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兵班长点滴

话说97年底,小刀我被任命为新兵班长,负责带97年底入伍的新兵。俺虽然在副班长的位置上混了几天,但终究是副的,还没真正独挡一面。可俺心里却是有信心的,怎么说也是第三年的老兵了,特别经过教导队的半年骨干集训以后,在军事动作、教练技术和班务管理上却也有不小的进步。何况比咱们老的兵基本上也退伍了,我们这一年兵唱主角的时候到了。反正几个新兵班长都是半斤八两,人家能搞好俺肯定也没问题,何况部队每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也没见出什么乱子,俺有何担心的?

正所谓新任班长带新兵,新对新,想起来都是比较有趣的事。

一、老农。我们部队当时的新兵是直接下到连队进行新兵培训,每个中队都成立一到两个新兵排,所以老兵退伍以后,中队重新进行分班,把新兵排的宿舍都给腾了出来。班长任命宣布以后,大家很快进入了角色,老兵班的班长们每日带领班里的战士进行训练和执勤。由于新兵到部队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几个新兵班长见到那些老兵班长手下都有9个战士可以管理,不禁心痒痒的。瞧瞧自己班里,就只有俺孤家寡人,连吃饭都是要到别班去搭食。

这吃饭还是小事,最要命的是干活。我们中队每个班都有一片副业地,老兵退伍那些天,这些副业地都没人管。可现在不行了,重分班以后,副业地也确定了,不搞不行呀。所以俺只能临时转入贫下中农这一角色。松地、浇水、除草、挑粪全是一个人干。更受不了的是那些老兵班长见到还不忘记嘲讽地叫道:哎呀,四班长,怎么您也亲自己来挑大便呀?

狗日的,我不干你派几个兵帮我干?

二、没穿衣服出来接兵。当过兵的朋友们都知道,新兵到部队第一顿饭肯定是面条,不知道为什么是煮面条,也许是面条比较好做吧。当然,做面条的事是由炊事班负责,但作为新兵班长,一定要将你的兵领到班里面去。

由于新兵来自湖四海,来的时间又不一样,印象中新兵到部队基本都是半夜,那时天气又冷,所以一般送新兵的车一到,哨兵就会去班里叫醒俺们这几个新兵班长下来接兵。记得有一次晚上12点多,新兵到了,俺当时在睡觉,经哨兵一叫,懒得穿衣服,光着上身穿条裤杈披上大衣就出来了,直到等他吃完面条带他回班的时候,这新兵怯生生地问了一句:班长,部队穿大衣可以不穿裤子吗?

俺愣了一会答:班长可以,你不行,因为班长是班长。想想这个道理骗自己都骗不过去,不免有些脸红。

三、新兵的到来。新兵一来以后,老兵串门就多了,有的来找老乡;有的来蹭烟;有的来看热闹。新兵们见到老兵也很热情,递烟的递烟,送特产的送特产,聊天的聊天。后来,俺终于受不了,将所有的老兵通通赶出去。

但不管怎么样,新兵在老兵的眼中始终是傻的,要不怎么会叫新兵为新兵蛋子?其实新兵了不是真傻,主要是来到部队这个新环境对什么都好奇,所以让老兵感觉就是傻。特别是没有经过训练的人,穿上军装就好像差了点什么似的,这时候,俺们老兵也忘记了当兵咱自己也是这么傻过来的。

所以新兵问题也多,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见到你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也要惊叹一番。但也有见老江湖见怪不怪的。我第一个兵是广西柳州的,当兵前在社会上混过,第一天来部队就拍拍我的肩膀问道:老大,这里是什么环境。

考,把部队当成江湖了。俺一个反手,将他按在床上,骂道:就是这个环境,不听说老子揍死你!

一下子就把他给折服了,这个兵后来也当了班长,退伍以后在柳州的一家国营企业的保卫部门当保卫干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逢年过节还不忘打个电话问候我这个老班长。

还有一个是我们家乡的,此人他老爸是一个大款。第一天到部队见人就派软中华,说什么软中华,硬玉溪,这样抽烟才牛B。一见面就给了我两条软中华,说是他老爸交待的,还问我中队有多少干部,准备每个干部也送几条。随后还摸出了一部“大哥大”说,班长,这个大哥大现在咱俩共用,不过你要帮我保管。那时是97年,“大哥大”在那个时候可是很稀奇的东西。没办法,只好将此事汇报给中队领导,后来中队领导决定将他的烟以及“大哥大”都帮他寄了回去。

四、查铺的笑话。新兵班长每天晚上都要起来查铺,查铺有两个目的,一是查有没有没盖被子的,二是防止逃兵。

记得有一次查铺时发现我们班里一个台山的兵说梦话,那天晚上我查铺时听他说梦话。我走到他床边一看,人还是睡在床上,眼睛也是闭着的,就是举着双手不停地说:班长,你看我手直不直……

第二天上午训练的时候,我问他,昨晚做了什么梦,他说忘记了。那时我们在练立正稍息手劈练习,因为他的手老举不到位被我批评。正是有所思夜有所梦,只不过他一点也不记得梦见什么了。

所以在训练休息的时候,我就讲了个笑话给他们听:话说几年前我们炊事班长有梦游症,一天晚上熄灯以后手里拿着菜刀挨个摸班里战士们的头,摸完以后摇了摇头把菜刀一丢继续上床睡觉。此事恰好被炊事班副班长见到,第二天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是晚上梦见要切西瓜发现没有一个熟的,所以只好作罢。炊事班里的兄弟们一听紧张了,竟然把咱们的腑当西瓜!所以从那时开始炊事班的兄弟们睡觉前一定检查宿舍里有没有刀什么的,睡觉时还得留个心眼。这笑话当然是我们中队的老兵们胡捏出来的,不过却实好笑。

那天晚上,这台山兵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摸他的脑袋,睁开眼一看,发现我眼睛闭着,一手拿刀,还不停地唠叨:这个瓜熟了,可以吃了。我当然不是梦游,只是想和他开玩笑而已,只见他拼命地摇我,大叫:班长,班长,是我,我不是瓜……

五、监督洗澡。新兵训练强度大,流汗也多,一天训练下来没有几个不臭的。可由于训练强度大,人也累。别说洗澡,就是有些新兵懒得连脚都不洗。当然,当时我们中队的条件也差,住在半山腰,气温低,当时还没有装太阳能热水器,我们老兵一般都是洗冷水。新兵刚去的那几天有热水洗,然后也慢慢地要求他们洗冷水澡。

可是有些兵本来连热水都不想洗了,别说冷水了。因南方的冬天虽然10度左右,不过冷水淋下去也是够呛的。所以新兵班宿舍里面的味道最难闻。终于有一星期天排长忍无可忍,要求午饭以后各新兵班统一组织洗澡,由班长监督,每人都要洗干净。

排长一声下令这事就好办多了,各班流轮将新兵们带到卫生间,脱了个精光,然后一字排开,由班长提着桶,一人一桶从头淋了下去。顿时间,卫生间里响起狼嚎般的尖叫,淋完以后监督各人打香皂,这时俺就偷懒回班里去了,想想,香皂都打了,你还能不冲干净,可是结果出我所料。9个兵竟然有两个直接将泡沫抹干以后就穿上衣服回班里,没办法,只好拉着他们两个人回卫生间再“动作”一次。

总的来说,我带出来的新兵和我还是比较有感情的,在我退伍离开部队的那一瞬间,有几个我曾经带出来的兵搂着我大哭,写到这里,我又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