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入伍的时候,是1986年的冬季。当时天津正在修外环线,部队支援地方建设,指战员们都在工地施工。我们刚到部队时,偌大的营房空荡荡的,只有留守的几个人与我们相伴并管理着我们。我记得第一顿饭是一大锅的面条,很多的人围着大锅抢着盛汤,撒了一地……这顿饭我没有吃,这个场景也成了我对这个部队的第一印象,至今也没有释怀。

50团并非27军的嫡系。邓小平提出军队裁剪员额100万,全军大规模的精简整编,250团由28军撤并到了27军81师。81师属于乙类师编制,装备和人员与甲类师相比都有较大的差距。

当时的250团是步兵教导团,四四编制,主要担负27军新兵接收、新兵训练和班长骨干培训任务。在训练培训任务结束后,250团就只剩下干部和班长,一个团其实没有多少人。250团对外的番号是51421部队。营区分散在两地。团部和二、四营在天津塘沽区胡家园,一营和三营在南郊区的咸水沽。我和部分的咸宁籍战友分到了地处南郊的一、三营,我分到了一营4连1排1班。

我的第一任连长叫李东亮,河南人,中等身材,圆脸,微胖。指导员叫尹石生,江西铜都德兴人,小个子,面容清癯,一眼看去就能看出南方人特有的精明。事实上,他也的确很精干,连里的军政事务都是由他主管着,而连长则像个和事佬,甘当甩手掌柜。

我的排长叫孟庆刚,江苏临沂人,人较温和,与我的关系较好,我俩的交流互动比较多,作为排长,他对我也比较照顾。我在部队的几年中,有很多关于他的记忆。他的爱人叫石得花,我还记得是在临沂县第二招待所工作。石嫂来部队探亲时,我也曾多次探望,与他们两口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孟排长后来调到了沧州某团担任参谋,此后我们音讯阻隔失去联系。

二排长叫刘建梁,是个大龄青年,老想在天津找个对象,可一直找不到。刘排长体形偏胖,军事素质不太高,也不擅长带兵,平日里喜欢高谈阔论,也爱说大话,经常牛皮吹破了下不了台,连里的干部战士老爱拿他开玩笑。虽然二十几年过去了,可有关他的事情我仍然记忆犹新。

三排长陈建明,江西人,一米七多一点的个子,略微偏瘦,皮肤白皙细嫩,为人和善,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是个老实本分的好人。我与三排长的关系很铁,交往很深,退伍后还能经常想起他。他后来升任连指导员,对我颇多照顾,至今让我感慨。我退伍时,他亲自到唐官屯车站为我送行,我抱着他哭了一场,这个情景,时常在我的脑海浮现,二十几年过去了,可每当想起这个场面,每个细节都是那么的清晰明了,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陈指导员找了个爱人是石家庄的,可惜我没有见过陈嫂,陈指导员如果复转到了地方工作,应该是落户石家庄了吧?在这里,我想通过网络向指导员和陈嫂问好,衷心祝愿家庭幸福、生活美满!

四排长江岳洪,江苏江阴人,瘦小个子,白白的,长得眉清目秀,像个秀才。我到连队时,他也是刚从军校毕业分到部队不久。我入伍三个月后在连队当文书,江排长经常来串门,我们颇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能玩得来的,关系也比较融洽。记得那年大港油田一所中专学校的学生到部队参加军训,临结束时,连队搞了个联谊晚会,江排长担任主持,可能是他对这类活动缺少经验,晚会在预定的节目中平淡的进行,总体上缺少一点气氛,就在江排长即将宣布晚会结束时,我自告奋勇走上前台,说了一段慷慨激昂的话语,并表演了摇摆舞,场上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下来。这件事,想来江排长今天也不会忘记吧?都知道江苏江阴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富裕县(市)(县级市),江排长现在不知是在军队还是在地方?如果是复转到了地方工作,应该很不错吧?要是江排长能看到这张帖子,并能想起我,不知是否可以把我吸纳到手下搞个一官半职使用使用?

