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入伍途中

山花烂漫春舞南国,离乡寻梦初识军营。春天的天空五颜六色,使人眼花缭乱?啊,那是孩子们放的风筝,在蓝天白云映照下,千姿百态的风筝潇洒自如地飘舞着,飞升着,多么使人心旷神怡的景象啊!

在风的吹拂下,满山满坡的野花睁开了眼睛,一朵、两朵,一丛、两丛……连成片,汇成海。人们面对这蓝的、红的、黄的……气势磅礴的色彩的海洋,烦恼没有了,萎靡没有了。

第一次坐火车,一切都是新鲜的。3月5日,我们所乘坐的军列过湘南进入广东,在韶关兵站下车吃饭,一路上的面包从喜欢到厌倦仅仅只用了10多个小时,这与我不太喜欢面食有很大的关系,所以看到养我十七年的大米饭还是亲切许多,虽说那时还没有过完整感觉地亲吻过纯白大米饭(家穷煮饭都要掺一些红署丝),但当看到新兵们那种奋不顾身地抢着装饭吃菜,我的食欲更加空前高涨,可以装至少一斤饭的白色盆子我压了又压,那战备盆里的土豆炒肉,恨不得用手去抓,我的军营大家庭生活就是从抢饭菜中开始。

火车继续一路向南,乘车的风趣随风茫然无存。火车到达樟木头是晚上九点后,我们被带进到了一个大礼堂,这个礼堂应该是多年失修,好多窗户门都没有了,电灯非常昏暗,倒是坐位还好,没有经过训练的我们把背包放到坐位上,就显得乱轰轰的一片,好不容易安静后就是原地休息。春天的脸说变就变,还未等大家安下心来,就下起了大雨,外面下大雨屋里也下起了小雨,有的角落还是倾盆之欢迎。大概到了凌晨2点左右雨停了,接兵干部吹哨集合,开始了从军路上的第一次拉练,从樟木头到长宁驻地足有70余公里,部队穿村过河,跨泥泞、绕水泊,全部是穿行在乡间小道上,我走到一半时就只往队伍后边靠,后来方副连长(接后里是连长)走到我面前,问我还能不能坚持,我说我只想就地躺下,他笑笑之后就叫我站到队伍的一侧,并交待我一会看到有个右手扎白毛巾的就去找他,千万不能睡着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过,疲劳指挥着我只好站在路边看着战友们从身边走远。其实当时心里还真有点担心:第一次离开家乡,现在又脱离了相识老乡的队伍。不过还好,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一个右手扎白毛巾的老兵问我,并帮我接过了背包,他的身后还有十多个和我一样的新兵。我们在老兵的带领下走了不到10分钟就是一条柏油公路,那里有一台解放牌军车在等着(到了连队后老兵告诉我那叫‘收容车’),我们上了车,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这也是后来和同乡战友聊天时,以“我是第一个坐上军车的幸运儿”为话题的资本。

军车走一会就停下来,等到老兵从山头上了望下来后又走,就这样走走停停,直到下午4点才走进营区。在一个大操场上坐了下来,就是分兵,先是分到团,很多同乡被分走了,剩下的人重新集合在一起,离开那个营房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我们团部。又是分兵,经过第一次分兵,大家的心里都是提心吊胆的。还是整队坐在自己的背包上,还是看着那些干部走来穿去的,有种在牛市上的那种被人挑选的感觉,但对于自己是否能分到一个好连队的担心占了上风。一个干部和一个老兵走到我的面前,问了我的文化程度和省份,转身走出不到5步就见方副连长追了上去,和那两人交谈了一会,最后见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当时我并不知道是在争着要我(是实话),没多久就听到叫我的名字,我急忙走到了那个叫我名字的干部面前,等齐了6个人就由那个老兵带着我们经过一个长长的上坡,两边马尾松长得可好,跨过一条小石子铺成的公路,拐一个弯就到了营房,得到了老兵和先到的新兵战友的热烈欢迎。

最后一次分班,我的班长就是从团部接我们回来的那个老兵。将背包放在水泥地板上,老兵(副班长)帮我打开背包,用塑料布堑好,通地铺一字排开,吃过饭又叫我们相互介绍自己,怎么挂蚊帐、放口杯等等诸多的事,从此,我的军营生活就翻开了第一页。

本文内容于 2009-4-9 14:23:43 被湘雨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