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部热播的电视剧《亮剑》,让广大军迷知道了在部队是“团长管军事,政委管生活”,好象打仗和政委没有什么关系,这样的理解是不是很片面呢?一只优秀的部队除了要有过硬的军事技能,更要有过硬的政治思想素质,只有军政全优的部队,才能创造出更多的英雄集体和个人。但在多数老兵的回忆里却是很少提及部队政工干部的,这里,我把自己了解的79年对越还击战56016部队部分政工干部的作用回顾和整理一下,资料来源部分参战老兵的回忆:

1)师一级:

79年战前,对越345师和越地方部队这块蛋糕的分割,在11军、13军、14军以及云南边防部队已经进行完毕。在越南陆军第2军区所属之345师以及316A里,作为我西战区预备队之149师,最大的可能就是迎战解围345师的316A,那将是一场极度血腥的“王牌对王牌”的恶战,149将面临快速机动和穿插,部队对指挥员的身体素质有了新的要求:

战前换将,原师车政委调任军区陆军学院副院长(考虑年龄和身体因素),另50军148师副政委徐京堂同志升任149政委,而在老兵有限的回忆里,大家似乎看不到徐政委在整个战斗中的情况,可能与徐政委刚上任,大家不熟悉有关,尤其回忆的文章基本都是一线的基层官兵所写。有148师机关老兵的回忆:徐副政委接到任职命令很突然,两头交接工作仅仅几个小时,且务必次日晨前赶到149师,参加师党委主持的作战会议,148师对这次领导的调整高度重视,要求用师里最好的车、最好的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将徐政委安全送达149上任。以至于,次日去找徐副政委汇报工作的***团领导还将信将疑,说昨天晚上吃过饭还在操场一起散步,怎么今天一早人就不见了?

从这次干部调整可以看出上级党委对老50军部队148师的肯定,也是对徐副政委个人的肯定,更是对部队政治工作作用的高度重视。正是徐政委和康师长的黄金搭档,让后来战役中149打出军威、国威的黄连山血战成为组织上的有力保证。另外一位副政委,就是老7团出来的吕大居首长,作为师副政委,他和王文钦副师长带447打穿插,打出了经典的“黄连山新寨北山垭口争夺战”,其余有优秀表现的师政工领导,我就不熟悉了,可以其他老兵来回忆。这里向徐京堂政委、吕大居副政委表示敬意,他们同样是149师79年战绩的功臣,,,,

2)团一级:

参战各团里,对这一级的政工干部的战时回忆印象最深的是三位团副政委,他们是5团的车副政委、6团的孙副政委、7团的陈副政委等。

5团:有149机关老兵的回忆,445团***前指,被越军特工侦察发现,引导炮兵标定射击,车副政委腿部受重伤,当时一个警卫班小战士用担架抬着副政委,向师野战医院一路狂奔,路上没吃没喝,还要对付小股的越军骚扰,等送到师野战医院过去24小时了,车副政委已经流血过多牺牲,小战士们立在帐篷外失声痛哭,但他们已经尽力了,,,

根据师炮团陈老兵对烈士陈国强的事迹回忆,曾经提到:“ 就在我们见面的第二天,记得那天天空下着霏霏小雨,我们正挖着猫儿洞,三连的小李过来,神情忧伤地对我说:陈国强牺牲了,我感觉一惊说,不会吧,昨天我还碰到他的,李说真的,他是在今天去沙巴抢救一个步兵团的受伤指挥员时,救护车在路途中被越炮弹击中的,据说当时车上有7名炮团救护人员全部遇难,而且无一完整的遗体.我当时听后特难过,一个活鲜鲜的人,说没了就没了,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吧.”我不知道这是对哪个团领导抢救的路上发生的不幸,记忆中149负伤的团领导还有446团的柯副团长以及447团的陈副政委,,,

6团:79年在446当个兵的一定还记得哪个满脸大胡子的“红太阳”,山东人孙副政委吧,根据一连倪老兵的回忆:傍晚,我们仍被压制在原地,不能抬头。这时,急需重火力支持,团里的高射机枪在牵引车的牵引下,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强行前移至距我不远处,展开向“四号桥”之敌实施猛烈的火力射击。高射机枪用“曳光弹”向炮兵指示目标位置,枪管打红了又换。“红太阳”(446团的孙副政委,山东人)不顾个人安危,冒者越军密集的枪弹飞过,居然站在高射机枪旁边指挥,向敌人射击。团警卫员拽住“红太阳”往安全地方转移,“红太阳”拔出枪,对警卫员吼道:“再拽,老子毙了你!”。警卫员很无奈地站在他旁边。看到这个情景,我们深受鼓舞,士气高涨!

