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新星号”为中国商船的国际法分析

关于“新星号”为中国商船的国际法分析

作者:辽宁师范大学法学院 梁剑兵

在“新星号”事件发生后,关于“该轮是否中国商船?”的问题,引发了网友的讨论与质疑,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有些网友往往由于“隔行”或者国际法知识欠缺的缘故,对国际法、国际海事法律不了解而陷入理解与认识上的误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从国际法角度对该轮确实是中国商船的法律问题进行必要的分析与解答。

一、“新星号”为中国商船是三国外交部的共识

“新星号”事件发生后,我国外交部立即展开正式的外交行动,这种行动有个国际法前提,那就是首先要确定该船是中国商船,否则,中国外交部的正式交涉就失去了国际法根据。同样,俄罗斯外交部也以中国外交部为正式国际外交行动的对象,这表明俄罗斯外交部也承认该轮为中国商船。在本案中,塞拉利昂外交部始终置身事外,压根不采取任何外交行动,也不对中国外交部的正式外交行动提出抗议(按说:假设塞拉利昂外交部认为该轮不是中国商船而是本国商船,就应该一方面与俄罗斯外交部展开正式交涉,另一方面照会中国外交部抗议中国干涉其内政了!)这就表明塞拉利昂外交部也承认该轮为中国商船。这样一来,“新星号”是中国商船就成为三国不约而同的共识了。要知道,当代各国的国际外交行动都是严格按照国际法展开实施的,没有哪个国家的外交部会在一次正式的外交活动中象“白痴”一样硬把别国财产说成本国财产,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外交部在这次正式外交活动中更加“白痴”地承认对方的说法的,更没有哪个国家的外交部愚蠢到对作为真正本国财产的商船在公海被外国海军击沉而置若罔闻的!因此,我们首先可以从三国按照国际法采取的外交动作形成以下认识:中、俄、塞三国均毫无争议地承认“新星号”确实是一条中国商船。

二、“新星号”属于中国商船的国际法根据

仅仅根据三国外交部共识认定“新星号”为中国商船只是初步的证明,还不是根本的法学解释。对“新星号”是中国商船的根本法学解释,要从关于船舶登记的国际公约原则基础上进行解释,才是合乎国际法律科学的基本解释方向。

一条中国商船为什么要悬挂塞拉利昂国旗呢?为什么在国际法上又可以承认悬挂塞拉利昂国旗的“新星号”是一条中国商船呢?这是许多不懂国际法、国际海事法的网友感到迷惑的两个主要问题,也是我首先要回答的两个国际法问题。

(一)“方便旗”问题

凡是了解国际海运活动和国际海事法的人都知道,“新星号”所悬挂的塞拉利昂国旗是一面方便旗,而方便旗下的船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该国财产!起码在国际海事法的相关公约中,在国际海事组织(IMO)里也并不认为悬挂方便旗的船舶就是该旗国的实际财产的。这是业内人士的常识,但是外行就不懂了,往往会简单地将方便旗下的船舶视为该国法定的、实际上的该国财产。隔行如隔山,不懂国际法的人们在“新星号”上产生误解或者困惑都是可以理解的!

所谓“方便旗”(flag of convenience)是指有些国家为获取大量船舶登记费收入,把船舶登记的审查条件放的很宽,以吸引外国船舶到他那里登记所发放的船旗。说的通俗点,就是诱惑外国船到本国花钱买国旗,就象有人花钱买个假护照一样,实际上并不表明这条船就是该国财产的。目前全世界搞这种“卖国旗”买卖的国家主要有巴拿马、利比里亚、洪都拉斯、塞拉利昂、塞浦路斯、马绍尔群岛等。根据国际海事组织(IMO)统计,目前全球挂方便旗的船舶已经达到全球海运商船总载重吨位的37%左右。

船舶悬挂的旗帜表明该船舶的国籍,在公海上的船舶受船旗国的专属管辖和保护,无国籍的船舶在公海上被认为是海盗船,不受任何国家的保护。但是国际海事实践实践中,由于悬挂方便旗的船舶与船旗国没有“真正联系”,在发生问题时,方便旗很难发生作用。因此,国际上为解决方便旗存在的法律问题展开了不懈的努力,虽然这种努力遭到“卖国旗”国家的激烈反对与阻挠,但是,相关国际公约依然就此问题确定了国际公认的国际法原则,那就是“真正联系原则”。

(二)解决“方便旗”问题的“真正联系原则”

1958年《公海公约》第一次把国家与船舶之间的“真正联系”写入了国际公约,想用“真正联系”的原则来解决船舶国籍问题。1986年2月7日在日内瓦签订的《联合国船舶登记条件公约》又赋予"真正联系原则"三项经济内容:

1、 船旗国内的船公司至少有本国的代表或管理人的事实;

2、 在船舶所有权上船旗国应有资金参与的事实;

3、 船旗国应配备本国船员在其船上工作的事实。

按照上述公约中确立的三项内容,塞拉利昂与“新星号”之间并不具有“真正联系”,倒是我国公司与该船之间具有上述全部三项内容,因此,按照这个公约的规定,“新星号”在国际法上应该被认为是一条中国商船。正是因为中国、俄罗斯、塞拉利昂三国政府外交部都知道明确的知晓上述两公约所确立的“真正联系原则”,所以三国外交部都毫无争议地承认“新星号”确属中国货船,所以才有中俄正式外交行动的展开,而塞拉利昂外交部沉默的局面。这是完全合乎国际法的!

三、“新星号”完全具有“真正联系原则”要求的三项内容

首先,“新星号”的所有权完全属于中国公司。根据报道,中国商船“新星”号船主是位于浙江舟山市的浙江通宇船务有限公司。根据国际海事组织(IMO)的注册资料显示,“新星”轮(NEW STAR)是一艘5000吨货船,船长98米,船宽15.8米,吃水5.9米。船主为浙江通宇船务有限公司(TONGYU SHIPPING ZHEJIANG),悬挂塞拉利昂方便旗。“新星”轮2008年7月29日前名称为“鑫通宇108”号轮(XIN TONG YU 108),在伯利兹贝里斯注册船籍;2006年8月18日前则在中国大陆注册船籍,该船为2005年由浙江乐清七里港船厂建造。2006年8月起,“鑫通宇108”号由浙江通宇船务有限公司以光租的方式租借给吉瑞祥(香港)船务有限公司运营。为了经营方便,将原船名“鑫通宇108”改为“NEWSTAR ”(新星),但该船完全属于中国公司的财产。

其次,在塞拉利昂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拥有、光租、经营“新星号”的公司、代表人、管理人存在,同时,在“新星号”上也没有塞拉利昂国籍的代表人、管理人存在,连塞拉利昂国籍的船员也没有。真正拥有、光租、经营该船的是三家中国公司。所有权归浙江通宇公司、光租权在吉瑞祥公司、经营权(期租方式)在广州的一家公司。这样就符合了上述公约原则的第二项内容。

第三、“新星号”上有10名中国国籍的船员,这符合了上述公约的第三项内容。按照国际海事习惯,水手长可以成为本国公司在该船上的实际管理人。这样一来,“新星号”的船长其实只是在船艺上、技术上管理该船,其他事务实际上要听命于水手长的指挥,而水手长则按照本船期租人的指令办事,把命令传达给船长而已。

通过上述的国际法学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法学结论:“新星号”是一条中国商船。当然,我们还可以得出另一个附属性的分析结论:假如在国际上不承认“新星号”是一条中国商船的话,那么中国、俄罗斯、塞拉利昂三国外交部的行为就是在和地球人开了一个天大的、货真价实的国际玩笑了!


2009年2月24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