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光阴似箭,随着时间的推移,告别火热的军营已经二十多年了,“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在人生的长河中,军旅生涯虽然是短暂的,但是,让我自豪了一辈子;由一个地方青年成长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军旅生涯不仅给我们一副强健的体魄,良好的军人气质,更培养了我们坚韧不拔的钢铁意志和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胆识;曾经的军旅,炽烈的军魂教会了我顽强 坚定 自信,骨子里多了一种忍耐 吃苦和顽强的成份。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一个老军人,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耳染目睹了老一辈的军人风采,使我对威武 火热的军营羡慕 向往;八十年代参加工作后,对火热的军营念念不忘,征兵时机,我毅然了报名,当接到入伍通知书的时候,那兴奋 激动的心情,不容言表,终于圆了自己的军人梦,即将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穿上了绿军装在武装部集合,徒步走到火车站的路上,很多人看我们,觉得很自豪,很骄傲,觉得自己就像电影里的八路军战士走在解放区一样,可惜的是没有欢呼 掌声的热闹场面,也没有送水 给鸡蛋的动人场景;在火车站广场,已经有不少新同志,也不知道哪一级,哪里的首长讲了一通话,大概是讲的我们如何如何是个好青年,如何如何报效祖国,讲的什么反正我是没听见,大脑一片空白,别人鼓掌我也鼓掌,别人走到那我也跟着走到哪,整个一个木偶;上了火车气氛好点了,没有那领导了,再加上都是一起来的,有的早就认识,气氛渐渐活跃起来,拉拉家常,说说妄想,当然还包括“有什么事就找我”的豪言壮语;火车半夜到了北京站,大家迷迷糊糊跟着下了车,来到北京站广场,看到一溜军用卡车停在那,半个广场都是兵,喊叫声 口令声 报数声 叫人声 汽车马达声交织在一起,我们觉得乱哄哄的,其实井然有序,谁的兵谁带走,我们又迷迷糊糊上了卡车,大概是下半夜了,路上没有几个行人,途中班长说,“到了长安街了,一会能看见天安门”,大家就像一群袋鼠,晃悠着脑袋到处找,终于看到了天安门,大家的自豪感 使命感犹然而生;汽车继续行驶了很长时间,把大家晃荡的昏昏欲睡时,到站了,大家下车一看,除了营房,远处四周一片漆黑,时间是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七号。

新兵连的生活开始了,我们第一次来到部队的人来说每天充满了神秘和惊奇。从早上起床,打扫卫生整理内务,出早操,训练,洗漱,吃早饭,训练,午休,下午起床打扫卫生,训练,吃晚饭,训练,睡觉,有时候睡觉的时候再来个小插曲;例如半夜来个紧急集合,再或者来个站军姿训练什么的,站军姿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有时候还把帽子反顶在头上,站完后,腰也硬了,腿也直了,走路都不会打弯了。还得背一些乱七八糟的条例,每天的生活都在重复,每个人由新鲜换为无聊 乏味,稍息 立正 向左转 向右转 齐步走 正步走,做就做吧,还给分解了,就说正步吧,口令“一”踢起腿,“二”才能落下,有时候喊“一”没二了,大家就那么伸着腿站那;对每一个动作都有规定,齐步112-118正步106-112跑步118-126,齐步步于步之间75厘米正步85厘米跑步75厘米等等,有些兵为了这些数据都顺了拐了,迈右腿伸右手,自己觉得走得还挺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动作规范了,跑也罢走也罢,都能走到一个点上了,听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大家练起来就更有劲了;第一次拿到枪,那是我的一个梦,拿着真枪,那种沉甸甸的真实,感觉好威风,可渐渐的,那种新鲜劲过去了,换做的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苦和枯燥。为苛求一个动作的完美和整齐,我们不停的重复十次百次甚至千次,一个定型动作能定个十分二十分,甚至四十分钟,我最痛恨的是操枪法和队列。操枪法是我从拿枪时的兴奋换成了害怕,持枪换提枪,提枪换端枪,端枪换持枪。为了练射击时不打哆嗦,站姿和跪姿时枪刺上挂个砖头,累的直打哆嗦,大冬天的出大汗,卧姿倒是不挂,可趴在地上一趴就是一上午,把雪扫扫就趴下,训练不准穿棉袄,在农场地里,四周没有遮挡的,再加上北京那地方冬天风又大,夹着砂子,那滋味可想而知,为了能活动活动就报告要解手,解个屁手,鸟早冻没了,不过是偷偷懒,跑个没人的地方,拿出偷偷藏着的烟,猛吸一口,狠狠的爽一把,那种偷偷的抽烟的紧张和快感,我想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很多人都拉肚子,别看拉肚子,饭量不减,都很能吃,一人一碗菜,大馒头三四个仍往嘴里填,吃对面条就算是改善生活了,一般不吃面条,太费劲,一水桶面条眨眼就没了,炊事班得下好几次;礼拜六礼拜天是我们奢侈享受的日子,不用训练,搞搞个人卫生,有时候还聚会一下,搞个娱乐什么的,连长 排长 班长都是河南的,连长瘦约约,动作利索,口令干脆,看着很精干,也许笑起来很难看,所以一般不笑;排长也不胖,瘦的看似营养不良,邋遢点,口齿还不太清,把桃花说成讨伐;我和班长的关系不错,他知道我是参加工作去当得兵,所以有时候也照顾一下;每周的班务会是必开的,谁要是没干活或是少干活班委会上一定会被批评。当时班上的工具就只有很少的几样,要是起来晚以后就没有工具可拿,只能看着别人干了。所以晚上大家都会想办法偷偷把抹布啊扫帚啊这些藏起来,我有好几次没有拿到,只好晚上等别的新兵睡了从他枕头底下偷出来。抢着打饭,抢着洗老兵的衣服,目的只有一个:要求进步。当时都只有十七、八岁,十五、六岁的都还有,大家都是第一次离开家乡,难免思乡情切。记得有一个如果哭了,所有的都会跟着哭,班长最头痛的就是那个时候,特别是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到部队没多久,没有在外过年的经历,当时的眼泪啊就不停,看到别人哭,自己也哭,有时候也不知道哭什么;对羡慕的是就是老兵戴的帽徽领章,看着那个好,老是惦记怎么还不发给我们,下连前发下来了,镜子就成了抢手货,照照镜子那个美啊就甭提了,怪不得老兵说新兵信多,照镜子多,看来是不假。

三个月的新兵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新兵连的日子让我学会了很多,新兵连的日子里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苦归苦,累归累

我们不会忘记这其中搏动着我们报国的一腔热血,流淌着我们曾经的青春年华,洋溢着我们五湖四海的真诚情谊的军旅生涯,我深深怀念军营,思念那同吃一锅饭,同唱一首歌,一起摸爬滚打,朝夕相处生死与共战友。

18岁18岁我参军到部队

红红的领花迎着我这开花的年岁

虽然没带上呀大学校徽

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

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

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

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

19岁19岁我浑身是兵魅

训练场上刺杀格斗考核勇夺魁

新兵人前我是老呀老同志

连长不再把我叫做小鬼

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

一辈子都感到快慰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

一辈子都感到快慰

20岁20岁我就要离部队

我把青春留给了亲爱的连队

连队给了我呀勇敢和智慧

从此再也不怕浪打风吹

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

一辈子都感到正规

啦啦啦........






本文内容于 2009-4-11 15:26:09 被野战军前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