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8年兵的从军往事(三)征服“木马”

罗浮山,一座神奇而又美丽的群脉山峰,据记载山中有一百座形状、规模大小相似的庙宇。可被后人发现的且标在地图上的只有九十九座。解放后直到七十年代中期,山中仍经常有可疑的无线电波出现,当时被认定是国民党特务藏身的地方。在这座山的周围有七个建制县。

我们部队就紧邻在罗浮山下的长宁镇。长宁原为公社所在地,椐当地人说,当时就有不少华侨居住在这个镇上,镇子里店铺比较多,算是热闹的,这与驻扎了这么多部队多少有些关系。两条小街成“Y”型,从广惠公路分岔入镇后,在镇中再分开,一条是通往我们团和师部,也就是轰动全国一时的林立果选美之地的野战医院,另一条就是通往370团的。我们团部依一带小丘陵而建,从司令部前过一片小树林就是军人服务社,前面一个练兵场,往左二公里是我团的二营、团集训队、弹药仓库;往右过公路就是我们直属分队和一营。团直属分队有特务连、通信连、高机连和82无炮连。特务连、通信连在团司令部边上,高机连和82无炮连则在团部过大操场再过一个小山头和一条通往师部公路的另一侧。我们的连队是82无炮连,我们的排长是老连队的三排长,我被分到三班,分到三班的还有同乡李国厚、刘成刚,其它的是广东、河北等地的,班长高金洲是湖南人,个子不高,对新兵要求很严格,从不与我们开玩笑,但也从不体罚我们新兵,可以用“苦口婆心”来形容他是相当恰当的。我到达连队后的第三天,新兵全部到齐,随之新兵军训也就正式开始。直属分队没有建制新兵连,每一个老兵连组成一个新兵排,四个新兵排为一个新兵连,直接由司政协理员管理。平时的训练都是以排为单位进行,只有周六早上才集中汇操一次。新兵的队姿训练是从仪表、着装入手,通过站腿、正头、收腹的基本功练习,将普通老百姓扭转成为一个军人应有的气质,这个在后来带兵中才体会到是一项长时间的系统工程。

前两个月的训练科目是:队列、紧急集合、器械项目和三大条例的学习等。队列训练是我们班的长项,可以说在新兵连队的表现是相对不错的,主要是整体水平发挥得好,多次受到排长和汇操时的表扬;比较差的是军体器械科目上,单双扛还说得过去,就是那“木马”一、二练习是我们班一直想攻而不破的一个大难题。那时我和班上的另一名来自广东的战士王松,一跳木马就想哭,我是将木马横着放时就能过,但王松比我还畏惧那只“马”,马头、马身都让他在助跑线上随时改变方向,有时连续几次的冲刺随时又让他快速调头,这主要是我和他两人是班队型当中的第二、三副班长的原因,个子不足170CM,体重未过100KG,也是新兵排有名的两个胆小鬼。有一次木马训练,班长下口令,副班长和另外请来的3个老兵分别站在马的两侧进行保护,目的就是要让我们两人跳过去。当时我一看那阵势,心里知道再不过去只怕要有苦头要吃了。班长对我说:“小张你来带头跳”,老乡李国厚对我小声地说“别怕,过一次你就不会怕了”。我也作好鱼死网破的准备,要不就是飞过去,要不就是光荣负伤,反正不能再拖班里的后腿了。我走出队列,站在起跑线上,拿出一副就义前的英雄气概,冲上助跑线,单脚一蹲踏板,身体腾空一个前跃,双手对准马头一拍,头手向上同展,双脚着地,上身向下微蹲再起立,一气呵成后急忙向被我征服的“小马”看了过去,这一看让我大吃一惊,那保护我的副班长和三名老兵早已退至在那只“马”的五、六米以外了,班长朝我点了一下头,副班长鼓着掌笑弯了腰,走到我面前说:“我终于知道刘胡兰赴刑场时的表情了”,气得我真想吐血。接下来的训练中,我对迎头“小马”终于有了一个从首次征服、初步印象、最后在“马”上挥洒自如的全新过程,在后来的全连汇操和比赛中,我还被指定为排里代表,在全团的军训动员大会的新兵汇报表演上,作为直属队新兵连代表出席了表演。可那位广东的亲密战友直到新兵排结束时,还是望“马”兴叹,他后来被分到了炊事班,不知是不是与这只“死马”有着密切的联系。

本文内容于 2009-4-9 16:49:22 被湘雨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