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说过:“从人类开始利用海洋以来,一个大的历史教训就是囿于陆上战略的一方最终必败!”世界对海洋的争夺和大规模利用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而能够利用和继续争夺的空间却一直没有停止过迅猛扩大的速度。茫茫大海现在和陆地一样几乎变成世界多数国家的生存根本,甚至变得比陆地更重要了,特别是对中国来讲。由于技术的发展,人类对海洋的利用手段越来越丰富和完善,海洋在交通上早已不是障碍而是坦途,海洋资源也没有几项还能够躲开人类的攫取;陆地的争夺已经几千年了,即使疆域和势力范围还会变化,其空间也已经日渐减少,变化的难度却呈级数上升甚至要冒人类毁灭的危险;陆地的资源还可以开采很长时间但早已远远满足不了现代世界发展的需要,不向海洋伸手人类就维持不了其发展甚至生存。

对中国来讲,我们必须确立“中国是一个海洋大国”的观念,还要确立海洋是中国发展崛起的根本关键之一,更要明确现在重视海洋发展海洋战略是国家整体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是的,锋然坚定地认为比其他部分都更重要,至少是在这个历史阶段中!这不仅因为中国拥有18000公里的海岸线和300万平方公里的管辖海域,也不仅因为中国这个世界性大国需要安全的海上通道和更多的海洋利益,更多的是因为中国的传统大陆观念使我们的海洋观念、海权认识、海洋战略和海上力量远远地落后了,落后到已不能保证国家的安全和统一,落后到再退一步就会在未来的残酷争夺中动摇国本的地步。

锋然在铁血论坛里可以感受到极大的对海洋和海军的热情,也知道这些热情是全国人民共有热情的一个反映。但是我也感觉到热情多但理智少,主意多但分析少,主观多客观少,片面的多系统的少,所以总体就显得不懂的多懂的少,无用的多有用的少。这不是真正的海洋意识。有很多认为中国海军太弱小,以至反而把未来目标定得过高过大;而另有很多认为中国很强大了,现在就可以开战了。有很多认为海军纯为经济发展服务,切不可触动目前脆弱的和平均势;又有很多认为海军主要为民族自尊服务,不管后果如何先打出手再说。当看到这样的观点两极分化的时候,锋然认为应该坐下来好好地系统地想一想了:我们要得到什么?我们能得到什么?我们该作什么?我们能作什么?我们不能作什么?怎样去作?

所谓纲举目张,一切思考和计划的根本是战略的确立,对我们这些不参与国家战略制订的人来讲,应该努力去认清国家的相关战略。而要想认清战略的方向和内容首先要知道什么叫战略!

利德尔•哈特给战略的定义是:“战略是一种分配和运用(军事)工具以来达到(政治)目的的艺术”。战略的最高一级层次应该就是“大战略”,也就是国家战略,任务就是调节和指导一个国家或者几个国家(利益集团)的所有一切资源来达到国家民族的根本目标。国家战略由不同但相互交集的部分组成,在军事领域里就是“国家军事战略”,在涉及海洋的领域里就是“海洋战略”。军事战略和海洋战略都是国家级的战略,都可以下分出“海军战略”。所以锋然认为海军战略就是军事战略和海洋战略两部分(也包括其他部分)的交集部分。

各层次战略都可以从时间段上可以分出长远战略和当前战略,而其组成要素均为三方面:目标、实力(能力)、方针(行动方案)。这三方面象凳子的三条腿一样必须保持平衡,而当凳子上的“人”——也就是国家的利益——扩大时,三条腿都要相应地变粗。相互平衡和适应是战略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利益小的时候,凳子腿没必要大,利益大的时候凳子腿不能小,而且不管任何时候三条腿都要能够平衡。

好了,现在我们知道当我们坐下来思考和讨论海洋和海军的时候,最好还是先揣摩一下国家的长远和近期的基本战略和利益,然后分析在总战略的要求下我们在海洋利益和争取的手段等方面的目标,进而再具体看看海军在战略目标、实力增长和行动方针上应该怎样怎样。当然,我们在这里是通过个人观点阐述来进行的讨论,应该不涉及泄露机密的嫌疑;或者反过来说更让人放心:我们知道和用来讨论的东西都是公开的东西,连我们都知道了应该早就不是秘密了。

中国的国家战略在一些人看来总是一个问题,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有野心的国家。不仅是在中国逐渐强大起来的时候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实际上当中国因动乱落后的时候他们已经这样看了,中国威胁论在过去的同义词就是“黄祸”。这当然是戴有色眼镜看的,根本错误理解中国的战略,从错误的观点出发肯定会错误地理解中国的海洋战略和中国海军。中国的基本国家战略一直是摆在明处,过去是对内“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对外是“反对霸权主义以及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现在的是对内“改革开放、和平崛起”,对外“创建世界范围的和谐社会”。不要以为我们自古深谙韬晦就只会放烟雾讲空话。如此一个世界大国要是连自己的基本战略都不会表诉那还谈什么未来!?关键是要仔细思考和理解经过高度浓缩的这几个关键字:发展到什么程度才是完成“崛起”?为什么崛起前面一定要加上和平着两个字?什么样的国际社会关系叫“和谐”?

