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虽说解放前的事情没经历过,可解放后的事情差不多全都经过了。我就从自己家说起,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慢慢铺陈。

上集是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下面请看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探家归队后没多长时间,部队又开始了野营拉练。这一次还住大营农场,只是具体驻地换成了农场八连的营房。这次的任务主要是间接瞄准对横宽目标射击和夜间照明射击,我们训练时就针对这两种射击,重点练习准备射击开始诸元及射击修正的方法。为了在准备射击开始诸元时,灯光不泄漏出去,侦察兵用上了技术革新的照明器材,是用有机玻璃制成的,利用了有机玻璃的导光性能;我则用上了指挥器里原来就配备有的遮光雨布,将支架撑起来,把雨布套上去,打开小型灯具,脑袋往里面一钻,就能很好地作业了。

一天晚饭后,指导员把我叫到屋后的坡地上,一人一个马扎面对面地坐着。他先和我谈了些探家归队后的工作表现情况,对我作为一个老兵,能够安安心心地继续服役表示赞赏;接着问我对自己的前途有什么打算。

我是个老实人,就实打实地把心里话说给他听:“我是农村人,从学校门出来到部队,马上五周年了。在部队学了不少东西,思想觉悟得到很大提高;承蒙领导的错爱,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为连里和营里做了些有益的事情,如出黑板报、墙报、参加画画和演出小组、当军体小教员、搞技术革新等等,还在1975年5月入了团。可是……”我犹犹豫豫的不知是说下去还是不说下去。他看出我的犹豫,就连忙问我:“可是什么?”我接着心情沉重地说:“我现在已经二十三周岁过了,在部队提干看样子是没门了。因为提干必须先入党,我连党都还没入,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我只想早点入党,退伍回家乡才不会被人耻笑,对今后的前程也有好处,比如考学,总要优先一点。”

他说:“是的,刘中林同志,你这个人是个诚实质朴的人,保持了农村人的本色,一贯来都艰苦朴素。我也是农村出来的,知道农村人不容易。你的想法很正常,我非常理解。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的毛病在于患得患失,我和连队其他领导观察好长时间了,你是吃了许多苦,为连队建设出了很多力,可都让你的牢骚话给抵销了,这很不好,不知你自己可感觉到了。”说完,他很和蔼地看着我,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实际上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只是有口无心罢了,没想到会给人留下那么不好的印象。他看我惭愧的样子,知道工作做到家了。就说:“今天就谈到这里,希望你发扬继续革命精神,在部队好好干,争取早日加入党组织。”我马上表态说:“谢谢指导员的关心,我一定安心部队工作,发扬成绩,纠正缺点,争取早日入党。你就看我的行动吧!”

指导员的一席话,确实触及了我的灵魂,使我明白了不能依着自己的性子做事的道理,同时嘴巴还要有个把门的,不能随便乱侃,否则事情做得再多也无济于事。用甘肃人的话讲,叫“吃了骡子般苦,遭了驴子嘴殃”。人家不仅要观其行,还要听其言呢,往往从你的语言来判断你的人品。言多必失,话语多了总有失当的时候,一旦刺痛了人家,你付出的努力再多也是白搭。

指导员同我谈心之后没过两天,实弹射击考核开始了。我们连队那天一大早就上了路,直奔拖木沟而去。一路上还进行了“三防”训练和战术演习,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到达考核场地。

这次的阵地和观察所位置跟1973年底那次的一样,只是我们住的地方变了,我们班被分到一个羊圈里去住。当我们班的同志们抖怂怂地来到羊圈时,一看,只见地上厚厚的一层羊屎豆豆,发出一股浓烈的羊膻味,非常难闻。“咦,睡哪呀?”王龙圣用手往上面一指,“喏,那上面。”就叫我同他先上去看看。当地生产队已帮我们摆好了一架木梯子,我俩攀梯而上,到了阁楼上。

这阁楼实际上只是生产队临时用来放木板的地方,他们把松木锯成板后架在横梁上阴干,我们只要将这些板铺平即可铺床了。我俩把木板铺平以后,下来和其他人一起将背包扛上去,按以往在大桥下额瓦村的做法铺好床铺,除留下一个人值班外,就都到连部帐篷那集中开饭。