7团:根据炮连苏指导的回忆,3月3日9点左右,战斗最为激烈,枪炮声,冲杀声,敌人的哭叫声,山谷里的回荡声连成一片,一个一个伤亡的战友接着往下抬,看见在前沿指挥的团付政委陈秩民的脸庞,被子弹击穿,血流不止,被抬下来!已经50多岁的团长王庆才气急了,脱掉上衣,赤身提枪吼道:“老子今天拿不下你黄连山就不活了”说着就往上冲,带队的王文钦副师长急忙喝止:“你死了谁带你的团!?”,同时警卫员也上去拦住了他,,,

从三个团副政委身上,可以看出当时战况的激烈,副团领导全部下到一线指挥,这对基层官兵都是极大的鼓舞。30年过去了,车副政委长眠在烈士陵园,“红太阳”当年就是50岁的老八路,战后离开部队,也不知道老革命的情况了,陈副政委后来出任7团的政委,同样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何?,,,

3)营一级:

这一级的教导员,印象最深的当属447团一营的徐治武同志了,老革命是1连出来的,参加过62对印之战。在去年重庆,本人有幸拜会过他,在交谈中知道:62年该团打穿插补给不上,全团把干粮集中起来交给一连,任务只有一个俘虏考尔中将,但因为追击途中迷路,一连任务没有完成,比较遗憾。说到79年自卫反击战,那故事就多了,当时部队还用的是58年的地图,就匆匆南下,他提到在穿插途中,由于舍不得脱绒衣,两个新兵战士中暑牺牲,很可惜的。在3月2日晚,一营接替三营主攻黄连山垭口的任务,这是最后的决战机会,必须完成,他代表营党委向康师长表最后的决心:只有一句话“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说完就消失在夜幕中,那是多么的悲壮!你很难想象这话是从教导员口里说出来的。在用兵上,限于地形,一营是梯次用兵,2连、1连、3连,在最激烈的时候,他把身边的通讯员编成加强班也没舍得用预备队3连,3连是最后才用上去的,这种预备队的使用后来得到13军刘副军长的高度评价。徐老教最经典的战场对话是:“老郑、老郑,我代表祖国和人民为你请功,为你请功!”因为之前,他曾下令不惜一切代价要把牺牲了的红2连长郑家才的遗体找到,而这时,突然从报话机里传来“死而复生”的红2连长郑家才已经打到公路制高点,请求炮火支援的呼叫,那是一份怎样的惊喜与激动!前年我也有幸问及当年的郑老连长,徐老教和他对讲的原话是什么?他说就是“老郑、老郑,我代表祖国和人民向你请功,向你请功!,,,”,而在以后的军史里这句话变成了“我代表营党委为你请功!”这句经典的对讲,在很多军史文章里被引用的很多。

从老教导员身上,我们不难看出,不仅会做政治思想工作,还能指挥打仗,而且是血战下来的胜仗!这里仅写一例,算是我军营优秀政工领导的一个代表吧,,,

4)连一级:

这一级,优秀的指导员就太多了!从老兵的回忆里还清晰地记得,那个遇伏牺牲的446团2营机炮连副指导员杜龙芳烈士,他留下了两个年幼的遗孤,很难有人能体会到30年后“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凉!现在他们一家三代都还奔波在云南屏边陵园扫墓的路上,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连长梁三喜的家属扫墓的情形。

在回忆文章里,印象深的还有那个在冲击四号桥,把血肉模糊牺牲了的连长楼在怀里悲怆而哽咽地连话也说不出来的446团一连田指导员,那是怎样的一份战友情深?他不停地用手势向战士们挥舞着,意为“为连长报仇!”那场景很触动人的心灵的。

另外,在447团老兵回忆里,关于指导员的记载也多:尤其是红2连指导员严真道烈士的事迹最感人,据红二连三排战士熊国华等人回忆(均是拂晓打到了公路的战士),指导员带后面的部队突破垭口后,被敌人火力压制,建制已被打乱时,越军喊话叫他们放下武器投降,战士们用密集火力以回击,继续前插。危及关头他们听到指导员激昂的口号:“同志们,为党和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们是红军的新一代,血战到底,消灭敌人,打过公路去与连长会合,冲啊!”在指导员的掩护下,一部分战友冲过了公路。另据这场战斗主攻营的指挥员徐治武回忆,他亲眼看到了严真道烈士的遗体,烈士双腿中弹,头部已变形,倒在冲锋的路上,想到几个小时前,他代表二连向营党委表决心: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打到党指定的阵地上…….。这位坚强的汉子也热泪纵横了。

红2连还有副指导员韦占良同志带领炊事班的战士,及时冲到公路上协助先期攻击到位的16名战士巩固和防御阵地,为重创316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根据苏指导的回忆,七连指导员朱彦学带领一个排,当他站起来高呼冲啊一落音,敌人暗堡中的机枪向他扫来,罪恶的子弹把它栏腰截断;八连指导员周锡河战斗中肠子被敌人炮弹砸出,依然鼓励战士们英勇杀敌,最后壮烈牺牲!一机连指导员董凤德下巴被敌击穿,不下火线,依然挺胸而上!,,,

这些基层的政工干部,在战时已经没有军政之分了,他们都表现的那么英勇,但战后他们都是那样的默默无闻。文章的最后,向所有参与指挥作战的我军各级优秀政工干部致敬,他们同样不能被历史忘记。,,,

本文内容于 2009-4-6 13:54:11 被892307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