中国是个在百年时间里一直受人欺辱的国家,所以最通俗地理解崛起就是我们百年来的梦想:自强直到不再受人欺辱!我们也不想去欺辱别人,因为我们说过“永远不称霸”,也因为我们知道谁也不能永远骑在别人头上,终究要摔下来,而且骑的越高摔的越很。可以诠释得再明确一点:中国应该也必须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和强国;中国的经济政治文化利益应该也必须是世界性范围的,所以我们应该拥有世界性的影响和权利;我们应该有能力参与主导广泛的世界性事务,因为我们认为不应该只由某个或某几个国家来主导世界,而且领导世界走向广泛平等是我们这个似乎是少有的几个负责任国家之一的大国的责任;我们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观应该得到世界性的传播、交流、融合和尊重,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人类最优秀的文化和价值观。作到这样应该就是崛起了吧!

这个崛起的手段首先是中国经济的足够强大,我们首先要成为一个经济大国才有力量成为世界性的大国,而且也只有经济强大我们才能保证国民的幸福生活,才有资格去做世界性大国。我们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和发展已经建立起了庞大且迅速膨胀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系,逐步融入世界经济发展体系。既然选择了这个发展模式就必须清楚知道这个模式最需要的是国家稳定和外部环境的和平。同时,我们的目标是建立和平合作共同发展的世界,这就决定了和平是我们的基本条件也是我们的基本目标。另外,考虑到我国的人口规模、领土广阔、资源、经济规模、发展趋势和价值观点的差异等因素,中国的崛起必然会让美国这样的即得霸权地位国家认为是个挑战,即使他们相信中国崛起不会超过美国而只是形成新的平衡,它也会恐惧和不情愿,这种态度也存在于其他国家甚至周边的发展中国家。因为他们顽固地坚守“零和博弈”的观念,不顾共同发展能够拓展新的空间的前景而认为一个国家得到的新利益必然是其他国家失去的相同的量。这样的观念是会严重危害我们的发展进程,但决不可能用武力或战争来消除,所以我们只能用一贯如一的真诚态度和长时间的表现来向世界证明我们目标的最重要的特征是和平。综合以上三点就是“和平”的含义。

我们反对“零和博弈”的观念,认为任何国家得到更大的利益的基础不应该是夺取其他国家的利益。战争对双方都是有害的,即使一方得到了完全的胜利,由于整个世界的次序是靠武力维持,任何胜利都不可能长久,更不可能永远。世界应该在和平共处、共同开发的基础上得到共同的更大利益。这就是未来和谐国际社会的目标。这个目标的关键是所有国家都接受同样的观点,真诚地相互对待。这在有几千年战争和相互杀戮历史的人类社会并不容易作到,既要消除现存的霸权主义和以强凌弱,又要消除国家之间的心理隔阂,需要有强有力的国家来领导。我认为这个国家应该是象中国这样的善良国家而不是象美国这样崇拜武力的国家。这就是锋然对中国推动建立和谐社会的理解。

在理解中国国家战略主要特点的基础上,我们就容易比较明确地推断出中国军事战略的主要特点。国家军事战略的目标是时刻保持国家领土完整和主权安全,保护国家和国民的安全,保护国家经济发展和政治文化等各方面活动的安全。其手段是坚决抵抗侵略和消灭遏止有危害的敌对势力。其依靠的实力是武装力量的能力与其战略任务的匹配。其基本特征是强大实力和维护和平的完美结合。

当前的军事战略需要强调的有两点:一是切实保卫国家经济发展活动的条件和空间;二是保卫世界和平特别是周边国际环境的和平。

对第一点比较好理解,对第二点很多战友会觉得难以把握:难道任由日本人强占钓鱼岛和大片东海海域而我们就只能抗议却不敢动用海军去强硬一把吗?难道任由东南亚国家占据我们的南海我们却永远继续搁置争议的政策吗?难道害怕美日的干涉我们就不解放台湾统一祖国了吗?难道任由印度咄咄逼人地发展实力威胁我们脆弱的海上石油运输线吗?

