当时我们连队的副业地是在食堂与猪圈之间,四方型的一块足有10亩,一条人造水沟从地中间由东向西一分为二,再加上南北的一条通道,从高处看下去,一个标准的“田”字。三个排各占一角,剩下的一角就是干部、连部兵和司机班的,说到司机班我印象最深的是老兵特别老,一个70年的山东兵当班长,那时根本就没有什么志愿兵,可他一干就是8个年头,听说是在第11年满后才退伍回乡。2个72年的兵中一个是副班长,副班长姓魏,是从广西一个山区来部队的,他到部队收到的第一封信就是得知自己当上了爸爸,儿子是在他离开家乡的第二天出生的,山区贫穷且家里兄弟多,所以他每个只用5毛钱,其它的全部寄回家。4个74年以后入伍的兵在他们班长眼里是新兵蛋子,他们班只是在每周一去车库完成一次车辆保养,其余时间就是泡在副业地里。而我的那两块地就紧挨在他们班上的边上。我种菜借工具全部是找司机班,因为我经常去司令部拿报纸和信,我也总是把他们班的信给他们送过去,所以和他们关系是最好的,有时他们在帮连首长浇菜时,也自然地帮我把那两块地浇上水,有时看到我翻地时也帮我一把。

连队官兵种菜的积极性是相当高的,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抢那担粪桶。收完操下完课都是跑步去抢,经常因为在抢的过程中发生误会和意见,班务会上也能常常听到自我批评中有关抢粪桶的事。产生主要的原因是每个班只配备了一担粪桶,两把铁铲,一把镐头和一担粪箕,全部由副班长锁在一个自己搭建的小房子里。干部和我们连部兵是没有工具的,每次需要向别人借,虽说地不多也没具体数额任务,但那块责任地里是可以看出来成绩的。

故事一:七一前夕,连队发展了三名党员,宣誓的那天,我因接到司令部电话要找连长,就走进了会场,一看那场面,可以说是比连队其它大会要严肃得多。我退出来之后,心里也在想着,什么时候也让我去参加这种庄严的场面?心里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吃过晚饭就一个人慢慢地走出连部,拐进了通往驻地不远村庄的便道,这里是不能随便来的,连队有禁令,但我在这条路上走过两次,一次是第一次收到我叔叔代表祖母的来信,我是在这路边一个人哭了许久;第二次是和游跃飞在这里劝他不要因小事和班长赌气。正因为这里很少有人经过,加之我比班排的人出入方便得多。当我走到小河边时,听到有人在那里唉声叹气和说话的声音,我顺着声音望了过去,是司机班副班长和副连长,我听到是副连队在做副班长的思想工作:“你虽说是真正的老兵了,这次没有发展你入党,是因为你在副业生产方面比他们相比差得较远,你看他们三人一有空就往地里跑,而你呢?还比不上你们的班长勤快......。我赶紧朝回去的路上走了。

故事二:三班有个76年兵,在其它连队的3个同村老乡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可他还不是,眼看快要到复原时间了,训练上一直是当四炮手,生活中又不会说话,做事总是比别人慢半拍,于是他心里甚是着急,慢慢开始了失眠。有一天晚上的深夜,他扛着铁铲跑到副业地里,将班里刚刚栽下小白菜的两垅地重新翻过,然后回到宿舍,被站岗的哨兵发现并将之叫住,他停下来后发现自己此等模样,心里也是为之一震,心慌意乱地回到宿舍睡下,第二天就发高烧,被送往卫生队住了一个星期的院。三班长了解到他是“夜游症”后也没有说他什么,但这个老实的战士在班务会上作了题为“正确对待荣誉”的深刻检讨。

故事三:连部山东籍号兵兼通讯员,有一天,负责培养他的司务长给他透露说支部已经在加紧考验他,这个人我是比较清楚的,和干部班长们比较亲热,为了体现自己的入党的迫切要求,在副业地里做起了文章。他每星期便上交一次菜,而且数量比较大,当他连续三个星期都去交菜,在给他过称时,炊事班副班长产生了怀疑,用心数了数了他上交的菜里有多少颗,然后立即去他的菜地里数了数所砍的颗数,结果相差悬殊特别大,副班长将情况报告了副连长,副连长经过证实也认为情况有异,找通讯员谈心后才知道了他“借菜上交”的真相。原来,他在每次要交菜的前一晚上去找他另外一个连队的老乡,叫他的老乡提前在当日的凌晨帮他送过来同一个品种的菜,加在他自己的菜里上交到连队。

本文内容于 2009-4-20 22:31:07 被mylier072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