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热血燃烧的岁月〕之二十一 “走神”的“喀秋莎”[蓝剑军团]

世界上只要有国家的存在,就会存在着战争的危险与威胁。只要有战争的发生,就必定会有参战军人的伤亡。每当战争降临,军人都会面临着流血牺牲的生死考验。但作为军人,为了维护国家的尊严和祖国人民的安危,他们没有权利逃避战争。对于那些在国家安危,人民最需要的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不怕流血牺牲的军人们,他们是军队的骄傲,民族的骄傲,国家的骄傲。正是这些倒下的英烈们,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换来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边疆的安宁;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年华,换来了祖国今天的和平发展环境。对于那些曾经驰骋沙场的将士,英勇阵亡的烈士,负伤致残的军人们,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他们对国家、对人民做出的巨大牺牲。

在1979年二三月间的那场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有许多年轻军人为此而献出了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但在这些牺牲的军人中,并不是统统的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这本是一个非常沉重而又难于启齿的话题,实在令我们痛心疾首……

1979年2月27日,我们陆军第162师继续在高平外围地区实行划片包干,分区清剿高平外围溃败的越军残部。步兵第486团的主要战斗任务是负责追歼清剿溃败散逃在高平市西北方向克马诺地区的越军第677团残部。

1979年2月27日晚上,我们在越南高平市制药厂驻守阵地上听到了从克马诺传来了一个非常沉痛而不幸的消息:我们步兵第486团第三营阵地遭到了自己火箭炮的误炸,误炸造成12人牺牲,30余人受伤,七连“啊么么”副连长也在误炸中牺牲了。战争结束回国以后,团直属82炮连连长罗光明向我讲述了步兵第三营阵地遭受自己火箭炮误炸的详细经过情况。

2月27日早上,步兵第486团“团指”请求上级炮兵进行火力支援,主要是对三营阵地对面的克马诺山上的越军躲藏区域进行炮兵火力覆盖性炮击。当时,师炮团火箭炮营装备的火箭炮是19管的130亳米口径火箭炮,一门火箭炮的19发炮弹可以连续发射完毕。一个连装备6门19管的130亳米口径火箭炮。大约在早上7点50分左右,步兵第486团“团指”通知步兵第三营,师炮兵团马上要对三营阵地对面的越军阵地进行炮火袭击,要求三营注意观察射击效果。

当时,正在配属步兵三营进行清剿任务的团直属82炮连连长罗光明主动请缨要求去到三营前沿阵地前方的山头上去观察师炮兵团的火力支援效果。随后罗光明便只身一人爬到三营阵地前沿的一个小山头上找好观察位置,刚做好观察师炮兵团火力支援射击效果的准备工作。这时,团直属82连的二班长陈国云也向观察点跑来准备叫连长罗光明回连队阵地上去吃早饭。当时,三营的各连阵地上也正在开早饭。

罗光明连长做好观察准备不久,就听见火箭炮弹“嗖、嗖、嗖……”的向越军阵地倾泄而去,同时也突然听到“嗖、嗖、嗖……”的声音向步兵三营阵地飞来。第一排6发火箭弹直落三营后勤保障区域内的炊事班阵地的稻田上爆炸。紧接着,又连续飞来6发火箭炮弹掉落在三营阵地简易马车路的两旁。又紧接着,第三排7发火箭炮弹掉落在三营阵地的半山腰。前来喊罗光明连长吃饭的二班长陈国云见到阵地上遭受了火箭炮袭击,迅速将迎面跑来的步兵九连的通信员推倒在地,陈国云并用自己的自体压在通信员身上。九连的通信员获救了, 陈国云却被飞来的弹片击中其腰部,当场为保护战友而牺牲。

步兵三营阵地上更是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特别是七连副连长苏建国被炸得最惨,上半身几乎全部被炸飞。苏建国是1969年4月从云南思甸入伍参军的云南人,因个子长得高,曾是团蓝球队的队员。云南人见面常说“啊么么”的口音儿。所以,全团很多人都称呼苏建国为:“啊么么”副连长。

关于这次炮击误伤的人数:我的记忆当时听说是牺牲12人,轻重伤30余人。据罗光明连长回忆是,牺牲13人,轻重伤36人。高机连《连队要事日记》上记截是,牺牲11人,轻重伤27人。关于这次炮击中的误伤人数的准确数据,现在已无法核实,查不到任何详细记录。而这次误炸事故大大的导致和增加了步兵第486团在战争中牺牲的人数,我们步兵第486团牺牲人数竞占了全陆军笫54军牺牲总人数的五分之一。

虽然师以上机关一直没有对这次炮兵误炸事故作过任何公开的正式结论,但根据当时的情形分析,几乎所有在场目睹者都认为是自己炮兵的一门火箭炮诸元装填误差造成的事故,从而也排除越军趁机冷炮偷袭巧合的种种可能。战后我曾询问过团里有关首长关于这次三营遭受炮击的真正原因,这位首长也公开承认步兵第486团都一致认为三营阵地是遭到自己炮兵误炸的一次重大误炸误伤事故,并多次要求师里查清误炸事故原因与责任,但每次都被李九龙师长压下来了。所以,造成这次误炸事故的原因一直没有被师机关的公开正式性确认。这场战争已结束30年了,李九龙师长也已经作古,这次让步兵第486团蒙受惨重损失的误炸事故不可能再有人来为其作任何正式结论性意见了。我们这些当年的见证者更有责任和义务澄清和还原历史的真像,以减轻我们步兵第486团参战老兵们在心灵上永远的伤痛,并以此来告慰因此而付出生命代价的战友们的英灵。当然,遭受炮击误炸牺牲的这些战友是因为那场战争而流血献身。他们当中也有立功者,立功也是根据他们在战场中的整个表现而综合评定的。他们同样是因战争而为国捐躯,浩气长存。因此,他们一样是壮烈而光荣的!

