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起间谍一词,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高深莫测的职业,是一个时隐时现的职业,更重要的是从事间谍职业的人多半是“神情机敏”,“西装革履”的人。但是等大家听了发生在我身边的这个故事,就会明白什么是职业间谍,真正的间谍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神奇”,往往在我们不经意之间,间谍就在我们身边。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人都是某兵器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作为研究所的子弟,在耳濡目染之下我从小就非常喜爱军事,喜欢了解兵器知识。我们一些小伙伴经常在房前屋后聊些我们所知的军事事件或兵器知识,并添油加醋将其附有神话色彩!直到把对方说到哑口无言,目瞪口呆,一种胜利者的喜悦就会悠然而生!为了这种虚荣心,我经常希望家人能够给我透*“尖端”性的东西。比如:最近在做什么课题啊?某型号的导弹是不是你们在做啊?你们前段时间去做试验结果怎么样啊?但是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一句话,一句好多年都未变化的话:滚蛋!不该问的别问!但我一直都很不服气,一个孩子就算知道那些“尖端”无非是给小朋友们吹吹牛而已!能有什么啊?就连大人之间聊天不是也经常说些你们看来“保密”的话题吗?姥爷生前是个老军工经常对我说:有些话在外面不要乱说,不该听的也不要乱听,要时刻提高警惕!我一直不以为然,直到98年的夏天,在火车上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彻底改变了这种看法,也开始提高警惕了!

1998年的7月份,那时我12岁,小学毕业的暑假,父亲利用出差的机会带我去北京的表哥家,一行还有父亲单位的两个叔叔。父亲和其中一个王姓叔叔(下简称“王叔”)是高级工程师享受软卧,另一个宋叔叔(下简称“宋叔”)是技师只能在坐硬卧。真是当时论资排辈的购票作风害死人啊!如果不是这样也许就不会发生下面的事了!由于软卧车厢是包厢形式的,里面很闷,没有硬卧车厢热闹,所以我只要不是在睡觉都会去找宋叔玩。在他对面的铺上是一个操着一口北京腔儿的中年男子,非常健谈。貌不惊人,可以说是那种掉到人堆里就马上找不到的人!有听说我小时候在北京呆了很多年更是热情,把烧鸡,饮料,啤酒都共享出来,但是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他自称自己是北方兵器公司某下属单位的职员,他说的那个单位我是很清楚的,属于我们所的上级行政单位。那位宋叔听说是同行就更放得开了,天南地北开始聊开了,从我们所的建制,到职工福利,甚至连所里年终奖的情况都说了!但是可以看出那个中年男子对这些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礼貌性的回应着。聊天空闲中年男子非常自然的问道:“你们这次去北京干什么啊?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有啥麻烦尽管给我说,咱们能在路上认识都是缘分,又是一个系统的,这忙我一定要帮!”宋叔毫不犹豫的说:“我们单位前几天给***型号导弹做试验时,因为制导系统的某个电路出了问题,使这次试验结果非常不好,原本可以定型的东西,这么一弄这一批的东西全部都要返工!这不,要派我和两个工程师先去北京和总部领导座谈呢!咱们国家的电子设备和国外比差的太远了,你比如说。。。。”宋叔说得没完,不仅毫无遮掩的说了很多牵扯到保密技术的话,而且就连某型号导弹突出性能也让其夸大好多倍说了出来!其实我当时很多东西都听不懂,之所以认为是“保密的”是因为宋叔经常在一句话的结尾补充一句:这是保密的!我当初真的都听傻了,长这么大还真是头次听到这么多“尖端”的东西呢,我的家人可从来没给我透露一点儿啊!我所知道的都是从兵器杂志上看到的,听宋叔这么一说我省了多少杂志啊!

那中年男子听得很仔细,但是表情却很平静,真的非常平静!像是早已经把这些事情听得很多了一样,但可以感觉到这比起他听到职工福利奖金之类的东西可是用心多了!中年男子中间也会说上一两句,比如:总部某领导跟他挺熟,说得有名有姓!他可以说说好话,让总部多拨些项目经费之类的。听了这些宋叔更是有了精神,他说了很久,口干舌燥,一口气把一瓶矿泉水喝了个底朝天!他说的什么我一点都没有记住,因为那些太专业了,对于当初只是一个12岁的孩子,听得完全是云里雾里!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车窗外什么都看不见了,大人们的话又听不懂,我就回到了父亲的软卧包厢。到了深夜,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王叔开了门,我看到门外站着两个乘警,他们对王叔说:你们两个赶快穿衣服,跟我来一趟!语气很严肃,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还是撞着胆子问父亲出了什么事?我也想去看看!父亲穿上衣服头也不回的说:在这看着东西,我们一会就回来!毕竟还是个孩子,过了一会我就睡着了。醒了以后天已大亮,看到父亲和王叔已经回来了,但好像很疲惫,也很郁闷,谁都不说话傻傻的看着窗外。。。每到这种时候我都知道父亲是在考虑问题,我不敢多说一句话。心想还是不要自找没趣了,去找宋叔玩吧!可是还没等我下床,父亲就严厉的对我说:“老实呆着!哪都别去!”就这样在剩下四个多小时的路程中,他们没怎么跟我说过话。我也除了上厕所没有离开包厢,一直到了北京西客站,出了站父亲把我交给表哥,就和王叔两个人上了总部的专车。奇怪的是没有见到宋叔的身影!我在家很怕父亲,看他阴着脸,我没敢多问就跟着表哥回家了。

我到家后的第三天上午父亲才回家,午饭后给我们说了这件事情的原委。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宋叔口若悬河的和中年男子聊天时,由于硬卧车厢隔音很差,所有的聊天内容被隔壁卧铺上一个60多岁的老大爷听到了。他认为这些话实在不应该如此大声的在公共场合说起!就把这个事情报告给了乘警,乘警通过老人提供的谈话内容联系了父亲的单位和那个中年男子所说的单位。得到的答复是两个单位均不能证明那个中年的身份。所以晚上警方就找到父亲和王叔了解此事。那个中年男人和宋叔在火车上被隔离,并由专人看守。到了北京后,经过警方和国家安全部门的审问,得知那个中年男子是台湾派往大陆了解某型号军品的间谍,在路上碰巧遇到了宋叔,就发生了这些事情!还好由于宋叔的大意并没有造成国家的损失,真是万幸!再说说宋叔吧,回到单位后他受到了记大过处分,通报批评,并永久将其调离军品工作岗位。一年后他得了脑血栓,内退在家养病,现在也没有痊愈!

铁血的网友们,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强盛,拥有强大的国防!但是不要随便去爆料那些没有公开的保密话题,也许我们一个“YY”的话题都会引起些没有必要的麻烦!我讲述的这个真实的故事,希望大家在和平年代同样要提高警惕,也许间谍就在我们身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