吃过晚饭,我们全班人到处转了转就回到住处,打开门一看,只见一屋的山羊正慌乱地望着我们,羊的腥膻味比先前更重了。好在我们当兵的适应性强,加上忙活了一天,也确实累了,就插上门栓,上阁楼闲聊了几句就渐渐都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在羊圈旁的水渠里胡乱洗了把脸,就带上武器器材到连集合场地去集中。早饭后,团考核组的人来了。经过一番报告程序后,考核正式开始。先是占领阵地,同以前的一样,获得了比较好的成绩。然后是徒步隐蔽前往观察所,这下可有点让人吃不消了。

从阵地到观察所有近六公里的直线距离,必须穿过一片水稻田。我们头戴伪装帽,身背武器器材,在连长的带领下,上坡下坎,踩着深秋的早霜,穿行在荆棘丛和稻田里,按要求完成一系列动作。

最苦莫过于有线兵,他们要一路架设阵地到观察所的线路。六公里的直线距离,他们班必须带上七八公里的中型被复线,就是十五六拐线或线络盘(每拐、络盘各500米线)。他们班除留一个小个子在阵地接传口令外,其他人全部参加架线和线路维护。那几个大个子可辛苦了,背上背着三拐线,两肩还要挂上两个络盘,我们前进到什么地方,他们就必须把线路架到什么地方,而且还要固定伪装好;横穿公路时必须在公路上开挖埋线沟,不能让人发现,真是不容易。

当我们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太阳出来了。本来此时应是彝族同胞收割稻谷的良机,由于这片水稻田正好处于弹道下面,部队前两天就通知了当地人民公社,让社员们不要下田割稻谷,以免掉弹伤人。1973年底那次的教训太大了,令人不得不预防。

急行军将近两小时,我们荫蔽到达了观察所。又是一番占领展开过程,接着进入实弹射击程序。第一个目标是堑壕内步兵,只听考核组长对我们连长下口令说:“加农炮一连注意,102号目标,堑壕内步兵,正面100米,压制!”然后下小口令说:“以那根木桩为准,开始!”同时“咔嚓”一声摁下了秒表。连长刘利德依样画葫芦又向我们班下了一遍口令,班长王龙圣赶快向两观指示目标,明确交会基准。很快两观报来交会分划,我用计算盘快速算出观目距离,并根据观目方向角,将目标定在图板上,量取炮目开始表尺和方向,量出一个报一个;连长则下他的口令:“全连射击(射击单位),102号目标(目标编号),堑壕内步兵(目标性质),榴弹(弹种),瞬发短延期引信(引信种类),全装药(装药种类),射向0-05(每门炮担负的射击正面密位数),表尺431,方向基准射向向左0-51,一炮一发装填!”此时,考核组长将秒表停住,叫团指挥连计算班的人跟我对射击开始诸元的精度,结果为优秀,考核组长向我点点头以示赞许。接着对刘连长说:“看阵地装填好了没有?”连长让通信兵用密语问了阵地后,报告说:“阵地装填好!”组长说:“好吧,打!”连长忙下口令:“放!”

一会儿,阵地传来“发射了!”接下来就是射击修正,……下一个目标是集结步兵,要求利用102号目标射击成果对其实行转移射,并使用跳弹射击进行压制。这对我提出了很高要求,既要整理对102号目标射击的成果,又要算出对这个面积目标的射击开始诸元,还要根据目标区域的坡度选择适当的射角,以便射弹着地时既能跳起来又能在空中爆炸,以大量的弹片杀伤敌人。

我用几年来的所学知识,加上自己的业余钻研,很好地协助连长完成了射击指挥任务。当考核组长宣布:“加农炮一连,你连对两个目标的射击效果很好,望再接再厉,继续做好晚上夜间照明射击的准备工作。”连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把我的肩膀一拍,说:“好啊,刘中林,走,下山去吃午饭。”看得出来,他对这样的成绩是很满意的。因为实弹对横宽目标和跳弹射击的射击指挥是比较难的,不但要求高,而且需要掌握许多相关的知识。刘国忠由于是当侦察兵出身,对射击指挥不是很精通,没法协助连长搞好射击指挥。我平时跟连长在一起研究射击指挥方法的时间比较多,对这两种目标的试射和效力射方法掌握比较牢固,所以考核中比较得心应手。下午,我们休息了很长时间,五点钟就开了晚饭。

晚饭后,我们又进入了观察所,根据考核组的要求,由主观侦察兵用方向盘对5号方位物进行了标定,然后坐下来静静地等天黑下来。利用这段时间,我们把秒表上紧发条,以便试射中利用声光法测定观目(炸)距离;用望远镜很认真地观察目标区域的地形和地物特征,以便在照明弹光照中及时发现目标和炸点。

