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某人的当兵梦

某人是我。

——不是题记的题记

穿上新军装,用上新装备,我们有个光荣的梦,燃烧在心扉,都想当尖兵,苦练不觉累,为了打胜仗,天天在准备,啦啦啦啦啦啦啦,看这身好本领,未来的英雄,舍我们还有谁,理想多么美,那个青春万万岁,现代化的军队任我们去高飞,理想多么美,那个青春万万岁,明天的战场看我们,看我们显神威!

欢跳的军鼓敲打着明快的节奏,好一个万万岁!光荣的梦想驱动着心脏,像是咆哮的引擎,让浑身的血液随之沸腾起来,眼镜的表面闪动着幻象,一个不高而壮实的男人,头顶着闪亮的八一红五星,那分明是我,只是那瘦削的脸颊和刚毅的眼神与我截然不同。

因为现在的我坐在网吧里,我的学校,是个三本的大学。

曾经有人说过,男孩最好看的服装,就是军装。我深以为然,如果一个男人,从他有了自我意识开始,如果他不这么想,他的胯下铁定是空的!

哪怕是极度简朴的65式军装,一旦穿上,男人的正气、杀气就会压抑不住的喷薄而出

很多人爱军习武,都是从军装开始。

所以,我一直对所谓的“潮男”抱谨慎态度。

红旗飘舞迎风扬,我们的歌声多嘹亮,人民海军向前进,保卫祖国海洋信心强,爱护军舰,想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卫祖国保国防,我们有MZD英明领导,谁干了侵犯就叫他灭亡!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会唱这首歌,外公外婆教我的,两位曾经带着驳壳枪打土匪的老革命。

但是我唱不好,不是说我音乐能力不够,我只是喜欢听叔叔们唱。每每到老爹的驻地探亲,我总是喜欢听叔叔们唱歌,正好我爸爸是政工,我倒有近水楼台的便利,叔叔们不一定唱的好,有时候还会跑调,但是那样吼出来的歌声,是真正属于军人的歌声,是男人应该唱的。我会兴奋地跟着叔叔们的队列吼,直到面红耳赤喉咙嘶哑。

多少年后的我对着那些下巴光溜到没有第二性征的男明星们颇为厌恶,捏着嗓子的歌声怎么可以和雄浑的军歌相比较。媒体的倡导下,少男少女对“好男儿”三个字无情地玷污,蓬乱的发型,夸张的举止,没有第二性征的脸,肋骨分明的小身板,又怎么比得上齐整的平头,朴素的军装和坚实的肌肉?

某年月日,幼儿园放学回来的我高唱着《人民海军向前进》,大踏步奔回家,突然发现在打扫卫生的老妈手里有老爹用下来的肩章,白天被同学(也是老爹战友的儿子)那顶飘带海军帽刺激的不行的我立马拉住老妈,求她帮我把肩章缝在衣服上,结果,在我这个暴力教育的家庭里,我挨了若干个巴掌和扫帚柄子。

我没有喊疼讨饶的习惯,只是恨恨地盯着老妈——没人教我这么做,我好像天生就是这样硬骨头

我自己找来针线,在手指上戳了十几个血洞,终于把肩章带钉上衣服了。随之又被老妈发现了哭笑不得地抢走了衣服,把血迹斑斑的自制肩章带拆下。

我只是很爱肩章,因为它是军装的一个部分。

长大要当解放军,很多男生或许都说过,但是又多少人一直坚持着呢。

我自然说过,我也一直坚持着,没有人教我,但是我对阵亡无比的向往,光荣的赴死是一种畸形的梦想,我强迫自己疼痛不流泪,挨打不求饶,一直用我所认为的解放军战士标准要求自己。

以军人为职业的男人对子女有个两极分化的要求,一种,是坚决否决子女从军的企图,另一种,是坚决要求子女继承自己。

都有原因,相对吏治腐烂的地方,军队更像是一方净土,很多军人看不惯地方,觉得军队才是摔打自家孩子的好地方。

另一方面,军队的生活是清苦甚至危险的,局部战争的火苗从未熄灭,我也曾玩笑着比喻死神一直就站立在老爹驱逐舰的格子桅顶端,当然我笑不出来,当兵的认为自己已经足够辛苦,不能让子女再受累。