其实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之所以我要先从国家战略谈起,就是希望我们能够明白这些问题不是单靠军事手段能够解决的。比如东海问题,我们握有国际海洋公约的法律支持,我们保持对日本海上石油通道中很长一段的控制,我们通过海洋测量和开发逐步增大对争端海域的实际了解和控制能力;在南海问题上我们通过经济合作已经在与日美的东南亚争夺战中占据优势,,我们在东南亚经济的地位已经变成重要的原料市场和工业品及技术来源地.中国与东南亚各国逐步形成分工明确且互利的比较明显的经济体系(菲律宾美军基地的撤消和98年经济危机的处理使我们在该地区战胜了美日影响),各国从体系中得到的利益已经远大于南海资源的争夺.因此我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法已经逐渐成为南海问题解决的主导;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坚持和平解决的大方向,并逐步建立所谓的“反介入战略”的优势,现在即使爆发台海战争美国介入的难度比几年前已经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在印度洋,我们在努力使世界明白,印度在印度洋的崛起首先要对付的是美国的优势而不是中国,中国与印度的地位相近故拥有广泛的合作空间,比如近期中国和印度在国际石油市场的联合竞标成功就使双方都得到很大的利益,且这样的合作比两国的舰队发展更引起西方的关注。

撇开其他方面的努力单从军事上来讲,我们可以先把思维转换一下,从对方的角度来想一想。其实稍微思考一下就会很明确:大家都不想发生战争或武力争端,因为那是一损俱损为别国谋利甚至引发全球经济动荡谁都得不到好的事情,大家都在尽可能地维持最低限度的和平。关键是在实力、利益和复杂环境的综合影响下,谁的战争底限更“大”!具体讲就是每个国家都在算帐:维持和平的代价和爆发战争的代价哪个大?能容忍到什么限度?我们在既要和平又必须争夺的前提下要做的就是努力扩大实力,利用国家战略中其他手段创造的有利条件将战争的底限向对方“压”。就象一个杠杆,我们的重点是把支点向对方推而不是折断杠杆。现在我们的海军能让我们利用和平手段作到“得寸”,以后就要能作到“进尺”!

现在我们来明确一下在国家战略和国家军事战略的要求和限制下海军的中近期战略。目标一:完成国家统一,解放台湾;基本手段是阻止或拖延日美的介入。目标二:保卫沿海经济圈的安全;手段是将海上防线推至第二岛链,其关键也是解放台湾,同时也要逐步发展能在第二岛链完成防卫任务的远洋海军实力。目标三:解决领海争端,保卫周边和平环境;手段是大幅推动和平底限(也是战争底限)使我们能得到完整主权并在合作开发中得到最大利益。目标四:保卫能源生命线;近期手段是和平维持,根本手段是掌握强大的远程武力投送能力。

那么我们具体做些什么?对于目标一和二,关键是与世界最强大的海军——美国海军的对抗。解放台湾航母舰队不是理想选择,因为我们不可能在二三十年内发展出足以对抗美国航母舰队的远洋舰队。这里的关键还是反介入,而反介入的关键是扬长避短,发挥优势,攻击弱点、先发制人、出奇制胜、重点打击、迫使美国提高作战代价,使其容易丧失继续投入冲突的意志。很显然,发展信息战能力、远程空中打击能力(特别是远程导弹)和潜艇实力是最实际的。但在解放台湾将防线推到第二岛链后,没有远洋航母舰队的配合,很难建立足以完成任务的综合海军能力。在第三和第四目标中我们必须拥有对南海和印度洋的海面和空中的控制能力,这不仅是针对相关国家,也针对日益猖獗的恐怖主义、海盗和地区突发冲突,而且我们不仅是要保卫“通道”,还要保证海外石油产地的控制和安全,保证海洋资源的顺利开发。在远离陆基航空保障的情况下,要作到这一点必须发展以航母为基本标志的远洋舰队和海外海空军基地。没有强大的远洋航母舰队,谁也不会认为我们拥有了真正的对抗实力,那么杠杆的倾斜就不会充分!

目前尽早解放台湾是最重要的,而从长期的战略看是否能建立强大的远洋舰队将直接关系到未来的国家战略。

所以锋然不妨明确自己的观点: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发展信息战能力、远程导弹打击能力和远洋潜艇作战能力,保证统一大业的完成是海军重点;二十年后发展远洋航母舰队保证能源安全并逐步建立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控制能力是关键。以此为起点在未来随着中国海洋战略的全球化而逐步建立起拥有“全球能力”的强大海军!

中国是海洋大国,中国的当前利益越来越多地依赖海洋安全,所以中国的海洋战略是目前是国家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海军战略是军事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海军的强大是当前人民解放军最重要且紧迫的任务!经过粗浅的分析锋然认为作为中国战略基本目标的和平和发展都需要强大的海军来保卫,而海军在当前历史时期内战略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国家统一,解放台湾;保卫沿海经济圈的安全,将海上防线推至第二岛链;解决领海争端,保卫周边和平环境;保卫能源生命线。完成这些任务的根本手段是海军实力的强大,具体手段是在首先建立足够的反介入能力的同时逐步建立强大的远洋航母舰队————这样概括一下,本文的思路应该就清晰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