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8年兵的从军往事4 普通话“大杂烩”[蓝剑军团]

一套卡叽布绿冬装罩在大家的身上,个大的没有领到大号,个小的穿最小号也显肥大空荡,一套衣服穿了半个月没洗(第二套衣服是3月底才发的),24个新兵加上6个班长、副班长和新兵排长用一间大房子挤着,排长在一个角上开了一个木板床,其余的三个方向用地铺通列着10个绿色“豆腐块”,整个房子里还真是有模有样,可就是好看不好闻,晚上熄灯号一响,从大家身上、脚上发出来的那股味,蚊子都不敢停留。

新兵到齐开训后,各班组织开了第一个班务会。清一色的短发几乎是光头的我们,坐在一张小木橙上围了一个圆圈。班长首先开场,主要说了军人应具备的常识和纪律,然后就要大家自我介绍,这一下倒是冷了场,大家都低着头看着自己并得整整齐齐的两只大腿,高中毕业的就算是“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的小学毕业生也是“知识青年”,更何况上小学时不要学拼音,要用普通话发言的难度可想不是一般的难了。副班长只好进行再一次动员,第一个发言的是来自河北的赵传峰,他说话时声音不大,那发出来的卷舌音让我听起来很吃力,不过还是能听懂他说出的意思;接下来就是我的一个同乡游跃飞介绍,他讲话时的节奏也让我好象吃鱼卡了刺那么难受;接着两个广东的开了口,我们听的倒是没事,可他们自己感觉到无比的累,班长多次要求他们重复,更增加了他们的难度,讲到“发言完毕”时都是脸红脖子粗了;我当时的心慌乱得很,虽说当过老师,但从没在正规场合时说过普通话,只好把头低了再低,将“推让风格”发扬到底。让别人先说有利于自己准备的思想指挥着我。接下来又到了贵洲人的表演,这下让坐在我旁边的副班长偷偷地都笑出了声。班长只好当机立断地制止贵洲人说:“你别说了,等开完会后写出来交给副班长”。本来我还以为可以再多拖一会,谁知这么快就轮到我最后一个啦,我知道当时的我一定是“火烧关公脸”,脑子里如同一片空白,把要说的顺序全给搞乱了。散会后,副班长对我说:“你的发言我听懂了一半还要还多一点点”,简直把我气得晕倒。

紧张的训练和政治学习,把我们新兵慢慢变成了一个过渡期限的“准士兵”。而我们的汗水、泪水也一直伴随着军事训练成绩的进步。那种苦虽说让我们有过退缩,但只要想到它也是我们年青一代的理想和追求时,就感觉到苦中有乐,而真正让我们乐的事也有一大堆。无数的笑话因普通话而起,尤以广东话为重,把我们这帮新兵是乐在其中。记得有一次,广东战友小蓝向班长报告:“我的父亲出差到了惠洲,明天下(上)午要来看我,可不可以让我去接一下”,班长说可以,但把上午听成了下午,第二天上午训练时,不见小蓝参加,排长叫班长带人四处去找,到10点多小蓝陪着他父亲到了连部,班长对小蓝说:“你不是说你父亲下午才到吗?”小蓝连续几次作解释,班长仍然是一团雾水,最后对小蓝规定说:“你以后请假,必须有请假条为依据”。还有一次中午全班去副业地里种菜回来晚了些,其它两个班已经集合走了,班长叫小刘去看一下下午训练科目表,小刘从排长那里回来对班长说:“下午练习‘杀鸡’”,班长没加思索就叫全班穿好凉鞋,等带到排里集合地时,那两个班的人全部是背着枪,班长赶紧将队伍带回来,并问小刘怎么不看清楚,小刘回答:“报告班长,我说了是‘下午杀鸡练习’呀”,班长只好自己去看训练课表,原来是:射击练习。小孟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最大的优点是开玩笑从不红脸,可有一次差点出事,那是在一次总结个人一星期优缺点的班务会上,他把一周的训练说完就说做好人好事,他说:“我今天“干”到一个姑娘和她妈妈”,班长就急忙插话:“什么,你小子不怕开除军籍?”,副班长赶紧接过话题解释说:“他说他看到一个姑娘和她妈妈”,这一下把我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倒是班长的脸红了一大片。

新兵生活就是在训练紧张和笑话娱乐中慢慢过去的,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和练习,大家的普通话水平也在慢慢提高。新兵之间的交流也开始多了起来,特别是一到星期天,基本上是各班训练,而大部分时间里是副班长组织,坐下来休息时,副班长就带头开玩笑。有一次他对我们说:“全国有七十二怪,广东就占有十八”,我们就要他说说是那些“怪”,他很熟地数着:三只老鼠一麻袋,五只蚊子一碟菜,斗蓬当锅盖,老太婆爬树比猴子快,姑娘抱着孩子谈恋爱......,把我们笑得前倒后翻。可他接着又说:“你们一字不差把我刚才说过的话重复地说一次,不能错一字,更不能错一个字音”。就这么一个不是绕口令的“轮说游戏”把我们休息的地方笑成一团,副班长最后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新兵蛋子说普通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