但是通常,两种思维是交织的,只不过是此消彼长,相互拉锯而已,否决子女从军意愿的做法,让某些伪军迷很是不屑,似乎这样不够男人,那好吧,没有体验,没有发言权,这些人给我滚蛋。

我爸不让我参军。当然我很犟,我总是表面妥协内心倔强的,知子莫如父,他一直担心我会背着他和老妈当兵去,甚至他的叹息都被我听到,很不幸,我被可鄙的教育制度给害近视眼了。于是他一边斥责我不好好保护眼镜,一边觉得很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和平是个扯淡,我从来不掩饰这样的态度。

从小的遭遇让人总是嫉恶如仇,一堆国家核弹一边相互瞄准,一边高呼睦邻友好不如直接开打。当然,外交不可以也不可能像我想的那样。

我总是期望战争爆发,解决问题,又总是担心老爸阵亡,我是人,不是圣人。于是我常常设想老爸喂鲨鱼(海军内部称呼牺牲的说法)了我顶上去。这样的想法我没有说,想必说了会被掌嘴……

我渴望战死,我说过。

我渴望当兵后战死,不是作为一个平民被保护,我是男人,我要保护我的国家,我自幼生长的地方。

如果某天被敌人给弄死了,我希望属于我的那个数字填在军队损失人员那儿,这样我会比较安心。

现实是无奈的,我近视了,我当不了兵了。

于是梦开始隐伏,不过梦想似乎懂得大隐隐于朝,它就藏在我的心里,随便掀开伪装我就能感觉那一捧热血总是激情涌动着。

高考了,遭受了一系列打击的我考的是三本,离老师们家长们的高期望相差甚远。

我自然很不爽,于是我说,我要做激光手术,我要去当兵,我要考军校!当兵的梦想从来没有那么强烈过,我甚至感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但是家长是强权,尤其是军人老爸是极权……我没钱,否则我真的溜走去作激光手术然后当兵了。

我看到了南京政治学院,要二本的分数,我说服老妈求老爹去跑关系,把我送进去。随后被制止。

我觉得陆军离海军远,当了兵可以不用怕老爹的干预,当自己的兵,而不是少爷兵。

老爹不答应,我就不能去。

部队子弟去当兵,总是刻意隐瞒自己的老爹是谁,但是有很多想去部队的人,又不得不仰赖老爹的关系。于是这就形成了部队子弟的怪圈。

老爹的确不能把我弄进部队去,因为另一位因为填错了志愿没去好学校的哥们去军校了,他说他老爹带着他见的人都比他老爹大。

何况我老爹也很犟,就是看不惯跑关系的,于是就有了他在正营级卡了7年的遭遇。

扯远了,那哥们他也不愿意被他老爹的羽翼遮蔽,他想自己闯。可惜他老爹是飞行员舰长,海军军校在广州读的,在北海舰队呆过,现在在东海,于是他总是会被他老爹“照顾”着。

老妈曾说,当兵没啥好,但是战友遍天下,于是我那哥们就郁闷了。

我那哥们不想当兵,他说自己不会是好兵,虽然他老爹是好舰长。他说我铁定是个当兵的料,他说我虽然在底子里桀骜不驯,但是我的狂热会让我成为合格的兵,无论什么兵种,我肯定会发达。

可是我始终属于“军事禁区,闲人免进”那块牌子外面的人,我接着他的话茬讽刺自己,恐怕我虽然是个好兵苗子,更是个下克上的苗子,狂热+桀骜不驯,没好事,罢了罢了,当不了兵就算了。

老爹说过,他现在是预备役,如果战争爆发了他还是会加入现役的,在他阵亡之前,我不准参军。

我家是军人家庭,我了解形式,我能看透媒体吹出的那个歌舞升平的大泡泡,老爹话说那么死,我不会傻到自找巴掌。

当兵的梦暂时是藏起来了,但是我的军歌不会隐藏,电脑里几百首歌全是军歌,我总是会唱上几句,好像身处军营中那样。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

TMD,无论哪个混蛋胆敢真打中国的主意,我朱海舟会先感谢你成全我的当兵梦,然后扛枪浴血,誓死保卫我的祖国我的人民,不死不胜誓不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