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一等兵joyce

3月6日由贾樟柯执导的《24城记》在国内影院上线,该片是导演继《世界》、《三峡好人》后在国内公映的第三部影片。这部浓缩时代发展与社会变革中人物命运的影片“很好”地继承了前两部影片的口碑和票房,有媒体称,这部影片在国内只是赚“外快”,从媒体的评论和观众口碑看,国内观众似乎不太愿意买导演的帐。

《24城记》借5个讲述者和3个演员的访谈与画面感,诉说了一个“三线”工厂50年的历程,通过工厂的记忆勾勒出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变革,以及这个大时代背景下残留在小人物身上的投影。导演通过镜头用画面和文字记录一个时代变革下个体的生活与命运,同时用想象和真实手法记录着“420 厂”的历史。

影片中通过老中青年三代人的故事来梳理时间的脉络,由吕丽萍、陈冲、赵涛饰演的工厂三代人的虚构故事串起影片的访谈纪实。这样的故事显然不能满足年轻观众和评论的味口,以至于影片自去年点映至今,仍无法收获很好的口碑,有人把这些问题归结为观影群体和传媒主体的人群,但矛头更多直指影片题材与内容,文艺影片的艰难现状再一次突显出来。综观去年国内文艺类型片,都没有获得很好的口碑与票房,而这种“墙内开花墙外红”的结果,我们已经屡见不鲜。

商业影片的快速发展与文艺影片的艰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商业影片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受国外大片的影响,在民族大旗的影子下保护着自己的电影市场;另一方面社会文艺风气的浮躁也极大地刺激着商业影片,但凡有大片上映,必离不开诟病之词,而这些大制作的影片,在缺失风格和特点中越骂越火,票房数字不断攀高。在国内外商业影片的挤压下,国内艺术类影片的空间逐渐萎缩,在这样的大趋势下,文艺青年也不再把有限的时间和金钱放在艺术上,进而激进地趋向商业影片,国内文艺片发展之路的艰难相信不少观众和影迷都有体会。

文化上的浮躁与激进让我们陷入了一个怪圈,而这个怪圈通过网络媒介不断被放大,很大一部分人群开始用一种顺应潮流的趋势来欣赏影片,更有一部分人群在简单浏览宣传片或网络下载后便加入了讨伐者的行列,这样的群体如同网络暴民一样瞬间爆发,而他们的口碑与言行则深深地影响着真实的观影人群,从某一方面说,网络无序的、自由的话语权埋葬了一批文艺片。

第6代导演的成长显然不如第5带那么顺利,比较起来新生代面临着不对称的资源,在这个资源面前他们没有优势。当他们刚开始有名气时无法掌控大规模的融资,只能靠拍摄小成本的记实影片,他们拿着这样的影片以讨好西方为代价换回了自己的资本,然而这种曲线救国的形式也无法为他们带来更多的资源,而他们的作品始终还要经过国内市场的检验,不理性的市场无法给他们一个公正的裁断。艺术片就是在这种无奈中轮回着,逐渐走向萎缩甚至消亡。

《24城记》只是个例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