听考核组长李炳荣副参谋长说,晚上担负照明的是榴弹炮三连,他们连发射照明弹,为我们连实施照明;这个连的连长刘利富是我们连长的堂哥。三连的观察所在我们的右侧100多米的地方,此时也在紧张地等待天黑。看时间还早,刘利富连长跑过来同堂弟切磋,并向李副参谋长请教。李副参谋长对俩兄弟连长开玩笑说:“嘿,就看你们俩兄弟咋个配合咯。”我们连长很自信地说:“没得问题,我要是打不好,肯定有他的责任,各打五十大板。”……就这么聊着聊着,天黑下来了。李副参谋长抬腕看看手表,说:“好了,八点钟了,开干。”并命令警卫员发射了三颗红色信号弹,这是夜间射击考核开始的信号,阵地和观察所都能看见。我们立即行动起来,各自进入自己的位置,摆好架势,只等指示目标,下达射击任务。

采用声光法测距,必须根据实时气温和风向、风速来决定当时的声速。通常情况下,气温每上升或下降一度,影响声速0.6米,以摄氏15度时每秒钟331米为基准;风向上以纵风风速决定,面向目标,风对面吹来是顺风,为“+”;反之是逆风,为“-”。计算公式为:当时声速(米/秒)=331+0.6×(当时气温-15)+纵风速。如当时测得现地气温为-5度,风向仪测出风速为顺风5米/秒,则当时声速为324米/秒;如现地气温为25度,逆风3米/秒,则当时声速为334米/秒。

测距的具体要领是:见到炸点闪光的同时摁下秒表,到听见爆炸声时停住,看秒表所显示的秒数,再与当时声速相乘,即得观察所到炸点的距离。例:当时声速为334米/秒,秒表读数为5.6秒,则观炸距离=334×5.6=1860.4(米)。试射时,则根据已确定的观目距离和测定的观炸距离的差来判定炸点的远近,以及观察器材测定的炸(点)目(标)方向偏差量,利用偏差法来进行射击修正。我们这天测定的当时声速为312米/秒。

准备就绪后,李副参谋长对我连下口令:“加农炮一连注意,5号方位物向左15密位,高7密位,203号目标,正在射击的敌暗堡,摧毁!”接着,他向目标显示人员下口令,让显示203号目标。果然在5号方位物的左上方出现了射击时发出的闪光,接着传来了枪声。主观侦察员迅速测定了方向角,班长、排长和连长每人都用各自的秒表测定了读数,三人平均为6.8秒,我迅速用计算盘推出观目距离为2121.6米,再根据观目方向定目标于图上,推诸元尺报出射击开始诸元。当连长将射击口令传下去后,李副参谋长马上下了“暂停”口令,并让团指挥连计算班与我对精度,结果还是优秀。接下来就是试射和效力射,都很成功。紧接着,我迅速整理射击成果诸元,在诸元尺游标上描绘好射击成果修正量线,只等直接对另一目标进行转移射。

又经过一番准备,照明射击开始了。只听李副参谋长口令说:“加农炮一连注意,5号方位物右下方,集结坦克和步兵,歼灭!”接着对三连阵地下达“放”的口令,并立即对我连说:“注意观察,现地为一棵独立树。”过了一会,听见身后传来“嗵”的一声炮弹出膛声,接着天上一阵“嗦-嗦-”的炮弹撕裂空气的响声,猛然目标区域的天空上闪出一朵光亮,并迅速普照地面,就象挂了盏天灯一样,然后晃晃悠悠地往下降,约莫30秒的样子;就在第一发照明弹即将落地熄灭时,第二发照明弹又接着亮了起来。当第三发照明弹亮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将射击开始诸元报出来了。连长根据我报的开始诸元,向炮阵地下了直接效力射的口令。为了节约炮弹,效力射都不打实弹。之后,团指挥连计算班与我对了射击开始诸元的精度,经过比对,成绩为良好,估计是两观侦察兵交会基准点不一致,造成观目距离不准而导致的。

最后,李副参谋长对我连接受实弹射击考核的情况进行了讲评,充分肯定了成绩,指出了不足,提出了希望。因为照明弹不可能老是打着,所以我们都在黑灯瞎火中听他讲评,看不见他的面部表情,我在暗地里想象着他那抽搐的面部肌肉形成的笑颜,觉得是那样的可亲可敬。他在回到驻地后,就被提拔到师里当炮兵科科长去了,果然是用其所长。

下集请看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