当天师炮兵团没有在三营阵地上开设前方观察所,而要求火力支援的目标区域坐标是自下而上上报。火箭炮的射击散布本身就比较大,生疏地形上的射击距离测算误差,射击坐标的计算误差,射击诸元的装填失误等操作误差都可能是造成误炸的原因之一。但步兵第486团请求师炮兵团火力支援打击目标的坐标是由三营副营长尹思文上报的。尹思文副营长是由团炮兵股副股长在战前提升为三营副营长的,他过去曾任过120迫击炮连的副连长,又是120迫击炮连指挥班班长出身,精通炮兵业务。对上报请求火力支援打击目标的坐标等图上作业更是精通和熟练。事后经过多次复查486团请求师炮兵团火力支援打击目标的上报坐标是准确无误的。

我军部队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刚恢复和狠抓军事训练不久,那个时候国家还没有那么多钱来投入来给军队搞军事训练,部队很少进行合成协同训练,步炮协同实弹射击训练那就根本很少。因此,在实战中步炮协同质量不高,偶尔出现误炸或自伤事故也是难免的。还在这次我师炮兵团误炸事故之前。也就是开战的最初几天,也曾听说友军部队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坦克部队也有把自已的步兵分队误当越军开炮射击,当时气得步兵营长直骂,喊叫着要用炮兵把坦克干掉。就是现今军事科技高度发达先进的美军和北约军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也还经常发生误炸误伤自已部队的事故。航天飞机应该算是世界上最高科学技术的结晶吧!2003年2月1日,美国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上乘戴的7位宇航员完成了例行任务在重返地球大气层时也发生了大爆炸,7位宇航员全部遇难。何况在那个缺乏严格训练的特殊年代,在战争中发生误炸误伤也是不能完全避免的。当然,我们对误炸误伤事故造成的伤亡更是痛心疾首……在中越边界自卫还击作战胜利三十周年之际,借此让我们一起来向1979年2月27日在克马诺误炸事故中牺牲的战友们默哀吧!向在这次误炸事故中牺牲了的战友们的亲人们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向这次误炸事故中负伤致残的战友们致敬问候!

我曾在论坛上看到过一个网友提到过《高山下的花环》的创作者李存保老师1979年时曾作为战地记者,随部队开赴越南作战,亲眼见证了战争的真实情况,后来为创作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得以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特许,查阅了许多关于那场战争的许多秘密档案。因此,他得到的消息应当是客观真实的。他曾采访过李存保老师。据李存堡老师介绍,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我军伤亡的真实数字应当为27000人,其中牺牲将士为6000多人,负伤战士为21000多人。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6000多牺牲将士里,有500多人并没有倒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牺牲在了当时我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或事故中,占了牺牲总人数的8.3%。

陆军第160师参战时的火箭炮营笫十连连长谭德才是与我同年入伍的渝东老乡,他在战后升任为陆军第160师炮兵团团长。据谭德才团长讲这次误炸事故发生后,沉痛的教训也引起了陆军第54军在炮兵训练中的高度重视,在后来的炮兵训练中,一直在以此为戒,反复总结,以求日后避免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步兵第486团高机连 〔连队要事日记〕记录的有关2.27误炸事故的伤亡情况的摘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陆军第162师会攻越南高平西北克马诺地区的作战图上看,作战图中特地标出了步兵第486团第三营所处的前沿位置

(上集:驻防高平市)(下集:神炮“82无”)

本文内容于 2009-2-8 21:05:09 被黄德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天堂里沒有火箭炮,战友你可以遨游太空。

 以下是引用小老百姓一个 在第131楼的发言:
“在6000多牺牲将士里,有500多人并没有倒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牺牲在了当时我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或事故中,占了牺牲总人数的8.3%。”


沉痛的教训啊,武器质量和步炮协同实战训练都太重要了。


继续拜读中。

炮团的误炸,让四八六团增大了伤亡!

 以下是引用黄德家 在第127楼的发言:
三十一年前的今天,我们还在越南浴血奋战,不要忘记那些献身在南疆的战友们,愿天堂也有元宵节,他们更快乐!

三十三年前的今天,我们还在越南浴血奋战,不要忘记那些献身在南疆的战友们!




124楼扛把子

向烈士们致敬!


125楼扛把子

仔细看完了全文,还是比较赞同射击诸元装定的判断.

同时也支持一下说法,火箭炮确实不适合作为接近前沿的火力支援.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36楼的发言:
19管130毫米火箭炮安全界达到1000米,也就是说它射击的目标必须离我步兵1000米以上,否则很容易造成误伤。

至于将该型火箭炮说成是“喀秋莎”,只是黄连长借喻一下而已,因为“喀秋莎”射弹散布更大。

所谓射弹散布,就是用一门炮,让同一个射手以同一个射击装定诸元、同样的手法对同一目标点发射100发炮弹,将不会出现完全重合的炸点;而是分散在以目标点为中心的椭圆形范围内(火箭炮使用中间射距离时为圆形范围);纵径长,通常为远近各4个距离公算偏差;横径短,通常为左右各4个方向公算偏差;而且愈靠近目标......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