我的班长叫王金友,河北涉县人,长得还算清秀,美中不足的是脸上有稀疏的雀斑,但不影响整体的和谐。他对我们几个湖北的兵态度稍显粗暴,有次队列训练时,老乡郭初歧故意踢左腿伸左手,踢右腿伸右手,王班长拿着根竹鞭去打他,在班上公开嘲笑他,但王班长不知道,这是郭初歧在故意捣蛋嘲讽他。我的另一个老乡宋卫东脾气很暴躁,不太服王班长的管理,几次差一点与他打起架来。好在排长孟庆刚有意护卫宋卫东,小宋在班里不但没有吃什么亏,反而走了好运,军部来连队挑警卫员,因为与孟排长关系好,他最早离开连队去了石家庄军部,干上了给副军长开车的活。这种际遇在部队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美差啦!王班长对我应该说是一般般,好在我在班里呆的时间短,只训练了三个月,我就接替郭初歧担任了连里的文书,一干就是三年。其他班长有好几个我至今记得音容笑貌,但名字已经记不得了,请求原谅啊。连里的上司(负责买菜和伙食)是河北衡水人,与尹指导员关系好;有个班长长着个虎牙,几年超期服役;有个老家山东烟台的班长,人很精干;有个姓陈的班长参加过1984年国庆35周年阅兵,只记得他是安徽人;还有个姓许的炊事班长,黑黑的,胡子长得老快……

营部有个战术教官叫沈福明,也是江苏江阴人。我们这批兵与他有点缘,新兵专列到天津西站后,就是他在车站广场上抽档案点名分的兵。这个人很有点幽默感,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浑身上下都透着江浙性情,很受我们的喜欢,与我们湖北籍的新兵相处甚好。营里的战术演练班就是沈福明亲自点的将,里面大多是我们湖北籍的新兵,老乡高启胜、王于飞和屈献东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我经常在操场上看到沈福明手把手教他们战术动作,他带的战术班在全团名列第一,87年全团去徐水太行山腹地拉练,就是他带的战术班在全团指战员面前表演了班进攻,表现甚佳,受到表彰。

刚到部队时,湖北和湖南的兵团结一致,但与山西大同的兵关系比较紧张。但这种现象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部队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五湖四海一家亲教育的深入,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的增多,相互之间不再以地域划分阵营,战友之间融洽亲密了许多。我们4连,有几个大同的兵,与我的关系都不错。这里要提到的史培文、封锦雪,都是来自大同矿上的战友。他们与我同年入伍,到同一支部队一起当兵,共同生活了三年多。在今天,在此时,我很想念当年的光景……不知现在,亲爱的战友,此时你们可安好?

1989年冬季,我经历了当兵生涯的唯一一次调动。继百万裁军之后,军队又一次精简整编。在这次的整编中,27军81师250团成了永远的历史,部队番号撤销了,250团一部并到了沧州242团,一部并到了青县马场的243团。我随着连队来到了243团的三营。这次调动,对我来说没什么大的影响,因为半年之后,我就复员了。在243团,我的第二任连长叫段学良,山东人。有个大个头的排长叫王志信,河北人。还是在250团的时候,我经常与王志信下围棋,不知王排长现在还下围棋吗?如果能联系上,我们上TOM、或者是弈城砍上一盘,那该是多么的惬意呀!

我退伍后,陆军81师整建制转为武警81师。至此,我当年所在的部队,如今都不复存在了。原部队虽然不存在了,但我的军旅生涯的情结还在!我的战友还在!我们的战友情永远在!

网络总是有奇迹出现。前几天突然接到了来自内蒙古兴安盟的电话。原来是一个叫朱铁山的战友用百度搜索27军81师250团,搜到了我在铁血网的一个跟帖,从而联系上了我。我们通过QQ进行了交流,勾起了我对战友的无限思念。而在此前,我的表弟潘志勇(我们是同年兵,他去了38军,我去了27军。他在38军112师当兵时,曾经两度来到我的部队看望我。)他也打电话给我,他也在百度搜索看到了我的跟帖。这使我有理由相信,通过网络,我能找到我当初的战友们。

如果有当年在27军81师250团当过兵的战友看到了这张帖子,不管您记得不记得、认识不认识我,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曾经把我们的青春时光留在了这里,我们身上有着共同的符号和印迹,我们的脑海里有共同的记忆。如果您愿意,请您跟个帖报报当初的连队,留下姓名和您的联系方式……

我叫艾泽楠。

Q Q:619088553

TEL:13538799581

本文内容于 2009-2-10 18:40:13 被空10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